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君子与小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君子与小人

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君子与小人 中港市,长青墓园。 夕阳无力的挂在天边,黄昏近在尺咫,半下午的时候,天空起了一阵风,吹来了北边的一片乌云,渐渐遮掩大地。 守墓的老人正坐在墓园门口的保安室内打盹儿,今天一上午这墓地里又多了三块新坟,两个老人,一个年轻人。 守墓久了,这心性自然也就平静看淡了生死,守着那满山矗立的墓碑,不管是月黑风高,还是冷风呼啸,也都不怕了。 咚咚咚…… 窗户被人敲响,守墓的老人咂巴了两下嘴,从昏睡中醒过来。 “大爷,我们来祭拜!”窗外,一个笑容挺讨喜的年轻人笑着说。 “登记。” 守墓老人打开了窗户,拿出了一个本字递过去,声音和动作都很机械化,又很机械化的朝年轻人的后面看了看。 后面还有一个人,坐在轮椅上,脸上的表情有些凝重。 林昆唰唰唰的写完了登记,递上一根烟,笑着说:“谢谢啊,大爷!” 老头接过烟,嘿,还是根中华,本来机械惺忪的脸上,两只眼睛顿时一亮,这好抽烟的人遇到了好烟,就跟好喝酒的人遇到了好酒一样,心情好。顺带着瞥了一眼林昆手里拎着的黑色塑料袋,问道:“小伙子,里面装的什么东西啊?” 林昆笑着拎起塑料袋,道:“这个呀,装的是祭奠用的猪头。” “哦。” 老人笑着说:“快去祭奠吧,趁着天黑之前下来,别耽误太久。” “嗯!” 门打开了,林昆拎着塑料袋,推着金凯就往金老爷子的坟地走去。 金老爷子的墓碑前,林昆望了望左右没人,打开了黑色的塑料袋,从里面取出了一颗新鲜的脑袋来,不是猪脑袋,是人脑袋。 ——郜良骥的脑袋。 拿出香烛点上,然后扶着金凯从轮椅上下来,金凯扑腾一下跪了下来,脸上泪水横流,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道:“爷爷,孙子给你报仇了,把杀你的凶手的脑袋提来了!” 林昆也跪了下来,也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道:“金爷爷,杀你的凶手就摆在这儿,黄泉路上你可以安息了。” 林昆站了起来,金凯还跪在地上流泪,林昆伸手要将他扶起来,金凯却转过头来,冲着林昆就要磕头,林昆赶紧拦住:“凯哥,你这是干什么!” 金凯满脸泪光,感激的道:“昆子,谢谢你替我爷爷报仇,我要向你磕头致谢,以后你凯哥的这条命就是你的了!” 林昆拦着道:“凯哥,你这是干什么,我们是兄弟,金爷爷对我也有恩,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可真生气了!” 金凯感激的道:“昆子,谢谢你!” 林昆脸色一板道:“说谢我也生气!我们是兄弟,我们之间就没有谢这个字!” 金凯回过头看了一眼墓碑上金老爷子的照片,喃喃道:“爷爷,你这一去,我们金家的招牌算是彻底掉了,孙子我知道自己能力不足,担不起你打下的江山,可我也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你拼下来的江山一点一点的没落,爷爷你今天替孙子做个见证,孙子打算带着我们金家的产业投到百凤门的名下。” “凯哥!”林昆惊诧的道:“你这是……” 金凯转过头,看着林昆道:“我爷爷活着的时候,最不希望我染指黑道,他这些年也一直在尽力洗白,爷爷活着的时候还好,道上的人多少会给老爷子面子,现在爷爷去了,暗中不一定多少双眼睛盯着我们金家的这块大肥肉呢。” “与其看着金家一点点的败落,倒不如投奔到你的名下。”金凯平静的笑着说:“还希望兄弟你不要拒绝我的这份请求。” “凯哥,你放心,只要我林昆在,就不会允许金家被外人盯上,但你不用带着金家的产业来投奔百凤门。”林昆道。 金凯说:“我自己有多大能力心里清楚,你让我管一两个店铺我能管的过来,金家那么大的一片产业,我管不了。” “再说了,你我虽然是兄弟,但也不能事事为我出头,到头来还极有可能在道上落下一个护短的名头,我带着金家的产业投奔到百凤门的名下,这样你罩起来也名正言顺。” 金凯说的有一定道理,做出这个决定之前,他也是跟闵小优商议过的,闵小优算是半个职场达人,其中利弊自然清楚的很。 林昆道:“非要这么做么?” 金凯点点头,看了一眼墓碑上金老爷子的照片,老人笑的安详平静,似乎从未离开过,“当着爷爷的面,你就答应我吧。” 林昆也看了一眼墓碑上老人的照片,道:“好,我答应,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金凯道:“昆子你说。” 林昆道:“金家的产业加入到我们百凤门来,得采取股份的形势,百凤门只占一定的股份,产业主要还是姓金。” 金凯要说话,林昆打断道:“凯哥,你先听我说完,金家的产业是金爷爷一手打拼下来的,传给你是天经地义,不光我们俩有交情,金爷爷对我也有恩,百凤门只占百分之一的股份。” “百分之一?” 金凯有些愕然,他将带着产业投奔百凤门的想法告诉闵小优以后,闵小优也说过这种股份的方式加入,不过闵小优算了一下各项的维护成本,百凤门至少也要占两成的股份,两成的股份就是百分之二十,而现在林昆居然只要百分之一。 