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干的漂亮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干的漂亮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干的漂亮 这一天晚上,夜色繁华绚丽的东城区,杀气冲天,血光蔓延…… 三进会名下最赚钱的三个场子,被三伙气势汹汹如同悍匪一样的人,噼里啪啦砸的稀巴烂,场面一片狼藉,血腥冲天。 不过并没有伤及无辜,被砍伤的都是三进会的人,主要以那些打手小弟为主,像服务员和保安只要不反抗的便没事。 琉璃会所,天水人间,黄昏初九…… 经过今天晚上的这么一通砍杀,以后即便这三家场子重新装修开业,估计都不会再有人登门消费了,大家出来不管是买醉买女人还是买赌,完全就是一个兴趣使然,当这兴趣极有可能危害到自己的生命,谁还会傻了吧唧的往上冲。 能来得起这三个场子消费的,多数都是有头有脸的主儿,自己揣着万贯家财不好好享受人生,却那找个毛刺激啊。 三进会的总部‘好香会所’内,这是一家不怎么对外开放的会所,平日里用于招待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拉拢关系。 此时,老大罗奎军正在会所的一间豪华包房内,享受着每个男人都向往的生活,身旁左拥右抱,各个都是漂亮的小妞,眼前还有几个小妞在那儿跳脱衣舞表面,在他的两腿之间,还埋着一颗脑袋正在那儿卖力的上下耸动着…… 嘭! 房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撞开,罗奎军顿时就不愿意了,向着门口望了一眼,是一个跟了他许多年的小弟,他张口便大骂道:“md,老子没教过你敲门么,是不是要我剁了你的手!” 这罗奎军的脾气火爆,可是出了名的,别看他平时闷声不哼的,一旦发起火来,那可真是三丈之内无人敢靠近。 门口的小弟气喘吁吁,一脸的紧张骇然,额头上一片汗珠滑落了下来,哆嗦的道:“军,军哥,不,不,不好了……” 罗奎军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站的太快,裤裆下埋的那颗脑袋没反应及时,一下子拽了他的老二一下,他一脚踹开了这位正卖力卖的起劲儿的可怜姑娘,向着门口的小弟就走过来。 “你特么能不能好好说话,坏了老子的雅兴,你是想叫我把你舌头割下来是吧!” “军,军哥,出事了……”小弟心中着急,嘴上哆嗦。 啪! 清冽的一个大耳刮子甩了过来,罗奎军怒吼:“好好说话。” 这小弟被打的一个趔趄,脑袋重重的撞在了门框上,脚下踉跄的站稳,尽量让自己语气平稳说:“场,场子被人砸了。” “什么!?” 罗奎军眉头一皱,大叫一声道:“哪个场子被砸了,谁干的!” 小弟哆哆嗦嗦的道:“琉璃会所,天水人间,还有黄昏初九……” 罗奎军揪着小弟的脖领,一把将他提了起来,“我问你,谁干的!” 小弟哆哆嗦嗦的道:“军哥,我也不知道,我也是刚刚接到消息……” 罗奎军一把将这小弟丢到了地上,这小弟摔的七晕八素险些昏过去。 罗奎军大步的向楼下的大厅走去,大声的吼道:“通知二当家三当家,议事厅集合!” 会所里闻声的小弟和服务员马上四处寻找两位当家的通告。 罗奎军站在议事大厅的中央,他魁梧笔直的身形尤如一棵劲松,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凛人的气势,令人不敢靠近。 琉璃会所,天水人间,黄昏初九,那可是他的摇钱树,他心里此时怒火峥嵘,恨不得立马将砸他场子的人揪出来千刀万剐。 “大哥,怎么了!”