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开战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开战

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开战 夜,如此的黑。 这黑压压的夜空下,偏偏又是万家的灯火璀璨连成一片。 雪花落下,飘飘袅袅,如同夜空中散落的花瓣,在路灯下起舞。 三进会总部好香会所的大门外,整齐的一排面包车堵在那儿,林昆站在最前面,嘴里头歪嗒嗒的叼着半截雪茄,烟气袅袅,顺着那棱角清晰的脸颊向上攀沿,有着一股不羁的美。 姜夔生站在林昆左侧稍稍靠后的位置,他习惯性的佝偻着腰,额前的头发散落下来,露出那一只少有波澜的眸子。 两人的身后,整齐的站着一片小弟,身上统一的黑色衣服,足有五十多人,每个人的腋下都夹着报纸,纸后包着刀。 好香会所的正门口,本来有五个小弟守在这儿,突然开来了好几辆面包车,又一下子下来了这么多人,五个人一下子愣住。 林昆报名了身份,这五个小弟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了,其中一个小弟连忙慌慌张张的去里面报信,转身的时候还绊了一跤。 好香会所的大厅内,听到林昆亲自带人过来,罗奎军的脸色一下子更加暗淡凝重,不过他那不怕死的兄弟薛汉勇,倒是突然兴奋了起来,摩拳擦掌,嘴角噙着一丝狞笑,道:“大哥,这姓林的竟自己送上门了,太好了,我现在就带人去!” 罗奎军语气阴沉的道:“老二,别瞎胡闹,那姓林的不简单!” 薛汉勇拍着胸脯说:“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言罢,也不等罗奎军再言语,便自行的叫上了一群兄弟出去。 罗奎军想要再喊,骆纯跃站在身后小声的言语道:“大哥,二哥这脾气要是不让他受点挫折,怕是一辈子都改不了。” 罗奎军回过头,看着骆纯跃道:“老三,咱们兄弟三个可是拜过关公的,不管你二哥怎么样,你都不许算计他。” 骆纯跃笑着说:“大哥,看你这话说的,二哥跟我吵吵吧火的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跟他置过气,都是自家兄弟。不过,现在还真需要二哥去拖延一下时间,等周先生那边凯旋归来,咱们捏住了姓林的七寸,一切就都好办了。” 罗奎军点了点头,神色间还是有一丝担心。骆纯跃看出了他的心思,道:“大哥,你还是放心不下周先生那边?” 罗奎军点了点头说:“他是外省人,中港市混的不开,大不了回去,可我们是土生土长的扎根在这,万一要是败了,姓林的肯定不会轻饶我们,到时候这么多年来攒下的家业可就……” 骆纯跃道:“大哥,你不要这么悲观么,万一我们要是赢了,那以后中港市不就是我们的天下了?到时候我们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也学学姓林的,跟上面的人物搭上点关系。” 罗奎军皱着眉头说:“老三,我们还是再派人去一趟吧,如果说抓来姓林的老婆孩子是最有利的筹码,这么大好的一个机会,我们不应该把命运赌在外省人的手里。” 骆纯跃道:“可是派谁去呢?姓林的一定安排人保护老婆孩子,咱们要是派人去,那必须得派一个身手好的人……” 说着,骆纯跃故意将目光看向了罗奎军,罗奎军点了点头,迎上骆纯跃的目光,道:“老三,你该不会说我吧?” 骆纯跃道:“大哥,全帮派上下,就你的身手最好,这件事事关重要,单纯的交给手下的小弟去办,也不放心,所以只能委屈你带上几个身手好的兄弟过去,这样胜算才大一些。” 罗奎军静静的思索了一下,道:“好吧,那我现在就带人去!” “大哥,等等!” 骆纯跃叫住了罗奎军,道:“我手下有两个兄弟的身手很不错,跟了我挺长时间,靠的住,我让他们也跟大哥一起去。” 罗奎军点了点头,道:“好!” 罗奎军转身离开,骆纯跃的嘴角却是勾起了一抹阴森隐讳的笑容。 薛汉勇带着一群小弟,就从好像会所里出来,一行人能有四十多个,当然这不是好香会所里的小弟总数,只占了四分之一。 四十多个人里,除了走在最前头斗志高昂的薛汉勇之外,其余的只要是精神正常的,一个个全都是面有畏惧心有惶恐。 所谓的帮派联盟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散伙了,而且报纸上的消息,还有昨天晚上那个牛x哄哄的青刺帮的二当家萧让被废的消息,也都传的道上人尽皆知,这些个小弟只是混黑道的小混混,比起普通的那些市井无赖,也就心更狠一些,更能打一些而已,他们又不是铁了心要奔赴战场的死士。 