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血债血偿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血债血偿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血债血偿 咚咚咚…… 203房间的门口,八指抬起手敲了敲,姜夔生站在他的身后,两人屏气凝神,静听着房屋里的动静,这时,隔壁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了一阵‘策马狂奔’的声音,伴随着阵阵呼哧的声音,似乎那赤膊‘缠斗’在一起的两个人,即将到达顶峰! 八指和姜夔生眉头同时一挑,八指身后的短筒猎枪已经抽出了一半。 房间内,郜良骥将便利袋放在床上,站在窗边啃着包子,目光冰冷的自大街上扫过,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 身后突然传来了敲门声,郜良骥手上的动作突然一停,正在嚼包子的嘴巴也停了下来,他静静的回过头,眼睛微微眯起。 “谁!” 冷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八指回过头和姜夔生对视一眼,回过头,八指捏细着嗓音学着楼下老板娘的声音说:“先生,不好意思啊,你的身份证需要重新登记一下,麻烦你……” 话音未落,透过门上的猫眼已经能够察觉到人影在靠近,这会儿隔壁的纠缠吟叫声越来越大,否则的话也能听得到脚步声。 八指皱着眉头,尽量凭着直觉判断门后的人的位置,长筒猎枪缓缓的掏出,抵在了门锁上,心中暗暗默念——一、二、三…… 咣! 手指扣动扳机,短筒猎枪的两杆枪筒里喷出一团爆炸的光芒,那强有力的子弹,直接将门上的锁头轰烂,八指紧跟着一脚踹在门上,那廉价的房门直接被他一脚踹飞,轰! 一瞬间,整个旅店里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竖长了耳朵,一脸的惊惧骇然,除了楼下吧台后的那位香港脚还有口臭的老板娘,来这旅店里的人全都是嘿咻来的,这两人正在那亲亲我我的,突然一声地震般的炸响,一下子魂都被吓飞了。 隔壁的那对赤膊缠斗,眼瞅着就要攀上欢乐高峰的两个人,只听一声惨呼,女的尖叫声传来,“亲爱的,你怎么了!” “阳……阳痿了……”男人吃力的叫喊着,“不,不好,缩阳了……” “救,救命!”女人惊慌的叫喊,“阿哲,你不要吓我啊……” “蓉儿,放心吧,我应该没事,就是怕以后不能再骑你了……” 门踹飞,八指紧跟着一个闪身冲了进来,另一把长筒猎枪掏了出来。与此同时,几乎一刹那间,窗口响起哗啦的一声碎响,一道人影撞破了窗户飞了出去。 八指紧跟着追上去,大喊一声:“老姜,这小子要跑!” 话音刚落,耳边一阵风声呼啸而过,一道人影迅速掠向窗口。 姜夔生抢先一步跳了下去,外面的大街上,戴着鸭舌帽的郜良骥逃窜,姜夔生紧追在后面,所过之处引起一片慌乱。 八指紧追在后面,手里端着两把威风凛凛的短筒猎枪,大街上闲来无事瞎晃的那些学生,哪见过这种阵仗,都以为是在拍电视剧呢,一些个心大的家伙,更是到处寻找着摄影机在那儿,其中就有一个身材臃肿肥胖的女大学生,居然站在一个监控下面各种摆pose,各种卖萌,各种剪刀手…… 尼玛,想上镜想疯了。 旅店里,坐在吧台后面的老板娘被吓的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嚷开了嗓门冲着楼上大喊道:“你们‘惊喜’我不管,可别把我的店给拆了,损坏了东西,可要原价赔偿的!” 说着,老板娘穿着拖鞋,托着她那臃肿的身子上楼,结果一看走廊里硝烟弥漫,门被踹飞,窗户也被撞破了,人却没影了,情绪一激动,两个大眼珠子一翻白,直接昏死过去。 郜良骥身手敏捷,好歹也是华夏杀手榜上的人物,但姜夔生的身手更敏捷,郜良骥不想多生事端,本想着咬着牙把身后的人甩掉最就算了,或者到一个僻静的角落做了他。 可马上却又意识到,追在自己身后的人不一般,自己几乎动用了全力,可根本甩不开他一丝一毫,他匆匆的回过头一瞥,发现紧跟在身后的那个身形壮硕的大汉也是不一般。 郜良骥暗暗的一咬牙,钻进了旁边的一条巷子里,想要伺机甩开身后的两个人,硬拼速度的话,估计是甩不开,只能动脑子了。 姜夔生紧跟着郜良骥跑进巷子,巷子的两边都是民房,这一片的地界都是后开发起来的,目前来看还属于半成品。 