二当家薛汉勇提着裤子,快步走了过来,他刚才正在楼上的房间里跟两个波斯的小娘们大战,听到罗奎军的吼叫声之后,便赶紧提上裤子跑了下来。 罗奎军回过头,脸上表情冷若刀锋,道:“场子被人砸了!” “什么?”薛汉勇眉头顿时一皱,道:“在哪儿?我先带人过去,抓住那群小子,活活的把他们的皮给扒下来!” 罗奎军气势稳重的道:“先等等,等老三来了看他怎么说。” 薛汉勇道:“大哥,你不能什么事都听老三的吧,这件事很简单,谁砸咱们的场子,咱们马上带人杀过去就是了!” 罗奎军强压着心中的怒气道:“论谋略我相信老三。” 薛汉勇气的挥拳头,再也没说什么。 马上就有小弟跑过来,慌慌张张一脸汗水的道:“禀报大当家的,没有找到三当家,也没有联系到三当家。” 薛汉勇冷哼一声,道:“大哥,这小子不一定去哪鬼混了!” 罗奎军面色低沉,心里头担心骆纯跃有什么意外,不过眼下也不是他担心不担心的事,怪就怪他这几天太过大意了,没有提前做好任何应对紧急措施的部署。 暂时虽然没调查清楚今天晚上的事是谁干的,但心里也能猜的出来一定和百凤门脱不了干系。 罗奎军深呼一口气,道:“老二,咱们三个场子被砸了,你我各带一队人马去增援,另外再找一个得力的手下带人过去救急!” 薛汉勇道:“好的,大哥!” …… 此时,中港市海边的一个房车里,温软的灯光下,舒适的大床上,骆纯跃赤裸身体躺在上面,左拥右抱不亦乐乎,这车上一共五个女人,可都是他喜欢的类型,难得一下子全飞。 要说他今天还真是艳福不浅,在酒吧里搭讪上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小少妇,结果这小少妇还是什么少妇俱乐部里的,一个电话就喊来了这么多的美少妇。 当然,这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几个小少妇的价钱可不菲。 骆纯跃玩的尽兴,却没察觉到他的手机被其中的一个小少妇偷偷给关了…… 在房车的外面,一处隐蔽的角落里,司蓉儿坐在车里,拿起手机给林昆打电话。 电话接通了,司蓉儿对着手机说:“昆哥,要不要趁机解决了这个骆纯跃,我保证能把这件事做的不留痕迹。” 电话里,林昆笑了笑说:“这个骆纯跃很有意思,先留着。” 司蓉儿心中有所不解,不过也没有多问,她一向相信林昆的决策。 等罗奎军和薛汉勇以及一名亲信的小弟带着人赶到三个场子的时候,砸场子的人早就没影了,只留下那一片狼藉。 罗奎军站在琉璃会所的大厅里,当即发飙的咆哮,那愤怒的火焰填满胸膛,一瞬间仿佛要将他的心扉撑的爆炸一般。 薛汉勇站在天水人间的大厅里,同样一副怒不可遏的表情。 那名亲信的小弟站在黄昏初九酒吧里,望着周围的一片惨状,脑门上冷汗簌簌落下,嘴唇紧咬,双拳嘎嘣嘎嘣的握紧。 凤凰高级会所,一楼的餐厅内,偌大的空间内满满的都是人,林昆站在中央的位置举起酒杯,大声的喊道:“兄弟们,干的漂亮!” 众人纷纷应声附和:“干的漂亮!干死三进会那群狗杂种!” 林昆笑着大声的说:“以后,咱们不低调了,高调了!” 众人又是纷纷的应声附和:“高调,我们就是中港市的霸主!” 林昆大喊一声:“众兄弟,干!” 手下的一群小弟唰唰的举起酒杯,一个个仰着脖子将酒喝干,然后林昆带头摔了酒杯,众小弟马上也跟着摔了酒杯。 噼里啪啦,餐厅里一片碎响…… 林昆笑着喊道:“过瘾!” 百凤门一干小弟们的情绪被激发到了顶点,现在就是叫他们去抱着炸药包炸碉堡,一个个都没有二话的。 这就是林昆想要的效果,砸了三进会的场子事小,手下小弟们的战意高昂是真,他既然已经决定要将中港市重新洗牌,手底下的这群虎狼之势没有凶残的战意怎么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