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醒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醒了

第一千一百二十二章:醒了 林昆从吸烟室里走出来,吸烟室的门敞开,地上两个刚才还人模狗样的中年男人,这会儿被打的鼻青脸肿,外婆都认不出了。 可再看林昆,这一身潇潇洒洒的模样,笑起来还有些痞里痞气的,哪里有半分‘暴力狂’的模样,分明就是邻家那可爱的大哥哥嘛,怎么可能是打人行凶的凶手,错觉,这一切都是错觉。 刘丽看向林昆的目光闪烁出一样,似爱慕,又似带有崇拜,女人不都是这样么,希望在自己受委屈的时候有男人敢站出来保护自己,好家伙嘛,林昆这不光是保护,还给她出了气。 先是揍了当着她面出言不逊的黑社会大汉,这又打了两个中年猥琐男,这两个中年猥琐男也是这里的病号,不过却不是什么真正的病号,这两人仗着有点钱搞到了关系,能住到这高级的vip楼层来,隔三差五的就找点小毛病来住院。 说是住院,醉翁志不在酒,纯是为了来聊扯这儿的小护士来了。 刘丽本来就心中有气,可碍于人家的身份和地位,她一个护士长哪敢跟人叫板,再说她的职责是做好工作,而不是节外生枝。 今天可倒好,终于来了一个能给这两个混蛋一点教训的了! 林昆看着刘丽望向自己那失神的模样,笑着说:“姐,别愣着啦,这儿有伤员,赶紧派人来给抬走呀。” 刘丽恍然回过神,意识到自己失态,闹了个大红脸,连连说:“好好!” 林昆目光向旁边的苗青青看去,苗青青也是一副热忱的目光看着他,小姑娘眼神清澈,那崇拜之色可是丝毫不加掩饰的。 林昆顿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也难得他会有害羞的时候,赶紧找了个借口,拉着姜夔生就往蒋叶丽的病房钻去。 刚刚听到外面有动静,守在屋里的夏卉也没有出去望,小丫头天生一格,不喜欢凑热闹,或许也是因为她每天都在酒吧里唱歌,那儿的热闹气氛已经让她对热闹麻痹了。 林昆站在门口敲门,姜夔生站在一旁笑着小声的说:“你小子,就是个情种啊。” 林昆抬起的手停了一下,苦笑说:“夔生哥,你这是冤枉我。” 姜夔生道:“还冤枉你?不信你小子回过头看看,那小护士还在眼巴巴的看着你呢,估计是把你当成心目中的男神了。” 林昆抬起头向身后望去,只见远处的苗青青正在往他这边看,见他回过头,小丫头马上慌乱的下头,模样甚是羞涩。 “额……” 林昆回过头机灵的一笑,道:“夔生哥,人家姑娘说不定是在看你呢。” 姜夔生笑骂道:“咋的,你小子这是欺负我没文化是吧,先不说我这一副长相了,我跟那小姑娘一句话都没说过,她看我干嘛?倒是你刚才威武的一顿拳打脚踢,虏获了人家的芳心。” “是么?” 林昆呵呵的一笑,甩一甩头发道:“我也是很有颜值的好不好?” 姜夔生抬起手敲门,笑着说:“行了,你小子就别自恋了。” 林昆和姜夔生走进病房,夏卉见是林昆,脸上表情很开心,“林昆哥,你来啦。” 声音也是软软的,如同糯米一般。 姜夔生附在林昆的耳边笑着小声的说:“看吧,你这个情种。” 林昆回过头小声的说:“夔生哥,别闹,这个是真妹妹。” 姜夔生调笑道:“那你就是个禽兽,连真妹妹也不放过。” “你……” 林昆两颗眼珠子一瞪,旋即嘿嘿笑道:“夔生哥,你居然会开玩笑了,不再像之前的一块铁板了,有进步啊。” “你们在小声的说什么呢?”夏卉眨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疑惑的道。 “哦,没说什么,就是你夔生哥说啊,你今天真漂亮。”林昆笑着说。 “你小子……”姜夔生小声暗恨道。 夏卉脸颊一红,羞答答的垂下眼帘,小声道:“哪有……”旋即,又是羞答答的问道:“林昆哥,那你觉得我好看么?” 瞧这小妮子扭捏的模样,这份羞涩,这份目光水灵灵的清透,就是南边马路上的傻子,也看的出来这小妮子是春心暗动了。 林昆脸上的表情怔了怔,旁边的姜夔生附在他的耳边呵呵一笑,道:“小子,算了,我不在这儿当电灯泡了。” 说完,姜夔生转身就往门外走过去,林昆赶紧转过头叫他,“哎,夔生哥,你不仗义啊!” 姜夔生停下脚步,林昆脸上微笑,“还算你有够仗义。” 姜夔生却是不搭理他,目光看向一边正在收拾东西的小护士,说:“护士小姐,能不能麻烦你出来一下?” 护士小姐微微一愣,旋即反应了过来,掩嘴轻轻一笑跟着姜夔生出去了。 夏卉脸上表情微微发愣,道:“林昆哥,夔生哥他们?” 林昆尴尬的笑了笑,道:“别管他,他就是一神经病。” 夏卉哦了一声,却是低下了头,脸颊一下子更加红彤彤起来。 气氛尴尬,林昆赶紧岔开话题,看向病床上神态平静的蒋叶丽,说:“小卉,叶丽姐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夏卉道:“挺好的,医生说各项生命指标都正常,就等着苏醒了。” 林昆坐了起来,抬起蒋叶丽的手放在手心里,道:“蒋姐,你能听到我说话么,我是林昆,我不在中港的这段时间让你受委屈了,对不起……” 夏卉站在一旁,看着林昆牵着蒋叶丽的手,小丫头目光复杂,羡慕而又感到心酸,也跟着说道:“叶丽姐,你快醒醒吧,我们大家都盼望着你能醒过来,你快睁开眼睛吧。” 林昆脸上的表情突然一怔,低下头看看握着蒋叶丽的手,又回过头看向夏卉,夏卉疑惑的说:“林昆哥,怎么了?” 林昆道:“小卉,你刚才看没看到,叶丽姐的手指头好像动了一下。” “啊?” 夏卉向林昆握着蒋叶丽的手指看去,道:“我没注意。” 话音刚落,林昆握着蒋叶丽的手指有微微的颤抖了一下。 夏卉马上惊喜的叫出来道:“林昆哥,又动了又动了!” 林昆脸上也是顿时飞上一抹惊喜,俯下身贴在蒋叶丽的耳边,轻声的说:“叶丽,我是林昆,你能听到我说话吧。” “你要是能听到我说话,手指头就再动一下,好不好?” 林昆刚说完,蒋叶丽的手指又动了动,林昆感觉的真切,夏卉也看的真切,不等林昆开口,夏卉马上道:“我去叫医生!” 最多也就一分钟,夏卉气喘吁吁的带着医生跑进了病房,此时的病床上,蒋叶丽依旧平静,不过眼睛微微的眯开了一道小缝。 林昆马上起身,准备给医生让开位置,这时忽然蒋叶丽的手紧紧的抓住他,力量不大,但能感觉的到她不想他走。 蒋叶丽嘴里声音含糊微弱的道:“林,林昆,不要走……” “医生!” 林昆惊喜的望向一身白大褂的医生,医生冷静的点点头说:“病人正在恢复意识,我们先不要惊动她,你坐下来继续跟她说话,只要是她能记住的事情,都有助于唤醒她的意识。” “好!” 林昆坐了下来,从他第一次到百凤门舞厅喝酒说起,慢慢的将这快一年多来发生的事情慢慢说出,持续了大约半个小时,床上的蒋叶丽眼睛眯开的缝隙越来越大,此时窗外那明媚的阳光晒在了她的脸上,仿佛焕发出了她体内的生机…… “叶丽姐,你醒了!”夏卉喜极而泣,一把就要扑过来,被身旁的一声拦住,道:“小姑娘,你先冷静一点,病人刚刚恢复,还很虚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