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阴差阳错(2)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一十五章:阴差阳错(2)

第一百一十五章:阴差阳错(2) 两个身穿警服的男子刚要铐上李春生,房间的门突然被砰的一声踹开,一下子冲进来了五六个人,这五六个人都是徐有庆带来的,不过他自己没在当中,在中港市吃过教训,令他不由的心生忌惮,再者出来之前,他那镇长爹亲自嘱咐过,能让他彪哥金柯都忌讳的人,肯定不是等闲之辈,后台的关系不一定有多扎实,最好不好亲自出面让人抓着把柄。 徐有庆刚才带人上楼的时候,就看见有两个警察在敲李春生的房门,自己的辨别之后,没有认出这两个警察是谁,不过他也没想到这两个警察会有什么猫腻,只当是凤凰镇派出所里新招来的,让手下冲进房间之前,徐有庆特意交代过,不用给那两个警察的面子,也不要提自己的名号,冲进屋里之后就把李春生给拖到走廊里打,他好躲在暗处看热闹。 五六个人冲进了房间后,包括李春生在内的所有人都懵了,李春生在心里头暗骂:“哥老子的,今个特么什么日子啊,怎么竟特么的不速之客!” “小子,给我出来!”其中一个人伸手就过来揪李春生,想要把他揪到走廊里。 “住手!”身穿警服的男子甲喊道,虽然他不是真的警察,但一审警服在身,让他恍然间产生了幻觉——自己就是警察,别人就得怕自己。 冲进房间的几个人一起斜眼看向这位面生的警察,冷冷的道:“兄弟,别管闲事啊!” 身穿警服的男子甲和男子乙同时一愣,心中暗骂:“麻痹的,你们几个社会不良的小青年,居然敢对警察这么说话,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男子甲立即被激怒,也更加的入戏起来,扬起手中的手铐就冲几个人威胁道:“我们是在办案,你们要是敢妨碍警察办案,全都给你们铐起来!” 有徐有庆撑腰,在这凤凰镇还真就不用怕条子,镇上的本地户谁都知道,在凤凰镇徐旺财是老大,徐有庆是老二,其他人包括年迈的镇党委书记全都得靠边站,所以眼前这两个穿着警服条子根本不足挂齿。 冲进房间的几个人同时发出冷笑,笑声中充满着鄙夷、轻视的味道,其中一个寸头走到了男子甲面前,冷不丁的一巴掌拍出,打在男子甲的后脑勺上,训斥道:“你麻痹的还要铐老子们,有本事你特么的铐啊!”说着,‘啪啪’的又是两巴掌拍出,把男子甲打的连连缩脖子。 “哈哈……”其他几个人大声的嘲笑起来。 男子甲被打的愣了,不可思议的看着这几个人,敢情人家根本就不怕警察呢?男子乙也有些发愣,但见同伴被欺辱,他马上就回过了神,亮起手铐就向打人的寸头抓去,他心里的想法很简单,这几个人就是普通的地痞流氓,不给他们来点真的,他们是不会害怕的,一旦铐上了一个,其他的就得乖乖得靠边站。 小寸头光顾着大笑了,突然感觉手腕一凉,就听喀的一声响,手腕被铐上了,男子乙紧接着伸手过来要铐他的另一只手,小寸头的眉头顿是怒皱起来,直接一拳就冲男子乙的腮帮子砸过去,男子乙躲闪不及,砰的一声被砸个正着,整个人闷声的一横,踉跄的就向后倒去…… “哥几个,揍他们!”小寸头紧跟着怒喊一声,身后的五个人同冲了上来,不给男子甲和男子乙任何的反抗、反应的机会,就把两人摁到了地上。 无赖打警察,这无论什么时候也说不过去,小寸头几个人之所以敢这么干,是因为徐有庆那位爷在背后撑腰,再说了这年头做无赖的,有几个跟警察没有过节,他心里都恨警察恨的很呢,好不容易带着机会有人撑腰,不狠狠的修理警察一顿,他们的心里怎能痛快,要知道机会很难得啊! 可怜了男子甲和男子乙了,他们本来和珍妮是一伙的,打算在李春生的身上诈点钱,原计划是先把李春生铐上,然后再摆出一副调节的态度,说反正也没强奸成,干脆就赔女方点钱就算了,正常的逻辑思维,像李春生这种有钱的主肯定会花钱消灾,也省的去警察局里折腾了,可惜他们的计划是好的,刚实施了三分之一,就突然有人闯进来了。 冲进来的几个人下手忒狠,主要是他们以前都在警察的手底下吃过瘪,于是乎全都心照不宣的将满心对真警察的愤恨,发泄在了这两个假警察的身上。 六个人轮番的挥拳、脚踩,暴虐了足足十分钟后才停下来,男子甲和男子乙躺在地上像两条死鱼一样,要不是胸口还有起伏,还以为挂了呢。 房间里突然安安静静的,六个人收手之后,脸上一副满足的表情,从娘胎里出来了二三十年,今个终于揍了一回警察,可他们几个人脸上的表情,很快又都僵硬了,李春生和珍妮都不见了,仿佛凭空消失一样。 六个人面面相觑,还在发愣呢,留在徐有庆身边的那哥们出现了门口,冲着他们喊道:“都别特么的发愣了,人早跑了,赶紧跟我去追啊!” 