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杀人过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杀人过程

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杀人过程 市人民医院的顶楼,有一块大的天台,平时会有许多医院的床单和衣服洗完了,拿到上面来晾,此时阳光明媚,寒冬的冷空气正慢慢的散去,一丝丝小风吹过脸颊…… 蒋叶丽坐在轮椅上,浑身上下穿的厚厚的,林昆又格外拿了个毯子搭在她的身上,拿帽子给她戴上,毛巾给她系上。 蒋叶丽脸上的表情还是有些虚弱疲惫,林昆坐在轮椅上,手里端着一碗热乎乎的粥,小口小口的舀着喂她。 蒋叶丽目光闪烁的看着林昆,脸上流露出的表情满是暖意。 “干嘛这么看着我,张开嘴,先喝点粥。”林昆笑着说,把小勺子递到蒋叶丽的嘴边。 一滴晶莹的眼泪滑过蒋叶丽的脸颊,林昆赶紧抬手给他擦了一下,说:“蒋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哭了?” 蒋叶丽抽泣了一下,道:“没有,就是有点太感动了。” “感动?” 林昆笑着说:“你们女人这也太好感动了吧,难怪太多的女人被男人骗,我就这么一点小温柔,你就受不了了啊?” 蒋叶丽微微的撅嘴,道:“哼,你们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 林昆得意的笑道:“我们男人本来就不是东西,我们是人。” “臭贫。” “嘿嘿……”林昆笑着说:“来,快张开嘴吃一口,等你出院了,我再大摆一桌请上咱们帮派所有的兄弟替你庆祝。” 蒋叶丽张开嘴,林昆把粥送进去,蒋叶丽抿了抿嘴角说:“还是算了吧,不要搞的那么大张旗鼓的,简单一点就行。” 林昆笑着说:“干嘛,怕太铺张浪费了呀?咱百凤门有钱。” 蒋叶丽笑着说:“有钱也不能随意的铺张浪费,攒着点。” 林昆笑着说:“好,听你的,你会过日子,咱攒钱继续干买卖。” 蒋叶丽道:“马上冬天就要过去了,世外桃源那边的工程也要继续开干了,到时候我们多往里投入资金,将来越能把它办的好,能成为中港市的旅游景点之一,就好了。” 林昆笑着说:“那到时候你就天天坐在办公室里数钱就行了。” 蒋叶丽说:“对了,阿东怎么样了?”她的语气很平静,就像是问起一个老朋友一样,不带有丝毫的怨恨。 林昆笑着说:“你就一点也不恨他?” 蒋叶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恨又怎么样,因果都是自己结的,命里就该出现这样一个人,差点把自己带到了鬼门关,这或许就是命运里注定的劫难与变数吧。” 林昆笑着说:“他死了,喉咙被割开了,血流不止。” 蒋叶丽平静的笑着说:“当时我手里捏着玻璃就在想,如果不是他死,那肯定就是我死,我没有犹豫的就剌了下去。”目光平静的望着林昆:“我是不是一个恶毒的女人?” “恶毒?” 林昆笑着说:“就因为你动手杀了阿东,这就恶毒了?要是照你这么说,死在我手上的人没有一千,至少也有八百,我岂不是比你还恶毒,和我比起来,你简直就是个善良的天使嘛。” 蒋叶丽笑了笑说:“知道为什么不是他死就是我亡么?” 林昆抽出一根烟放在鼻尖上嗅了一下,又揣回了兜里,笑着看着蒋叶丽说:“他不死,你就要被糟蹋,你这么刚烈的女子,要是被不喜欢的男人糟蹋,肯定会主动寻死,我说的对吧?” “算你对,但只对了一般。”蒋叶丽目光平静的看着林昆说:“我是你的女人,我不想做对不起或者让你蒙羞的事情,如果真的发生了,那我只有以此来保住自己的清白。” “你的意思是?”林昆望向蒋叶丽的目光微微有些诧异。 蒋叶丽说:“如果那一下不是剌在阿东的的脖子上,那就是剌在我自己的脖子上,我是不会给他糟蹋我的机会的,或者说至少在我死之前,他别想得逞,除非我变成一具尸体。” 