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流氓第一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流氓第一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流氓第一 沈曼的女助手,一个二十三四的嫩白小女警,又抱着一摞材料来到了沈曼办公室的门口,这些文件都需要局长签字,小丫头抬起手来刚要敲门,办公室里突然传来沈曼的声音…… “来人!” 这一声叫的匆忙急躁,似乎他们的美女局长有什么危险。 这小女警想都没想,几乎是本能反应的就要踹开办公室的门。 可还不等她动弹呢,旁边突然两道身影向那门口踹了过去,小女警回过头一看,是两位似乎‘刚刚路过’的同事。 说的直白一点,这两位似乎感刚刚路过的同事,这老半天了一直在沈曼的办公室门口转悠着,为啥?这两位内心对他们的美女局长的爱慕,已经到了废寝忘食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自从林昆进了这间办公室,两人的屁股就像是着了火一样,实在是坐立不住,就来这办公室的门口来‘巡逻’来了。 砰的一声闷响,本来就没上锁的门,轻易的就被踹开了,可两个男民警用力过来,又都是三十左右的年纪,这脚底下的大力发出去收不住,两人同时一个大趔趄,摔进了办公室里。 扑通…… “哎哟!” 两人痛叫一声,胸骨感觉都要摔裂了,下巴也要摔掉了。 一个字,疼! 嫩白的小女警拿起档案袋捂了下眼睛,这两位同僚师兄太丢人了。 走廊里还有几个刚刚路过的民警闻声聚了过来,这些人是真的路过,不过好奇心这玩意儿,谁的心里头都有,局长办公室的热闹,这必须顶着关心领导的心思前来围观啊。 所有人冲进来的第一时间,目光是平视的,向沈曼的办公桌望去,可一看没见到人影,目光自然的就往下挪了挪,却看见了办公桌后面露出半截的林昆的脑袋,而再往下,看到了露在外面的沈曼的一双小腿…… 穿着黑色的丝袜,漂亮的高跟鞋,小腿浑圆笔直魅力无限…… 等等! 重点不是这个,而是透过办公桌遮挡,那后面两个人的姿势。 一干民警开始自行的脑补起来,正常一点的想,就是很单纯的林昆坐在沈曼的身上,可这光天化日的,坐在身上干嘛? 于是乎便有了进一步的猜想,这一猜想暧昧的版本就出来了,莫非是姓林的这位大兄弟和局长有特殊的姿势嗜好? 算了,不能多说了,说多了少儿不宜啊。 这一干民警也算是过足了眼瘾,一个个又都是局子里的老油条,该看的看,不该看的啥也别说,赶紧麻溜闪人,眨眼间的功夫,除了刚刚冲进来趴着摔在地上的两个愣头青,和站在门口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嫩白小女警,其他人全都散了。 很快,警察局里的流言蜚语边丝丝躁动,传的漫天飞扬。 可怜了美丽漂亮脾气火爆的女警花了,这一刻有人惊,有人笑,还有更多的男民警表面上没所谓,内心里泪水成河。 自己那心爱的女神,就这么赤裸裸的被那个家伙给‘玷污’了…… 林昆大摇大摆的从南城局警察局总部走出来,嘴里头歪嗒嗒的叼着雪茄,那一脸得意的而又吊儿郎当的模样,真欠揍。 每逢遇到投来异样目光的民警,男的他直接忽略不计,女的若是长的水嫩漂亮的,他就笑嘻嘻的说上一句:“我和你们局长是清白的,小妹妹晚上有时间么,一起喝茶?” 啧啧啧,这流氓的派头,在中港市他若说自己是第二,没人敢说第一了。 “都给我出去!” 身后的警察局内部,局长办公室里,沈曼一声咆哮,顿时将所有人都从她的办公室里清了出去,等到办公室的门关上,她挥舞着拳头泪流满面,内心所有的苦楚都翻涌了出来。 林昆坐上了野马车,在众人非议的目光中驶出了警察局的大院,刚刚走出不远,他就接到了沈曼打过来的电话,他戏笑的刚要开口,却被对面泪水磅礴的悲伤声音打住。 “林昆,你个混蛋王八蛋,既然不能娶我,就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我爸妈已经给我安排相亲,我要嫁人了!” 嘟嘟嘟…… 电话里传来盲音,林昆一脸茫然,拿下手机看了看,想给这妞回过去,可手指触摸手机屏幕的一刹那,却又停住。 回过去了,又该说什么呢?罢了,这又是一段红颜劫难。 来了一趟南城区警察局,正事已经办了,尽管剑拔弩张杀气凛然的,但最终林昆还是和沈曼将意见达成了一致。 由警方帮忙搜集信息,确定嫌疑人的位置,林昆带人去把嫌疑人制服,然后再由警方的人出面,把嫌疑人带走。 这么一看,脏活累活基本上都是林昆在干,而功劳是警方的,沈曼权衡利弊,考虑到嫌疑人的不一般,点头答应了。 对于林昆,沈曼除了爱恨以外,对他的为人还是很相信的。 林昆想起了那天晚上吻了他的江雪,那个知性端庄而又严肃的女人,一身笔挺的职业装,微微散落下的长发,那红红的嘴唇…… “我呸!” 