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不放过渣男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不放过渣男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不放过渣男 唰唰唰…… 司蓉儿在购车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由于车身需要做一系列的装饰,最快也要明天才能把车开走,一些购车的手续包括上牌的程序,只要是不用司蓉儿亲自出面的,卢善文都让手下的人办好。 林昆真就从车上拎下来了一大袋子的现金,两百多万呐,把一个大帆布包塞的满满的,沉甸甸的往守银台上一搁。 收银台后的两名一身正装的小姑娘,马上一起惊讶的花容失色。 她们常年在这豪车4s店里工作,来买车的有钱主见的不少,但像眼前这位这样直接二百多万的现金搁在这儿的,还真是不多见,上一次遇见是在半年前,光点钱就烧坏了三台验钞机。 离开4s店之前,林昆笑呵呵的来到了牟欣然和郝涛文的跟前,目光在两个人的脸上转了一圈,最终落在牟欣然的那张不服气的小脸上,道:“小妹妹,都怪哥哥不好,没让你看到好戏,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没想到卢哥这么大方。” “哼!” 牟欣然还是不服气的冷哼一声,从小娇生惯养惯了,在外面几乎没吃过瘪呢,今天去是吃了个瓷实,起身就向大门外走去。 套用一句牟大小姐的话,这出来花钱就是为了寻开心的,今天这开心没寻找,却是寻了满肚子的怨气,不开心,很不开心。 郝涛文目光错愕的看了林昆一眼,连忙起身追了上去,整个过程却是看都没看旁边的江雪一眼,倒也是够绝情的。 林昆走到江雪的身边,江雪脸上的神情有些落寞,林昆低下头小声的安慰说:“一个好女人,总要遇到那么一两个渣男的,你还年轻,又这么漂亮,外面还有大把的好男人呢。” 江雪微微的仰起脸,神色平静的看着林昆,道:“谢谢你。” 林昆笑着说:“不用这么客气,我们是战友,有空请我喝咖啡,就喝那个什么黑咖,虽然味道不怎么样,情调还不错。” 江雪被林昆说话时痞里痞气的模样逗的忍不住轻轻的一笑,“好!” 林昆一行人走出4s店,卢善文带着两名手下小心翼翼的跟在后面,其中就有那吴姓的胖经理。 林昆回过头,笑着说:“卢哥,就送到这儿吧,今天谢谢你,有空咱们一起出来坐坐。” 卢善文受宠若惊又喜上眉梢的道:“好,到时候我请客!” 林昆笑着说:“卢哥,你这可就不地道了,还不给我表示的机会?” 卢善文开口又要说话,林昆实在受不了他这小心翼翼的客气,打断道:“卢哥,那就先这样,咱们改天再联系!” 野马车咆哮着开走,后面紧跟着楚静瑶的大轿跑,卢善文目光相送,直到两辆车彻底的消失在视野里,才放下目光。 吴姓的胖经理,小心翼翼的道:“卢总,我真不知道他是……” 话不等说完,卢善文打断,道:“去车间敦促一下,那辆车必须精装出炉,不得有一点的瑕疵,谁要是敢掉链子,可不光是开除那么简单。” “是……”吴胖子应了一声,躬身就往后退。 “慢着!”卢善文又叫住了他,道:“别忘了给牟家的大小姐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她可是咱们的优质大客户。” …… 林昆开着楚静瑶的轿跑车,母子俩坐在车后,楚静瑶透过后视镜看着林昆,说:“那个江总编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林昆看了一眼后视镜,笑着说:“媳妇,你不会吃醋了吧?” 楚静瑶面色平静,却是一抹冷光缭绕,什么也没说,林昆见状马上老实交代,道:“就是利益关系,大家互相帮忙。” 后排的澄澄咯咯的笑了起来,林昆和楚静瑶都诧异的向小家伙看去。 林昆道:“儿子,你笑什么呢?” 澄澄道:“爸爸,你怕老婆!” 林昆笑着道:“你小子不许笑话爸爸,怕老婆是件光荣的事。” 楚静瑶却是依旧平静的道:“然后呢?” 林昆见楚静瑶这是要刨根问底,反正自己和江雪是清白的,就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楚静瑶听完后没有发表意见,也没有再追问什么,林昆这算是过关了。 等车子停在了七号别墅的门口,楚静瑶从车上下来,才突然问了林昆一句:“你是不会轻易放过江雪的前男友吧?” 