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章:另有蹊跷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另有蹊跷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另有蹊跷 “啷里格啷,啷里格啷……” 林昆今个心情不错,动荡不安的中港市地下世界,今天把主要的问题都解决了,剩下的一下边角小问题,只待日后慢慢解决,都算不上是什么大事了。 值得一说的是,林昆并没有把骆纯跃和薛汉勇扣押起来,基本的法律常识他还是有的,他没权利扣押任何人。 他把骆纯跃给放了,把薛汉勇给送去了医院,这骆纯跃说起来也是够惨的,小弟弟都被踩废了,成了个不阴不阳之人,通常来说这种是最为阴险的,而且心里变态毒辣,和这种结怨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把他彻底干废,或者彻底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否则日后必定后患无穷。 林昆之所以把骆纯跃给放了,当然不是出自于热心肠,他是一个善良并且讲义气的人,但也分对什么人,有些人天生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有的人天生就是奸佞的小人。 骆纯跃就是这种人。 林昆把李丁一暗中跟踪拍下的罗奎军被杀的视频,传送给了在医院里躺着养伤的薛汉勇,别看这薛汉勇脑袋有些梗,对罗奎军倒是愚忠的很,罗奎军曾经救过他一命,这家伙早就发誓说这辈子他的命就是罗奎军的。 罗奎军也正是看中了薛汉勇的这一份忠心,再加上这家伙也确实很能打,所以才把三进会二当家的位置给了他。 当薛汉勇睁开眼睛,看到罗奎军被杀的视频以及文字的解释之后,他顿时悲极而泣,满满的仇恨在胸腔里沸腾。 画面回到海辰别墅区…… 林昆嘴里歪嗒嗒的叼着个烟卷,手里拿了一瓶好酒,说是法国庄园纯手中酿制的葡萄酒,又是窖藏了二十多年,放在市面上绝对是那种有价无市的。 林昆是不怎么喜欢洋人的酒,在他看来洋人的酒就跟洋人一样虚伪,表面上弄的神神秘秘价格不菲的,内里却是不咋地,哪像我们华夏的一些名酒白干,外表朴实,酒水清澈。 不过楚静瑶喜欢喝红的,所以林大兵王还是拎了一瓶回来。 走进别墅的小院,目光随意的一瞥,就看出有打斗的痕迹,基本的情况司蓉儿已经电话向他汇报了,其中特殊提了一下天楚集团的那群生龙活虎的保安,简直太牛掰了。 再有就是表现的非常勇敢的小灰灰和小海东青,两个小家伙骨子里的战斗流血,在昨天展现的淋漓尽致,要知道两个小家伙现在还只是半大,他日成年了必定更加厉害。 “老婆,我回来了!” 林昆走进别墅的大门,就满脸笑呵呵的冲楼上喊道。 客厅里,司蓉儿和慕容白两人正在看爱情故事片,还是那种潸然泪下的,听到有人进来,一看是林昆,司蓉儿擦了擦脸上感动流下的泪水,站起来说:“林昆哥,你回来了。” 林昆笑着说:“是啊,昨天晚上辛苦了,改天哥请你俩吃大餐。” 司蓉儿目光落在林昆手里拎着的酒上,那本来泪水氤氲的一双俏丽大眼睛顿时一亮,道:“林昆哥,那是什么?” “嗯?” 林昆微微一怔,马上反应了过来,赶紧把酒藏在了身后,这小妮子也很喜欢红酒呢,嘻嘻哈哈的道:“没,没什么,走到路过,买了瓶酱油回来!” “酱油?” 司蓉儿一双漂亮的眉毛一挑,刚刚明明看到是一瓶红酒,嘟着小嘴道:“林昆哥,不带你这么骗妹妹的吧?” “骗?” 林昆一本正经的说:“我滴个亲妹妹,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司蓉儿嫩白的小手一指,道:“那明明就是一瓶红酒!” 林昆脸上的表情一愣,这明显是瞒不过去,笑呵呵的说:“刚才林昆哥是跟你开了个玩笑,车里头有还有。” 说着,就把车钥匙抛给了司蓉儿。 司蓉儿稳稳的接住,道:“哼,这还差不多呢。” 林昆笑着说:“那我先上楼了!”说完,屁颠屁颠的上楼。 这个在外面掀动起风雨的男人,回到家之后,却像是一个单纯的大男孩子一样,好男人的标准是什么?