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狼入羊群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狼入羊群

第一千一百三十二章:狼入羊群 中港市,东城区。 这里虽然没有什么著名的旅游景点,不过却有着一片高耸林立的写字楼,作为这座城市的第二大经济区,东城区的夜生活一向是歌舞升平,繁华密林深处,一番别样的风情。 这么多年来,三进会一直不声不响的谋着自己的利益,大大小小的帮派纷争,它只有在背后放过冷箭,却从未站出来叫板,或许真的是应了那句老话——小心驶得万年船。 如今的三进会,俨然已经是东城区地下世界公认的最大帮派。 现在又有了外省力量的支持,三进会闷声不吭这么多年,似乎一下子看见了即将鲤鱼跃龙门的机会,可以和百凤门一较高下了。 要知道这外省力量可不是普通的势力,是那吉森省最大的帮派——洪林门。 洪林门在吉森省,那绝对是横行霸道畅通无阻的主儿,不光黑道上的关系玩的明白,白道上的关系也是盘根错杂,它就像是一棵生长了千百年的老树一样,深深扎根在吉森省的大地上。 三进会名下的产业,也多是以酒吧、歌厅等娱乐场所为主,当然了这些都是表面上的产业,最为盈利的还要属黄赌毒。 三进会名下有一家会所,名曰:琉璃会所,这是一家综合性的高档会所,里面酒吧、歌厅、客房等等娱乐设施应有尽有,其中更是有一家隐藏极深的地下赌场,里面玩法丰富,每天晚上吸金无数,可以说是三进会最能吸金的三个场子之一。 另外还有一家ktv,名曰:天水人间,如果真的根据它那牌匾上烫金的‘ktv’来断定它的性质,那可就是大错特错了。 这家天水人间其实是一家高档的‘妓院’,这里的女服务员全都是一等一的水灵漂亮的姑娘,而且种族繁多,一些经常来这里的光顾的有钱的主儿们,好事的曾经数过,这里面有不下十五个种族的姑娘,什么白的、黑的、黄的,华夏的、印度的、泰国的,又是什么蓝眼睛、黑眼睛、咖啡眼眸的,应有尽有,绝对是广大男同胞的性福天堂。 甚至在这天水人间里,只要肯花的起钱,请来明星都不成问题。 而天水人间的主要盈利手段,除了那高额的嫖资提成,酒水和客房的价格更是高的离谱,但即便如此也是有无数男人趋之若鹜,换句话说回来,能来这天水人间里消费的主儿,哪一个不是身家显赫的富豪? 作为三进会最盈利的三个场子最后的一个,是一家名曰:黄昏初九的酒吧,这酒吧看似平凡无奇,但在它的地下却是别有洞天,这家酒吧的地下藏了一个隐蔽性极好的拳场。 提到拳场,自然就和打黑拳脱不了干系,这拳场每个月只开一次,这一次的盈利几乎够养整个三进会所有的兄弟一个月。 拳场的盈利手段同样是靠赌,赌拳庄家想要赢的话,必然要打假拳,赌拳的观众们多少也知道这里面的猫腻,但还是忍不住的往里面砸钱,也有人在这里赢到了钱,但输的居多。 今天晚上,百凤门出动了三队人马,每队人马三十人,都是从百凤门的小弟中挑选出的精悍之辈,分别由八指、龙大相、姜夔生带队,目的只有一个,出其不意,以摧枯拉朽的气势,彻底捣垮三进会的这三家最盈利的场子,来他个釜底抽薪! 没了这三家盈利的场子支撑,三进会马上便会入不敷出,这一入不敷出,手底下的那些兄弟们就会人心惶惶,趁着这个机会再追击一下,这个屹立在中港市十几年的帮派,隐然已经成为东城区最大的帮派,顷刻间就会土崩瓦解。 林昆坐在吸烟室里点起了烟,慢悠悠的吐纳,闭目养神。 东城区,三队人马已经先后就位,时间约定在午夜十二点,三队人马同时动手,这一次行动最为关键的因素是速度,必须在短时间内,将这三个场子彻底捣毁,否则等三进会的增援赶到,一场恶战下来,双方必定拼的两败俱伤。 洪林门和聚一堂都是暗中的两只老虎,这个节骨眼上必须不能伤了百凤门的元气,否则这两方任何一方突然发难,都够百凤门喝一壶的,他们两个若是再联手,后果不堪设想。 嘀嗒…… 林昆兜里的手机传来短讯,是司蓉儿发过来的,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就四个字——色诱成功! 林昆看完之后,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他暗中安排司蓉儿,找了几个特殊的少妇去勾引三进会的军师骆纯跃,今天晚上的行动成功与否,这个骆纯跃是绝对不能忽视的。 一旦行动开始,消息传到三进会的总部,以三进会的大当家罗奎军和二当家薛汉勇的计谋能力,一定会马上派人增援,可如果让这个骆纯跃去拿主意的话,怕是会集中所有的力量去阻击百凤门其中的一队力量,这是林昆不愿看到的。 为人处事,投其所好。 