林昆笑着说:“这就是一锤子的买卖,凯哥你若是同意,咱们俩的口头约定,当着金爷爷的面就生效,你要是不同意,那恕我不能答应你的请求。” 金凯道:“可是……” 林昆笑着说:“没什么可是但是的,兄弟之间谈的是情义,而不是利益,谈利益的是商人,谈情义的是兄弟。” “嗯!” 金凯眼中的感激更甚。 回去的路上,林昆接听了一个电话,等他挂了电话,金凯坐在副驾座上,说:“三进会是不是耐不住要火拼了?” 林昆笑着说:“你知道?” 金凯道:“都上了报纸了,这么轰动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知道,不过你这一招也是够狠的,直接逼罗奎军亮底牌。” 林昆手指头敲着方向盘说:“刚才手下的打电话过来,说今天晚上三进会要联合其他的帮派对西城区的虎三哥动手。” 金凯道:“不是冲着南城区去?” 林昆笑着说:“他们这群人要是真奔着南城区来,我倒是乐得,我最担心的就是罗奎军会耐的住性子,等明天之后再动手。” 金凯道:“什么意思?” 前面红绿灯,林昆停下车,转过头看着金凯,笑着说:“明天天一亮,就是我和洪林门开撕的日子,还不知道那姓周的会亮出什么底牌,但身为吉森省的第一大帮派,肯定会有些实力吧,若是明天的一战百凤门不占优势,就会给中港市本地的这些个小帮派们信心,到时候他们会变的团结士气高涨,可就难对付了。” 金凯道:“所以你安排人去砸三进会的场子,是有预谋的?” 林昆笑着说:“这世界上最难猜测的就是人心,三进会联合起来的大大小小的帮派,少说也有十几个,这些人都是因为利益聚集在一起的,本来就是各怀鬼胎,攘外必先安内,想要破解掉他们之间的联盟,就要打断他们的利益链。” 金凯道:“什么意思?” 林昆笑着说:“这些人是因为利益聚到一起的,那我就用利益把他们给打散,一场腥风血雨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一次过后,如果百凤门依旧屹立在中港市,那以后这片土地就是一块铁板,外边的力量再想插足进来,绝无可能。” 金凯似乎听出了林昆话里的意思,道:“你是想……” 林昆笑着说:“以后中港市的地界上,只准有一个帮派,百凤门!” 金凯道:“那其他的这些……” 红灯变绿,林昆踩了一脚油门,野马车咆哮着蹿出去,林昆面色平静的笑着说:“一群忘恩负义之辈,这儿没有他们生存的空间,要么远远的离开中港市,要么就残废在这。” 金凯微微惊讶,旋即哈哈大笑:“好,对付这群混蛋,就得拿出点手腕,仁义在先,手段在后,已经是君子所为了。” 林昆笑着说:“只可惜小人让人忌讳,君子却不招人尊敬。” 把金凯送回了医院,走廊里看到站在窗边看风景的蒋叶丽。 夏卉陪在她的身旁,小丫头模样清纯,蒋叶丽模样成熟。 金凯回到了病房,林昆向两个人走去,笑着说:“看什么呢?” 夏卉和蒋叶丽一起回过头,夏卉笑着说:“林昆哥,你来啦。” 林昆笑着嗯了一声,循着两人往外看的方向望去,只见楼下一个老太太推着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老头,两人在散步。 蒋叶丽笑着说:“那就是人们渴望的爱情的模样吧?” 夏卉道:“一定是!”说着话,小丫头眼神里满是羡慕。 林昆笑着说:“我看不是。” 蒋叶丽和夏卉一起看了过来,脸上满是抗议的小表情,道:“怎么不是?” 林昆笑着说:“你们女人总喜欢幻想天长地久的爱情,可爱情这东西也是有保质期的,就拿现在的年轻人说吧,爱情过期以后,要么就离了,要么就是变成了亲情,就像门外的老奶奶老爷爷一样。” 夏卉小声的嘟囔一句,道:“才不是呢,一定有天长地久的爱情。”说话的口气却不似那么坚决了。 蒋叶丽目光看向林昆,隐隐深邃中泛起一丝淡淡的牵挂,又或者是对未来那难以揣测的渴望,反正爱情终究要变成亲情,那自己还一直那么渴望着干嘛,还要求那么多干嘛? 入夜,冷空气骤然袭来,这座海滨城市的冬季在做最后的挣扎。 中港市西城区,灯光璀璨的夜生活中心,依旧人影绰绰。 对于普通的上班族来言,白天上班,晚上出来寻欢作乐,那简直就是一种奢侈,就算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精力。 可这座繁华的城市里,就是住着许多整天无所事事的人们,夜生活是他们心灵的寄托,他们白天睡觉,晚上夜行。 虎三坐在办公室里喝茶,林昆今天刚叫人给他送来了两包茶叶,茶是上等的好茶,热水一冲,整个房间里都香气弥漫。 他的右腿旁边摆着一个小型的火炉,他的腿一到冷空气骤袭的时候,不管是在屋里还是屋外,都会隐隐的疼痛,放上这小火炉一烤,马上就能缓解许多。 李丽丽坐在旁边织毛衣,抬起头看虎三说:“三哥,你怎么了?” 虎三道:“没事啊。” 李丽丽道:“不对,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虎三笑着刚要说话,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砰砰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