咱们林大兵王有一股要站在泰山之巅上拍胸脯宣誓的冲动,好男人就是我! 咚咚咚…… 站在楚静瑶的香闺门口敲了敲门,林昆笑着说:“老婆?” “门没锁,进来吧。”门后传来了楚静瑶温柔平静的声音。 吱! 林昆兴奋的推开门,这两天没好好陪老婆孩子,现在事情忙的差不过了,终于可以回来和老婆孩子团聚了。 “爸爸!” 澄澄坐在床上兴奋的笑着说,张开了一双小手要抱抱。 林昆走过去,作势抱了一下,不过并没有抱起来,怕抻坏了小家伙身上的伤口,贴在儿子的脸上一左一右的亲了两口,澄澄也贴在他的脸上,吧唧吧唧的亲了两口。 这爷俩的感情是真好啊。 “想爸爸没?”林昆笑着问。 “想了。”澄澄仰着小脸,一脸兴奋,“爸爸,你想我了么?” “当然想!”林昆笑着说,一抬头,发现楚静瑶正目光平静看着他,马上站了起来,晃出手里的红酒瓶说:“老婆,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法国庄园的醇正红酒,窖藏二十年呢!” “哦?” 楚静瑶平静的脸上露出一抹春风拂过般的笑意,不过看在林昆的眼里,却好似有着什么阴谋即将发生一样。 “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最近你在外面忙事业,早出晚归的,这是对你的奖励。”楚静瑶笑着将手里的东西递过来。 “这,这是什么啊?”林昆看着楚静瑶手里拿着的长方形的东西,笑着伸出手,结果这东西一落在手里,沉甸甸的感觉,马上让他心里头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楚静瑶笑着说,接过林昆的红酒,拿在手里端详了一下,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好酒。 转过身去卧室里的精致小酒柜里拿出开瓶器和两个杯子,吱嘎吱嘎转了几下,啵的一声把瓶塞打开,朱红色的酒水缓缓的倒入杯中,空气中瞬间弥漫开一股浓郁的酒香。 楚静瑶手里端着杯子,轻轻的晃动着醒酒,发现林昆还在抱着那个包装精致的礼物没开封,笑着说:“打开看看。” 林昆咧嘴笑了一下,说:“老婆,可以不打开么?你送我的东西,那一定都是最珍贵的,我得好好收藏。” 澄澄在一旁道:“爸爸妈妈好恩爱啊!爸爸快打开礼物!” 林昆两条眉毛耷拉下来,看看自己的亲儿子,再看看自己的亲媳妇,亲媳妇的嘴角挂着一抹坏坏的笑容,阴谋,这绝对是阴谋。 嗤啦……嗤啦嗤啦…… 林昆怀着无比悲壮的心情,仿佛那站在崖头上准备舍生取义的壮士一样,将那精致的包装纸,一层一层的撕掉。 已经能看出轮廓了,尽管早有心理准备,可林昆还是瞪大了眼睛,我尼玛,还真他娘的是搓衣板啊,这…… 林昆苦哈哈的耷拉着两条眉毛抬起头,楚静瑶说:“老婆,你送我这么一个漂亮的搓衣板,不会是想叫我……” “林昆哥!” 林昆的话不等说完,司蓉儿就气势汹汹的找上门来了,见这卧室的门没关,直接就走了进来,小丫头手里拎着两个小瓶子,脸上那决然生气的小模样,似乎要找林昆干一架。 慕容白紧跟在后面,生怕自己的娘们hold不住暴脾气。 不过看到林昆之后,司蓉儿那气势汹汹的小表情马上一变,变的可怜兮兮泪眼汪汪的,似乎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楚静瑶道:“蓉儿妹妹,这是怎么了?” 司蓉儿委屈的眼眶里一层泪光闪烁,举起手里的两个小瓶子说:“林昆哥骗我,他说车里有好酒,结果是格瓦斯!” 楚静瑶马上明白过来,回过头看向林昆,说:“你怎么能这么过分。” 司蓉儿在一旁委屈的说:“他就是过分,有好酒单独藏着,还来骗我,妄我一直把他当亲哥哥看,他这个大坏蛋!” 说完,司蓉儿居然小嘴一抿,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看的那个叫人心痛哦。 林昆神色诧异,心说这小妮子也太夸张了吧,就是一瓶酒,不过突然看见司蓉儿向她递过来一个深邃的目光,似乎另有蹊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