既然这骆纯跃天生一个流氓色胚,喜欢玩弄有夫之妇,林昆就特意的让司蓉儿找了几个相貌丑陋的少妇易容,这些个少妇也都不是什么良家,而是那种长的丑还春心躁动的。 经过司蓉儿的妙手回春以后,这几个少妇马上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脸蛋,那模样,那身上散发的浓郁的少妇韵味。 午夜,十二点! 琉璃会所的门口,突然一群人蜂拥而至,为首的一个长发男人,帘前垂下的大半头发遮住了他的半边脸,另外的半边脸脸上有一道深深的大疤,眼睛里发射出骇人的光芒。 在这男人的身后,跟了一群腋下夹着报纸的汉子,一个个气势汹汹目光凛然,打眼一看就是那道上混的久的打手们。 会所门口的保安和迎宾服务员顿时惊慌失措,其中一个还算机灵的服务员刚要出口喊叫,重重的一拳凿在了她的脸上,本来妆容精致的一张小脸,瞬间变的扭曲起来,整个人来不及痛叫,便两眼翻白的倒了下去。 门口站着的几个保安想要反抗,马上被冲之而来的汹涌大汉们,抽出腋下夹着的报纸里面包裹的砍刀,唰唰唰的砍翻。 人倒下,血水晕染了开来,门口那些个花容失色的服务员本能的就想要尖叫,为首的姜夔生冷冷的一声:“谁叫谁死。” 五六个小服务员顿时强行的抬起手捂住嘴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三十名气势汹汹的大汉,在姜夔生的带领下,迅速冲进了会所的大厅,这一路上但凡是遇到想要反抗的,不管是保安还是服务员,哪怕是女的,全都毫不客气的亮刀砍翻。 这些个大汉也都是道上混的久的,手上的力道拿捏的合适,断然不会几刀下去就要了人的性命,不过这几刀下去了,被砍翻的人也别想有反抗能力了。 装修豪华的琉璃会所瞬间乱成了一团,尖叫声响起,来此消费的那些金贵的主嘶喊着逃窜,有钱人格外的怕死。 二楼上,一队在这里负责看场子的小弟们,在为首的一个壮汉的带领下,向着楼下就冲了下来。 那为首的汉子生的怒目凶相,身材也是高大壮硕,手里抡着一柄三尺长的砍刀,刀刃寒光闪烁气势凛人,向着姜夔生就直奔过来。 这为首的汉子也是一个有勇有谋之人,懂得擒贼先擒王,而不是像大多数电影情节里的两军头目那样,挥着砍刀就砍小喽罗,等砍的差不多了再来找对方的头目决一死战。 姜夔生嘴角阴冷的一笑,一抹生硬而又冰冷的杀气散发出去,从对面冲过来的这个大汉的速度与气势来看,确实有两下子,不过跟他比起来,还是相差的太远了…… “你们这群狗杂种,居然敢跑到我们三进会的地盘上撒野,今天老子要你有来无回!”为首的大汉气势十足的吼道,手中的那一柄寒光颤颤的砍刀,劈头盖脸的就向姜夔生砍下。 与此同时,跟在他后头的那一群足有二十几个的看场子的小子,一个个也都气势凛然,那架势就像是一群视死如归的勇士。 眼瞅着这劈头盖脸的一刀,就要顺着姜夔生的天灵盖开瓢,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姜夔生嘴角一抹冷笑,独手拎着砍刀向上一撩,一道冷森的寒光霎时间尤如闪电一般撩起。 唰! 清冽冽的一声响动,空气仿佛被这一刀斩断,隐隐爆发出一阵冷气撕裂的声响,向着为首汉子那持刀的手腕撩去。 为首的汉子横眉倒竖,瞬间面如死灰,意识到危险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的手腕已经没办法再收回来了,只见他双眼瞪大,空气中噗嗤的一声响,隐隐伴随着骨头被砍断的声音…… 喀嚓! 声音如此的细微,可听在众人的耳畔回响,却是那般的狰狞。 “啊!” 凄厉的一声惨嚎,为首的汉子嘴巴咧开老大,喉咙似乎都要惨叫出来,那瞪大的一双眼睛,亲眼看着自己的巴掌飞了出去,带着一连串的血花洒落,手腕处血水喷溅…… 凄惨! 惨不忍睹! 痛…… 痛不欲生…… 姜夔生紧接着飞起一脚,脚尖铿的一声踢在了为首汉子的下巴颏上,这位方才还一身气势凛然,誓要擒贼先擒王的壮汉闷哼一声,应声整个人凌空向后飞去,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两只瞪大的眼珠子一翻白,昏死了过去。 嗤…… 壮汉手腕处的血水继续喷溅,跟在他身后的那群小弟一个个全都怔住了,刚才的那股子气势,此时也都荡然无存了,一个个脸色骇然,握着家伙事的手哆嗦着,心中萌生退意。 姜夔生面色冷峻,沾染着血水的砍刀向前一挥,冷冷的道:“砍!” 身后的一群小弟,如狼似虎的一般扑了上去,尤如狼入羊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