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踩废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踩废了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踩废了 站在阳台上的骆纯跃,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怔,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 姜夔生来到林昆的身后,低声的说:“昆子,我一刀解决他算了。” 林昆笑着说:“不着急,夔生哥,你带人去这会所的后门堵着。” 姜夔生点了下头,道:“好!” 林昆转身走到一旁,掏出手机给张天正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林昆笑着说:“张市长,今天晚上我需要你帮我一个忙……” 说罢,电话里张天正叮嘱道:“昆子,事情千万不要闹的太大。” 林昆笑着说:“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要出人命,否则你难办。” 挂了电话,刚才派出去的小弟手里都拎着矿泉水瓶回来了,水瓶里装的不是水,而是新鲜的从车厢里导出来的汽油。 “林昆哥……”小弟们喊了一声。 林昆抬起头望向三楼阳台上的骆纯跃,冷笑道:“烧!” 骆纯跃惊慌骇然,大声道:“姓林的,你这是在犯法!” 林昆笑着说:“我只负责防火,也没说非要烧死你们,不过是生是死的选择在你们手里,你们可以继续躲在里面,也可以出来。” 骆纯跃道:“你……”扭过头冲身后的小弟大声喊道:“快,快打火警电话!快报警,这儿有人蓄意放火谋杀!” 呼! 汽油遇火即着,几个小弟撕下了身上的衣服,插进了汽油瓶里,点着了之后向着楼上的阳台就抛了上去,骆纯跃赶紧躲闪,灌满汽油的矿泉水瓶子‘嘭’的一声炸裂,火苗迸溅开来。 骆纯跃急急忙忙的倒退,灌满了汽油的矿泉水瓶子呼呼呼的一个接一个的丢上来,马上阳台上便已经是一片火海。 骆纯跃的身上着了火,脸上被熏黑,脑瓜子顶上那稀稀疏疏的头发也被火燎了一大片,滋啦啦的,哎呦这个疼哦。 “快救火!” 骆纯跃大呼小叫,脸上的表情极度夸张,仿佛被人爆了菊花。 一干小弟赶紧拿起家伙什去阳台上救火,骆纯跃抓住了其中一个,像是猫被踩了尾巴一样大叫,“我是让你们救我身上的火!” 众小弟也是慌了心神,闻言才注意到三当家的身上着了火,而且那火苗越着越凶,于是乎众人赶紧向三当家的扑过来。 也不知道是哪个心急火燎的小弟下脚太狠,嘭的一脚将三当家的踹倒在地,骆纯跃本来想张开嘴巴大骂,结果又是一大脚板子踩在了他的脸上…… 这哪里是救活,简直就是人身攻击啊,也不知道这群小弟是不是平日里对他有意见,还是真的救火心切,一人一脚踩下来,骆纯跃感觉自己被踩的都要翻白眼了,不过好在最后身上的火是被踩灭了,可就在骆纯跃以为噩梦要结束的时候…… “这儿还有火!” 其中一个身形矮小的小弟眼睛突然一亮,指着骆三当家的裤裆说。 于是乎…… “啊!” 惨叫声似利箭,穿破了屋顶,刺痛了夜空,嘭嘭嘭……那些个大脚板子像是下雨一样,毫不客气的踩向骆三当家的裤裆。 “三当家,你没事吧?” 几个小弟把翻着白眼半昏半死的骆纯跃给扶了起来,声音关切的问道。 骆纯跃深深的缓了一口气,眼睛里恢复了一抹生机,目光恍惚的看着眼前这一张张脸,如果他现在手里小刀,恨不得马上一刀一个捅了这群混蛋,他嘴唇哆嗦着骂道:“你……你们……” 骆纯跃的眼睛突然瞪的好大,一脸惊讶至极的表情,周身围绕的几个小弟,也是一脸狐疑的表情,其中一个小弟说:“三当家,你的声音怎们突然变的这么细了,好像……” 所有人刹那间恍然,一副心中了然的表情,那一双双眼睛都不由自主的向骆纯跃的裤裆看去,刚才那一番大脚板子如雨般的踩下来,别说是两颗‘肉蛋’了,就是钢蛋、铁蛋怕是也要被踩碎了,蛋碎了,这从此后就跟太监没啥两样了。 