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九掌:虾米逆天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掌:虾米逆天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掌:虾米逆天 林昆似乎是故意在磨众人的心性,用这种强大的压力来碾压这群平日里耀武扬威的大佬们的心,总有人能沉得住气挨到最后,也总有人沉受不住跳出来大吼大叫,这不就有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跳了出来,指着林昆的鼻子大骂: “姓林的,你个狗娘养的东西,我们这么多人,岂是你想捏就随便能捏的,承认你是中港市的教父,只不过是给了你一个面子,今个你想对我们这么多人一起动手,做梦!” 这哥们满脸的横肉直哆嗦,唾沫星子喷溅,似乎要用口水把林昆给击垮,林昆也不拦他,这哥们也是越说越来了劲头,大吼道:“今天我们所有的人联盟,一起灭了他!” 吼叫完毕,这哥们自己也是累的够呛,也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气不够用,在那呼哧呼哧的喘着,目光嗖嗖的冷。 大厅里还是那么安静,回应他的没有此起彼伏的高喊声,只有一双双诧异或者是带着一丝怜悯同情的目光,有的人还在那幸灾乐祸,心说这个傻子,这不纯是自寻死路么。 等了两秒钟,见众人没有回应,林昆微笑着鼓掌,掌声啪啪啪的,回荡在空荡荡的大厅里,刘刚这时走到林昆的耳边低语,道:“北城区的二流帮派,近两年突然崛起的。” 林昆微笑着看着这个中年男人,脸上丝毫恼怒之色也没有,说:“既然你这么恨我,我给你一次机会,和我面对面的单挑,你要是能在我的手底下挨过三招,以后你可以不认我这个教父,或者说我可以反过来喊你一声教父,低下头来舔你的脚趾头,可你要是挨不过三招,就和刚才那五个人的下场一样。” 这中年男人目光阴鸷的瞪着林昆,脸颊上冷汗落了下来,决然的应了一声,道:“好,今天我就让你舔我的脚趾头!” 言罢,倒也不怂,实际上他自己也知道,伸脖子是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还不如自己在挨刀前咋呼一下,拼点面子。 这就叫死要面子活受罪。 眼前的众人马上为这汉子让开了一条路,这汉子迈着铿锵有力的步伐,气势汹汹的就奔着林昆过来,近了干脆跑了起来,嘴里头愤懑的一声吼叫:“姓林的,受死吧!” 哎我去,这喊的这个带劲儿啊,整个人应声凌空向林昆扑了过来,那一双不小的拳头,以要砸碎林昆脑门的架势砸了下来。 呼啸…… 这是拳风。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直接原地一个跃起,脚底下一个劲踹。 嘭!!! 这是大脚板子踹在了胸前发出的闷响,闷响中夹杂着碎裂声,碎裂声激起了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喉咙仿佛撕破,尖叫的声音仿佛化作利剑刺入了头顶那装潢奢华的天花板。 啊!!! 惨叫的气势惊天地泣鬼神,中年男人整个人应声倒飞出去,身后的那一群道上的大佬们见状,赶紧机灵的闪开。 呼通…… 带着余音的颤抖,中年男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他捂着胸口,那剧烈的疼痛仿佛被一万斤的大山碾压,他试图挣扎着爬起来,不能就这么认输,可他强忍着剧痛,把牙齿都快要咬碎了,愣是没能从地上挪腾起来半寸,最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林昆走过来,脚步轻盈的几乎没有声音,他静静的俯视着这位中年男人,脸上依旧是那平静云淡的笑容,道:“很遗憾,你没能挨过三招。” 中年男人咬牙切齿的吼道:“少废话,要杀要剐随你便,今天你要是不弄死老子,老子以后可你当要找机会弄死你!” 林昆笑着点点头,棱角清晰的脸颊上丝毫杀气也没有,回过头冲姜夔生说:“夔生哥,这个需要特殊照顾一下。” 姜夔生点了下头,示意身旁的两个小弟过来把中年男人拉走。 中年男人嘴里愤愤不平的叫骂,整个大厅里都回荡着他那丧心病狂般的声音,这不是证明他有勇气,而是他破罐子破摔的能力比较强,终究都难逃一劫,不如让自己骂的痛快。 姜夔生路过林昆的身旁停了下来,声音低沉的道:“砍下双手双脚如何?” 林昆微笑着说:“会不会有些残忍了?” 姜夔生面色平静的说:“你对别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伤害。” 林昆笑着说:“那我选择自私一点。” 姜夔生咧嘴淡然的一笑,道:“这才有王者的风范。” 姜夔生走出大厅,佝偻的背影在灯光下模糊,却又似拖长进了每一个人的心底,这时不知道是谁最先开了一个头,冲林昆说道:“林老大,过去我们有眼无珠,求你高抬贵手,再给我们一起寄回,以后我们一定为你马首是瞻。” 