八指没有紧跟着追进巷子,而是向着另一个方向堵劫去。 郜良骥连连翻越矮墙,想要迷惑身后的姜夔生,耳边突然冷的一阵刀风传来,铿的一声闷响,带着余音,一把冷光湛湛的刀子,插在了他刚刚翻过的墙头上,只要他刚刚才的动作再晚一分,这把刀子直接就插在了他的小腿上。 郜良骥突然不跑了,迎面八指提着两把短筒猎枪,一只猎枪指着他,嘴角咧开阴森的笑容,戏谑道:“再跑啊,嘭!” 八指嘴里模仿着枪爆炸的声音。 郜良骥目光阴森,一双眼睛藏在鸭舌帽下,此时身后的姜夔生也停下来了,静静的保持距离站着,郜良骥回过头微微一瞥,扭过头冷笑着问:“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人?” 八指冷笑着道:“冤有头债有主,血债必须血偿,我们是要你命的人!” 八指的话刚说完,旁边一个平房门口坐着的一个正在抽旱烟的老头,吓的嘴里叼着的烟袋吧嗒一下掉到了地上。 八指又回过头笑着对老人说:“老大爷,我们这是在拍戏。” 老头抬起屁股,拣起地上的旱烟袋,扭头就往家里头跑去。 这一看就是吓的不轻。 “老八小心!” 铿铿! 两声枪响,郜良骥手中突然掏出手枪,向着八指射了过来。 八指脸上的表情一冷,一个翻身躲闪,躲的倒也及时,子弹贴着他的脸颊擦了过去,另一发子弹也只是擦开了他身上的衣服。 咣! 八指反过来一声枪响,短筒猎枪的枪管里火光喷溅,一大片的散弹向着郜良骥就杀了过来,郜良骥身后的姜夔生赶紧躲闪,他也是在被攻击的范围内,郜良骥也急忙闪身躲闪。 叮叮叮…… 姜夔生躲在了一块大石头后,子弹叮叮铛铛的打在上面,激起一片的火花。 郜良骥可就没这么幸运了,躲过了大片弹雨的攻击,身上却是被擦了两道伤,血水正汩汩的溢出来,其中一处在腿上。 “拿命来!” 八指收起短筒猎枪,两把短刀握在了手中,向着狼狈的郜良骥就劈了下来,速度极快,整个人动如风,刀光如同闪电。 郜良骥心中大骇,若是对上这两人其中的一个,他或许还有些把握,即便不能杀敌,至少也能全身而退,可现在自己的身上本来就有伤,又添了两道新伤,对面这两人实力又都不在自己之下,看来今天自己想要逃脱是不可能了。 “杀!” 郜良骥咬紧牙关,怒汉一声,两把明晃晃的匕首抄在手中,向着八指就杀过来。 叮叮铛铛…… 刀光剑影,火光四射,打的这叫一个惨烈。 姜夔生突然动了起来,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捏在手中,嗖的向前一甩,一瞬间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跟着颤抖,只见那一道冷森的白芒赤练,仿佛一枚燃烧的子弹,向着郜良骥的胸口飞了过来。 速度太快,无法躲闪,郜良骥眼睛瞪大,一股熊熊的不甘在心中燃烧,噗嗤的一声响,皮肉被割裂,骨头被斩断…… 噗! 郜良骥踉跄倒退,捂着胸口外裸露的半寸匕柄,口中喷出一道血浪。 姜夔生缓缓的走过来,这个平日里看起来邋遢而又佝偻的男人,此时身上透着一股令人寒栗的杀气。 八指笑着道:“老姜,你行啊,这冷刀子的功夫了得啊!” 姜夔生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没有回答,目光平静的看着郜良骥。 这时,附近涌出了一群便衣警察,老远就喊着:“不许动,警察!” 八指道:“得,这群总喜欢后出场的人民警察来抢功了。” 郜良骥半蹲在地上,挣扎了一下,已经放弃了逃跑的念头,望着周围涌来的警察,他突然仰天大笑,两只手握着那把裸露在外的匕柄,狠的一剌,胸口一道血箭喷了出来…… 整个人倒在了地上,两颗眼球瞪大,嘴角向外淌着血…… “这……”转过头看向姜夔生,道:“老姜,这哥们何必呢?” 姜夔生长吁一口气道:“他料定自己必死无疑,死在别人的手上,倒不如死在自己的手上,抛开恩怨不说,也算是条汉子。” “别动,都别动!” 一群便衣警察围了过来,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姜夔生和八指。 姜夔生和八指回过头,这时人群里一身警装的沈曼走出来,表情严肃的看了姜夔生和八指一眼,道:“把他们两个带走!” 姜夔生和八指会意的一笑,跟着两名民警向平房区外走去,走到半路上的一个僻静处,周围没有其他的人,两名民警停了下来说:“你们可以走了。” 现场,江雪带着两名助手赶到,对沈曼进行了行动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