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红叶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一十六章:红叶

第一百一十六章:红叶 这个潇洒落地的姿势,看着也是让人醉了,刚才站在下面叫喊的那位大兄弟,很快就后悔冲林昆叫板下来了,对付这些普通的市井流氓,林大兵王一向秉承的都是一拳一个,嗖嗖嗖的六拳挥过,瞬息间地上躺着的小流氓一下子由一个变成了七个。 “师傅,太帅了!”临了,李春生满脸陶醉的拍了个马屁。 “长教训了么?”林昆笑着道,眼神向珍妮看了一眼。 “嘿嘿……”李春生捎头傻笑,不说话。 “你自己看着办吧,我还有事要办。”林昆转身走了,背对着李春生挥挥手。 “师傅,你去干嘛!”李春生问。 “去见个朋友。”林昆淡淡的笑道,消失在巷口。 “搞什么呢……”李春生捎捎头,转过身的时候,身后的珍妮不知何时已经哭的泪流满面,这厮很贴心的走到跟前,张开双臂将珍妮搂在怀里,珍妮哭声的说:“对不起……”李春生微笑着说:“我相信你有你的苦衷。” 这边两个人在巷子里柔情千万种呢,林昆已经悄无声息的到了斜对面的一条巷子里,在这巷子的墙角站着个人影,此时正向外张望着,林昆脚下无声的走到这身影的身后,轻轻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庆哥?” 徐有庆正在张望外面的情况,他也是从酒店里跟了出来的,只不过没追进李春生那条巷子,感觉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下,在这乌七八黑的巷子里,顿时吓的心脏差点跳出来,转过身就怒骂一句:“谁啊,吓死……” 话不等说完,徐有庆的眼前就突然一黑,一只碗钵大小的拳头砸中了他的面门,林昆紧跟着又挥出了两拳,这两圈像是铁锤一样凿中了徐有庆的两个眼眶,徐有庆被打的完全睁不开眼了,根本看不清眼前的是谁。 林昆抬脚又冲徐有庆的小腹踹了一脚,直接把这厮踹的躬身跪在了地上,这厮双手捂着小腹,脑袋磕在石板铺砌的路面上,嘴里哭声的哀求道:“大哥,大哥别打了……”说着,他嘴巴咯噔一声,一颗门牙掉出来了。 你说不打就不打?咱们林大兵王根本不鸟他,抬起脚冲着徐有庆的身上就踹了两脚,这两脚的力道很大,踹的徐有庆顿时像是杀猪一样惨叫了起来,整个人翻身滚在地上,叫唤了两声之后直接疼的昏死了过去。 “呵呵……”林昆嘴角冷的一笑,点了根烟叼上,大大咧咧的走出巷子。 “咯咯咯……”突然一阵短促、清脆的叫声传来,林昆不由的停下脚步,循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如果没听错的话,这应该是鹰崽子的叫声。 果然,在身后左边的一个墙头上,一只小喜鹊大小的鹰崽子站在那儿,一双臻黑充满灵性的眼眸,在灯光的照耀下放射出一阵凛人的寒光看向林昆。 林昆眉头不由的一蹙,紧接着马上就舒展开了,他认出了那只矗立在墙头的小鹰崽子是白天在凤凰山上看见的小海东青,可是,这小家伙怎么到这来了? “咯咯……”小海东青又发出了两声清脆的叫声,并扑打了两下翅膀,像是因为看到林昆而在高兴,林昆笑着冲小家伙招了招手,小家伙更扑棱起了翅膀,直接就从三米多高的墙上半飞半跳的落了下来,直奔着林昆就过来了,林昆知道这个小家伙不会攻击他,就没有躲闪,结果令他大大的出乎意料,这只百年难得一见的小海东青居然落在了他的肩上,并用它那弯曲的尖嘴在他的脖子上轻轻的蹭了两下,像个撒娇的孩子一样。 林昆没训过鸟,但他知道小海东青这是要认他做主人了,心里顿时抑制不住的一阵惊喜,白天他在凤凰山救这只小海东青,完全是出于善心,真没想过能驯服这只百年难得一见的小海东青,没想到小家伙竟然主动来找他了。 林昆抬起手摸摸小海东青的头,小海东青本能的缩了下脖子,好像害怕似的,但马上就变的从容起来,林昆笑着问道:“小家伙,你要跟着我?” “咯咯……”小海东青叫着,像是在答应。 “好吧,跟着我以后就没人能欺负你了,我也保证你有肉吃,哈哈!”林昆笑着道。 “咯咯咯……” 林昆从巷子里走了出来,来到了熙攘的大街上,肩上站着小海东青,这小东西一双眼睛臻黑锃亮,四处的张望着,别人看了林昆都投来异样的眼光,以为这位兄弟是马戏团的呢,林昆却觉得这世界上没有比这更拉风的事情了。 回到酒店,林昆敲响了冯佳慧的房门,刚才他去救李春生之前,把澄澄和苏有朋送到了她这,看到林昆肩上的小海东青,冯佳慧脸上一阵的惊讶。 “澄澄爸爸,这只小鹰……”冯佳慧惊讶的道,屋里正看动画片的澄澄和苏有朋跑了过来,看到林昆肩上的小海东青后,澄澄马上欢快的叫了起来,“是小鹰!