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致命弱点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致命弱点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致命弱点 凤凰高级会所的大门外,停了二十多辆面包车,群情高涨的一群小弟,熙熙攘攘的钻进车里,向着东城区出发。 这些个小弟,一共分成了三队,其中林昆和姜夔生带队一支,八指带队一支,余志坚带队一支,分别命名为一组、二组、三组。 龙大相没有跟着大部队出发,他今天晚上的任务是坐镇南城区。 林昆的心里已经料定的差不多,理论上不管是三进会,还是洪林门,都不可能打到南城区来,洪林门昨夜坐火车过来的那些人,现在都在北城区的警察局看守所里蹲号子啃窝头呢。 而所谓的三进会联合起来的大大小小的帮派,昨天晚上的那么一顿分配利益意见不统一之后,再加上青刺帮的二当家萧让被废的消息传开,今天白天半海晨报的头条又报出郜良骥和黄海被击毙的消息,那些个大大小小帮派的老大们,脑门子上的冷汗直往外冒,跟百凤门作对的下场…… 这些个老大们似乎一下子又想起来了,当初林昆是怎么统一的南城区。 三进会的总部好像会所内,周汉涛在场,罗奎军坐在老大的位子上,脸上很不好看,距离和其他帮派约定集合的时间只剩下五分钟,可这大厅里除了他三进会自己的兄弟,一个别的帮派的人都没有,让骆纯跃打电话通知那些个老大,这些人居然都跟商量好了似的,手机要么关机,要么不在服务区。 就是傻子,也能看得出这里面的门道,这些个老大们是不准备来赴约了,刚结盟的时候一个个慷慨振奋,誓要将百凤门从中港市给抹掉,现在马上要开战了,居然全都缩头乌龟了。 “哼!一群白眼狼!” 罗奎军猛的拍一了一把椅子扶手,站了起来怒声骂道。 薛汉勇腾的一下站了起来,道:“大哥,这帮孙子不来,我们三件会自己往上上,我忍百凤门很久了,尤其那个姓林的,就他那鸟样还当咱们中港市道上的教父,我呸!今天别让我撞见他,否则的话,我一定打的他哭爹喊娘满地找牙!” 薛汉勇的这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本以这份豪气能为自己搏来满堂的喝彩,结果话音落罢,大厅里所有的人全都一副看傻逼的表情看着他,眼神里说不出的冷漠,还带着暗暗的嘲讽。 薛汉勇脸上那得意的表情僵住,望着众人不解道:“都干嘛这么看着我啊?” 众人不好开口,罗奎军回过头瞪了薛汉勇一眼,说:“老二,你还是先消停一会儿吧!” “大哥,你不信任我?”薛汉勇朗声道,“你给我一百个兄弟,我去把那个姓林的给干趴下,到时候你得给我摆庆功酒!” 罗奎军不搭理他,而是转过头望着周汉涛说:“周先生,你说你的人被警察局扣下来了,这不会是你有意的吧?” 周汉涛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愣,旋即冷笑道:“罗老大,你这是不相信我?” 罗奎军道:“不是我不相信,而是这件事也太蹊跷了吧。你的人刚下了火车,就遇到碰瓷的,然后动手打人被抓,你在吉森省不是有上面的人罩着么,放几个打架斗殴的人都放不出来?” 周汉涛苦笑道:“罗老大,这是在中港,是辽疆省,不是我们吉森省,我就是有再大的能量,也使不出来啊。” 罗奎军盯着周汉涛道:“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呵,呵呵……” 周汉涛冷笑,道:“罗老大,既然你这么说,我想我们没有继续合作的必要了,如果什么事情都要我这个外省人来摆平,那我跟你三进会结盟又有什么意义?我从吉森省调人过来,为的是我们能够更直接的把百凤门给拔掉,我们当初谈合作的时候,可没有提到过我洪林门必须出人。” “最近的这一两个月,我在你们身上可没少搭货钱,难道这些还不足以说明我的真心合作?你还要这么猜忌我?” “也罢!” 周汉涛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冷笑一声道:“罗老大你的疑心太重了,我看我们还是不要继续合作了,我先告辞!” 周汉涛一拱手,转身就欲走。 “慢着!” 罗奎军冷冷的一声喝止,道:“我三进会是什么地方,岂容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现在我要是把你给绑了送给姓林的……” 不等罗奎军把话说完,周汉涛冷笑一声,打断道:“说都是我暗中挑拨,你也是一时财迷心窍而误入歧途?然后姓林的看在你绑了我的面子上,放过你一马,从此你继续做你的三进会老大?” “哈哈!” 