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现在也不晚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现在也不晚

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现在也不晚 王胖子往这这么一站,亮开嗓门这么一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那一排整齐的保安队伍,轰隆隆的就开了过来,那一双双脚上穿着的军皮鞋,踩在地面齐刷刷的。 躲在几株矮树后的罗奎军等人,脸色瞬间僵硬的要多难看就有多看,刚才可是亲眼所见这群保安的牛x,硬是把两个高手给逼的狼狈逃窜,罗奎军深知自己几斤几两,他身后的那些小弟一个个也都有自知之明,根本打不过人家。 本来罗奎军已经打算饮恨撤离,放弃绑架楚静瑶母子的念头,可眼前这个圆脸胖子居然歪打正着的把他们给暴露出来了。 尼玛! 罗奎军在心里恨恨大骂,将王胖子全家的老祖宗从上到下给问候了一遍,这可真是不走运了,喝口凉水都塞牙。 “你们是干什么的!” 赵大雷站在最前面,指着罗奎军,器宇轩昂的朗声问道。 这架势,这气势,摆明了就是一言不合马上就动手干你丫的。 罗奎军直起了腰板,他堂堂三进会的大当家,怎么也不能输了气势不是,胸脯一挺,就想气宇轩昂的给回过去,可结果话音刚到了嘴边,望着眼前这几个如狼似虎的保安,他的喉咙上下蠕动了一下,还是把那要爆发出的气势给咽了下去。 “我,我们就是来看风景的,这小区的环境好,适合散步。”罗奎军一脸无辜,理所当然的道,说完还抬头望向天空,摆出一副只有古代词人对月遥想时的惆怅姿态来。 可惜啊,今天晚上月亮害羞,扯了一张乌云把脸遮住了。 “散步?” 赵大雷不相信,他又不傻,眼前这几个人明显就不是什么好鸟。 “对啊,散步犯法么?”罗奎军低下头,看着赵大雷说。 赵大雷眉头轻轻一皱,道:“不犯法,但我想揍你咋整?” 罗奎军眉头微微一皱,他好歹也是三进会的老大啊,眼前这个穿着一身保安服的,也太不给他面子了吧,罗奎军冷笑一声,道:“兄弟,做人可要厚道点,穿着一身保安服你就牛x了?” 不等赵大雷回答,旁边的王胖子抢了台词说:“我是保安我牛逼,你能把我咋地!不服的话,咱们大火一起练练?” “练就练,谁怕谁啊!” 罗奎军被激的顿时来了脾气,也不管那么多了,堂堂三进会的老大,岂能被几个保安给唬住了,管他什么保安呢。 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这时赵大雷耳朵上挂着的蓝牙耳机里,传来了李丁一的声音:“大雷,别跟他们冲突。” 赵大雷听完之后,看着罗奎军说:“给你们一次机会,赶紧走吧。” 罗奎军身旁的小弟嚷道:“你说走就走啊,把我们当什么了!” 罗奎军伸手拦了一下这个小弟,道:“咱们不和他们一般见识,出来都是散心的,又不是出来找架打,我们走!” 望着罗奎军几个人的背影,王胖子冲赵大雷叫唤道:“副队长,就这么就让他们走了?这几个人一看就不是……” 赵大雷声音低沉的说:“遵守纪律,这是队长的意思。” 王胖子马上一副恍然的口吻说:“哦,我知道了,咱们的任务是保护!” 赵大雷回过头,瞪了王胖子一眼,道:“你能不能少说两句!” 王胖子嘻嘻笑道:“副队长,你知道我最崇拜谁么?” 赵大雷脸色阴沉的说:“拍马屁也没用,给我闭嘴!” 王胖子笑着说:“哎呀我说副队长,你这厚脸皮的功夫跟谁学的,我又没说崇拜你,我崇拜的是咱们楚董的姑爷!” …… 罗奎军一行人从别墅区里出来,身后的小弟问道:“大哥,我们咋就这么出来了?” 罗奎军脸色阴沉的说:“不出来,难道要和他们死磕?” 这小弟道:“只要军哥你一声令下,我们命都可以不要!” 罗奎军回过头看着这名小弟,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欣赏,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小弟道:“我叫李天,是跟骆当家的混的。” 罗奎军道:“回过头我和老三打声招呼,以后你跟我混。” 这小弟笑着说:“好啊,我最敬佩大当家的您了,以后我跟定你了!” 几个人上了车,往东城区返回,这一路上罗奎军的脸色都很阴沉,刚走没多久,兜里的手机就响起来了,是一个小弟用骆纯跃的手机打过来的。 听完了电话里的陈述,罗奎军的脸色瞬间冰冷难看到了极点,好香会所整个被一把火烧了,里面的兄弟全部都被废了。 “停车!” 罗奎军开口命令道,两辆吉普车停在了路旁,车厢里静悄悄的,觉察出大当家的情绪不对,尽管内心疑惑,但谁也不敢出声。 过了一会儿,坐在罗奎军正后面的李天才开口小心翼翼的问道:“罗大当家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罗奎军沉静,似乎不愿意回答,目光望向车窗外,伸手从兜里掏出根烟叼在了嘴里,打火机打了两下怎么也打不着,气的他直接把打火机给摔了。 