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章:谋划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谋划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谋划 凤凰高级会所。 野马车停下,林昆带着江雪走进会所的大厅,沿途遇见的小弟和服务员,全都恭恭敬敬的向驻足行礼,喊上一句:“老板好!” 林昆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一一的回过去,一点架子也没有。 跟随在身旁的江雪不免有些对林昆另眼相看,在外人的面前他可以嚣张跋扈,但对自己的人,却是如此的好脾气。 余志坚和刘刚已经在楼上的一间会议室里等着,林昆走进去,两个人同时站了起来,看见林昆身旁带着的江雪,眼神中不免又有些疑惑。 林昆笑着介绍说:“我给你们俩介绍一下,这位是半海晨报的总编江雪江女士;江女士,这两位都是我的好兄弟,志坚,刚哥。” 介绍到刘刚的时候,林昆特意多打量了一眼,刘刚望向他的目光里充满了歉意与愧疚,林昆嘴角微微一笑,以示安慰,可心里不免还是失望,可惜这么一个人才难当大任啊。 一个男人好色没什么可耻的,这是人类与生俱来的本性,可为了一个红颜祸水的女人而是非道义不分,这种男人基本上也没什么重用的价值了,让他干一些零碎的小活倒还可以。 服务员端进来一壶茶,林昆最近没事总喜欢喝点茶,端起茶杯小小的抿了一口,看向余志坚说:“志坚,你先说。” 余志坚道:“昆哥,我一回沈城就去找王勤虎了,可这混蛋闭门不见,我明明已经打听到他就在沈城,可他的管家却说他一个星期前就已经去了别的地方办事,一时半会回不来。” “我以为我打听错了,就又派人去打听,结果说王勤虎那混蛋就在家呢……” 林昆打断道:“志坚,拣重点的说,那王勤虎对外省的力量干涉到我们辽疆省来什么态度?是决定出手还是不出手。” 余志坚向林昆旁边的江雪看了一眼,表情里有所顾忌,林昆道:“志坚,有什么话尽管说,江总编不是外人。” 听到林昆这么瘦,余志坚和刘刚的目光多少还是有些诧异。 余志坚对林昆一向是唯命是从,在他的心目中,他的昆哥从来就没错过,他停顿了一下,将事情的原委徐徐道来。 余志坚说完,林昆手指头在桌子上轻轻的敲了两下,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刘刚马上殷勤的起身过来帮他点着。 林昆深吸一口,缓缓吐出一团白烟,脸色说不出的凝重。 余志坚带回来的消息和林昆之前预想的差不多,王勤虎绝对不会插手这件外省力量侵入本省的事儿,甚至外省的力量侵入到中港市,是事先得到过王勤虎暗中的点头答应的。 全国各地,道上的规矩雷同,其中有一点几乎是不可逾越的,那就是地域间的实力不能够轻易逾越,辽疆省自己的地下实力在辽疆省的地盘上怎么折腾都行,但出了辽疆省就得三思而行。 同样,你吉森省的洪林门再霸气,也只限你在自己的地盘上横行,跨省来到了辽疆省,理应遭到辽疆省各大帮派齐心协力的驱逐。 而目前的状况是,吉森省的洪林门已经潜入中港市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沈城那边不可能没有耳闻,身为辽疆省最大的帮派聚一堂的大当家王勤虎,却一直不动声响,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暗中与洪林门之间一定有猫腻。 至于到底是什么猫腻,林昆心里早就有谱了,让余志坚去沈城去找王勤虎‘求助’,无非就是想再证实一下而已,至于王勤虎为什么要与洪林门勾结,这原因简单的不能再简单。 放眼整个辽疆省,中港市绝对是吸金能力最强的城市,守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又有大兴发展的旅游产业,天然环境又是独一无二,可以说不光是在辽疆省,即便是整个东三省,中港市都是首屈一指的城市。 王勤虎对中港市的地域一直有觊觎,在百凤门与南城区的几大帮派开战之际,王勤虎就持着观望的态度,他本来是想等中港市大大小小的帮派斗的差不多了,再来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中港市的地下世界给统一了。 可结果呢,他就是把脑袋拱进地里,没有料想到,百凤门在统一了南城区之后,居然马上又将整个中港市的地下世界给统一了,原本诸家纷争的中港市,马上变成了一块铁板。 