小鹰你好,你还记得我么?” 小海东青臻黑的眼眸看着澄澄,扑棱了一下翅膀,嘴里发出‘咯’的一声。 冯佳慧更吃惊起来,看着小海东青,抑制不住疑惑的问林昆道:“林先生,它能听懂我们说话?” 林昆笑着说:“我也不知道,不过我觉得它应该能明白我们的意思。” “太神奇了!”冯佳慧惊讶的说,“澄澄爸爸,这只小鹰你从哪里弄来的?” 也没什么可隐瞒,林昆就将白天的事说了一遍,冯佳慧脸上的惊讶表情变的更生动起来,一方面是惊讶小海东青能主动来找林昆,二来是林昆为了一只小鹰就掏出了五万块钱,这在正常人的眼里绝对是不正常的。 把澄澄和苏有朋接走,林昆没有马上回房间,而是来到了李春生的门前,按说这会儿李春生应该已经回来了,敲了敲门,屋里传出声音:“谁啊!” 林昆笑着说道:“我来把你外甥还给你。” 门打开了,屋里亮着灯,珍妮坐在床上擦着眼泪,之前穿着警服的那两个男的早不见了踪影,李春生看着林昆,脸上有些为难:“师傅,这……” 林昆眉头皱了皱,问道:“你小子吃亏还没吃够呢?” 李春生急忙道:“不是,师傅,珍妮她有苦衷的。” 林昆蹙眉道:“你小子就是鬼迷心窍,行了,你的事我不管了,本以为让你小子吃一次瘪,多少能长点记性,可你这脑袋完全是迂腐不化啊!” 林昆低下头对苏有朋说:“朋朋,你是不是困了,让你舅舅照顾你睡觉。” “嗯!”苏有朋也是小鬼灵精,哧溜一下就从李春生的身边钻进了屋子里。 “师傅……” 李春生还想要说什么,林昆懒得搭理他,领着澄澄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澄澄喜欢小海东青喜欢的不得了,回到房间后,小家伙就一直跟小海东青玩,林昆则忙活着给小海东青准备吃的,把随身带的火腿肠和卤肉装在了小纸壳里,放在了小海东青的跟前。 小海东青目光感激的看着林昆,此时从它的眼神里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的凶戾之气,林昆抬手摸摸小海东青的头,它竟像个孩子一样咯咯叫了两声。 “快吃吧。”林昆笑着说,说完之后小家伙真低下头开始吃东西,这让林昆更加的确定,这小东西的灵性确实不一般,能听得懂他说的话。 “爸爸,我们给小鹰起个名字吧。”澄澄坐在一旁道。 “嗯,好啊。”林昆笑着说:“儿子,你想到了什么好的名字么?” “嗯……”澄澄认真的想着,过了一会儿突然开心的说:“爸爸,我想到了!” “哦?” “叫‘红叶’吧!” “什么意思呢?”林昆笑着问。 “小鹰的羽毛是红色的,它飞起来会像树叶一样轻盈,所以就叫‘红叶’!”澄澄一脸开心的道:“爸爸,澄澄想的这个名字好不好听嘛?” “嗯,好听!”林昆转而笑着对小海东青道:“小家伙,以后就叫你‘红叶’了,你喜不喜欢这个名字啊?这可是澄澄给你的起的名字哦。” 小海东青抬起头,‘咯咯’的叫了两声。 澄澄开心的道:“爸爸,小鹰它答应了!” 林昆笑着说:“还叫小鹰?” 澄澄马上开心的改口道:“红叶!” 把澄澄哄的睡着了,林昆来到了窗外的阳台上抽烟,小海东青站在他的肩上,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把小海东青吓的扑棱扑棱了几下翅膀,林昆转过头笑着对它说:“红叶,不用害怕,这声音没有危险的。” 电话是周晓雅打过来的,林昆有些奇怪,虽然他心里清楚要和周晓雅保持距离,但电话不能不接,他接听了电话笑着道:“这么晚了还没睡?” 对面传来了一阵轻轻的啜泣声,是周晓雅的声音,“昆哥,对不起,当初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 林昆笑着打断道:“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你不用放在心上,咱们还是同学,是朋友。” 周晓雅的哭声隐隐带着一丝醉酒的味道,哽咽着说:“昆哥,我想你,你能来看看我么?” 林昆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感觉,有心痛,又有些瞧不起,他心里清楚的很,要不是在同学聚会上楚静瑶突然出现给他撑足了面子,让所有的同学都认为他混的是最牛的,周晓雅是绝对不会做出今天晚上这出戏的。 他太了解周晓雅了,要说小的时候谈恋爱当局者迷,看不透她的本质,现在毕业已经将近十年了,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不起眼的乡下毛小子了,要是再看不透周晓雅的本性,那他就不是漠北军区的兵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