薛汉勇大摇大摆的走出来,一脸豪气的模样,灯光的辉映下,鼻孔撑的老大,乍这么一看,哎呦喂,简直是要上天啊。 两军对垒,林昆面色平静,看着薛汉勇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出来,能够感觉到的是,对面的这群人的士气不怎么高。 薛汉勇站定,把手一抬,身后的小弟们都停了下来,他撑圆了鼻孔,似乎觉得这样看起来更威风一点,冲着几米外的林昆就吼道:“姓林的,老子正想去找你,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今天晚上既然你来了,那就别想囫囵的回去!” 林昆叼着雪茄的嘴角淡然一笑,根本就不打算搭理这个脑袋好似被门夹了,也不知道谁给的他那么大勇气的三进会二当家,大手看似很随意的向前一挥,身后顿时杀势震天。 姜夔生冲在最前面,身后的小弟们纷纷抽出腋下夹着的报纸里的家伙什,凄迷的灯光下,那一把把明晃晃的看到挥舞了起来。 夜晚的风更冷了。 冷入骨髓,叫人心神难安。 隐隐血腥的味道已经随着这席卷而来的杀气提前蔓延…… 薛汉勇没料到林昆会一句话不搭理他,直接就上来开干,他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卑鄙无耻的小人’,眼前姜夔生的独拳已经向他的鼻梁凿了下来,她的鼻孔不敢再瞪大,这一下换作眼珠子瞪大,赶紧慌慌张张的抬起手来格挡。 再看薛汉勇身后的这群小弟,本来一个个就心神胆颤的,突然杀气冲天的一群人挥舞着砍刀冲过来,心里素质好的强行的挥起了手里的家伙什,作势冲了上去,可这心里头突突的,根本就没有杀敌的决心,只是抱着一股必死之心冲上去而已。 而剩下的那些心里素质不好的,有的干脆丢了手里的家伙什,有的握着家伙什傻愣愣的站在原地,想要伺机而动。 砰的一声闷响,姜夔生一拳直接生生的凿在了薛汉勇抬起格挡的两只胳膊上,薛汉勇还真没把姜夔生放在眼里,别说是姜夔生了,就是林昆他不也照样不放在眼里,吵吵着要打的他满地找牙。 结果挨了这一拳之后,薛汉勇那高涨的情绪一下子愣住了,目光里闪烁过一丝惊恐看向姜夔生,两条胳膊已经麻的几乎失去了知觉。 姜夔生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手中的拳头再次挥舞,向着薛汉勇的胸前就凿过来,气势如虹,将周围的一方空气带动的猎猎作响。 这薛汉勇敢跟林昆叫板,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这身上也是有些功夫的,刚才那一拳他吃了亏,眼下这一拳砸过来,他慌忙的躲闪。 结果…… 姜夔生的这一拳只是一个虚招,整个人身体突然向下一沉,一记横的扫荡腿使了出来,直接扫向薛汉勇的下盘。 薛汉勇匆忙的想要再躲闪,已经来不及了,他的脚底下还不等站稳,就突然一阵剧痛蔓延整个身体,空气中一声余音颤抖,似乎隐隐伴随着‘喀嚓’一声腿骨被扫断的声音。 “啊!” 撕心裂肺的一声喊叫,薛汉勇的眼珠子瞪大,脸上的表情痛苦狰狞,整个人一个凌空,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抱着两条腿在那挣扎。 姜夔生紧跟着一脚踩在了他的脸上,低着头目光冷漠的俯视。 周围,那些本来还反抗的三进会的小弟,一见到二当家的这么轻易就被人拿下,这仗是没法再继续打下去了,一个个丢到了手里的家伙什就要往回跑,可这时身后好香会所的卷帘大铁门已经关上,这一群小弟疯狂的拍着门,里面也没反应。 “都给我趴下!” “趴下!” 百凤门的小弟们,挥舞着手里的砍刀厉声喝道,三进会的这群进退都没路的小路,只得丢下了手中的家伙什,一个个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 会所三楼的阳台上,三当家骆纯跃站在上面,看着下面说:“林老大,你突然带着这么多人来犯我三进会什么意思?” 林昆脸上表情微微一怔,旋即呵呵笑道:“骆纯跃,你这装傻的功夫从哪儿学来的?罗奎军呢,叫他出来对话。” 骆纯跃道:“我们大哥有事,不方便出来对话,有什么话对我说吧!” 林昆呵呵的一笑,道:“骆纯跃,你以为你关上了门我就奈何不了你了?” 骆纯跃冷笑得意的说:“难不成你要把这门劈开?怕是得劈到天亮吧!” 林昆招了一下手,旁边的一个小弟凑过来,林昆小声的在这小弟的耳边低语了几句,这小弟转过身,马上招呼了几个小弟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