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两个悍匪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两个悍匪

第一千一百二十五章:两个悍匪 中年民警让楼上的警察先扯下来,林昆独自来到王弹住的房子。 这是一个老式的筒子楼结构的房子,卧室和客厅是连在一起的,单独的卫生间和厨房,房子的面子不大,家具也很老旧,但却被王弹给打扫的很干净,物品摆放的也都很整齐。 可见王弹生前是一个干净利索的人。 林昆检查了一下房门,猫眼上有弹孔,门锁也是被子弹打穿的,现场的地面上有两行脚印,两人都是穿着运动鞋进来的。 林昆从地面上拣起了一个弹头,从弹头的尺寸来分析,用的应该是54式手枪,这种手枪是仿制前苏联的一款手枪,精准度高,威力适中。 来到了客厅里摆放的电脑前,电脑的显示器还亮着,伸手摸了摸还有余温,证明刚才王弹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电脑应该是开着的,再看一下桌子下面的机箱,明显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按了一下开机键,电脑毫无反应,机箱的盖轻轻的一推就掉下来了,机箱里面的主要部件都在,唯独少了硬盘。 这一看就是有蹊跷,来的人既杀人灭口还取走了硬盘,就证明这硬盘里一定有他们不想让别人看到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林昆站在窗边思索,王弹从楼上跳下去,一定是被逼的,王弹身为一个豪华小区的保安,除了手里有金老爷子被杀的线索以外,估计也不会得罪什么人到这地步。 难不成来的人是奔着金老爷子被杀的线索来的?那来的人应该就是杀害金老爷子的人,他害怕这证据落入到别人手里,所以不惜来是王弹这么一个普通的小保安,盗走硬盘。 可是,像王弹这么做事井井有条,能把屋子收拾的这么干净整齐的人,他做事一定不会不留后手,那证据应该有备份吧。 林昆在屋子里看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走到窗边的时候,发现床头的铺着的床单要格外的平整一点,就好像是被单独的抚平了两下,不过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看不出。 林昆伸手在床单上摸了摸,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然后敲了敲那木制的床头,里面是空的,于是林昆把堆在床头前的被子挪开,掀开了床单,在下面发现了一个小暗格,打开这个暗格,一个黑色的小u盘放在那里,还有几张红色的钞票。 林昆将u盘拿在手里,这时房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踹开,铿铿的两声枪响就向他射了过来,林昆一个翻身,躲到了床后。 子弹打在被单上,在床单上留下了两个黑漆漆冒着烟的大洞。 两个人刚才一直躲在这间房子的楼上,这时有悄悄的潜伏下来,民警已经被抽调到了楼下,暂时还未发现楼上的状况。 林昆躲在床后面,笑着问了一声,说:“你们是凶手吧。” 手里各自端着枪的两个人对视一眼,没有吭声,继续靠近。 “你们不说话,就代表是默认了,你们不光是杀害王弹的凶手,也还是杀害金老爷子的凶手吧。”林昆继续说道。 这时,两人里的那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说话了,声音阴沉,道:“交出你手上的东西,我们或许可以饶你一命。” 林昆俯身藏在床后面,笑呵呵的说:“你们也太异想天开了吧,即便你们有心饶我一命,是不是也该问问我能不能饶你们一命,正好今天咱们新仇旧恨一起算,都不许走。” 两人眉头同时一皱,脸色瞬间更加阴冷,那个胖胖的男人说:“小子,你好狂妄的口气,你一个人手无寸铁,能斗的过我们?