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演技派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演技派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演技派 司蓉儿向着楚静瑶就走了过来,整个人娇小的挂在了楚静瑶的身上,那一副梨花带雨而又委屈的小模样求安慰。 楚静瑶也是听出了个大概,大抵是林昆拿了一瓶好酒回来,被司蓉儿看到了,小丫头也想尝尝,结果林昆不肯,就骗小丫头说车里还有,结果车里的哪是什么红酒,就两瓶格瓦斯。 嘿,这男人还真挺过分的! 楚静瑶也觉得林昆实在过分,就想要批评他两句,可还不等她开口,司蓉儿就一副委屈的小表情说:“静瑶姐,林昆哥也太偏心了,搞了一瓶好酒回来只想着给你喝了,他可是从来都没骗过我,今天为了你居然骗了我。” 小丫头越说越是叫人可怜,就连床上的澄澄也觉得蓉儿阿姨可怜。 澄澄仰起小脸对林昆说:“爸爸,你真的好过分。”说完,又转过头看向楚静瑶,道:“妈妈,你真的好幸福!” 楚静瑶微微的有些发愣,再回过头,司蓉儿眨巴着小眼睛满脸的羡慕,这小丫头继续添油加醋的说:“静瑶姐,你知道么?我从来没见林昆哥对哪个女人这么好过。” “他这个人对兄弟朋友很讲义气,可唯独对女人不太上心,林昆哥这么对,那是证明他真的在乎你,真的爱你呢!” 小丫头越说越入戏,一旁的慕容白是看出了门道,担心这小丫头戏演的太过了,再演下去可别露陷了,赶紧过来拉了司蓉儿一般,说:“蓉儿,咱们还是先走吧!” 司蓉儿回过头,语气凌厉的说:“为什么要走,我还没看静瑶姐教训林昆哥呢,像林昆哥这种重色轻友的男人,就得好好的教训。” 慕容白尴尬的笑道:“傻瓜,林昆哥这根本不叫重色轻友,静瑶姐本来就是他老婆,林昆哥这叫爱老婆。” 司蓉儿眨巴了两下眼睛,旋即一脸恍然的表情,道:“对啊,林昆哥这不叫……”话不等说完,已经被慕容白拉着往外面走了。 房间里又剩下林昆他们一家三口了,楚静瑶再看向林昆的眼神里没了那么多的敌意,倒是浮上了一抹暖意。 林昆手中的搓衣板已经露出了一截,林昆看着楚静瑶,咧嘴的笑了笑,楚静瑶面色冷然的白了他一眼说:“你先收着吧,给你以后留作警戒用,你以后要是再这样……” 林昆马上打断说:“天大地大,在我的心里都没有老婆孩子大,以后我不管有多忙,一定再也不夜不归宿了。” 楚静瑶嘴角微微一抿,似是得意的偷偷一笑,但马上又恢复了正常,一副平静而又严肃的表情说:“每天晚上十二点之前必须回家,有事情的话要根据实际情况请假。” “啊?” 林昆张大了嘴巴表示很诧异,然后又嬉皮笑脸的说:“媳妇,咱都是老夫老妻的,不用整的这么严格这么制度化吧。” 楚静瑶唇角微微一笑,看了一眼林昆怀里抱着的搓衣板,道:“要不,今天晚上你就抱着它去楼下的厨房睡?” “别别别!” 林昆连连说道,“媳妇,咱们这不都是有商量的来么,好,十二点就十二点,十二点之后我肯定准时到家!” 楚静瑶秀眉一挑,冷美人儿的气质瞬间流露,那一双漂亮而又充满智慧的大眼睛,似乎能拆穿这世间的一切阴谋。 林昆马上改口说:“口误,我想说的是十二点之前。” 楚静瑶嘴角微微得意的一笑,尽显智慧女人的魅力,转过身端起桌子上的另一杯红酒,递给林昆,林昆笑着接在手里,楚静瑶端着酒杯过来一碰,铿的一声清脆的响声。 楚静瑶仰起头小抿了一口,紧接着一口将杯中的酒喝下。 酒倒的本来就不多,林昆也是仰起头直接一口喝下了。 林昆咂巴了一下嘴,笑着说:“媳妇,这酒的味道还行。” 楚静瑶转过身,把酒瓶盖盖上,转过身将酒瓶递了过来。 林昆不解的道:“媳妇,你这是啥意思啊,不会让我整瓶喝了吧?还是,你想叫我抱着它去地下酒窖里放起来?” 楚静瑶道:“不提地下酒窖还好,一提地下酒窖,我就又想叫你抱着搓衣板去厨房睡觉,我地下的那些好酒才半年多的功夫,就被你给喝了一大半,那些可都是……” 林昆赶紧笑着安慰,道:“媳妇,你先别心疼,等以后我到处搜集好酒给你藏回去,到时候规模肯定比现在更大!” 