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联盟瓦解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联盟瓦解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联盟瓦解 咚咚咚…… 办公室的门敲响,林昆坐在那宽大舒适的老板椅上,半眯着的眼睛睁开,冲门口说了一声:“门没锁,进来!” 砰的一声,办公室的门被撞开,一身狼狈的萧让撞破了门,趴着摔在了地上,脑门重重的磕在地上,嗡的一声。 安吉丽娜和卡戴珊娜跟在后面走了进来。 林昆笑着说:“两位美女,没想到你们这么效率,多谢!” 安吉丽娜和卡戴珊娜道:“你不会想耍赖吧?” 林昆笑着说:“我林昆一言九鼎,除非万不得已,否则决不食言。” 安吉丽娜和卡戴珊娜微微一笑,道:“那就好,我们先走了。” 林昆笑着说:“好好休息,从明天开始,你们就是我百凤门的人了。” 卡戴珊娜嘴角轻佻一笑,眉眼间闪过一丝狐媚,道:“我们姐妹俩可不是百凤门的人,我们是你的人。”说完,嘴角又是妖娆的一笑,那娇柔妩媚的模样令人心生荡漾。 林昆苦笑道:“卡戴珊娜小姐,可不带你这么开玩笑的。” 一旁的安吉丽娜道:“她没有开玩笑。” 外面的走廊里,传来了八指的大嗓门,八指哈哈的大笑道:“昆子,你不说你跟她们俩是清白的么,好像不太清白啊。” 八指的身后跟着两个小弟,两个小弟推着刚刚去医院处理完伤势的虎三,林昆刚才派八指去医院把虎三给接回来。 安吉丽娜和卡戴珊娜闻声向八指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只眼角的余光稍稍的一瞥,一副冷美人的高傲姿态和八指擦肩而过。 八指走进了办公室,笑着冲林昆说:“这两个妞还挺有个性呢。” 虎三被两个小弟小心翼翼的推进了办公室,林昆笑着说:“三哥,我把人给你请来了。” 虎三面有不解,目光循着林昆的眼神向地上看去。 萧让挣扎着抬起了头,当看到自己被带到百凤门的地盘,他的心就已经凉了半截,这一抬头看到了虎三,心里更是虚的慌,扭过头趴在地上仰望着林昆,满脸哀怜的恳求道:“林老大,我知道错了,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林昆笑容云淡,看着萧让说:“你叫萧让是吧?我听手下的兄弟手,你今天晚上很威风,当着一干人的面儿,打了我百凤门的兄弟,又把我的哥们虎三哥给打成了重伤。” “呵呵……” 林昆笑盈盈的蹲下来,近距离的看着一脸骇然,不敢与他对视的萧让,说:“萧兄弟,你不是很牛么,现在这是怎么了?” “林老大,我真的错了,我一想都是敬仰你的,今天晚上我……我是听这个虎三说他要背叛你,一气之下才动手的。” 萧让恐慌的有些语无伦次,眼神频频的闪烁,就是不敢和林昆对视,其实他眼前的林昆看上去很和善,就像是邻家的大哥哥一样,还真不至于他吓成这副模样,可林昆往这这么一蹲,他也真就由心的感觉到一股难言的压力笼罩下来。 林昆笑呵呵的说:“哟,萧让兄弟,照这么说我应该感谢你了?感谢你替我鸣不平,感谢你打了这个背叛我的人。” 萧让嘴角抽搐着说:“林,林老大,您言重了,我……” “啪!” 不等萧让把话说完,林昆直接一个大巴掌抽了下来,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冷,道:“现在还特么的狡辩,你当我是傻子是吧!” 言罢,起身冲门外喊道:“来人,把这小子拉出去废了!” 马上,两个身形健硕的小弟走了进来,像拎小鸡一样,把趴在地上被刚才那一巴掌抽的七晕八素的萧让给拎了起来。 