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撞出美女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撞出美女

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撞出美女 “三哥!” 身旁的小弟大喊一声,赶紧把虎三搀起来,有两个小弟实在忍不住,不顾虎三的阻拦,向着大人的这个小年轻就冲了过来。 “找死!” 这个皮肤白净,笑容阴险的小青年,冷冷的一声厉喝,同时手上的钢管抡了起来,砰砰的两声闷响响起,冲上来的这两个小弟一个躲闪不及,每个人的脑袋上挨了一记。 两人眼前一黑,先后的栽倒在地,脑袋上哗哗的往外淌血。 这皮肤白净的小青年嘴角阴测测的一笑,手中的钢管指着虎三道:“他们认你这个虎三哥,我萧让不认,你身边还有谁不怕死,尽管冲上来,小爷我手里的钢管正愁没人打呢。” 虎三咬着牙,强撑着站了起来,问道:“萧兄弟,我以前得罪过你么?” 自称为萧让的小年轻冷笑说:“我们不认识,但我今天就是看你不爽,手里头的钢管就教训教训你,不服么?” 虎三忍者疼痛,笑道:“那请问萧兄弟教训够了没有?” 萧让冷笑,神色嚣张目光鄙夷,道:“没有,反正你也瘸了一条腿,干脆两条腿都瘸了,以后坐轮椅吧。”说着,拎着钢管就要向虎三走过来。 虎三身旁的几个小弟暗暗咬牙,眼前这个小子明显是个练家子,但不管怎么样,他真要伤三哥,必须先过他们这一关。 几个小弟一起挡在了虎三的身前。 这时,其他帮派的头目有些看不过去了,有人喊道:“萧兄弟,算了吧,得饶人处且饶人。” “虎三哥也是道上的老人了,我们大家都给面子嘛。” “就是啊,与人方便与己方便,我们都是在道上混的,保不准什么时候我们也想从这条道上退出去,跟虎三哥一样。” …… 众人纷纷说道,话里话外都有替虎三求情之意。 萧让嘴角冷的一笑,转过身冲众人道:“既然各位都替这虎三求情,那我今天就放他一马,不过这儿如果真有什么埋伏的话,我萧让一定不会放过他。”一席话,说的威风凛凛。 小弟们扶着虎三和受伤的兄弟从大门里走出来,绕到了楼后的停车场,李丽丽已经收拾好了东西在那儿等他,东西不多,装在一个小包里,一看到虎三头上流血,需要人扶着才能走路,李丽丽一下子慌了起来,“三哥,你……” 虎三惨然一笑,道:“我没事,我们上车走。” 车子是一辆黑色的商务车,虎三和李丽丽坐了进去,车子开出了停车场。 这时,暗处的一个巷口里,两辆黑色的轿车悄然的跟了出来,尾随在商务车的后面,而紧随这这两辆黑色的轿车,又有一辆灰色的轿车悄悄的尾随。 商务车向着南城区驶去,中间有一段很长的僻静路段,是依山而建的,开车的小弟看了一眼后视镜,突然惊慌的说:“三哥,不好,后面有车跟着我们!” 虎三回过头看了一眼,道:“看来是来者不善,快开!” 开车的小弟猛踩一脚油门,商务车咆哮着向前冲,这时身后的两辆尾随着的黑色轿车突然亮起了远光灯,也是向前冲了上来。 商务车本来就跑不过轿车,很快两辆轿车就先后追了上来,吱嘎的两声急刹车,一前一后的横的拦住商务车,商务车紧跟着一声急刹车——吱嘎! 车里的人晃了一个跟头。 轿车的车门打开,上面冲下来十个手里拎着家伙事的小年轻,将商务车团团围住,一边敲打着商务车,一边冲里面喊道:“下来,都给我下来!” 商务车上,算上虎三和李丽丽一共就七个人,还有三个小弟受了伤,无论从人数上还是气势上,根本就不是外面这些人的对手。 “三哥,怎么办?”开车的小弟声音有些哆嗦,伸手从座位下掏出来钢管。 