蒋叶丽微微一笑说:“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不认识我?” 林昆笑着说:“没有,我很庆幸你最终是剌向阿东的脖子。” 蒋叶丽道:“阿东的尸体呢?” 林昆道:“在郊外找了个坟场随便就给葬了,也不算委屈他,至少还有人给他收尸,没让他尸骨未寒,被野兽叼去。” 蒋叶丽叹了口气时候:“林昆,真的很谢谢你。” 林昆笑着说:“不用这么客气,好歹我和他之前也是一场兄弟,虽然他做了十恶不赦的禽兽事,但我会念及情义的。” 蒋叶丽目光望向远方,慢悠悠的道:“哎,眼下的中港市即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了,外省的力量,三进会的叛变,中港市其他的那些帮派恐怕也已经开始躁动不安了吧。” 林昆站了起来,同样望向远方,淡淡的笑道:“我以为我将心比心,对那些大小帮派将心比心,他们多少就会给我些面子,现在看来,那些人都是群喂不熟的白眼狼,该杀!” 蒋叶丽回过头,看着林昆笑着说:“可真的能下得了手么?” 林昆笑了笑说:“下不下得了手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中港市的地界上,绝对再也看不到这群白眼狼的影子!” 蒋叶丽脸色冷然道:“阿昆,你这是想要大开杀戒么?你要明白的是,现在是法治社会,可由不得你这么乱来。” 林昆笑着说:“你放心,我不会进去坐牢的。” 蒋叶丽心中飘忽不定,不过看林昆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暂时稳定下了心神,这时天台上面的铁门被人推开了,林昆回过头,就见一身警装的沈曼带着两名民警走了上来。 林昆站起来,笑着迎上去说:“沈警花,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这儿来了,来来来,快请坐,你远道而来一定辛苦。” 沈曼没有坐下,而是将冰冷的目光看向蒋叶丽,旋即又看向林昆,道:“林先生,我们要带蒋小姐回局里了解一下有关杀人案的具体情况,还希望你和蒋小姐能配合。” 林昆道:“……” 蒋叶丽打断道:“林昆,你不要说话,我是当事人我说的算。” 沈曼上下打量了蒋叶丽一眼说:“蒋小姐,鉴于你身体不便,我们暂时就将审讯定在你的病房里,我们一起下去吧。” 蒋叶丽笑着说:“沈局长,谢谢你的体恤,我一定好好交代。” 沈曼那严肃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其实这冷冰冰的表情,八成都是给林昆看的。 几个人一起从天台上下去,审讯只有沈曼和蒋叶丽待在病房里进行,其他的人包括沈曼带来的那两名手下,全都在外面等候。 时间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沈曼从病房里走出来,蒋叶丽坐在轮椅上,在病房里向她挥手:“沈局长,再见!” 沈曼莞尔的冲蒋叶丽一笑,但转过头望向林昆,那脸上的表情立马变的要多严肃就有严肃,简直就是一块万年不化的冰块嘛。 “哼!” 沈曼冷哼了一声,带着两名手下离开,两名手下对这件案子以及刚才审讯的结果满是好奇,奈何局长只字不提,他们也只能干闷着。 不等沈曼走远,林昆马上反应过来,快步的追了过来,拦住沈曼说:“沈警花,我想了解一下,金老爷子的案子有什么紧张么?” 沈曼冷冰冰的看着他说:“暂时还没有,不过我们已经将线索的目标锁定,只要物业的人肯配合交出当时的录像,到时候凶手自然就会浮出水面,这个还请林先生慢慢等待。” “哦……” 林昆目送着沈曼离开,他既然已经答应要替金凯给金老爷子报仇,那就必须当成正是办,否则以后还怎么做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