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线索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线索

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线索 林昆回到了蒋叶丽的病房,暂时还是没让夏卉等人进来,关上门,林昆坐到了蒋叶丽的跟前,问:“怎么样?” 蒋叶丽笑了笑说:“怎么远你还用问我?你恐怕比我更清楚吧。小沈这姑娘不错,你要是不能给人家幸福,就少招惹点人家姑娘。” 林昆笑着说:“我可是良民,什么时候也没轻易的招惹小姑娘啊。” 蒋叶丽暗暗鄙夷,道:“到处留情的风流人物,居然也说自己是良民,你这话要是被别人听到,口水也能淹死你。” 林昆笑着说:“嘿,你可真不会聊天啊,就不能装装傻?非把问题一针见血的给剖析出来,这样让我很尴尬啊。” 蒋叶丽笑了笑说:“人不风流枉少年,男人色一点,我是不在乎,就怕那种既好色又没有责任心的渣男,遇到这种男人,那才是我们做女人的悲哀呢。” 说着,蒋叶丽脸上的表情变的哀伤起来,林昆马上说:“停,你这副表情,是在替那些不幸的女人们感到悲哀,还是……” 蒋叶丽莞尔一笑道:“比起那些不幸的女人,我还算幸运。” 蒋叶丽的脸上浮现一抹困倦,身体还是很虚弱,打了个呵欠。 林昆说:“你先休息一下吧。” 蒋叶丽迷蒙着双眼,微笑说:“好。” 林昆从蒋叶丽的病房走出来,阮倩这时也过来,夏卉和阮倩一起围在他面前说:“林昆哥,叶丽姐现在怎么样了?” 林昆笑着说:“没事了,就是累了,需要休息一下。” 嗡嗡嗡…… 林昆站在走廊的窗边看风景,兜里的手机突然嗡嗡震动起来。 是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的。 林昆接听了电话,对面马上传来一个谨慎小心的声音,“林先生你好,我是王弹,我这里有一样东西要给你看。” “王弹?”林昆脑海里搜索,却是没想起来这个王弹是谁。 “我是xx别墅的保安,前两天我们刚刚见过面。” “哦……” 林昆脑海里马上浮现出了一个胖胖的保安形象,“你要给我看的东西是?” 王弹压低着声音,说:“跟金老爷子被杀有关,林先生你什么时候方便?” 林昆说:“你在哪,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野马车行驶在公路上,向着中港市的一片旧城区驶去。 此时,某老小区的一间出租屋内,王弹挂了电话,坐在电脑前,电脑的屏幕里是一段画面灰暗的视频,视频的内容是金老爷子被杀的那个晚上,小区的监控拍下的画面。 王弹将一个可疑的人锁定,通过小区里的几个监控将这个人捕捉的视频剪辑到了一起,他好不容易拖一个道上认识的朋友打听到了林昆的电话,他要将这视频交给林昆,除了内心对林昆崇敬之外,他不想再做那个一辈子也没啥出息的保安了。 跟着林老大混,哪怕未来凶险一点,但至少能让自己活的有激情。 那套已经不知道穿了多久的保安服,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已经被他给丢到垃圾桶里了,拔下插在电脑上的u盘,王弹琢磨了一番,将这u盘藏到了床头下面的一个小暗格里。 站在窗边伸了个懒腰,他的脸上涌现出一抹激动的神色,似乎已经看到了日后跟着林老大混的风生水起的样子了。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王弹赶紧转过身,向门口走去,手上刚要开门,却是迟疑了下来,他的第一反应是林老大来了,可接下来马上意识到不可能,自己刚刚给林老大打完电话几分钟,林老大不可能这么快就过来,即便他就在这附近,找上来也需要点时间吧。 “谁啊?” 王弹站在门口问了一声,同时眼睛凑到猫眼上往外面看。 铿! 他还不等看清楚外面什么状况,就听一声装了消音器的枪声响起,声音细微却是充满了杀气。 猫眼上的玻璃被打碎,子弹贴着王弹的太阳穴擦了过去,一阵皮肉撕裂的疼痛钻心,长长的一道血绺子出现在了脸上。 王弹捂着太阳穴连连倒退,脸上的表情恐慌起来,这时外面又是‘铿铿铿’的几声枪响,门锁咔嗒的一声被打坏了。 王弹情急之下就想要找地方躲闪,这时房间的门‘嘭’的一声被踹开了,两个人影站在了门口,一个戴着鸭舌帽,脸上有一道疤的男人,另一个身材微微发胖,笑容看似和善,却给人心里一股难安感觉的男人。 微胖的男人手上拿着手枪,枪口似乎还在冒着淡淡的白烟。 刚刚跑到窗边的王弹惊呆住,他认得那个带鸭舌帽的男人…… 林昆开着野马车,按照导航找到了王弹刚刚给他发来的地址。 周围一片都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建筑,这一片地域的地脚不错,只是目前的城区改造计划还没有进行到这,有时候政府也是无奈,改造计划即便是出了,偶尔也会被老百姓要的高价的拆迁补偿而搞的焦头烂额,有挺多的老城区就因为如此,就一直放那儿耽搁下去了。 一栋红砖老楼的楼下,围满了不少的人,警察在外围拉上了警戒线,一辆吉普车停在外面的路口,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蹲在地上忙活着。 林昆凑近了一看,就见一个男人躺在地上,周围一片血泊。 旁边的几个围观的人小声的议论着:“哎,这么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么想不开,跳楼干什么呀。” “是啊,现在的年轻人,太不知道珍惜生命了,对得起爹妈么?” “可惜,可惜了,这小伙子我认识的,很不错的一个孩子啊。” …… 林昆眉头轻轻一皱,一股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向警戒线走去,马上就有两名民警过来拦住他,道:“先生,你不能过去。” 林昆脸上一副沉重的表情说:“警察同志,里面的可能是我朋友。” “你朋友?” 两位民警向一旁的领导看去,这位领导是一个中年男人,走过来上下打量林昆一眼,问道:“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林昆道:“王弹。” 这位领导又问:“那你突然过来找他,是有什么事么?” 林昆说:“他刚才给我打过电话,说有事情要跟我说。” “哦?”这位领导紧皱的眉头一舒,似乎找到了破案的关键,清了两下嗓子,拿出一副官威说:“请你回警局配合我们调查!” 林昆道:“领导,能借一步说话么?” 中年民警语气冷漠的说:“有什么话,还是回警局再说吧。”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说:“朋友,你怎么知道我要说的话,会不会影响到你未来的仕途,你就真不打算听听?” 中年民警微微一皱眉头,林昆穿过警戒线,向旁边的一处僻静的角落走去,站在警戒线旁的民警想要阻拦,被中年民警拦住。 中年民警紧跟着林昆过来,林昆这时已经掏出手机在打电话,中年民警跟过来后,他转过身将手机递给中年民警。 中年民警脸色怀疑的接过手机,放在耳边一听对面的声音,顿时整个人脸色一绷,恭恭敬敬的喊了一句:“张局,你好!xx辖区民警队长,张军向你汇报,请张局指示!” 电话另一边的是张天正,虽然他现在荣升副市长,可手底下的这群警员干将们,还是习惯喊他张局。 “是,是是,知道了张局……” 中年民警说完之后,等电话里响起了盲音,才小心翼翼的挂断了电话,将手机还给林昆,再看向林昆的目光充满了谄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