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兵分三路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兵分三路

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兵分三路 林昆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揉了揉太阳穴,昨天晚上到现在还没怎么睡觉呢,楚静瑶也没打电话过来,估计是知道他忙吧。 离开凤凰会所,开着车向海辰别墅区驶去,回到家正好赶上了午饭时间,江映霞亲自下厨,满满的一桌子好吃的。 林昆端着碗筷,大赞自己有口福,他这一回来澄澄偏要挨着他坐着,开动的时候林昆先喂澄澄一口,再自己吃一口,这爷俩亲亲我我的腻歪劲儿,看的一旁的楚静瑶都有些吃醋了。 吃过了饭,澄澄到了该休息的时间了,小家伙最近恢复的相当不错,再加上昂贵的进口药物使用,再有十天半个月就能自己下地活动了。 澄澄睡着以后,林昆也拖着几乎一夜未合眼的身子到了楼上,睡觉的时候小海冬青和小灰灰陪在身边,醒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条被子。 窗外已经近黄昏,远处的沙滩上,层层叠叠的浪花拍大声,听起来幽静而又深远。 林昆揉了揉惺忪的双眼下楼,吃过了晚饭之后,准备到医院里去一趟,一来是去看望一下师傅曲老头,二来也去看望一下蒋叶丽和金凯,把金老爷子被杀的线索告诉金凯。 吃过了晚饭,一直陪着澄澄睡着,林昆才开着野马车离开。 临走前楚静瑶送他到门口,小心的叮嘱几句,让他注意安全。 林昆笑着摸了摸楚静瑶的脸颊,白皙光滑,尤如浸染了月光的丝绸,“放心吧,我会注意安全的,谢谢你的被。” 楚静瑶似是微微含羞的一笑,道:“跟我还客气什么。” 林昆向别墅里张望了一眼,见没人向这边看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在楚静瑶脸颊上‘啵’的亲了一口。 野马车行驶在夜色中,这座城市白天匆忙,晚上醮染上了一抹别样的风韵,白天像是一个时尚高端的美女白领,晚上像是一个浓妆艳抹的熟妇,只是不经意的一瞥,便令人心生荡漾。 金凯的伤势基本上已经稳定了,林昆过来的时候他还没睡,闵小优挺着一个大肚子也实在辛苦,请了医院的雇工帮忙照顾。 林昆把金老爷子被杀的凶手线索告诉了金凯,金凯立马神色动容起来,握紧林昆的双手说:“昆子,无论如何,你都得帮我报了这个仇!我爷爷不能白死,血债必须血偿!” 林昆拍着金凯的手,说:“凯哥,你放心吧,我不会让金爷爷白死的。” 离开金凯的病房,林昆又来到了蒋叶丽的病房,阮倩和龙大相留在这里,两人窃窃私语的聊着天,脸上满是灿烂笑容。 蒋叶丽已经睡熟了,林昆没有多打扰,最后来到了师傅曲老头的病房前,抬起手刚要轻轻敲门,病房的门被从里面推开了。 身高足有一米七的曲筱筱提溜着暖壶出来,看见林昆后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紧接着笑了一声,说:“师兄,你来了。” 林昆诧异的道:“师兄?” 曲筱筱说:“爷爷让我和星雨这么叫你的,以后你就是师兄。” 林昆道:“这……”低下头看了一眼曲筱筱手里的暖壶,道:“你这是要去打热水么?我来吧。” 曲筱筱道:“不用,开水房不远,我自己去就行了。爷爷还没睡,他说师兄今天晚上一定会过来,师兄快去看看吧。” “嗯,好。” 林昆走进病房,曲老头正靠着床头坐着,老伴陪在旁边,神色有些黯然,望见林昆过来,曲老头笑着说:“小子,来啦!” 林昆笑着说:“师傅,你还没睡?”向旁边的柳花花打了声招呼,说:“师娘晚上好。” 柳花花笑了一下说:“小林,不用这么客气,师娘给你倒杯水。” 林昆连忙拦住说:“师娘,不用麻烦,我自己来就好。” 林昆倒了三杯水,自己一杯,师傅和师母一人一杯。 曲老头现在看林昆,是怎么看怎么顺眼,最开始的时候觉得这小子就是个二流子,可越来越觉得这小子不简单呐,尤其摸清了林昆的底细,知道了他是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教父以后,每每和老伴说起林昆,总喜欢加上一句人不可貌相。 “小子,把我教你的口诀背给我听听,再演示一遍我看看。”曲老头喝了一口水,润了下喉咙说,模样很严肃呢。 林昆站在窗边,挺直了腰板,将曲老头教给他的气功口诀背诵了一遍,都是直白易懂的白话文,而不是武侠电影里或者玄幻小说里的那种生僻难懂的文言文。 林昆背的很溜,朗朗上口,曲老头听了满意的摸着山羊胡子。 