萧让口中连连哀求,失声的大喊道:“林老大,饶命啊……” 声音渐行渐远,一声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刺透了冰冷的夜空…… 林昆坐在沙发上,笑着对虎三说:“三哥,还满意么?” 虎三点了点头,道:“满意。” 林昆笑着道:“废了他的双手和双脚,以后就是个废人了。” 虎三微微动容道:“昆子,这是不是有点太狠了,废一条腿一条胳膊的也就可以了,直接弄成一个彻彻底底的废人,这……” 林昆笑着说:“三哥,过去我就是太过仁慈了,所以道上的这群狼都不怕我,以后我要让他们明白,只要是和我林昆做对,并且敢对我兄弟下手的人,我会加倍的还回去。” 林昆脸上的笑容平静,说话的语气也很平静,可听在虎三的耳朵里,看在虎三以及在场众人的眼里,却是忍不住心头一颤。 林昆走到了窗边,落地窗外是那繁华而又幽深的夜色,他目光如焗的望着外面,语气平静的说:“这天下,我来了!” 八指、虎三,以及在场的两名小弟,内心里突然一股热血澎湃。 下半夜一点多钟的时候,中港市东城区的一家ktv门口,浑身是血被挑断了手筋脚筋的萧让被从一辆面包车上丢了下来。 这家ktv是一个叫青锥帮的地盘,青锥帮在东城区算不上大帮派,但也是小有名气的,属于那种混的比较开的二流帮派。 而萧让就是这个青锥帮的二当家,青锥帮的大当家叫李光友,在道上混了十多年,心狠手辣绝对不是一个善茬。 今天晚上从三进会的总部好香会所回来以后,李光友的心情就有些复杂,他恍然间自省,自己跟三进会混是不是站错队伍了,别到头来把自己手下的兄弟搭进去,除了弄到点‘货’,其余的什么好处也没捞到,而且从今天晚上的局势来看,他们这些个帮派所谓的联盟根本就不牢靠,一旦有利益冲突,看似和谐统一的战线,马上就会爆发矛盾。 李光友正一个人在房间里喝闷酒,突然有小弟跑了进来,慌慌张张的说出事了。 李光友心情本来就不好,起来就给了这小弟一个大嘴巴子,怒吼道:“出事,出尼玛的事,是有人砸场子了还是来警察了!” 这小子被打的一个趔趄,捂着脸颊哆嗦的道:“都不是。” “那出尼玛的事!”李光友抬起脚就踹了过来,直接将这小弟踹趴下。 小弟满心的委屈,却是不敢反抗,只得趴在地上嘴唇哆嗦的道:“大,大哥,是二哥出事了,他被人……被人给……” “老二出事了?”李光友脸色一沉,道:“人在哪?” 看到被挑断手筋脚筋的萧让,李光友没有震怒,而是语气平静的问:“老二,是谁把你搞成这样的,大哥替你报仇!” 嘴上这么说,其实李光友的心里明白,这事八成是百凤门干的。 萧让满脸是血,语气虚弱的道:“是百凤门,姓,姓林的。” 李光友眉头轻轻一皱,站了起来冲手下道:“快送二当家的去医院!” 萧让被扶进了车里离开,李光友望着渐渐消失在夜色中的车尾灯,对身旁的一个心腹小弟道:“去买两张延边的火车票,明天天一亮就把二当家送回老家,再给他些钱。” 小弟冷漠的答了一声:“是!” 李光友转过身往回走,突然又停下脚步回过头,道:“不用给太多。” 不等到天亮,萧让被废的消息已经在中港市的道上传的沸沸扬扬,所有听到消息的帮派,一个个的人心惶惶,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萧让,心里对百凤门的惧意更添了几分。 再加上先前的利益分配没有谈拢,这些个大大小小的帮派的头目们,对三进会几乎彻底的失去了信心,那喧闹一时的帮派结盟,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几乎彻底的土崩瓦解。 林昆一夜未眠,端着一杯茶水,坐在窗边一直捱到天亮,当早上那初升的光芒照进落地窗后的办公室里,暖暖的晒在脸上,他的嘴角勾起了一丝深邃而又邪魅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