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章:黑寡妇(2)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黑寡妇(2)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黑寡妇(2) “小雯!” 小女孩提溜着一大堆的东西,刚从村口的超市里出来,就被村口坐着的几个老头给喊住了。 小雯回过头,礼貌的冲叫她的老头说:“李爷爷,什么事啊。” 被唤作李爷爷的就是那干巴瘦的小老头,这李老头道:“孩子,刚才你是不是领回家一个叔叔么,眼前的这两位叔叔是那位叔叔的朋友,你能带他们两个去找那位叔叔么?” 小雯点了点头,道:“好。” 干巴瘦的小老头回过头冲龙大相和余志坚道:“跟着她,你们就能找到你们的那个朋友了,不过可得当心,说不定他现在正……” 不等这李老头把话说完,旁边的一个圆脸老头用力的戳了一下他的肋骨,道:“说话注意点,孩子在这旮旯呢。” 李老头打了个哈哈,不再言语。 龙大相和余志坚拱起手来,向几位老人表示感谢,随后跟着眼前这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大的小姑娘往村里走去。 余志坚向龙大相靠近了一点,压低着声音说:“待会儿小心伤及无辜。” 龙大相点点头,小声的回道:“我动手,你在旁边保护这小姑娘和她妈。” “嗯。”余志坚应道。 “我家到了!” 小女孩停在了一个简陋的院墙门前,脸上笑容清澈灿烂。 “妈……” 小女孩就要冲屋里喊道,她今天很高兴,平常只要是家里来叔叔,就能吃上几顿好吃的,偶尔还能有钱买糖吃。 今天不光村长爷爷来了,还接二连三的来了三个叔叔,妈妈心情一定很好,妈妈心情一好,自己就有红烧肉吃了。 龙大相赶紧过来捂住小女孩的嘴,冲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小女孩神色惊慌,手里拎着的东西掉在了地上,余志坚笑着凑过来小声的解释说:“小姑娘,你别害怕,叔叔们不是坏人,叔叔们是想给叔叔们的朋友一个惊喜,明白么?” 小女孩用力的点点头,余志坚帮着把地上散乱的方便袋捡了起来。 龙大相笑着小声说:“小姑娘,叔叔们先进去,你现在外面等一会儿好不好?听话的话,待会儿叔叔给你买糖吃。” 小女孩点了点头,脸上又恢复了阳光灿烂的笑容,拎着手里的方便袋到大门外等着。 龙大相和余志坚对视一眼,点了下头,一起向院子里走去。 “嗯……嗯……嗯……” 窗户后,隐隐的传来一阵春风拂过的声音,荡漾人心。 龙大相和余志坚无声的走到窗边,两人眉头同时一皱,这寡妇还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快就和那黄海搞上了。 砰! 龙大相先跳了起来,直接一脚将那百叶窗给踹飞,整个人嗖的一下闪进了屋里,手里握着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想要出其不意直接将这个黄海给斩杀在温柔之乡里,让他做个风流鬼。 余志坚紧随其后,他的目标是保护刘寡妇,当两人蹿进了屋里以后,马上又同时愣住了,床上有一滩血,鲜红色的血。 那血是刚刚流过的,还在冒着丝丝的热气,满屋子都弥漫着浓浓的血腥,炕上躺着的人已经咽气,一双眼睛瞪的老大,那白色的眼珠子上没有丝毫血色,脸色也已经苍白的发灰。 血是从胸口流出来的,一把沾染着血水的匕首握在炕上的女人手里。 女人的头发有些凌乱,白皙的脸颊上沾染着一抹红霞,似是刚刚在那温柔的春风中荡尽了风姿无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个男人,一个手里握着刀,一个赤手空拳,她的脸上竟然一丝怯意也没有,反而咯咯的笑了起来。 龙大相和余志坚愣了愣,余志坚开口说:“人是你杀的?” 女人笑着舔了一下匕首上残留的血渍,反问道:“难不成是你杀的?” 余志坚道:“你是什么人?” 女人咯咯的笑道:“我是一个女人,一个死了男人的女人。”模样很是狐媚,声音也带着一阵软绵绵的说不出的魅惑,本来悲凉的身世,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却是那么云淡。 龙大相语气沉稳的说:“他可不是一个普通人,你能杀的了他,就证明你也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你到底是谁?” 女人表情微微一怔,旋即莫名其妙的一笑,道:“他不是普通人?