林昆背完了口诀,就地打坐,一吐一纳的将龟息功的演示了一遍。 总得来说曲老头还算满意,但其中的一些细节,老头还是又指导了一遍,最终曲老头摸着白须说:“小子,常言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内家功夫和外家功夫一个道理,练的都是一个基本功,然后再与日俱进使其更精粹。” “你的身体素质,在外家功夫里已经算是顶级的了,但内家功夫的底子太弱,这龟息功必须经常吐纳练习,感应自己身体内的气脉流向,若是有一日你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如同浩瀚的大海,里面气势磅礴尤如万马奔腾,你就成功了。” 说话的功夫,病房的门被推开了,曲筱筱提溜着热水走进来,杨星雨手里拎着两大包的外卖,腰上还别了两瓶好酒。 林昆道:“师傅,你们还没吃饭?等我安排人,到时间就给你们送餐,师父师母还有师弟师妹如果有什么想吃的,可以额外的告诉我,我让手下的人去准备。” 曲老头笑着挥手说:“你小子的好意师傅心领了,我们早就吃过了,这顿夜宵是专门为你准备的。星雨,摆上!” 杨星雨把病房里的餐桌搬了过来,将餐盒摆到了桌子上,解下腰上系着的两瓶酒,这酒不是什么名酒,也没什么商标,是杨星雨按照师傅的意思买来的散白酒,别看是散白酒,价格可不便宜。 曲老头笑着对林昆说:“来,小子,陪师傅喝两杯!” 一家人围坐在桌子旁,林昆端起酒瓶替师傅满上,然后又替其他的几人满上,最后才给自己斟满了酒,举起酒杯递到曲老头的面前说:“师傅,这第一杯酒我先敬您和师母!” 柳花花笑着举起酒杯就要准备和林昆碰杯,却被曲老头给拦下,曲老头瞪了林昆一眼,说:“小子,你是想少喝酒呢吧?师傅和师母得分开了敬,不能一起敬。” 林昆笑着说:“师傅,那我先敬您,待会儿再敬师母。” 曲老头满意的一笑,“小子够机灵,这才差不多嘛!” 酒杯碰撞,酒香四溢,林昆仰起头一口将杯中酒干了,曲老头也不示弱,也是一仰头,满满的一杯酒下肚,喝完后忍不住的咳两声。 “师傅,你没事吧!”林昆和杨星雨、曲筱筱同时紧张。 柳花花拍着曲老头的后背,曲老头笑着说:“我没事,死不了。” 林昆道:“师傅,你的身体如果不舒服,就别喝了。” 曲老头一翻白眼道:“不喝怎么行,我这辈子就好点烟酒,不能生命快走到尽头了,让我把这两个老朋友给戒了吧。” 说着,曲老头向林昆伸出手,道:“你那正宗的古巴雪茄再给我来一根!” 林昆犹豫,将征询的目光看向了柳花花,柳花花警告曲老头说:“只准你抽一口啊,多一口都不行!” 曲老头满脸可怜兮兮的说:“别呀,抽两口行不行,就两口。” 柳花花道:“就一口,多一口都没有,要不你干脆一口也别抽了。” 曲老头蔫头耷脑的服了,道:“好好好,就抽一口。”说着,嘴里又小声的咕哝着道:“看来还是得偷着抽。” 柳花花双眼一瞪,道:“你个老鬼说什么呢?” 曲老头马上道:“我说……我说老伴你教训的太对了。” 柳花花看向林昆,说:“小林,给他一根吧,他要是敢多抽,以后你再也不准给他,听到没有?” 林昆笑着说:“好,师娘。” 林昆掏出雪茄递给曲老头,曲老头马上迫不及待的叼在嘴里,一辈子的烟瘾了,哪是说戒就能戒下的,敦促林昆道:“快给我点着!” 打火机咔嚓的点着,曲老头马上深深的吸了一口,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满足,等他想耍赖皮再吸第二口的时候,老伴柳花花的手里头不知道何时多了一把剪刀,喀嚓一下把雪茄拦腰剪断了。 曲老头吧嗒吧嗒的连抽两口,最后满眼哀怨的看向老伴,“老伴,这雪茄金贵着呢,你就这么喀嚓的剪断,太可惜了!” 柳花花道:“说好的就一口,你想耍赖?” 曲老头嘿嘿的笑道:“我这不是故意想耍赖,实在是这雪茄的味道太……” 就是说话的这功夫,曲老头也不舍得吐掉嘴里的半截雪茄。 林昆、杨星雨、曲筱筱三个晚辈看两位老人争嘴的模样,忍不住的偷偷的笑了起来。 林昆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然后起身几口去卫生间,走廊里姜夔生已经静静的等在那儿,林昆问道:“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么?” 姜夔生点点头,道:“兵分三路,今天晚上就让三进会哭。” 林昆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道:“告诉兄弟们注意安全。” 姜夔生点了点头,道:“那我先去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