周汉涛大笑,然后目光鄙夷的看着罗奎军,道:“亏你还是个大当家的呢,这么烂的主意你居然都能想的出,现不说就凭你手下的这帮人能不能帮得了我,就算你真的绑了我,你以为那姓林的会就这么放过你?恐怕不光是你,你们中港市大大小小的帮派,这一次恐怕都难逃一劫。” 罗奎军道:“你什么意思?” 周汉涛冷笑说:“农夫和蛇的故事听说过吧,农夫的仁义最终换来了死亡,倘若蛇没有把农夫咬死呢?你说最终死的会是谁?” 罗奎军眉头一跳,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僵持下来了,周汉涛冷笑着转身又要走,身后跟着一身白色西装,脸上总是自带三分笑意的车承安,和总喜欢板着一张脸,穿一身黑色中山装的郁镇。 一直没有出声,眼珠子在那儿乱转的骆纯跃,赶紧起身拦住,陪着笑脸说:“周先生,您先不要生气,咱们这会儿要是散火了的话,那百凤门还不是想把我怎么捏,就怎么捏。” “哦?” 周汉涛呵呵一笑,道:“骆三当家的一向计谋卓越,莫非骆三当家的有主意了?” 骆纯跃笑着说:“周先生过奖了,不敢当不敢当,不过我这倒真是有一个想法,就是不知道妥不妥,还希望周先生能坐下来,咱们大家再重新合计合计,毕竟合作了就是缘分吗。” 周汉涛笑了一声,说:“好,既然骆三当家的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那我要是不坐下来,未免做人也太不厚道了。” “老三,你怎么跟谁都喜欢点头哈腰的,你属狗的么!”薛汉勇大喊一声冲骆纯跃骂道,他对骆纯跃本来就心有芥蒂,只要是逮到了机会,就必须挖苦数落两句心里才舒坦。 骆纯跃理都没理薛汉勇,走到面色阴沉的罗奎军身边,小声的说:“大哥,现在还不能和姓周的闹掰,他身后带着的这两个人,可都不是一般人,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这两个人是‘将’,比起那些个只能当炮灰的小喽罗可是要强太多了。” 罗奎军目光看向骆纯跃,静静的凝视了两秒钟,才点了一下头。 骆纯跃转过身,笑着周汉涛说:“周先生,你刚才说的是农夫和蛇的故事,那我也拿蛇打比方,打蛇打七寸,打的就是要害,他林昆虽然厉害,可也有致命的弱点,只要我们抓住……” 骆纯跃说着,抬起他那白嫩总喜欢揉捏少妇胸前的手,做了一个捏的手势,阴测测的笑道:“怕他就是有再大的本事,也得乖乖的就擒!” 听罢,周汉涛笑着说:“骆三当家的主意是不错,只是不知道这姓林的弱点是什么,我们又要怎么样才能抓住?” 骆纯跃笑着说:“姓林的有一个漂亮的老婆,还有一个漂亮的儿子,据说为了老婆和儿子,他连命都可以不要,我们不要他的老婆孩子,只要他的命就够了,呵呵呵。” 周汉涛笑着说:“骆三当家想的周到,周某人佩服。” 骆纯跃笑着说:“不敢当,不过去抓他老婆孩子这事……” 周汉涛笑着说:“骆三当家不用说,我明白,我会让我的人去办这件事,在我把人抓来之前,这儿就交给你们了!” 骆纯跃拱起手谢道:“多谢周先生深明大义,祝周先生成功!” 周汉涛也笑着拱起手,转过头看向罗奎军说:“也祝我们合作成功!” 周汉涛带着车承安和郁镇离开,罗奎军眉头紧皱,坐在了椅子上,手往旁边一伸,候着的美女服务员赶紧递上茶杯。 罗奎军抿了一口茶,说:“老三,你觉得姓周的可信?” 骆纯跃笑着道:“大哥,大家都是心怀鬼胎,但到了这个节骨眼上,这或许是唯一的办法了,如果我没猜错,我们能想到的,姓林的也能想到,抓他的老婆孩子绝对没那么简单。” 罗奎军道:“那如果姓周的不去抓,或者抓不来怎么办?” 骆纯跃呵呵一笑,目光看向薛汉勇,佻笑道:“那只能靠二哥带着兄弟们跟百凤门死磕了,二哥要是能把姓林的打的满地找牙,那我们也就省了很多麻烦,直接踏平百凤门了。” “老三,你什么意思!” 薛汉勇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拍着椅子的扶手怒叫一声。 骆纯跃笑着说:“二哥,你火气别这么大么,开个玩笑。” “哼,你就是瞧不起我是吧,好,今天我就带着兄弟们,干翻那个姓林的。”薛汉勇冷笑一声,道:“等我干翻了姓林的,回来你就跪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叫一声爷爷!” “老二,别太过分了。”罗奎军劝阻道。 “大哥,二哥这是真性情,我不生气。”骆纯跃转过头笑着对薛汉勇道:“二哥,别说是叫一声爷爷了,太爷爷都行!” “报……报告大哥!” 大厅外,一个小弟慌慌张张的跑进来,道:“百凤门的人来了!就……就在门外,好多人,百凤门的老大林昆也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