骆纯跃抿着嘴角,心中欲哭无泪,想到以后再也不能碰自己喜欢的少妇,他内心仿佛有一千万只刀在扎,对于男人来说,不能碰女人,这种心情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两眼一翻白,骆纯跃直接在伤心绝望中昏死了过去…… 火烧了起来,越少越大,好香会所的这几层楼,很快便被火海吞噬,里面那名贵的家具,名贵的酒水,在大火中噼里啪啦的作响…… 好香会所里的小弟从后门逃了出来,差不多两百人,有一个算一个,出来后根本不给他们投降的机会,全都放倒。 好香会所后面的一块空地上惨叫声连成一片,这些小弟八成都是重伤,有的甚至以后还会落下残疾,血水醮染在冰冷的地面上,在火光的照耀下,散发出浓烈的腥臭味儿…… 林昆目光平静的站在好香会所的正门口,望着眼前的火海,红红的火光照在他的脸上,却怎么也驱不散他脸上的冰冷。 东城区的警察局接到报警电话,说是有人在好香会所行凶,这东城区的警察局里有三进会的关系,警察局马上就要出警,可马上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中港市副市长,主管警界工作的张天正打过来的,张天正在电话里语气平静的说:“今天晚上东城区有警匪演戏,一切情况不得出警。” 挂了电话,东城区警察局里的这位和三进会有瓜葛的黄姓局长脸色很不好看,眼前只有他的两个心腹手下,两人见领导脸色不好看,一起关切的问道:“黄局,怎么了?” 这位黄姓局长叹了口气说:“三进会这下是要完了,告诉所有人终止行动。” 其中一个手下说:“黄局,可是兄弟们都等了一个晚上了。” 黄姓局长的脸色突然一冷,“我说行动终止就终止!” 这手下吓的一哆嗦,唯唯诺诺的转身出去,去通知行动终止。 另外,东城区的火警中心,休息室的门的突然被撞开了,一个专门负责接电话的女消防员气喘吁吁的站在门口,小胸脯剧烈的起伏着。 这休息室里,一群消防官兵正在打牌,旁边围了一圈人看。 门被撞开,这群平时训练有素的消防官兵,马上同时向门口看过来,看这架势一定是有重大的火灾需要他们马上出警。 “快,好香会所那边有大火,几层楼都烧着了……”女消防员急声道。 一群消防官兵马上丢到了手里的扑克,以最快的速度穿上了衣服,刚要准备冲出去出警,马上又有一个女消防员气喘吁吁的跑过来,道:“大家不用出警了,刚才又接到电话,说好香会所那边只是在开篝火晚会,没有火灾。” 刚刚穿好了衣服的消防员和刚才来报信的女消防员的脸上同时疑惑。 “嗨,这是谁乱报的警,也太浪费我们感情了,来来来,哥几个继续打牌!”其中一个年级轻轻的消防员抱怨道。 “打牌!” 其他的几个人也跟着道,大家伙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坐下来继续玩。 门口站着的两个女消防员,其中先来传达消息的女消防员小声疑惑的问:“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重大火灾么?” 后来的女消防员凑到了近前,看了看休息室里马上又玩成一片的消防官兵,小声的说:“刚才的电话是市局那边打过来的。” 先来传消息的女消防员眉头一皱,道:“还是有些不懂。” 后来的女消防员道:“我也不太懂,不过那好香会所是黑社会的地盘,我的一个表哥是混道上的,听说好香会所背后的帮派,好像是得罪了咱们中港市最大的帮派百凤门,所以……” 先来的女消防员道:“这,这也太可怕了吧,居然放起了火!” “嘘!” 后来的女消防员竖起手指,道:“小声点,话不能乱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