王勤虎心里这个恨啊,他恨百凤门,恨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教父——林昆。 现在好了,吉森省的洪林门插入进了中港市的地下势力,王勤虎又摆出了一副坐山观虎斗的架势,想着再来一次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一回他一定会瞅准时机,不再失败。 殊不知,王勤虎攥着两枚铁核桃,身子半靠在聚一堂的太师椅上,正享受着两个小美人给他捏肩捏腿得意的时候,林昆早就把他的小计谋看的透透的,并且已经想好了对策。 林昆面色凝重,屋里的三个人都不敢说话,全都注目着他。 过了半分多钟,林昆突然咧嘴一笑,看向刘刚,说:“刚哥,我要你搜集的那些证据,你都搜集的怎么样了?” 刘刚道:“已经搜集到了不少,虽然还不能确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搭都是三进会在背后指使的,但也够一盆脏水了。” 林昆笑着说:“好,刚哥,那些证据你都带来了么?” 刘刚道:“带来了。”从兜里掏出一枚银色的小u盘,递给林昆。 林昆接过u盘,直接转给了江雪,笑着说:“江总编,这里面有的都是你们记者平时很难看到的,应该是不错的题材。” 说完,林昆又转过头对余志坚和刘刚说:“志坚,刚哥,你们俩先去忙吧,我还有些话要单独的跟江总编唠唠。” “嗯!” 余志坚和刘刚应了一声,一起退出了会议室,走出会议室,刘刚便笑着过来想要和余志坚攀谈两句,余志坚倒没有冷脸相迎,但也只是客套的说了几句,便说累了要回去休息。 会议室里,只剩下林昆和江雪两个人,江雪拿出了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将刘刚刚才拿出的那个u盘插在笔记本上,u盘里面存的都是一些夜场里偷偷拍下的照片,都是一些极其隐讳的交易场景,至于交易什么东西,不用说大家都知道。 江雪大致的浏览了一遍之后,抬起头看着林昆说:“你想要我怎么做?” 林昆笑着说:“中港市道上的三进会你应该听说过吧,我和它结仇了,想要你在报纸上曝光一下他们场子里的恶劣事迹,材料已经提供给你了,怎么写合适你心里应该清楚。” “另外,辽疆省的黑道现状,刚才你也听我兄弟陈述了,现在是辽疆省最大的帮派聚一堂不仁义,视外省力量的侵入而不理,像这种一省霸主的帮派,是不是应该换人来坐?” “还有我刚给你的那份材料,里面可是中港市道上泰山北斗金老爷子遇害的重要线索,这要是在新闻上曝光了,你们报纸的销量恐怕会节节攀升吧,甚至一下子翻好几倍。” 江雪面色不定,没有马上答应,沉默了片刻之后,双眸平静的看着林昆说:“你这是在利用我么?” 林昆笑着说:“我们这难道不是互相帮助?” 江雪道:“得罪了三进会,恐怕我也没好日子过吧。” 林昆笑着说:“如果你还只是一个小报社的总编,当然不会有好日子过,三进会可能把你绑去先奸后杀,或者再奸再杀。” 江雪道:“你什么意思?” 林昆笑着说:“如果你是我们百凤门的人,三进会没那个胆,或者说即便三进会有那个胆,也没有机会伤害到你。” 江雪冷笑一声,说:“你这是要拉我加入黑社会?” 林昆笑着说:“江女士,你言重了,社会本身就是一个江湖,孤身难自保,像我这么机智的队友,绝对值得拥有哦!” 江雪笑着说:“你就不怕我写不利于百凤门的事情?” 林昆笑着说:“我林昆行事一向光明磊落,从不干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江女士如果不相信,可以到百凤门名下的各个场子考察,再说了,江女士这么聪明,会跟我百凤门过不去?” 江雪神情微微一动,起身道:“今天我有点累了,要先回去了。” 林昆笑着说:“不打算告诉我他的名字?”说着,指了指江雪鼻梁上的墨镜。 江雪微微一怔,道:“你想干什么?” 林昆笑着说:“作为我林昆的队友,有一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别人欺负不得,你可以不告诉我,我也照样查的出。” 江雪神情紧张的说:“你不要乱来。” 林昆笑着说:“放心,我绝对不碰他一根毫毛。” 江雪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转身推开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