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大战前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大战前

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大战前 刘一燕目光闪动了一下,觉得熟悉,但还是没能将眼前这个相貌狰狞,身材佝偻的男人,和那个曾经威风英俊的姜夔生联想到一起。 “认不出我了?”姜夔生平静的微笑,嘴角噙着一抹苦涩。 “你是……” 刘一燕的目光又闪动了一下,似是恍然大悟,又似惊诧非常,道:“你,你是姜哥?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姜夔生笑着,道:“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不提也罢。你呢,自从铁男兄弟离开以后,就一个人消失了,这么多年怎么样?” 刘一燕苦笑道:“还能怎么样,我把孩子生了下来,忍辱偷生的活着,就是为了等到报仇的一天,不管结果怎么样,我都准备去见铁男了。” 姜夔生道:“现在机会快来了?” 刘一燕点点头,道:“那个老禽兽已经来中港市了,还有不到半个月……”眼光中闪过一抹冷峭,似是一把刀子。 姜夔生道:“现在还不能告诉我那个人是谁么?” 刘一燕道:“不能,姜哥你不是他的对手,铁男临死前也不想让你犯险,没想到能在这见到你,我可以求你一件事么?” 姜夔生道:“说吧。” 刘一燕道:“我这次报仇,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已经做好死的准备,希望姜哥你能帮我照顾孩子,把她养大。” 姜夔生道:“即便报了仇,你也打算去和铁男兄弟团聚?” 刘一燕点点头,苦笑道:“我已经等了五年,不想再等了。” 姜夔生道:“孩子叫什么名字?” 刘一燕道:“邱雯。” 姜夔生道:“刚才过来的时候,我看见她了,很乖巧,挺像她爸,我想说的是,人死不能复生,若是能把仇报了,还是希望你能活下来,亲自将铁男兄弟的骨肉养大。” 刘一燕低下了头,眼角泪光闪烁,赶紧抬起手来擦了一把。 她早已是下定了必死的决心的,可最近越是到了复仇的日子,她就越舍不得女儿,她还那么小,真把她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无依无靠,她不敢想象女儿以后的日子会怎样。 她更舍得不得带女儿一起去见她爸爸,她爸一定会怪她的。 自从老公去世以后,唯一能支撑她活下去的念头就是复仇,可从孩子出生开始,她本来已经看淡的生命,又多了一丝牵挂。 这么多年,她隐姓埋名带着孩子在中港市的郊外隐居,表面上像是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经常有外来的男人去找她,那些村里的老头们总喜欢议论她是个不检点的女人。 那些男人都是来给她送消息的,这么多年她一直关注老禽兽的动态,当最终得到消息,那个杀害她丈夫的老禽兽要来中港市的时候,她隐隐觉察到这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 至于五十多岁的老色鬼村长,那压根就是一个性无能,她每每忍着恶心和这老色狼待在一起,看着他一个人在那表面,为的也只是掩人耳目。 姜夔生从审讯室里出来了,刘一燕还是没肯将那老禽兽的身份告诉他,如果告诉了他,他一定不会置之旁观的。 临走前,他把联系方式和地址留给了刘一燕,让她有需要的时候找他,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为死去兄弟的遗孀做的。 回去的路上,林昆放了一张老cd,缓缓流淌的歌声,在车厢里叠叠回绕着,林昆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摸着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姜夔生目光平静的看着前方,脸上是那百年不变的冷漠,眉梢间却也是挂着一副心事,他想起了自己兄弟的临终遗言…… “姜哥,一定要替我照顾好燕,让她好好的活下去……” 声音越来越远,缥缈虚无,却又像是经久的回绕在耳畔。 如今的自己已经是半个废人,还拿什么去面对曾经的承诺。 林昆侧过头,看着姜夔生说:“夔生哥,有心事?” 姜夔生道:“没有。” 林昆笑了一下,说:“我们是兄弟,没什么不能说的。” 姜夔生侧过头看着林昆,目光平静,嘴角苦笑,道:“有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刘一燕这次出现是为了报仇的。” 林昆道:“她还是没有告诉你仇人是谁?” 姜夔生点点头,“她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要我照顾孩子。” 林昆道:“那你是怎么想的?” 姜夔生苦笑,满是无奈,道:“邱铁男临死前,托我照顾刘一燕和孩子,我食言了,现在刘一燕又托我照顾孩子。” 林昆幽幽的叹了口气,道:“问世间情为何物,只要人生死相许,世道沉沦,人心不古,这忠贞不渝的爱情还是有的。” 姜夔生道:“你这是在含沙射影的说你自己?” 林昆苦笑道:“我就是一个吊儿郎当的人,哪有那么伟大。” 姜夔生唇角微微一笑,道:“你那么博爱,还不伟大呢。” 林昆哈哈笑道:“夔生哥,你居然又开我玩笑,有进步啊!” 姜夔生道:“我以前很少开你玩笑么?” 林昆道:“你开过谁的玩笑?” 姜夔生想了想,哈哈大笑起来,内心的阴霾暂时淡了几分…… 三进会的总部,阴霾的气氛却是越级越浓,三当家骆纯跃回来,本来满心期待他能带回来好消息的罗奎军和薛汉勇,听了他的陈述后,脸色瞬间变的难看起来,像酱透了的猪肝。 罗奎军这次没有摔东西,他平静的坐在椅子上,薛汉勇倒是有些沉不住气了,嚯的一下站起来,嚷开了嗓门道:“大哥,别犹豫了,别人我们是靠不住,今天晚上趁着兄弟们满心的怨气士气高涨,一股脑的去南城区把姓林的给荡平了!” 大厅里其他的几位帮派骨干,也一起高声喊道:“荡平他,荡平他!” 罗奎军沉默不语,任众人高声呐喊,台下的骆纯跃偷偷的打量他,过了足足有十秒钟,罗奎军才抬手制止众人,语气沉稳的说:“这件事不能怪姓周的,只怪姓林的太阴险!” 罗奎军站了起来,道:“越是到了现在这种局面,我们越不能慌乱而意气用事,今天晚上我们先集结其他的帮派,对西城区的虎三下手,虎三是姓林的嫡系,我们先拿他立威!” 众人一片安静,显然是对罗奎军的决策多少有些不解,目前正是士气高昂的时候,完全可以集结其他的帮派,一股脑的荡平南城区,它一个百凤门再牛,能扛得住帮派大联盟? 中港市道上的大大小小的帮派少说也有二十几个,每一个帮派里几乎都有能人坐镇,没有能人坐镇的,也早就被淘汰了。 如今三进会联合起来的帮派,至少也有十几个了,本来多数都是在观望的,但一方面耐不住三进会提供‘毒品货源’的利益诱惑,另一方面见金老爷子被杀,金凯也差一点身死之后,一个个心里的旗帜明显都向三进会靠拢了。 啪啪啪…… 众人安静,只有骆纯跃鼓起了掌,称赞道:“大哥的这个主意好!” 其他人又将不解的目光看向他,骆纯跃笑着解释说:“如今咱们的帮派大联盟,也只是刚刚开始,大家各怀心思凝聚力不够,先拿一个软柿子捏捏,一方面能涨士气,另一方面也能提高各帮派之间的凝聚力,想到对抗百凤门,我们必须团结一致才行。” “咱们已经给了那些帮派不少好处,也该他们表现表现了,这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们三进会更不是散财童子。” 众人这么一听,心里就恍然多了,马上纷纷的鼓起掌来。 罗奎军目光冰冷,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百凤门,我们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