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好人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好人

第一千一百二十一章:好人 “谁……谁啊?” 黄毛男被这一巴掌抽的向后倒退了一步,脸上缠着的绷带也被打的散开了,目光惊恐而又带着疑问的看着他的大表哥。 大表哥一向对自己不差呀,今个儿怎么突然抽风抡自己巴掌? 黄毛男内心疑惑,也多想不出其中的所以然,只能一脸诧异的等待答案。 不光这黄毛男,在场的诸位以及外面围观的人,几乎全都一副模样。 人们对于违背常理的事情格外好奇,这看热闹是一方面,眼前的这热闹又不是按常理出牌,就格外的勾起他们的好奇心。 其中最过诧异的除了挨打的黄毛男以外,再就是吸烟室里的这两个中年男人,两人这心里头咯噔一声,隐隐一种不好的预感升起,这两边的脸颊怎么忽然觉得火辣辣的呢? 刘三发怒不可遏的冲他的堂弟大吼道:“你个混蛋王八蛋,惹谁不好,百凤门的林老大你也惹,活腻歪了吧你!” “今,今天……” 刘三发气呼呼的大喘一口气,道:“我就好好的教训教训你,替林老大出气,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再随便得罪人!” 说打真就打,刘三发又抬起了胳膊,这胳膊先前可是刚打完石膏没两天,医生嘱咐千万不能再碰了,不过此时的刘三发哪顾的上那么多,这一出苦肉计必须要演下去,要不让对面这个嘴角噙着微笑的大煞星高兴了,自己的后果…… 算了,不去想象了。 啪啪! 果断的两个大嘴巴子抽了下来,这声音清脆的,空气中仿佛都跟着振荡,被打的黄毛男这一下可是惨咯,左右两边那高高肿起的脸颊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牙都被打飞了两颗。 叮铛! 飞出来的牙齿带着一连串的血花,撞击在了透明的玻璃墙上。 嘶…… 围观的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没有亲身经历,可也感到疼啊。 黄毛男口吐鲜血,呸的吐了一口,抬起头满眼冒金星,而又满脸哀怨的道:“哥,你这是真下死手打啊,疼啊!” “打的就是你这混账东西,还不赶紧向林老大道歉!”刘三发抬起脚就向黄毛男踹过来,这苦肉计的份量可真足。 黄毛男已经被打的彻底懵圈了,什么林老大,什么百凤门,这一下子脑袋就像是断片了一样,毛玩意儿都想不出来。 他脚底下反应慢,结果他堂哥刘三发的这一脚又踹他小肚子上了。 哎哟! 一声痛叫,紧接着呼通一声倒在了地上,仰起脑壳,正好看见居高临下俯视他的林昆,也算是被摔清醒了吧,此时竟隐隐的反过味儿来了——百凤门,林老大,中港市地下世界的教父…… 黄毛男的脸色唰的一下由红变白,这心跳的速度瞬间翻了好几倍,两颗眼珠子瞪大,暴凸的弧度仿佛要跳出来一般,那方才满含委屈的双目里,此时尽皆是形容不出的恐慌。 尼玛,自己这下可真是惹了大麻烦了,怪不得堂哥都帮不了自己,他的心思也不傻,也算是明白过来了,堂哥刚才那么打他,是为了表演苦肉计给林昆看。 黄毛男心里这个恨啊,早知道这是堂哥的苦肉计,那自己可以表演的再卖力一点嘛,就拿刚才躺地上这一下说,至少就应该捂着肚子大叫三声,然后两眼一翻白昏死过去。 自己要是昏死过去了,这林老大就应该解恨了吧,这事应该就这么完了吧,可现在他正居高临下的盯着自己,自己也没法晕呐,黄毛现在满心的期待,就是堂哥再干他两下。 兄弟俩还真是心有灵犀,刘三发抬着脚就要向黄毛男踩过来,嘴里头大骂道:“你个混账玩意儿,我打死你!” “行了,够了。” 林昆淡淡的道,阻止了脚丫子已经提到了半空的刘三发。 刘三发心里头一喜,看来自己的苦肉计这是有效果啊,脸上却还是一副坚定不移的表情,抬起双眼看着林昆道:“不行,林老大,这混小子有眼无珠得罪了你,我得打死他!” 刘三发这么说,完全就是想博一个台阶下,按照正常的套路,林昆应该说:差不多就行了,真要闹出人命怎么办? 可惜啊,事与愿违,就在刘三发满怀期待的时候,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道:“那好吧,既然三发哥这么盛情,那就继续吧。” 言罢,林昆坐到了身后的长椅上,刘三发怔住了,林昆笑盈盈抬手冲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刘三发却始终是僵在那儿。 黄毛男躺在地上,几乎已经做好了‘演戏’装挂的准备,可见堂哥关键时候竟不懂,他这心里这个着急啊,百爪挠心啊。 等了能有两秒钟,林昆重新站了起来,向刘三发走过来,贴到刘三发的耳边笑呵呵的说:“三发哥,别演戏了,都是自己的兄弟,这下手轻重打下去都心疼,今天我给你一个面子,黑山上的寺院的事情,我希望你尽快给我答复,三天内。” 