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春宵一颗值千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春宵一颗值千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春宵一颗值千 月光清冷,星光闪烁,远处的海水拍打着冰冷的沙滩…… 回荡,这夜的轻歌。 海辰别墅区,七号别墅里。 林昆躺在床上,手里捧着一本童话故事书,他认真的读着上面的故事,已经是第三个故事了,故事不等读完,澄澄趴在他的怀里已经睡了过去,小家伙睡的很香,一脸幸福。 “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林昆放下了童话书,抬起手捂着张开的大嘴巴打了个哈欠,这一连的几天他都没有睡好,今天晚上可以美美的睡一觉了。 换上了睡衣洗漱的楚静瑶回来,推门走进房间的一刹那,林昆那刚张开一半的嘴巴,突然间就僵硬在了那里,本来惺忪的双眼,还有那疲惫的脸颊上,顿时重新焕发荣光。 刚刚用清水洗过的脸颊,嫩白的尤如那出水的芙蓉,身上随时穿着宽松的睡衣,可摇摆在那里另有一番说不出的风情,乌黑的秀发披在肩上,脸上平静自若的表情更显脱俗。 一个字,美! 两个字,太美! 三个字,令人窒息的美! …… 楚静瑶关上门,一回头突然发现林昆一副夸张的猪哥相看着她,眉头轻轻的一蹙,问道:“干什么这么看着我?” 林昆从惊艳中回过神,咧嘴笑着说:“还能因为什么,好看呗。” 楚静瑶没搭理他,这家伙油嘴滑舌惯了,她渐渐也免疫了。 “澄澄睡了?” 楚静瑶来到床边,看了看熟睡中的澄澄,脸上笑容温馨,一抬头,却见林昆又是一副夸张的猪哥相看着自己,那眼神…… 楚静瑶这么欠着身子,从林昆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尽那本来就宽松的大睡衣咧开的领口里的那一片白皙的旖旎风光。 楚静瑶循着林昆那猪哥的眼神稍稍的往下一看,顿时就知道他在看什么了,按照楚静瑶的一贯作风,肯定果断的站起身子,然后皱着眉头凶巴巴的等着这个爱耍流氓的家伙,然后冷冷的一顿训斥,将这个家伙给轰出自己的房间。 但今时不同往日,这个家伙是孩子的亲生父亲,而且两个人也…… 所以,她也没必要再像过去那样冷漠无情,反倒是突然的两只手抓着那本来就咧开的胸口一扯,里面的春光更盛。 噗! 林昆两颗眼球瞪大,有史以来最强的刺激展现在眼前,他感觉自己的脑袋一阵的眩晕,鼻孔里有血腥的气味弥漫,这可是马上就要喷碧血的节奏,心里头早已经是喷了一地。 什么是美女? 真正的美女不光要脸蛋长的漂亮,有内涵有文化,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要完美无瑕,理论上这样的女人是不存在的,人无完人么,再漂亮的女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瑕疵。 不过…… 眼前的楚大美女却是丁点的瑕疵也没有,她就像是这天地间孕育出的人间美玉,浑身上下的每一寸皮肤都是那么的完美。 她的胸很美,那弧度……(此处省略n个字,防止涉黄。) 楚静瑶也只是突然的那么一扯开,转眼间就给合上了。 林昆明显有些意犹未尽,嘴角噙着一抹色色的笑容道:“媳妇,你这诱惑的也不彻底啊,我还没看够呢,再来一下?” 楚静瑶唇角一笑,颇有几分狡黠的味道,道:“我不。” 林昆唇角坏坏的一笑,道:“媳妇,你这明显是在色诱我。” 楚静瑶道:“那又怎样,算是对你的惩罚,这几天我和澄澄多担心你,你知道么?” 林昆咧嘴笑道:“我只知道我很幸福。”回过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道:“媳妇,这天儿也不早了,咱们就寝吧。” 话刚说完,没有关严的房门突然吱的一声…… 林昆和楚静瑶同时向门口看去,只见小灰灰和小海冬青一起躲在门后探出个脑袋,两个小家伙可怜兮兮的看进来。 两个小家伙目光清澈,向林昆看过来,就像是两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媳妇,你先睡。” “嗯。” 楚静瑶答应了一声,林昆轻轻的把澄澄放在床上,然后下了床。 三楼的阁楼,小海冬青和小灰灰一左一右的蹲在林昆的身旁。 