他刚才趴在我的身上,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尺寸一般,频率也一般,没有几下就呼哧成一条狗了,我还以为今天运气好,遇到了一个猛男,没想到中看不中用。” “所以你就杀了他?”龙大相盯着刘寡妇,想从她的脸上看出端倪。 “当然不是因为这个了,我虽然是一个寡妇,我也缺男人,可我还没到那种欲求不满而丧心病狂的地步,我杀他是因为他有钱,他的包里装了好多的钱,够我和我女儿活好几年了。” 刘寡妇说的理所当然,也很轻松,仿佛自己只是干了一件很不起眼的小事一样,就像每天早晨起来需要去趟厕所一样。 龙大相向旁边的那个小行囊看了一眼,拉链拉开,里面确实有不少的钱,少说也有个十几万,也确实够一对普通的乡下母女活上个几年,可这真就是她真实的杀人动机么? 炕上躺着的这个男人,就算身手再不济,身上再有伤,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死在一个普通女人的手上吧,哪怕他趴在这个女人的肚皮上骑的正起劲儿,也不至于一点防备也没有吧。 龙大相抬起头,继续盯着女人,可她从容不迫的样子,真的只像是一个没了男人,而又不得不出卖肉体养活孩子的苦命女人,可她的表情越是如此从容,就越是令人心生疑惑。 警笛声远远的传来,村口的几个老头吓了一跳,这村子里一向平静,从来也没惊动过警察,这一下子来了好几辆警车,让这些个一辈子都遵纪守法,最多聚在一起聊聊荤段子的老头们紧张的够呛。 李老头带路,身后一干的民警匆匆的向刘寡妇家围了过来。 李老头吓的面色苍白,小声哆嗦的问向旁边的一个领导模样的警察说:“警察同志,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你们这是扫黄还是……这刘寡妇挺可怜的,孤苦无依还带着个孩子……” 领导模样的警察笑着说:“老大爷,我们也是接到报警,说这发生了命案,至于你说的什么扫黄,又是怎么回事?” “命案!?” 这李老头的两条腿一哆嗦,直接吓的瘫软在地上,带着哭腔说:“这刘寡妇,难道是被人给杀了?这些个禽兽!” “不许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冲进院子的民警举起手枪,冲屋里的龙大相和余志坚道,根本就没有针对刘寡妇的意思,这让刘寡妇很是疑惑。 龙大相转过头道:“警察同志,这人是我杀的,和他们俩没关系。” 刘寡妇眉头一皱,脸上的疑惑更深。 “都带走!” 领导模样的警察走进来,下达了命令。 龙大相、余志坚、刘寡妇三个人被从屋里带了出来,等在外面的小雯马上向刘寡妇扑了过来,眼眶里泪光闪烁,冲身边的警察哀求道:“警察叔叔,求求你们别抓我妈妈。” 一位小民警看向领导模样的警察,这领导模样的警察走过来,蹲下身来笑着对小雯说:“小姑娘,我们不是抓你妈妈,我们只是带你妈妈去做一个调查,完了就把你妈妈送回来。” “那也带我一起走!”小雯一脸倔强的道。 刘寡妇脸上微微一笑,冲领导模样的警察说:“带上我女儿一起吧,她还小,把她一个人留在这儿我也不放心。” 警车浩浩荡荡的开走了,村口的那辆霸道车也由专人开走。 刚刚坐在村口大石头上晒太阳的几个老头小跑到了刘寡妇家的大门外,李老头双腿哆嗦着,扶着土墙勉勉强强的站稳。 几个老头异口同声的问:“老李头,到底咋回事啊!” 李老头哆哆嗦嗦的说:“还能咋回事,刘寡妇太厉害了,那男人死她炕上了,这一下这寡妇可完了,估计回不来了。” 警车浩浩荡荡,开到一处城郊结合的僻静角落,龙大相和余志坚悄悄的从车上下来,开车白色的越野车向南城区驶去。 前面的一辆警车里,刘寡妇透过窗外的后视镜看了一眼,那红嫩的嘴唇上,勾起一抹深邃的笑容,摸了摸一旁紧张的女儿的头,说:“小雯,不用怕,有妈妈在。” 小姑娘倔强的嗯了一声,道:“有妈妈在,我不怕!” 凤凰高级会所的大办公室里,姜夔生和八指已经回来了,林昆和他们俩正坐在沙发上喝着茶,办公室的门敲响,紧接着龙大相和余志坚推门进来,两个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林昆抬起头,笑着说:“你们这是干嘛,出什么差错了?” 龙大相和余志坚一起点点头,道:“人不是我们杀的。” “哦?” 林昆笑着说:“那是谁杀的?别站着了,坐下来说。” 八指和姜夔生也一起好奇的向余志坚和龙大相看过来。 “先喝杯茶。”林昆倒上两杯茶叶,递到龙大相和余志坚的面前。 余志坚和龙大相对视一眼,道:“谁先说?” 龙大相道:“我先说!”回过头看着林昆说:“昆哥,事情是这样的……” 龙大相一五一十的把话说完,林昆捏着茶碗若有所思,房间里沉默了片刻,姜夔生慢悠悠的开口道:“难道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