刘三发没有马上应答,脸色骇然的看着林昆,林昆往他身前这么一靠近,他就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这是一朝挨了打,恐怕一辈子都得怕林昆。 林昆继续笑着说:“我知道你在开发区那边关系挺硬,要是不服气,你可以把你后面的大佬搬出来,我们再切磋切磋。” 刘三发脸上笑的比哭还难看,林昆拍了拍刘三发的肩膀,笑着说:“三发哥,别继续在这耍威风了,带上你的人走吧。” 一听说‘走’,刘三发那冰冷的都快要结冰的心底,顿时一抹阳光照进来,连连赔笑对林昆说:“谢谢林老大,谢谢……” 刘三发带着手下的小弟就要走,其中两个上前来扶住黄毛男,这黄毛男也算是机灵会办事,不用刘三发会意,就主动到里面的面前道歉,“林老大,是我有眼无珠,对不起……” 林昆笑呵呵的说:“没关系,不打不相识嘛,以后自己人。” 说完,还拍了拍黄毛男的肩膀,这黄毛男心中苦涩,不打不相识,说的可是好听,可自己挨的这一身打也太过了吧。 “慢着!” 林昆突然喊了一声,这一群人马上止住脚步,刘三发的心里又是打起鼓来,战战兢兢的回过头,说:“林老大,这……” 林昆目光没有看刘三发,而是投向边上的一个身形壮硕的小弟身上,这小弟就是刚才在外面跟刘丽出言不逊那小子。 这小弟吧初生牛犊,本来还没觉得林昆怎么样,甚至还想上去扁林昆一顿,结果一听林昆的大名,顿时吓的裤裆都夹紧了,这是畏惧咱们林老大的一脚碎蛋脚? 听到林昆叫自己,这小弟顿时脸色骇然至极,如同结了一层冰,手指头轻轻的在上面一敲,似乎就能咔嚓咔嚓的碎裂开来。 “你过来。” 林昆冲这个小弟勾了勾手,脸上笑容人畜无害,就像是邻家的大哥哥。 可看在在场的每一个人眼里,却不是这般滋味,那笑容仿佛来自地狱深处的死神,透着说不出的寒气,浸透人心。 这小弟哪敢过来,两只脚像是生了根一样死死的扎在原地。 刘三发脸上的表情愣了一下,知道是为什么了,赶紧拍了这小弟一巴掌,大吼道:“还不赶紧向林老大道歉!” 这小弟也是挺机灵,赶紧点头哈腰的就要道歉,结果刚刚低下头还不等开口,林昆已经箭步一蹿,来到了他身前,一记霸气十足的上勾拳,直接撩中了他那方才还口出狂言的大嘴巴子…… 砰! “啊……” 这小弟一声惨叫,脑袋里嗡的一响,两颗眼珠子一翻白,整个人原地凌空向后翻倒,接着呼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林老大,这……” 刘三发想要上来求情,结果林昆回眸一瞪,刘三发整个人顿时打了个哆嗦,到了嘴边的话又强行的咽到了喉咙里。 咳咳咳…… 还有点噎着了。 林昆拎起那半昏迷的小弟,啪的一个巴掌甩了下去,一下子把这小弟打清醒了,紧接着啪啪啪的又是甩了几个大巴掌下来,又把这小弟给打晕了。 看着这小弟两边肿起的脸颊,林昆似乎满意了,抬起头笑着冲站在一旁的刘丽说:“丽姐,这样行么,你看还满意么?” 刘丽惊吓的微微有些愣神,说:“满,满意,小林你别再打了……” 林昆微微一笑,说:“行,刘姐,我听你的,叫人来把他抬走吧。” 刘丽愣了一下,赶紧叫人抬来担架,这小弟伤的有多重,目前只有林昆心里清楚,最致命的是刚才那一记勾拳,最轻也是中度脑震荡。 刘三发一下子留也不是,走也不是,自己小弟被打了,自己要就是这么走了太不地道,可要是不走继续留在这,只要和林昆站在一起一秒钟,他都觉得时间漫长的尤如冬日。 在心里暗暗的揣度了片刻,他还是决定先弃兄弟的情谊不顾,等离开这家医院,马上就给手下打电话过来照看一下。 “林老大,那我先告辞了。”刘三发拱起双手道。 “嗯,再会。”林昆微笑着说。 刘三发马上带人一哄而散逃之夭夭,现场的围观观众也被保安给散开了,这一层楼里住的可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但往往相同地位的人聚在一起,大家就没有那么强的优越感了。 林昆回过头,目光阴测测的冲吸烟室里的两个中年男人一笑,两个中年男人顿时如临大敌,两只手紧张的抱在胸前,眼珠子瞪大,失声的喃喃道:“你,你别过来啊……” “小林……” 刘丽开口想要阻止,林昆回过头笑着说:“刘姐,今天我这妇女之友得做到底,里面这两人背地里议论你,说你……” 林昆向刘丽凑了凑,小声的说了两句,刘丽听完脸颊顿时一红,同时双眼里充满了凶光,咬牙说:“狠狠的打他们!” 吱…… 审讯室的玻璃门关上,里面响起了一阵啪啪啪的耳刮子声音,同时伴随着一声声哭爹喊娘般,又似撕心裂肺般的惨叫。 疼,光听着就听。 刘丽站在吸烟室的外面,旁边跟着两个小护士,其中就有苗青青一个,苗青青忍不住好奇,小声的问:“刘姐,他到底是什么人呀?” 刘丽知道苗青青是在问林昆,回过头看着苗青青,苗青青马上紧张的低下了头,旁边的另一个小护士也是满脸好奇的模样。 刘丽轻轻的一笑,目光里充满了温柔,道:“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