林昆笑着说:“老婆,你怎么知道?” 楚静瑶笑着说:“因为我看见你往牟欣然的口袋里放了一张名片。” 林昆表情微微一怔,竖起拇指道:“老婆,好眼力啊!” 楚静瑶道:“小时候我妈妈就跟我说过,宁拆十座桥不毁一桩婚。” 林昆道:“可那是个渣男啊!” 楚静瑶嘴角微微一笑,道:“对付渣男倒是罪有应得,我支持你。” 林昆嬉笑着说:“老婆,那今天晚上能准我个假不?” 楚静瑶道:“可以。” …… 牟欣然气呼呼的回到了家,她的心情很差,差到了极点,她没让郝涛文送她上来,回到家就坐在沙发上发脾气,把沙发上摆着的两个玩偶一摔摔的老远,嘟着嘴生闷气。 感觉兜里有什么东西,掏出来一看是一张名片,她本来没当回事,想要直接撕了丢掉,刚要下手,却被上面的文字吸引。 ——林昆,百凤门集团副董事长…… 百凤门? 牟欣然不是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小丫头可是很爱玩的,也经常去夜店里逛,认识了郝涛文以后,也经常带郝涛文去夜店里喝酒,上一次就在夜店里遇见过林昆和江雪,当时郝涛文说江雪只是他的一个普通朋友。 牟欣然看着手里的名片,心里却是疑惑起来,这名片是怎么放进自己的兜里的?难道是他跟自己说话的时候放的? 可他往自己的兜里放名片什么意思,想让自己给他打电话? “切!” 牟欣然随手就将名片撕成了两瓣丢进了垃圾桶里,嘴里念念叨叨的骂了句:“渣男,都有老婆孩子了,还想勾引本小姐,本小姐承认你除了一身痞气,其他的都不赖,可……” 话还没念叨完呢,牟欣然猛然想到了什么——百凤门,林昆,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呢,可自己一时半会的又想不起来。 她掏出了手机给自己的一个小伙伴打过去,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对面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牟欣然招呼也没打,直接就问道:“阿初,百凤门的林昆是干啥的,你知道么?” “什么百凤门,什么林昆啊……”对面的男生懒洋洋的说道。 “哦,不知道算了。”牟欣然有些小小的失落,她平常也不看报纸,对中港市地下世界里的事情也不感兴趣,所以对林昆压根就没什么印象。 就在牟欣然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对面那男生的声音一下子精神了起来,道:“小然,等等!” 牟欣然不满的道:“你丫的磕错药了啊,干嘛这么大声。” 对面的男生有些胆怯的说:“小然,你怎么突然问林昆,他可是……” “他可是什么?”牟欣然继续不满的道:“我又没说要吃了你,你哆嗦什么。” 对面的男生说:“小然,你一向不关注中港市的江湖你不知道,这林昆可了不得,是咱们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教父!” “教父?” 牟欣然皱着眉头不解的问道:“难不成他是信基督的?” 对面的男生很无奈,长长的叹了口气说:“我的大小姐,教父在黑帮上的意义是最大头目的意思,现在咱们中港市他最大,可以说他想叫一个人死,这个人绝对活不过第二天!” 牟欣然听完之后觉得很不可思议道:“你丫的脑袋没病吧,他能有那么大的能耐?今天我见到他了,感觉没什么了不起的啊,再说了他敢杀人?那警察还不把他抓起来枪毙了。” “算了,跟你说你也不懂,反正这个人你还是少惹的好,咱们这些富家子弟没事聚在一起玩玩耍耍的挺好,但这种人咱们是真的得罪不起。” “切,得罪了又怎么样,今天我还跟他掐了一架呢,虽然……” 嘟嘟嘟…… 牟欣然的话没说完,对面已经挂机了,像是瞬间和她撇清关系似的。 牟欣然愣了愣,嘴里头叨咕了句:“切,胆小鬼。”目光却是向旁边的垃圾桶看去,那张撕的两半的名片似乎在那望着她。 犹豫了一下,或许是好奇心在作祟,最终她还是弯下身将名片捡了起来,心里头反反复复的想着,他干嘛要给自己塞名片呢?不会是真的看上自己了吧,越想越觉得没有可能,尤其一想到楚静瑶那张美的令人妒忌的脸颊,哪是自己能比的上的。 “呼……” 牟欣然长长的舒了口气,道:“想那么多干嘛,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拿起手机就啪啪啪的摁下了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