楚静瑶道:“我能相信你?” 林昆拍着胸脯,说:“你的男人,你值得拥有,必须相信!” 楚静瑶被林昆这一本正经的模样逗的一乐,道:“好,那我就索性相信你一回。把这酒抱去楼下,给蓉儿送去。” “为什么?”林昆诧异不解的问道。 “你就别演了。”楚静瑶道:“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啊,刚才蓉儿那小丫头是故意在演戏,在帮你打掩护,那搓衣板是我们俩一起去买的,估计她是知道我要惩罚你,所以才上来演了一出苦肉计,好了,我也不追求你了,快送去吧,就当是你对人家蓉儿的一点小感谢。” 林昆一副冤枉的表情,就算是司蓉儿那小丫头在演戏,他可真没演,他本来就是怕司蓉儿劫了这瓶好酒,特意给楚静瑶留着的,不过既然自己的媳妇都不追究了,自己也没必要解释什么,抱着红酒颠颠颠的往楼下走去。 楼下的茶几上,已经摆好了杯子,三个高脚杯,还有几碟精致的小点心。 林昆抱着红酒下来,司蓉儿狡黠的笑着,然后很是得意的拍了拍慕容白的肩膀说:“小白痴,你输了,不要赖账哦。” 林昆皱着眉头说:“你们俩在说什么呢,还有这杯子……” 司蓉儿得意的站了起来,走过来主动的从林昆的怀里接过酒瓶,笑着说:“我和小白打赌,你肯定会把酒送下来。” “嘿,你这小妮子还真是聪明的可以啊!”林昆笑着说。 “那当然了,要不我干嘛上去演一出苦肉计啊,静瑶姐才不像你那么没良心呢,唉,我倒是宁愿先认识静瑶姐,再认识你。”司蓉儿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然后马上开心的打开了酒塞,鼻尖放在瓶口轻轻的一嗅,一脸的陶醉。 “果然是好酒!”转过头问林昆说:“林昆哥,这酒你哪买的?” 林昆道:“托人从黑市上买的,可是花了不少的银子。” “花吧,反正你现在有钱,再也不是那个穷兵哥哥了。”司蓉儿笑嘻嘻的说,怎么看都有一股没心没肺的意思。 哗啦啦…… 司蓉儿在倒酒,林昆坐到了沙发上,凑到慕容白的旁边问,“你小子一脸沮丧的,你俩打赌输了多少钱?” 慕容白摇头,旋即幽幽的一声长叹。 林昆差异的道:“小白,不会吧,你不会把银行卡都输了吧?” 慕容白叹息道:“我宁愿交出银行卡。” 林昆道:“这么严重?” 慕容白点头,一副可怜巴巴的道:“我们俩赌的是一年的做饭、洗完、擦地、洗衣服等等,所有一切的家务活。” 林昆脸上的表情僵住,额头上一层细汗,抬起手擦了一下,说:“小白,你的这个赌注太大了,输的太惨了。” 司蓉儿在旁边得意的笑着说:“谁让他脑袋不够聪明。” 林昆一本正经的道:“哎,我说蓉儿,你可不许这么说我兄弟,或许我兄弟早就预料到自己会输,故意输给你的呢?” 司蓉儿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慕容白,问:“小白痴,是真的么?” 慕容白可怜巴巴的点点头,然后一副惆怅的表情,道:“为了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开心,再苦再累我都愿意!” 林昆马上竖起大拇指,道:“兄弟,你这演技都快赶上你媳妇了!” 司蓉儿不服气的道:“林昆哥,你还说我呢,刚才要不是我,这会儿你肯定抱着搓衣板在厨房里呢,你应该谢谢我!” 林昆笑着说:“好好好,必须谢谢我妹妹,等明个哥哥就带你去买车哈,不是看好了什么粪叉子派的跑车么,咱有钱咱任性,必须买!” 司蓉儿的两颗的眼睛唰的一亮,道:“真的呀!”抱着林昆的脖子,在林昆的脸上就亲了一口,“林昆哥,我爱你!” 林昆马上推开这小丫头说,“哎哎哎,妹妹,你现在可是有夫之妇了,可得注意点,你这不是挑起我和我兄弟之间的战争么。” 司蓉儿嘻嘻的笑着说:“林昆哥,我们俩也是兄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