虎三道:“他们应该是冲我来的,不关你们的事,待会儿我下车以后,你们马上开车离开,一定要保护你们三嫂的安全。” 李丽丽道:“三哥,我不走,我要跟你待在一起!” 虎三笑着说:“别犟,听话,我不会有事的。” 砰! 一记钢管猛的砸在了商务车的机关盖上,吓的李丽丽不由的哆嗦一下。 紧跟着又是一顿乒乒乓乓的乱砸,车玻璃被砸碎了,崩进来的玻璃碎碴子扎在脸上生疼,虎三赶紧脱下衣服护住李丽丽,紧跟着就要拉开车门下去,结果这时后面突然一声发动机的咆哮声传来,一道刺眼的亮光照射了过来,一辆轿车飞奔的开过来,尤如脱缰的疯牛,向着外面那一群拎着家伙什的小年轻就撞了过来。 这群小年轻正挥舞着手里家伙什施虐的高兴呢,一个反应不及,马上就有三四个人被撞飞了,嘭嘭嘭的几声响,有的直接从车上翻了过去,有的直接被撞的向前飞了出去。 余下的几个小青年一愣,反应过来后挥着手里的家伙什就向小轿车冲了过来,手里头不是钢管就是砍刀,是要硬生生的把这车给剁废了。 这小轿车紧接着又是嗡的一声咆哮,猛的就向前面挡住商务车的黑色轿车撞去,几个小青年赶紧闪到一边,追着小轿车砍砸过来。 乒乒乓乓…… 嘭! 势大力沉的一声闷响,这辆灰色的小轿车直接将黑色的小轿车给撞开了,紧跟着猛的一打轮,给后面的商务车让开了路。 车窗摇下,一张美的令人窒息的脸颊探了出来,在黑夜下只看出个大概,冲着商务车就喊道:“别愣着,快走!” 商务车开车的小弟马上回过神,一脚油门将商务车开了出去。 商务车开走了,一群小年轻将灰色的轿车团团围住,挥着手里的家伙什就砍砸了下来,驾座和副驾座的车门同时打开,直接将站在门边的两个小青年给撞倒在地,两个身材高挑的美女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火红色的大衣,另一个穿着一件黑色的大衣,借着车灯和路灯的光芒,能看清两人的脸…… 本来气势汹汹要冲上来灭了坏他们好事的这群小青年,一下子愣住了,神色间是那不加掩饰的惊艳,本来以为半路上杀出来的是程咬金,没想到居然撞出来了两个大美女…… 而且还是西方美女!尼玛,在道上混了这么久,今个也算是开眼界了。 “上,砍了她们!” 还是有人喊了一声,可真不懂得怜香惜玉,几个小弟回过神,嘴里呜闹的喊叫着,心情十分纠结的挥舞着家伙什扑了过来。 一群手里拿着家伙什的青壮年,对上两个手无寸铁的气质美女,按说这战局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肯定是美女被干。 眼下的这几个小青年心里头也是这么想的,甚至扑上来的一瞬间,几个人还用目光短暂的交流一下,待会儿要是把这两个小娘们放倒了,可不能就这么暴殄天物直接给砍了,必须先脱下裤子让兄弟几个先快活快活,然后再…… 面前眼前的刀光剑影,两位西方美女嘴角淡淡的一笑,缠绕起一抹戏谑之色,突然两个人的眸子一冷,两双嫩白的小拳头挥了出去。 接下来就听‘砰砰砰’的一阵闷响,隐隐的还伴随着骨头碎裂的咔嚓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应声响起,这些个看似身形壮硕气势凶然的小年轻,一个接着一个倒飞了出去。 最后冲上来的小年轻手里拎着钢管,望着面前气定神闲的两位美女,手上的钢管僵在了半空,脸上那狰狞的表情,也突然间像是摸不着脑袋的和尚一样,嘴角僵硬的笑了笑,声音哆嗦的说:“两,两位姐姐饶命,我,我自己飞……” 砰! 一记飞踹到了他的胸口上,高跟鞋,这小弟啊的一声惨叫,倒飞了出去,手里的钢管铛啷啷的掉在地上,滚到了抬脚的女人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