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三进会窘境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三进会窘境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三进会窘境 “哼!” 三进会总部的好香会所的议事厅内,老大罗奎军怒哼一声,一把将手中的茶杯狠狠的摔在了地上,那名贵的青花瓷茶杯,顿时被摔的稀里哗啦,热腾腾的茶水喷溅出来,整个大厅里所有人噤声不言,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我回来了!” 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太阳已经挂上云梢,三进会的三当家骆纯跃意兴阑珊的走进大厅,心里头美滋滋的想着,待会儿可要向大哥和二哥好好的炫耀一下自己昨天晚上的战绩。 那一个个的尤物小少妇,那小身段,那一个个的小技能…… 哎哟喂,光是想一想就让人血脉喷张受不了呢,真他娘的刺激! 前脚刚迈进大厅,正好赶上了大哥将茶杯摔在地上,骆纯跃脸上的表情一愣,整个大厅里人倒是不少,可气氛不对啊。 骆纯跃提了提裤腰带,腆着笑脸走进来,道:“哟呵,这是咋的了,谁又惹我大哥生气了,拖出去狠狠的打!” 说着,又笑嘻嘻的望向主座上面色阴沉的罗奎军,道:“大哥,这到底怎么了,这一大早上的害你发这么大的脾气?” 罗奎军目光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他,昨天晚上帮派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情,他这个三当家的不在场,确实说不过去,平日里风流成性胡作非为也就算了,关键时候…… 罗奎军本来想骂这骆纯跃一顿,可心底暗暗的深吸一口气,还是强忍了下来,毕竟骆纯跃对三进会的功劳不小。 “二哥,大哥这是咋了?”骆纯跃笑嘻嘻的向二当家薛汉勇看过来。 这薛汉勇是个性情耿直之人,平日里就看不惯这骆纯跃阴阳怪调的德行,也对骆纯跃的种种做法感到不满,说的直白一点,骆纯跃是三当家,实际上却比他这个二当家的威望还要足,而且大哥罗奎军对骆纯跃也比他更重视在乎。 薛汉勇冷哼一声,道:“老三,昨天晚上你去哪儿了?” 骆纯跃笑着说:“昨天晚上遇到了几个小少妇,一起去海边玩了玩,本来想通知你和大哥的,但考虑到你们不好这一口。” 薛汉勇道:“昨天晚上咱们帮里出了大事,你可知道?” 薛汉勇面色凝重,目光冰冷,骆纯跃心思机敏,脸上的笑容收敛,道:“二哥,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薛汉勇道:“我们三进会最赚钱的三个场子被人砸了!” “啊!?” 骆纯跃脸上的表情瞬间一冷,道:“谁这么大的胆子!” 薛汉勇冷笑道:“老三,你也是真够可以的,平常你喜欢怎么折腾也就算了,昨天晚上发生这么大的事,居然找不到你!” “找不到我?” 骆纯跃掏出手机,这才发现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关机了,他眉头一皱,马上恍然道:“我知道了,昨天晚上有人给我下套!” 薛汉勇砰的一声拍桌子,大声的道:“老三,你就别找借口了!帮里发生这么大的事,你居然在外面花天酒地,这就是你的过错,今天不论你说什么,都得把这错认下来!” 骆纯跃心里知道,他的这个‘二哥’对他早有不满,当下也不继续和薛汉勇继续辩解,目光看向罗奎军,道:“大哥,查出来是谁干的了么?三个场子同时被砸,我们怎么也阻截掉其中一伙人吧,查清楚是谁砸的,马上带着兄弟们杀过去!” 罗奎军缓缓开口,语气冷冰冰的道:“我和你二哥还有手下的弟兄分别带人去阻截,结果我们到的时候人已经跑了。” 骆纯跃皱了皱眉头,说:“就算是他们跑了,也能猜出是谁干的,现如今在中港市,敢这么大张旗鼓的来跟我们作对的,只有百凤门了,一定是那个姓林的叫人来砸我们的场子!” 罗奎军面色阴沉的点点头,问道:“老三,接下来你有什么好的想法么?” 骆纯跃想了想,眼睛微微一眯,阴狠的说:“既然他百凤门先动手了,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我们也砸他们的场子,不过不能正面冲突,可以从西城区的虎三的地盘开始动手!” 罗奎军想了想说:“可我们也不能硬拼,昨天晚上到现在我也是想明白了,百凤门之所以没有大举的和我们正面厮杀,是因为有所顾忌,而我们同样也应该有所考虑。” 骆纯跃道:“大哥,你指的是?” 罗奎军一字一句的道:“螳螂补偿黄雀在后,我们身后的那只黄雀。” 骆纯跃是聪明人,这一句话薛汉勇这个榆木脑袋没听明白,他骆纯跃却是心中了然,眼睛陡然的一亮,旋即又暗淡了下去,抬起头看着罗奎军说:“大哥,那你打算怎么办?” 罗奎军道:“我们不是联络了许多其他帮派的盟友么?