林昆手里拎着一瓶酒,纯正的东北老白干,咕咚的喝了一口,然后拿出了两个小碗,每个小家伙给倒上了一点。 两个小家伙好奇的看看碗里,又看了看林昆。林昆笑着说:“尝尝。” 两个小家伙这才向酒碗凑了过来,小海冬青张开嘴啄了一口,小灰灰伸出舌尖舔了一下,两个小家伙马上辣的直甩头。 林昆哈哈的笑了起来,道:“是男人,不会喝酒怎么行?”抬起手摸了摸小灰灰的脑袋,又摸了摸小海冬青的脑袋。 两个小家伙看着林昆,就像是两个懂事的孩子一样,眼神里闪过一抹倔强,低着头又各自向酒碗里喝了一大口。 这一次,两个小家伙同样辣的够呛,但都忍住了没有甩头。 林昆竖起拇指,夸赞道:“好样的,这才像男子汉嘛。” 话刚说完,两个小家伙马上转过身,背对着林昆甩起头来。 林昆哈哈大笑,拎起酒瓶子咕咚咕咚的喝了两大口,吐了口火辣辣的酒气,道:“爽啊!”又看向两个小家伙说:“我都听说了,你们两个小家伙昨天晚上表现的很勇敢,好样的!” 林昆笑着夸赞,两个小家伙似是听懂了一般,目光里闪烁着高兴的神色。 林昆一边拎着酒瓶自言自语,时而的又和两个小家伙说上两句,不知不觉的夜已经深了,远处的海浪声渐渐的越来越平静,那一望无际的大海仿佛也要睡着了,朦朦胧胧的起了一丝困意,酒瓶里的酒也不剩了,林昆起身躺在了床上…… 黎明的阳光温软的晒在脸上,林昆揉了揉眼睛,枕边传来平静而又温柔的声音,“你醒了?” 转过头,楚静瑶正坐在床边看着他,林昆笑了笑说:“睡过头了。” 楚静瑶起身道:“早餐已经做好了,小白的手艺,下去尝尝?” 林昆一把拽住了楚静瑶的手,用力的向后一拉,一脸淫相,咧嘴笑道:“我倒是想先尝尝……”眼神色眯眯的盯着楚静瑶。 楚静瑶那白皙的脸颊上瞬间一抹红晕缭绕,羞答答的说:“你要干嘛?” 林昆咧嘴笑道:“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你又是我媳妇,你说我能干嘛?来吧,媳妇,也别害羞了,又没外人。” “怎么没有。” 林昆已经展开了攻势,楚静瑶一边抗议挣扎,一边指着床对面的沙发上的小灰灰和小海冬青,道:“它们两个在呢。” “哦?” 林昆循着楚静瑶的目光看去,小海冬青和小灰灰这两个小家伙倒是机灵,小海冬青马上张开翅膀捂住眼睛,小灰灰也抬起两只小蹄子捂住眼睛,然后两个小家伙就这么挪腾蹦跳的出了房间,临出去的时候,小灰灰还用尾巴把门给带上了。 楚静瑶和林昆惊诧的看着这一幕,直到房间的门砰的一声关上,两个人才回过神,楚静瑶看着林昆,惊讶的道:“这两个小家伙……” 林昆笑着说:“这两个孩子真懂事,老婆,咱们可别辜负了孩子们的美意,这外头阳光明媚,屋里大床柔软的,浪费了这大好的时光,简直就是在犯罪,我们快来吧!” “呀,你轻点……” “已经够轻了,我可是这个世界上最怜花惜玉的男人。” “你……” “我来啦!” …… 大床摇曳,窗外的阳光娇羞的被一丝飘来的乌云遮住,白茫茫的一片纠缠在一起,香汗如同雨滴般落下,那魁梧的身体,那柔嫩娇弱而又美的无瑕的身体,如同雨中浮萍。 泰山之巅,风景无限好,九天之上,却是人间极乐向往…… 楼下,慕容白呼哧呼哧的端上来了一桌子的早餐,他可是把看家本领都拿出来了,做出了这么一顿丰盛的早餐。 司蓉儿坐在餐桌旁,有模有样的试吃品尝,逐一的评分,分数都不低,满分十分,每一道饭菜都能在七分以上,不过却没有九分以上的高分。 司蓉儿抿着嘴唇,品完了最后一道,一本正经的对站在一旁像是等待着首长教诲的士兵一般的慕容白说:“小白痴,你得多向林昆哥学习啊!” 慕容白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道:“学习什么?” 司蓉儿道:“做饭啊,林昆哥做的东西都是九分以上的标准!” 慕容白哦了一声,清秀的小脸上满是虚心之色,要说这世间可真是一物降一物,在没遇到司蓉儿前,他是那样桀骜不羁的一个男人,遇到了司蓉儿以后,马上变成了个乖乖男。 司蓉儿马上想到了什么,凶巴巴的小脸警告道:“小白痴,我可警告你,你什么都可以学林昆哥,就是不能学他花心!” “哦……” 慕容白还是木讷,不过马上想起什么,岔开话题道:“静瑶嫂子去叫林昆哥下来吃饭,怎么到现在还没下来?” 司蓉儿看上的表情也是一愣,看看时间,都上去快二十分钟了,这小妮子站起来就准备上楼,“我上去看看。” 慕容白赶紧一把把她拉住,司蓉儿疑惑的回过头,慕容白嘻嘻的笑道:“蓉儿,你还是别上去了,春宵一刻值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