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章:知道他是谁么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知道他是谁么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知道他是谁么 咣! 一声巨响,吸烟室的玻璃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力量之大,声音直颤,要是现场有一个心脏病的患者,怕是都能给吓过去了。 门后凶神恶煞的几个大汉挤了进来,狭小的空间一下子拥挤起来,这几个大汉各个眉宇凶狠,一看就是道上的狠角色。 林昆刚刚站起来,见到这几个大汉,脸上表情平静的很,一旁的那两个中年男人可就没这份底气了,吓的缩成一团。 其中一个中年男人哆哆嗦嗦的道:“哥,哥几个,我没得罪过你们吧,我就是想来抽根烟,现在抽完了,可以走了吧?” 另一个男人也马上道:“我也是来抽烟了,也抽完了……” 两个中年男人说完,就一起站了起来,猫着腰就要往外面走。 这时,眼前这几个汉子让开了一条路,两个中年男人面色一喜,以为这些个大哥这么好说话呢,这就放行了。 结果这两个刚才还信心满满的两个中年男人刚要走过去,只见这几个大汉的身后走进来了两个人,两个说来挺奇葩的人,走进来的这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点,脑袋上都缠着纱布,胳膊上也都打着石膏,脸上却是摆出一副很牛x的表情。 这尼玛什么套路,两个像是战场上逃兵一样的家伙,也耍酷? 屋里的这两个中年男人实在看不透这套路了,两人也同时愣住了,不敢再继续向前,万一把自己给打成对面这两个奇葩的德行可怎么办,那纱布那石膏,看着就疼啊。 两人走进来,林昆一眼就认出来了,原来都是熟人呢,其中走在前面那个,一副趾高气昂,鼻孔朝天的男人,正是他前天刚刚打过的那个黄毛男,对人家曲青青有意思的那个。 啪啪啪的,林昆当时那个大嘴巴子抽的那个凶啊,把这小子打的快连姥姥都认不出了。 而另外的那个,也是前两天刚刚见过面,中间闹了点小不愉快,三发旅游有限公司的老总,开发区那边的黑道大头目刘三发同志,也是被林昆啪啪啪的一顿抽大嘴巴子。 当刘三发认识林昆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想逃,可已经晚了,紧接着他心里又寄希望,希望打自己堂弟的那个人不是林昆,而是边上站着的那两个看起来很怂的货。 可惜天不遂人愿啊,他的堂弟,包着满脑袋纱布的堂弟,整天在外面给他惹是生非的堂弟,抬起胳膊就向林昆的鼻子指过去,嘴里头咆哮的大吼着:“哥,就是这混蛋打的我,就是在这屋里头打的,你一定要替我好好教训他,把他打的比我重十倍,重一百倍,以解我心头之恨。” 满头纱布的黄毛男说完,身后的堂哥一直没有反应,这套路不对啊,按说自己的堂哥下一句台词应该是——谁敢打我兄弟,我就打他,兄弟你放心,哥帮你出这口气! 然后就是气势豪迈的大手一挥,让手下的兄弟们一拥而上。 可今天却是一点动静也没有,难道堂哥被人打的耳背了? 还是说自己的声音出了问题,这么喊都没喊出声音来? 黄毛男诧异的回过头,道:“哥,你咋愣着呢,说话啊。” 刘三发嘴唇哆嗦了两下,想要开口,可却心虚的厉害,要不是前两天刚见识了林昆的恐怖身手,他或许会在心底抱有一丝幻想,凭着自己的兄弟多,把林昆给放翻了。 