林昆握着方向盘啐了一口,这怎么越想越有一种下道的感觉,在野马车的大屏幕上按了两下,江雪的号码呼了出去。 电话很快接通了,对面传来一声低迷而又憔悴的声音,“谁啊?” 林昆笑着说:“哟,江编辑,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啊?” “你是……” “林昆。” “哦。”对面的声音平静了下来,道:“你有什么事么?” 这语气,有点冷漠啊。 林昆笑着说:“我这儿有点材料,你可以拿去报道一下。” “哦,是么?”江雪的声音里难得的被勾起了一丝兴趣。 “约个地方吧。”林昆看了看外面说,“我已经到了你家楼下。” “楼下有个‘南溪咖啡馆’,你先去那儿等我吧,我马上下去。” “好的,不见不散。” 挂了电话,那咖啡馆就在前面不远,林昆把野马车停在了咖啡馆的门口,顿时一引来路人和咖啡馆里的人一阵的侧目。 林昆从车上下来,走进咖啡馆的大门,门口站着的一位女侍礼貌笑着说:“先生,欢迎光临!” 林昆微笑一下,走了进去,里面马上又有服务员礼貌问道:“先生,请问您几位!” 林昆道:“两位!” “好的,先生请跟我来!”身穿整齐的女服务员在前面带路。 江雪住的这处公寓,周围都是不错的小区,住的都是有钱人,这咖啡馆的生意很好,服务员的服务也很周到,对付有钱人,大多是把他们伺候舒服,让他们觉得自己被尊重了,那兜里的钱自然就愿意大把大把的往外掏。 这不,林昆刚刚坐下,就见对面的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领着一个娇俏的小娘们,两人目光对视的间隙,仿佛能擦出火一样。 服务员在一旁礼貌的服侍,这肥头大耳的男人的虚荣心得到满足,结账的时候大手一挥,直接一张红色钞票打赏。 那小服务员乐的嘴都合不上了…… 林昆无聊,点了一杯黑咖,这咖啡对于他来说,简直难喝到了极点,除了能够醒脑提神以外,这东西对于他来说一点价值也没有,不过说到醒脑提神,他倒更愿喝一口漠北烈酒,那辣嗓子的劲儿,瞬间能让人从昏昏欲睡中变的更清醒。 等了几分钟的功夫,江雪来了,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高跟鞋,脖子上系着一条花色的围巾,戴着大墨镜,手里拎着笔记本。 “这么快。” 江雪坐下,林昆笑着说道,将另一杯黑咖推到她面前。 江雪低下头看了一眼,墨镜没摘,抬起头疑惑的看着林昆。 林昆笑着说:“我问服务员这里什么咖啡最正宗,先点了两杯,这东西也太难喝了,不过有点小贵,我没舍得扔。” 江雪语气平静的说:“黑咖是这儿最正宗的咖啡,是从波斯空运过来的,采摘的时节非常的重要,而且产量极低,波斯的黑咖商从来只会将那些精选的黑咖豆拿出来卖,那些略有参差的全都被他们拿去发酵成肥料继续喂黑咖树。” 林昆微微惊讶道:“按照你这么说,我喝的是优质的咖啡豆磨出来的咖啡?优质的都这么难喝,怪不得普通的都拿去发酵了。” 江雪继续说:“黑咖是咖啡中的皇后,需要有一个懂她的王。”说着,端起咖啡杯轻轻的摇了摇,小小的抿了一口。 “谢谢你请我喝这么贵的咖啡。”江雪放下咖啡杯,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林昆从兜里掏出了u盘,笑着说:“你更应该感谢这个。”伸手向前一递,江雪刚要伸手接,他又突然收回来。 “你能先回答我一个问题么?”林昆盯着江雪的大墨镜笑着说。 “你说。”江雪平静的说。 “这大白天的,又是在无厘头,你非戴个墨镜干嘛?”说着,林昆咧嘴一笑,向前凑了凑,压低声音小声说:“放心,不用羞涩,昨天晚上我喝多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江雪的脸颊马上红了起来,她也喝多了,但她记的清楚,昨天晚上自己是多么的荒唐,居然,居然主动吻了他。 江雪微微发愣,林昆随手一挑,将她的大墨镜给摘了下来,江雪有些慌乱,林昆脸上的表情瞬间一愣,“你的眼睛怎么了?” 江雪微微低下头,让垂下的眼帘遮住那发乌的左眼,道:“没,没什么,早上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跤。” 林昆眼睛微微一眯,道:“江总编,你真以为能骗的过我呢,还以为我是三岁的小孩,那分明就是被人打的!” “说,是谁打的你,我这个恶人得帮你出出气,也算是我们作为合作伙伴,该尽的一点义务,把那个混蛋的名字告诉我。” 江雪低着头说:“算了,我还是先谈正事吧。” 林昆将u盘揣回了兜里,道:“你要是不说,正事咱也不用谈了。” 江雪抬起头看着林昆,目光中闪烁过一抹难言的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