李春生拉着珍妮的手,沿着酒店的楼梯下楼,一直跑到了大街上,他本来想去敲林昆房间的门,可又不知道林昆在不在房间里,如果在的话还好,他相信师傅能帮他摆平那六个人,可要是不在的话,引起房间里那六个人的注意发现他和珍妮逃跑了,那可就麻烦了,就凭他那三脚猫的功夫,对上一个人倒不怕,对上了六个人绝对是一点胜算也没有。 酒店外的大街上熙熙攘攘,他拉着衣衫不整的珍妮就近跑到了一条巷子里,这时身后的几个人已经追出了酒店,紧跟着他们就追进了巷子里。 李春生选择往这条巷子里逃,是因为这条巷子里人流格外的湍急,混在这里不易被发现,可谁知道越跑前面人影越稀少,到了最后干脆没有人了,好像是到了一片鲜有人至的住宅区,连路灯光都变的昏暗。 李春生的心里有些慌了,牵着的珍妮心里更慌,昏黄的路灯下能看到她的脸色变的苍白,眼神里满是惶恐不安的神色,她甚至不敢转过头看李春生。 “别怕,有我呢!” 尽管心里生气珍妮陷害自己,但没搞清楚原因之前,李春生还是愿意相信她是有苦衷的,这几天微信上真真假假的聊天不说,他见到了珍妮的本人后,却是真的喜欢,不光是因为珍妮长的漂亮身材好,而是一种感觉。 李春生拉着珍妮的手继续向前跑,前面突然一个急转弯,转过去之后发现竟然是个死胡同,李春生心里猛的一咯噔,拉着珍妮的手就准退出来,外面却传来了一片清晰的脚步声,有人在那儿喊道:“就在前面!” 珍妮害怕的身体忍不住的打颤起来,李春生两只手抱着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说:“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珍妮目光闪烁的看着李春生,湿润的眼神里混着说不出的情绪,有愧疚,有感动,有一种莫名的爱恋…… 七个人追到了跟前,慢慢的向无路可逃的两个人逼过来,一个个脸上带着阴森狰狞的笑容,看了之后令人的脊背不由的冒凉气,再加上此时此刻昏暗孤寂的环境,就更令人心生恐惧了。 李春生把珍妮护在身后,脸上一副坚定的表情,额头上的汗珠连成一片,顺着脸颊滚落下来,一双拳头暗暗的握紧,发出两声嘎嘣的响声。 “小子,别紧张,我们只是来修理你一顿,至于你的妞,呵呵……看哥几个的心情。”为首的是那个小寸头,冷笑了两声之后,突然一挥手:“揍他!” 七个人一股脑的就冲上来,冲在最前面的是小寸头,这厮身高不高,但长的十分的结实,一看就是个打架的好手,迎面李春生一脸的坚定,可心里着实发慌,他被打一顿事儿小,要是这些混蛋对珍妮下手…… 李春生不敢想象下去,一双目光死死的盯着冲在最前面的小寸头,两人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就在挥拳能够的着的时候,他刚把拳头提起来,突然就听‘啊’的一声惨叫,斜刺里一道虚影飞过来,径直的砸在了小寸头的脸上,那东西的力道仿似不是一般的大,小寸头被砸之后,整个头重脚轻斜的就向一旁倒去,一时间捂着脸躺在地上竟爬不起来了! 所有人都愣了,剩下的六个人全都停止了脚步,目光全都纷纷的向刚才虚影飞过来的方向看去,只见旁边那栋三米多高的墙头上,坐着一个人影…… 这人嘴里歪嗒嗒的叼着个烟卷,一条腿放在墙上,另一条腿耷拉在下面,昏黄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将他棱角清晰的脸颊勾勒的吊儿郎当,他嘴角噙着一抹轻佻的笑容,望着下面的众人,冲李春生挥了挥手:“徒弟,把师傅的拖鞋捡过来!” 闻言,所有人向地上看去,果然是一只拖鞋躺在那儿,刚才就是这只拖鞋把小寸头给砸到的!包括李春生在内,所有人的心底顿时猛的一咯噔,这尼玛也忒牛x了吧,拖鞋也能当暗器,李春生知道他师傅牛逼,可没想能牛逼到把拖鞋当暗器的地步! 师傅来了,李春生的心里顿时松了口气,他现在没那心思去多想林昆怎么会突然坐在墙头上,乖乖的拣起拖鞋向林昆丢了过去,林昆一伸手接住,嘴角轻佻的冲那站着的六个人道:“给你们次机会,赶紧滚!” “滚尼玛,有本事给老子下来!”一个满头黄毛的小青年冲着墙头上道。 “呵!”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套上了拖鞋,冲着底下的小青年道:“行,那我下来了,你们可别后悔啊!”说着,整个人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仿佛地球的引力在他身上不存在一样,他就像是一片秋后脱水的树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