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耍无赖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耍无赖

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耍无赖 金沙滩,位于中港市的最北端,北城区以北是经济开发区,经济开发区再往北,就是国家5a级景区——金沙滩。 金沙滩也是近十几年才开发起来的,拥有美丽的黄金海岸线,几大新建的博物馆,以及周边浑然天成的自然风光。 每每到了春夏季节,前往此地的游人无数,为中港市创造了大量的gdp,同时在带动全市的经济发展上也起了不小的作用。 最近这几年,金沙滩的旅游gdp指数,越来越向南城区靠拢。 金沙滩海边的一座五星级大酒店内,顶楼的豪华套房里,周汉涛此时正站在落地窗前眺望美景,天蓝海更蓝,叫人心旷神怡。 “好地方!” 周汉涛面带微笑称赞,身后的太师椅上,仇云鹤半眯着眼睛,沐浴着阳光,似是在那闭目养神,听了周汉涛的话后,嘴唇微微张开冷笑一声,道:“你小子的野心不小。” 周汉涛回过头,陪着笑脸说道:“都是师傅您教导的好。” 仇云鹤微眯着眼睛说:“我教你什么了?” 周汉涛道:“师傅你教我做人要有野心,要做那天下第一!” 仇云鹤道:“那你觉得这次来中港市,胜算最多有几分。” 周汉涛一下子被问住了,脸上的表情变化不定,最后伸出一只巴掌道:“徒弟认为做少有五成。” 仇云鹤道:“我这次来中港市,全是为了赴约而来,等比完了武,我就回吉森省了,到时候你自己好自为之。” 周汉涛面露惊讶道:“师傅,你,你不留下来帮我?” 仇云鹤道:“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要我替你打打杀杀?不过我可要警告你,千万不要太张狂,那姓林的小子不简单,可以说是我遇见的天分最优的几个年轻人之一。” 周汉涛道:“师傅,那他和我大师兄比起来,相差多少?” 仇云鹤摇摇头,没有回答,眼睛渐渐的合上,似是睡了过去。 咚咚咚…… 敲门声,周汉涛怕打扰到师傅的休息,走到门口问了声:“谁啊!” “表哥,是我!”门外传来一个年轻的男人声音,略微的有些公鸭嗓。 周汉涛打开门,穿的流里流气的郭锦抱着一份报纸走进来,这郭锦之前曾被林昆给拾掇过,从那以后就老实的待在这金沙滩享清福,一天到晚胡吃海塞,顺便玩玩女人。 论长相,身材短小矮胖的郭锦比周汉涛差的远了,郭锦进来后望了望屋里,然后神秘兮兮的说:“表哥,出事了!” 说着,郭锦把周汉涛拉到了一边,摊开报纸指着头条说:“你看,这不是姓郜的那小子么,照片都贴上来了……” 周汉涛眉头顿时一皱,目光又落在了其他的几个头条上面,都是三进会昨天晚上被砸场子的消息,百凤门居然动手了。 “表哥,得赶紧让姓郜的那个小子躲起来,否则咱们会有麻烦的。”郭锦小声的说着,可见周汉涛却像是没听见一样。 “表哥?” “哦……”周汉涛冲郭锦笑了笑说:“你先去忙你的吧,我自有安排。” 郭锦嘿嘿一笑,模样很是猥琐,道:“行,那我先去忙了,刚刚好了两个波斯的小妞,表哥你忙完了要不要一起……” “算了,你留着自己享用吧,我不好波斯猫这一口。” “那我走了。”郭锦贼头贼脑的退出了房间,房门轻轻关上。 周汉涛来到了里屋,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老郜,你出去躲几天,你的照片上了今天报纸的头条,警察会来找你。” “嗯。” 电话里只是冷冷的一声,便挂断了。 周汉涛这边刚挂断了电话,手机马上又响了起来,是骆纯跃打来的。 周汉涛凝重的脸色,马上舒展开一丝笑颜,接听电话道:“骆当家的,有什么需要吩咐的么?”话说的很客气。 电话里,传来骆纯跃嬉笑的声音,“周先生,您太客气了,我在你住的酒店楼下,不知道您方不方便,我这儿有点小麻烦。” 周汉涛嘴角微微一笑,自然料到是三进会场子里的事情,笑着说:“骆当家的,你太客气了,楼下有间咖啡馆,你去天字一号包间,我稍微收拾一下就下去,咱们一会儿见!” “好!多谢周先生赏脸。” 挂了电话,周汉涛蹙眉思索,旋即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咖啡厅,天字一号包间,骆纯跃端着杯子小口的品尝,一双三角眼却是色眯眯的在眼前的服务员身上来回的打转。 