现在只要你敢露出个脑袋,马上要了你的命。” “是你们的口气替狂妄了吧。”林昆语气戏谑,吊儿郎当,“你们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我的命么,可又有多少人死在我的手上么?你们或许多少有点实力,但不要太张狂了。” 林昆嘴上故意这么拖延时间,目光却是落在了眼前的一双拖鞋上,他将两只拖鞋悄悄的拿到自己的面前,话音刚落,突然就向外抛了一只。 手里端枪的这两个人,似乎早有准备,目光只是轻轻的扫了一眼那只飞出来的拖鞋,并没有像电影里出现的那种场景,端着手枪就是一顿没脑的乱射,然后被主角铿铿的两枪毙命。 林昆嘴角微微一笑,抓住了一个时间落差的节奏,那只飞出去的拖鞋砰噔一声掉地的一瞬间,他紧接着将另一只拖鞋抛了出来,这一次端着枪的两个人不再那么淡定了,端着手枪‘铿铿’的两枪就追射了过来,直接将那拖鞋打的飞向一边…… 于此同时,一刹那的功夫,林昆左手一挥,嗖的一声冷风呼啸,乌金色的三棱军刺,嗖的一下就向那戴着鸭舌帽的男人飞了过来。 鸭舌帽男人大惊,闪开身子就要躲闪,同时旁边的胖胖的男人也是神色一凛,身体本能的也向一旁躲闪,而就在这个间隙的功夫,林昆左手里突然又出现了银光闪耀的沙漠之鹰。 咣咣…… 两声剧烈如同爆炸一般的枪声响起,周围的空气为之一颤,子弹飞出枪筒时的的耀眼火光,两颗子弹随之射出。 “不好!” 两人同时惊叫一声,各自躲闪,结果子弹擦破两人的肩膀,铿铿的两声闷响,打在了对面的白灰墙壁上,激起一片砂石。 而与此同时,刀疤脸左腋下被鬼畜剐掉了一大块的血肉,也多亏他身手敏捷躲避及时,否则再稍稍的往右偏一点,就是直入心脏。 胖胖的那个男人提起手中的枪就要向林昆反击,林昆眉头一动,沙漠之鹰的枪口对准了就提前半秒钟开火…… 咣! 又是一声爆炸般的响声,子弹飞出枪口,不等胖胖的男人扣动扳机,噗嗤一声响,子弹从他的手掌穿透了过去。 “啊!” 胖胖的男人惨叫一声,身旁的鸭舌帽疤脸男拉了他一把,道:“快走!” 两人迅速逃离,林昆没有追击,这时楼下的民警也被惊动,也都提着枪冲了上来,这一对警察的领导,那个中年警察来到了房间里,看见林昆面色苍白的坐在床上,可是吓了一跳,这可是张局长的朋友,万一有个闪失…… 他一个辖区警察局的小小行动队长,哪里担得起这责任啊。 “林先生,你没事吧?”中年警察慌慌张张的过来,出声询问。 林昆笑了一下,说:“没事。” 这时,楼顶的天台传来枪声,几声枪响过后,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紧接着就有人噔噔噔的向楼下跑过来,一个衣冠不整的小民警,看模样也就是二十多岁的模样,语气慌张的说:“报告队长,两个嫌疑人跑……跑了。” “什么!跑了?” 中年民警顿时不愿意了,这一方面他们足足有七八个人,竟然没逮的到两个受伤的嫌疑人,那他手下这些人执行任务的能力得有多差啊。 另一方面,张局长的朋友——林昆就在这儿呢,这事要是传到了张局长的眼里,不光他这个行动队长脸上没有光,就是他们局长的脸上也没光啊,到时候张局长稍稍的一责问,局长的心里头要是不痛快了,肯定会给自己小鞋穿。 中年民警也不是什么心机城府颇深之人,直接亮开了嗓门,就冲来禀报的手下发脾气道:“什么,居然让人给跑了!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赶紧去给我追,追不上就都给我收拾铺盖滚蛋!” 来报信的小民警被骂的一哆嗦,他只是一个考事业编考上来的年轻大学生,没当过兵也没扛过枪,刚才枪声一响,吓的他蹲下来都不敢动了,哪还敢去追那两个手持枪械的悍匪。 刚才一起在楼上的几个同事,情况几乎都跟他差不多,都是考着事业编,另外再加上家里头有点关系,花点钱进了编制,这对付普通的毛贼还可以,真对上了这种真刀真枪的悍匪,就是再给他们两个胆子,也不敢去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