喀嚓…… 李天掏出打火机点着,递到了罗奎军的面前,罗奎军吸了一口烟,这时就听噗嗤的一声响,罗奎军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转过头眼睛瞪大的看向李天,道:“你,你……” 李天笑嘻嘻的说:“罗老大,不好意思,以后不能跟你混了,我收了那姓骆的钱要你的命,下辈子我再跟你混吧。” 李天手中攥着一把长刀,刺透了椅背,扎进了罗奎军的后背,手中的刀用力的再向前一推,罗奎军脸上的表情更加狰狞起来。 开车的小弟是罗奎军的人,后座上的三个人里也有一个是罗奎军的人,见状这两个小弟是一愣,等他们反应过来,后座上的那个小弟已经被割喉,血水喷溅的冒了出来,驾座上的小弟抽出砍刀向李天砍过来,却是被后座上的那个小弟给截住。 这小弟攥住了家坐上小弟的手腕,陡然用力的一扭,嘎嘣的一声脆响,这小弟的手腕顿时走了型,一声惨叫,手里的刀掉在了地上。 罗奎军用力的一挣扎,推开车门跳下了车,后面的那辆suv见状,完全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当看见罗奎军捂着后背大声呼救,车上的小弟们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但已经晚了,后面这辆suv车上也有两个骆纯跃雇来的杀手,罗奎军带出来的这几个手下都是打架的好手,但还真不是这些杀手的对手。 四个杀手从车上下来,罗奎军握着后背挣扎的往前跑,四个人从容不迫的跟在后面,罗奎军回过头大声的吼:“他给了你们多少钱,我给你们双倍,只要你们今天放了我!” 四个人只是冷笑,不回答。 跑了大约两百多米,罗奎军实在是跑不动了,脚底下一软摔在了地上,四个人围了上来,手中的短刀明晃晃的露出杀气。 噗嗤噗嗤的几声响,这位三进会的老大就这么死在了荒野里。 其中一个人拿出手机,对着地上趴在血泊中的罗奎军拍了张照片,发到了骆纯跃的手机上,表示任务已经完成。 车承安和郁镇逃了回来,周汉涛见到两人狼狈的模样,并没有感到惊讶,他只是面色平静的坐在车里,静的吓人。 郁镇开车,汽车咆哮着驶离别墅区,车承安用衣服包扎完了伤口,靠在椅背上点了一根烟,回过头看了周汉涛一眼,说:“周先生,你这是怎么了?就不问问我们为什么失败?” 周汉涛语气平静的说:“败了,这一次我们彻底的败了。” 车承安和郁镇对视一眼,车承安回过头问:“发生什么了?” 周汉涛叹了口气道:“为了平掉百凤门,我把洪林门的精英都调到了中港市,可没想到一下火车就被警察局给抓去了,红缨帮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知道我们帮众人才匮乏,今天晚上已经连攻下了我们三个场子,老爷子打电话给我,叫我务必赶紧回去。” 周汉涛嘴角苦涩的一笑,望着车承安说:“我是不是就不该来中港?本来是想着立下大功一件,现在可倒好,无功反倒有过了。” 车承安道:“周先生,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回吉森省?” 周汉涛道:“回去,必须要回去,而且还要把人都给带回去。” 车承安道:“可人现在都在警察局了。” 周汉涛道:“他们警察局只有权关押四十八小时,我们现在去请律师,争取最快的速度把人给保释出来。” 天,亮了…… 远处的天边,那一丝柔软的阳光,娇俏而又妩媚,像是小女子脸颊上的一抹绯红。 林昆坐在凤凰高级会所的大办公室里,靠着那宽大舒适的沙发椅,静静的闭目养神。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八指和余志坚走了进来,两人的脸上沾染着一丝血迹,但难掩那开心的笑容,林昆睁开了眼睛,道:“事情办成了?” 八指笑道:“昨天晚上,你们去搞三进会,我们把其他的帮派踩了个遍,这帮家伙本来还反抗,结果硬生生的给他们废了几个人之后,马上就没有了士气,看来这人啊还得是凶着点的好。” 余志坚笑着说:“过瘾!” 沙发上的龙大相却是嘟囔了一句道:“你们都过瘾了,干让我在家里守着,你们这群人也忒不地道了,不够意思。” 林昆站了起来,给刘刚打了个电话,说:“刚哥,通知中港市所有帮派的老大,今天晚上七点钟,万国食府二楼大厅,不想来的可以不来,但后果自负。” 说完,林昆直接挂了电话,转过身望向窗外,伸着懒腰笑着说:“这天空之下,真不错!” 姜夔生坐在一旁也是在闭目养神,这会儿睁开了眼睛,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说:“你早就该这样,让别人怕你。” 林昆回过头笑着说:“现在也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