眼前这服务员看起来三十左右,身材饱满,模样娇俏,完全对了他的路子。 被眼前这位模样不讨喜的客人就这么贼溜溜的看着,服务员的脸颊微微发烫,脑袋也是微微的低了下来,如此一番的娇羞模样,看在骆纯跃的眼里,可是更能勾起的痒痒心。 骆纯跃放下杯子,嘴角勾起一抹自认为很绅士很帅气的笑容,就要问人家这小少妇要联系方式,嘴巴刚张开,门外一身穿戴整齐风度翩翩的周汉涛走了进来,骆纯跃赶紧收口,站起来恭敬的行了个礼,说:“周先生,打扰了!” 周汉涛笑着伸出手,做了一个请坐的姿势,说:“骆当家的,我们是朋友,不用这么客气,坐下来边喝边说。” 骆纯跃坐了下来,现实客套的寒暄几句,紧接着说:“周先生,我今天过来是想麻烦你动用一下关系,化解我们三进会的窘境。” 周汉涛揣着明白装糊涂道:“不知道骆当家的说的是什么窘境。” 骆纯跃幽幽的叹了口气,道:“说来都是拜那姓林的所赐……” 骆纯跃言简意赅,一五一十的将昨天你晚上发生的事情以及今天早上的事向周汉涛叙述了一遍,说话的功夫,骆纯跃一直观察着周汉涛脸上的表情,看他纹丝不动的表情,骆纯跃心中暗暗有了定数,这小子看来已经看过报纸了。 说完,骆纯跃站了起来,拱手向周汉涛道:“希望周先生能帮我们三进会这个忙,这个恩情我们一定没齿难忘!” 周汉涛略微犹豫一下,眼角的余光向骆纯跃瞥去,笑呵呵的说:“这件事不难,我现在就打个电话,让上面的人出面摆平这件事,不过……” 周汉涛抬起头看着骆纯跃,嘴角的笑容说不出的邪魅。 骆纯跃道:“有什么条件,周先生尽管提,只要是我能答应的,绝不犹豫。” 周汉涛笑着说:“有骆当家的这句话,我心里就有谱了,你先稍稍坐着,我出去打个电话。” “多谢周先生!”骆纯跃拱手谢道。 周汉涛走出房间,打开手机找到号码,这是吉森省的一位大领导的号码,如果这位领导能够出面,给辽疆省的领导去一个电话,像这种黑帮场子里的小事,应该能一笔揭过。 不过,在按拨出键之前,周汉涛突然又改变了主意,先给林昆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林昆的声音传来:“哪位?” 周汉涛冷笑一声,似是带着责问,道:“林先生,你好像不是一个遵守诺言的人啊,我们已经约定好三天之期,你为什么突然向三进会发难,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什么不妥。” 电话里,林昆一听是周汉涛的声音,马上笑着说:“周先生,你此言差矣,我们之间的约定只限你我,至于三进会,那是我们中港市的帮派,它犯了规矩,我就要给它点教训。” 周汉涛心中暗骂一声无赖,三进会和他联盟在中港市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林昆不可能不知道,他现在这么说,绝对就是在耍无赖! “好,那咱们走着瞧!”周汉涛阴狠的道,啪的一下挂了电话。 紧接着,电话号码就给吉森省的那位大领导打了过去,“喂,姑父,我是汉涛,我这边一个朋友的场子出了点问题,你看你能不能给辽疆省的领导说一声,给他一条生路。” 电话里的大领导答应的很痛快,顺口问了一句:“郭锦那小子没给你惹事吧?” 周汉涛笑着说:“姑父你放心,阿锦最近成熟了不少。” 挂了电话,周汉涛重新回到了包间里,骆纯跃马上问道:“周先生,怎么样?” 周汉涛笑着说:“放心,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我已经打过电话了。” 骆纯跃顿时一脸感激的说:“周先生,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我们之间就别说客气了,来骆当家的,咱们用咖啡代酒,走一个!”周汉涛笑着说道,举起咖啡杯就向骆纯跃递过来。 骆纯跃赶紧举起咖啡杯迎上,心里却是暗暗打起了鼓,这周汉涛今天对他也太客气了吧,难不成这里面有什么阴谋。 两人这边只是闲聊,骆纯跃准备起身告辞之际,周汉涛兜里的手机响了,周汉涛笑着接听了电话,脸色突然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