他们场子里的硬货最近都是我们以成本价提供,得了我们这么多的好处,也是时候该表现表现了,叫他们正面和姓林的对峙他们肯定心有怯意,但如果叫他们对虎三动手……” 骆纯跃嘴角阴森的一笑,道:“大哥英明,我这就去联络那些老大。” 罗奎嘴角阴森的一笑,说:“姓林的既然主动开战了,那我们就轰轰烈烈的斗一斗,反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看谁最后能笑道最后!以后这中港市,就是我们三进会的天下!” 罗奎军的话刚刚说完,外面突然有一个小弟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跑到门口的时候,脚底下被门槛子一绊,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下巴重重的磕在地上,嘴里吐着血花大叫道: “不,不好了,大当家的不好了!”边说,边举起手中的报纸。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罗奎军冷哼一声,“把报纸拿上来!” 马上就有两个小弟过去,一个扶起地上的小弟,另一个将报纸取了过来。 罗奎军目光落在新鲜出炉的报纸上,那硕大的头号标题,顿时吸引了他的眼球,他的眉头顿时深深的皱了起来。 ——东城区黑帮场子名录…… ——东城区夜场贩毒罪行…… ——东城区昨夜发生火拼…… …… 罗奎军不等看完,脸上的愤怒已经烧到了头发梢,一把将那报纸狠狠的往地上一摔,怒喊道:“马上给我查,这报纸是谁写的!” 薛汉勇不明所以,冲旁边的小弟递了一个眼神,小弟会意,走过去就要拣起地上的报纸,却是被骆纯跃抢先了一步。 小弟自然不敢与骆纯跃争抢,只要将为难的目光看向薛汉勇。 薛汉勇牙根紧咬了一下,冲小弟挥挥手,让他站到一边。 骆纯跃打开报纸了看了看,眉头也马上皱了起来,对罗奎军道:“大哥,不用查了,这下面署名已经写的清楚,是半海晨报的内容总编江雪写的,我马上派人去把那娘们抓来!” 罗奎军攥着拳头,狠狠的在椅子上一凿,道:“我要废了这女的!” 骆纯跃马上吩咐了两名手下,回过头道:“大哥,你先消消气,这当务之急,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对策,这报纸这么大张旗鼓的张贴出来,马上就会掀起不小的舆论……” 不等骆纯跃把话说完,罗奎军道:“老三,你马上去安排一下,那些工商警察什么的要是来查的话,先把他们喂饱了!姓林的这个王八蛋上来就跟我们使阴招,我绝对放不过他!” 骆纯跃应了一声,就退下去准备,走出议事大厅就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相熟官员的号码,这官员不是别人,是东城区警察局的一把手,姓黄名磊,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 “黄局,我是小骆啊,咱们可有时间没出来聚聚了,你看你什么时候方便,今天我做东,咱们找个地方喝两杯!”骆纯跃满脸陪着笑容说。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位黄局长肯定会欣然同意,并刻意的叮嘱两句只是喝酒,可不准整其他的,每次这老家伙这么说,那背后的意思却是叫骆纯跃多带一些‘见面礼’。 可今天却不同了,骆纯跃陪着笑脸刚说完,对面就传来了黄磊冷漠的声音,道:“骆经理,喝酒就算了,我现在正在你们名下的酒吧外面,我接到上级的指令,说你们这私藏毒品交易,我和工商的卢局长在一起,请你过来配合一下吧。” “什么!?” 骆纯跃的脸色顿时难看下来,压低了声音,小声的说:“黄局长,平时的份子钱我可是从来没少过,卢局长那边也一样,你们俩今天这是演的哪一出,不能把兄弟往绝路上逼啊!” 黄磊沉默了一阵,接着传来了一声小心翼翼的声音,估计是找地方单独说话了,“小骆兄弟,麻烦你跟罗兄弟说一声,这一次是上面直接下达的任务,我们不好糊弄啊。” “上面?” “是啊,我们也是刚刚接到命令,还没来得及通知你就……”黄磊道:“今天的半海晨报你看过了吧,上面照片什么都贴出来了,可谓是证据确凿,我和老卢要是再没点‘成绩’,也不好向上头交代啊,除非你能找到上面的人。” 骆纯跃声音低沉的答应了一声,道:“好,麻烦黄局长和卢局长先拖延一下,我马上想办法。” 挂了电话,骆纯跃脸上的表情凝重起来,惊措之余他怀疑江雪这个女人是怎么办到的,居然有那么详细的资料和照片,另外是谁给了她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和三进会作对! “一定是姓林那个小子!贱女人,我要让你尝尝厉害!”骆纯跃目光冰冷的说,回到大厅里向罗奎军报告了一声,然后离开了好香会所,直接向周汉涛的住处驶来。 现在如果说能跟上面说上话的,搬得出大人物的,只能靠这个周汉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