可见识过了林昆的变态身手以后,他再看到林昆,只觉得后背上的凉气噌噌的往外冒,脑门上都渗出冷汗了。 屋里头的那两个刚才还和林昆打赌的中年男人,互相看了一眼,两人心有默契,一个眼神就明白了,这是要有好戏看,不过根据两人现在的处境,更要担心的是待会儿万一打起来了,可别误伤了自己,得保护好自己啊。 另外,令人看向林昆的目光冲充满了一丝幸灾乐祸,心说原来就是这小子得罪人了,人家把大哥找来了,倒霉了吧,刚才还特么的在那吹牛逼呢,你小子继续吹啊。 吸烟室的外面,几个保安围上来想要处理一下,结果被两个黑社会的大汉一声怒吼,吓的几个保安连忙退远。 不是这些个保安太怂,实在是这几个黑社会的大汉太凶。 刘护士长看到了这边的情况,赶紧小跑过来,另外那个美丽的小护士苗青青也看到了,刘丽本来没打算多管闲事,但一看被堵在里面的林昆,马上就硬着头皮冲几个堵在门口的凶神恶煞的大汉喊了一句:“这里是医院,你们想干什么!” 门口的一个大汉上下打量了刘丽一眼,嘴角淫笑道:“哟姐姐,长的不赖啊,留个微信电话,有空约一下啊?” 刘丽心生厌恶,硬着头皮就想要回叱,这时吸烟室里的林昆笑着喊了声:“刘姐,没事,刚才说你的这个家伙,我待会儿替你摆平,你先替他预备一张病床,最好再先挂一个骨外科的重伤号。” 刘丽道:“这……” 林昆笑着说:“刘姐,你得相信你兄弟有这个实力。” 刘丽不再说话,站在一旁的苗青青一脸紧张的看着林昆。 这时,去医院外面转悠了一圈的姜夔生回来了,看到这边聚了这么多的人,又不见林昆,估计八成是冲林昆来的。 姜夔生步履稳健的走过来,本来想要上来就将这一群道上的混混给打趴下,林昆却是向他递过来了一个眼神。 姜夔生会意,林昆这是要慢慢玩,索性他就站到了一旁当观众。 林昆的目光落到了紧张的冷汗直冒的刘三发脸上,啧啧道:“三发大哥,你这是怎么搞的,伤成这个模样?” 刘三发嘴唇哆嗦着,心里简直泪流成河了,林老大,你老人家是真的记性不好还是故意开我的心啊,这满脸的伤明明就是你打的,你他娘的现在还在这儿装起了羊。 心里头咆哮着,但脸上不敢表现出来,刘三发只好苦笑说:“林,林老大,我这伤是前两天走路不小心摔的。” “是么!?” 林昆一副很惊讶的表情,说:“是哪个地方的路,三发哥你告诉我,我保证集结兄弟,分分钟把那路给平了!” 刘三发嘴唇颤抖的说:“谢,谢谢林老大,今天这事……” 不等刘三发把‘误会’两个字说完,林昆马上打断道:“今天这事肯定不是误会,不过看在咱们兄弟一场的份儿上,我可以保证只打脸,不打其他的地方,三发哥你看怎么样。” 刘三发顿时面如土灰,心尖嗡嗡嗡的直颤,目光闪烁不定,最终落在自己的堂弟脸上,心里头这个恨啊,你娘的你惹谁不好,惹上了这个大杀星,老子被害死了。 满脑门纱布的黄毛男愣了,一旁等着看好戏的两个中年男也愣了,气势汹汹站在林昆的面前怒目相向的就一个大汉了愣了,简而言之,除了林昆和刘三发之外所有人都愣了…… 林昆笑嘻嘻的向刘三发走过来,刘三发的第一反应就是要逃,林昆阴测测的笑道:“现在跑,可不光就打脸哦。” 刘三发一脸懊恼的回过头,说:“林老大,我真的错了……” 黄毛男忍不住满心的疑问,大声的问道:“哥,你咋的了?这小子就一个人,我们这么多人,有什么好怕的!” 啪! 刘三发直接一个大嘴巴子抽在了黄毛男的脸上,手上的绷带都抻碎了,大骂道:“就你特么的事儿多,知道他是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