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阴差阳错(1) - 神兵奶爸

第一百一十四章:阴差阳错(1)

第一百一十四章:阴差阳错(1) 两个新招募的手下瞬间被ko了,徐有庆一身的酒劲儿全都清醒了,他抬起目光跌跌撞撞的向林昆看过来,脸上的畏惧与内心的恐惧连成了一线。 “大……大大大……大哥……”徐有庆两条腿直打颤,哆哆嗦嗦的道,脸色因为过紧张变的发青,“大哥我错了,你……你可千万别打我啊……” 林昆呵呵的一笑,向徐有庆走了一步,徐有庆马上吓的后退两步,一脸惊吓害怕的表情就像孙子一样,哆嗦着道:“大哥,我真不知道这两位姑娘是你的女人,我要是知道的话,就是借我八个胆子也不敢……” 林昆又向前迈出一步,徐有庆直接吓的坐到了地上,脸上的恐慌的表情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那满脸的肥肉在大厅里的灯光下直跳动。 饭店里吃饭的人不少,此时全都纷纷的向这边看过来,饭店里下至打杂的服务员,上至总经理,没有一个不认识徐有庆的,都知道他是镇长许旺财的儿子,这小子平时在凤凰镇耀武扬威策马横行,几时见过他像眼前这样吃瘪,一时间饭店里的工作人员全都露出惊讶的表情,看向林昆的眼神里也都纷纷侧目疑惑,心说这哥们到底什么来路,能让徐有庆怕成这幅德行。 林昆没有动徐有庆的意思,冯佳慧、韩心还有四个孩子都安然无恙的坐在那儿,他也不想在这异地惹事,搞的他自己像是个专门惹麻烦的大王一样,别的就暂且先不说了,这要是被澄澄学去了可就不好了。 “滚吧。”林昆冲徐有庆淡淡道。 徐有庆马上如临大赦一样,爬起来也不顾他新招募的两个手下,一溜烟的就逃出了饭店。林昆又过回头冲地上的两个跟班说了句:“你们也滚吧!” 瘦高个和又高又膀的男人,马上爬了起来,两只手捂着脸就跑出了饭店,地上留下了一摊鲜红的血迹,林昆又冲附近看的傻眼的服务员道:“麻烦把这拖了。” 服务员顿时如梦方醒,连声答应。用不了明天,这绝对将是凤凰镇一则重磅的新闻——镇长徐旺财之子徐有庆被陌生男人吓的屁滚尿流…… 林昆重新坐到桌上吃饭,四个小家伙全都一脸崇拜的看着他,澄澄的脸上更是一副很自豪的表情,能有这样一个超人般威武的爸爸必须自豪,旁边的冯佳慧脸色微红,是因为刚才徐有庆的那句她和韩心都林昆的女人,冯佳慧本来就是一个个性腼腆的女子,害羞脸红都属正常。 韩心看向林昆的眼神里充满了崇拜,脸上挂着生动的笑容,二十多岁的女孩是最容易被英雄主义感染的,恰巧林昆就是个英雄主义的胚子,所以她注定要为林昆着迷,一颗雪藏了二十多年的芳心为他悸动。 徐有庆一口气跑到了家,他在这凤凰镇的地位,就跟黑山镇的赵猛差不多,都是一方的霸主,只不过他跟人赵猛比起来还是稍有逊色,人家赵猛凭的是自己,徐有庆他是靠自己的老子。 凤凰镇的镇长徐旺财难得这么早就在家,平时‘公务’太忙,一般都是下半夜或者彻夜不回家,见儿子风风火火的跑回来,徐旺财马上就厉声喝道:“有庆,你慌慌张张的跑什么,是不是又捅什么篓子了?” 徐有庆一看到亲爹在家,满心的恐慌与委屈瞬间化成了滚滚的热泪,抓起徐旺财面前的大茶缸子,咕咚咕咚的就将大半茶缸子的水喝光,这才缓了一口气道:“爹,你得替儿子做主!” 徐有庆把自己刚才遭遇的事说了一遍,又把中港市的遭遇又说了一遍,听完了他的陈述后,徐旺财的眉头顿时就跳了起来,别看他平时对徐有庆很严厉,其实他是个超级护犊子的主儿,自己的儿子自己打行,被人打了绝对不行! “儿子,收起你那不争气的马尿(眼泪),这事儿爹给你做主!”徐旺财黑着面堂道:“在中港市奈何不了他,到了凤凰山这是咱的地盘,管他是入云龙还是过江湖,到了咱们的地盘都得给你老子掉层皮!” 吃过晚饭,林昆他们一行人回到了酒店,这时耿军狄和孙志已经清醒了,把孙洋和耿乐乐接了回去,李春生和珍妮出去到现在还没回来,苏有朋只好先跟林昆待在一起,林昆坐在屋里陪两个小家伙玩,时不时的看一眼墙上的时钟,心里是真巴望着时间赶紧过的快一点,他好去赴约。 差不多晚上九点钟的时候,李春生挽着珍妮的手回到了酒店,李春生这厮出手倒也阔绰,给珍妮买了许多礼物,两人拎着一大堆的购物袋回到了房间,就在他俩刚进酒店门口的时候,恰好被暗中摸来寻仇的徐有庆看到。 