言罢,众人一个接着一个,齐刷刷的一片低下头弯下了腰,做出一副虔诚觐见的架势。 林昆脸上的笑容,拍拍手掌,笑道:“说实话,大家的所作所为让我很感动,不过机会只有一次,你们没有珍惜,那就不能怪我林昆不客气了。” 林昆脸上的笑容陡然的一冷道:“从今天开始,中港市只有一个帮派,那就是百凤门,我可以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马上解散你们的帮派,带上你们的家人离开中港市。” “或许你们当中有人不服气,没关系,可以带上你们的人向我挑战,不过结果要是失败的话,我会连同你们的家人一起废掉!” 言罢,转身回到太师椅旁坐下,台下的这一群低着头躬身觐见的道上大佬们,一个个的心里头尤如巨石落下,又似被枪弹击穿,中港市可是他们辛辛苦苦发展起来的家业,如今却要背井离乡去往他处,自己辛辛苦苦的家业就这么…… 众人心里头有苦难言,一时间有人想要起来反抗,可最终权衡利弊之后还是算了,连累了自己不要紧,可自己的家人呢? 甚至有一些人的心里还很冤枉,他们可从没做过任何忤逆百凤门的事情,三进会招收联盟的时候,他们也没有站起来加入,这可真是比躺着中枪还冤枉呢,可找谁说理去? 而林昆当然知道这其中有这么一帮人,始终是处在中立的位置,但他想要的不是中立,而是真正忠心于百凤门的帮派,经过了外省势力和三进会的这次事件证明了不存在这样的帮派,那没办法,为了中港市地下世界的巩固,他只有一概全杀,这中港市以后就是百凤门的天下,无二! 回去的路上,林昆坐在车里,静静的阖上眼,都说杀一儆百,他今天可是连‘杀’了六人,一下子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不是他太残忍,而是历来的王权都需要恩威并施,一味的仁义只会滋长邪恶,恶人终归还是要用恶人的法子来惩治。 天空中又是稀稀落落的飘下了小雪,这样的天气还真是让人难以琢磨。 身旁坐着蒋叶丽,蒋叶丽基本上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脸色还是有些苍白,她看着林昆一副平静的模样,知道他心里有事,笑着说:“怎么,你是在后悔自己太残忍了?” 林昆睁开眼睛,笑着摇摇头,道:“我是在想这中港市以后怎么经营。用不到明天早上,大大小小的帮派都会散去,他们遗留下的地盘,我们趁着现在的气势,尽快的接手。” 蒋叶丽道:“你是在担心人手不够?” 林昆笑着说:“难道你就不担心?” 蒋叶丽笑着说:“我当然不担心,有你在我什么也不担心。” 林昆苦笑说:“有些话你放在心里就行了,非要说出来?” 蒋叶丽道:“本来我一直都有想要退隐的想法,这次算了,看在你这么辛苦的份儿上,我就留在中港市替你坐镇了。” 林昆笑着说:“哦?” 蒋叶丽道:“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中港市已经填不满你的心了。” 林昆哈哈笑道:“那依你看,我下一步会去干什么?” 蒋叶丽道:“沈城那边气温比中港市低,你多带些衣服。” 林昆笑着说:“女人太聪明可不太好,容易嫁的不好。” 蒋叶丽目光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说:“你这是在挖苦我?” 林昆笑着说:“我这是在夸你。不过我没打算现在去沈城,那儿的天地再好,也要等着中港市这边稳定了,形成一块铁板了,我再过去会会那个传说中的辽疆省的一哥王勤虎。” 蒋叶丽笑着说:“估计那个王勤虎现在正在发飙呢吧。” 林昆笑着说:“有些人注定就是王者,有些人注定就是虾米。” 蒋叶丽道:“哦?你这又是在夸自己?” 林昆笑着说:“不不不,我的意思是说我是虾米,王勤虎是王者,不过我这个虾米要逆天,拔了他那龙王的胡子。” 蒋叶丽笑着道:“我看上的男人果然没错。” 林昆道:“不带这么夸自己的啊。” 车子停在了百凤门的楼下,林昆下车把蒋叶丽扶了下来,蒋叶丽道:“不用送我上去了,早点回家吧,静瑶一定很担心。” 林昆望了望门口人影绰绰的百凤门舞厅,这儿的生意愈来愈好了,对蒋叶丽说:“要不还是换个地方住吧,这儿太吵了。” 蒋叶丽笑着说:“再怎么吵也是自己的窝,住的习惯了。” 林昆笑着说:“晚安。” 蒋叶丽道:“晚安。” 林昆转身要上车,蒋叶丽突然叫住他:“林昆,等一下。” 林昆转过头,笑着说:“还有什么吩咐?” 蒋叶丽道:“能抱我一下么?”说着,已经张开了怀抱。 林昆笑着过来抱住她,贴在她的耳边说:“晚上做个好梦。” 蒋叶丽似是小女人撒娇般的妩媚道:“只要不梦见你就好。” 海辰别墅区,吃过了晚饭之后,楚静瑶就一直坐在窗边,澄澄坐在床上翻看着漫画书,不时的抬起头问:“妈妈,爸爸怎么还不回来?” 窗外,车灯亮了起来,停在了大门口熄灭,林昆的身影从车上下来。 楚静瑶马上从床下抽出了一个崭新的带着精致包装的东西。 澄澄疑惑的道:“妈妈,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