徐有庆一看到李春生,胸口的愤怒火焰顿时更加无法抑制起来,在他的心里对李春生可比对林昆的仇大多了,林昆从始至终都没有对他动过手,在中港市的时候李春生却是暴打了他一顿。 “女马的……” 徐有庆暗地里骂了一声,暂时就把摸来找林昆复仇的那档次事儿给忘了,他领着身后的七个人悄悄尾随在李春生的身后,一直跟到李春生坐电梯上楼。 酒店的领导认得徐有庆,连忙过来打招呼:“哟,这不是庆哥么,来我这小店啥事啊!” “死八婆,你再敢多说一句话,老子拆了你的酒店!”徐有庆咬牙道,他现在是满心的怒会填满胸膛,稍微不慎就容易爆发。 酒店的女领导马上被吓的一哆嗦,捂着嘴不敢说话了,这庆哥的恶名在凤凰山是出了名的,跟他对着干,必然没有好下场,这是无数前人留下的道理。 在徐有庆的威逼下,酒店的女领导不得不把李春生的房号说了出来,徐有庆冲身后的人挥了一下手,一行人跟在他的后面就坐着电梯上楼。 回到房间,关上房门,珍妮刚要灯打开,李春生马上就把灯给关了,珍妮惊讶的叫了一声:“春生,你干嘛!”李春生火热的嘴唇已经贴了上来。 呜呜呜…… 珍妮被李春生吻的说不出话,她抬手想要反抗,却发现李春生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她身上,把她纤瘦的小身板紧紧的顶在墙上,她根本无能无力。 吻,深吻,吻的已经要窒息了…… 李春生张开双手,紧紧的抱住珍妮的腰间…… 浑身上下尤如阵阵的电流滑过,珍妮已经情不自禁了……男女之间说到底也就那么点事,虽然珍妮接触李春生心有阴谋,但她确实不讨厌李春生,甚至还有假戏真做的成分在里面。 …… 黑漆漆的房间里,马上就充满了爱意芬芳的声音,两个人渐入佳境,就在他们马上将要有下一步动作的时候,房间的门突然被敲响了——咚咚咚! “谁啊!”李春生主要把嘴唇从珍妮的身上不情愿的拿开,冲着门口喊道。 “警察!”门外的人道。 “警察?”李春生疑惑,想着自己也没干啥违法乱纪的事儿啊,就去打开了门,他没注意到的时候,他转过身的功夫,珍妮咬了咬嘴唇蹲下来,蜷缩在了墙角,而且有意的将身上的衣服扯的凌乱,头发也弄的乱糟糟,脸上的表情梨花带雨,委屈而又恐惧,就好像刚刚被强暴过一样。 “什么事儿啊,警察同志。”李春生嬉皮笑脸的说道,门口站着两个一身警服的男子。 “我们接到举报,说你这里发生了强奸案。”说着,两个一身警服的男子就挤进了屋里,并冲李春生说道:“请你把灯打开,配合我们的调查。” 李春生愣了一下,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警察同志,你们说我强奸?有没有搞错,我明明和我女朋友在房间里,我难道强奸我的女朋友?” 屋里的灯打开了,李春生却是呆住了,眼前珍妮衣服狼狈的模样蜷缩在墙角,灯光打开的一刹那,她马上起身躲到了两名警察男子的身后,声音里充满恐慌的道:“警察同志,他强奸我!”目光怯弱的看向他。 李春生彻底傻住了,这还是跟他聊了一个多星期,一起游玩了一整天,说了无数甜蜜蜜情话的她么?这……谁能告诉老子这到底什么情况! 两个警服男子冲李春生阴测测的一笑,“这位先生,请接受我们的调查。”说着,其中一人就把手铐向李春生递了过来,李春生赶紧回过神,向后退了一步,道:“等等,等等警察同志,这里面绝对有误会!” 说着,李春生问向珍妮:“珍妮,别开玩笑了,你快跟警察同志解释啊,咱俩是男女朋友啊!” 珍妮马上梨花带雨的委屈道:“李先生,我们只是网上聊的来,谁想到你居然会把我骗到你的房间来,然后对我……对我……呜呜呜……” 李春生眉头深深的一皱,心里头马上就明白了,这娘们是故意陷害自己,只是自己跟她无冤无仇,她为什么要陷害自己呢?他很想问个究竟,可两个警服男子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他也不好过激的开口发问。 “请配合我们到局里走一趟吧。”拿着手铐的那名警服男子又走过来。 “哼,走一趟就走一趟!”李春生把手往外一伸,道:“老子身正不怕影子斜!” 警服男子刚要铐上李春生,房间的门突然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踹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