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妇女之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妇女之友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妇女之友 林昆静静的盘坐在地上,按照曲老头说的调整呼吸,这龟息功虽然陌生,但林昆学起来倒不是太难,反反复复的试验几次,已经能够初步的掌握呼气纳气的方法了。 “清气下沉,浊气呼出。”曲老头靠在病床上缓缓的道。 “师傅,什么是清气,什么又是浊气?”林昆闭着眼睛问道。 “清气生万物,通体魄,浊气滋阴生,害于机体。”曲老头缓缓道。 “生万物,通体魄……”林昆闭着眼睛喃喃自语,蹙眉思索,恍然大悟道:“师傅那清气岂不就是氧气,浊气就是二氧化碳?” 曲老头翻了个白眼,不过还是微笑的点头,道:“你小子说的可能也没错,但也不完全对,你静下心来慢慢感应。” “哦……” 不知不觉中,时间流逝的很快,随着反反复复的吸气吐纳,林昆觉得肺腑间一阵的舒畅,受到‘气’的滋润,身体里本来的暗伤,像是受到了阳光的照耀一样,暖融融的。 华夏传统文化源远流长,这传说中的气功果然神奇奥妙。 林昆收气,慢慢的睁开眼睛,脸上漾起一抹喜色,抬头向曲老头看去,只见曲老头靠着枕头,微微耸耷着脑袋昏昏的睡过去了。 林昆起身慢慢的将曲老头放平,他刚一靠近曲老头就睁开了昏暗的双眼,冲他惨然一笑,说:“师傅累了,先休息一会儿,恐怕为师能教你的日子不多了,日后你要勤奋努力啊。” 林昆道:“放心吧师傅,我一定努力的,谢谢师傅传徒弟功法。” 曲老头道:“本来,我还想再多刁难你小子几日,算了,天不遂人愿,我这身体啊是越来越差了……”说着,老人家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阖上双眼,安然的睡了过去。 林昆从病房里走出来,外面曲老头的老板和孙女、徒弟一直在等着,见林昆出来,三人马上站了起来向他看过来。 林昆嘴角泯然一笑,道:“师傅他刚刚睡了,很安详。” 三个人回到了病房里,林昆一个人慢悠悠的向吸烟室走去,路上碰到了护士长刘丽,她刚刚带着手下的小护士巡视完病房。 见到林昆,刘丽马上过来关心的说:“小林,你没事吧!” 林昆笑着说:“刘姐,我没事啊。” 刘丽上上下下的打量林昆,道:“你不是被那个老头打伤了么?” 林昆笑着说:“我真没事,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么?” 刘丽凑上来小声的说:“听姐的,别硬扛着,赶紧去检查检查,咱年级轻轻的,日后可别留下什么后遗症就后悔莫及了。” 林昆笑着说:“谢谢刘姐关心。” 刘丽笑着说:“客气什么,我先去忙了,记得别硬扛。” 林昆笑着点头,“嗯。” 刘丽带着几个年轻的小护士离开了,这几个小护士各个水灵,几乎全市人民医院长的漂亮的小护士都在这个楼层。 其中,苗青青在列,小丫头转身离开之际,回过头冲林昆笑了笑,模样羞涩,娇俏可爱。 林昆也冲这小丫头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向吸烟室走去。 吸烟室里有两个抽烟的人,都是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两人穿着住院服,坐在长椅上边抽烟边吹着牛逼,林昆坐下来掏出雪茄叼在嘴里,两个中年男人同时看过来。 其中一个男人啧啧说道:“小兄弟,你这是纯正的古巴雪茄吧!不得了呀,这味道闻着就够香的,哪儿买的?” 林昆嘬了一口烟,笑道:“不是买的,一个朋友送的。” 另一个男人道:“能送这么好的眼,那你的朋友肯定很不一般啊。” 林昆笑了笑没有说话,他当然不能说自己这雪茄是从漠北边境的那些毒枭的老窝里缴获的,更不能说是从漠北军区的头号首长老胡的小仓库里搜刮来的,真要是说出来了,眼前这两个中年男人肯定不信,还能当他是在吹牛逼。 两个男人又在那儿嘻嘻哈哈的聊了起来,听他们两个话里的意思,好在都是在谈论这医院里哪个小护士漂亮,哪个的身材好,两人甚至还在那儿计划着怎么去泡上手。 聊着,两人突然话锋一转,说起了前天有个富二代在这儿被打了。 其中一个提起了这个话头,另一个马上附和道:“听说那小子是开发区的,跟开发区的某个大佬有瓜葛。” 提起话头的说:“是么?我也听说了,不过不太敢确定啊,那挨打的小子要真有这么大的来头,那打人的那小子还不倒霉了,开发区那一片我可听说了,可乱的很呢,就是咱们中港市的那位地下教父,也难以插手。” “是啊,我也听说了,开发区那边牛气的很呢,打人的那小子啊,这回八成是没有好下场了,咱们就等着听消息吧。” 两人说的绘声绘色,林昆觉得有趣,笑着插了句嘴说:“你们等着听什么消息?听那个打人的小子被打?” “对啊,多热闹啊!”两个人笑着说。 林昆摸了摸鼻梁,笑着说:“可你们想过没有,打人的那个可能是好人,被打的那个可能是坏蛋,你们期待看好人被打?” 其中一个中年男人笑着说:“我们才不管他好人坏人呢,我们只管看热闹。” 另一个中年男人也笑着说:“是啊,哥们你要是感兴趣咱们互相留个联系方式,等有消息了,咱们互相通知一下,说不定还能就这个摆上一桌,好好的喝一顿呢!” “还是算了,我对这件事毫无情绪,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挨打的那个要是真敢找人过来找那个大人的,你们猜结果怎么样?”林昆微微眯眼,神秘的笑着说。 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一起向林昆投来目光,道:“怎么样?” 林昆嘬了一口雪茄,吐出一个大大的烟圈,道:“倒霉的肯定是被打的那个小子。” “昂?” 两个人又是互相对视,随后一起‘切’了一声,道:“不可能!” 瞧两人这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林昆笑着说:“要不,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两个人说:“赌什么呀?” 林昆笑着说:“你们两个想赌什么,我都出双倍奉陪。” 两人皱着眉头想,其中一个试探性的道:“要不赌钱?” 另一个道:“赌钱多没意思,能住的起这高级vip病的,还会差钱?要赌咱们就赌个少见的稀罕玩意儿。” “那是啥?” “这……我也没想出来。” “要不,我帮你们想想?”林昆笑呵呵的说。 “你帮我们想?”两个人同时道,旋即又说:“行啊,只要你说的合理,我们俩肯定接受,不过我们也得提醒你一句,这种基本上赢不了的赌,你还是谨慎一点吧。” “这个你们就不用操心了。”林昆眼珠滴溜溜的一转,笑着说:“咱们就赌耳刮子吧,怎么样,简单还新奇。” “耳刮子?”其中一个中年男人道。 “就是大嘴巴子。”另一个中年男人道。 说完,这两人又同时一脸不解的看着林昆说:“小子,我们无冤无仇吧,你跟我们赌嘴巴子,总得有个原因吧。” 林昆笑了笑,然后突然一本正经的说:“原因啊,就凭你们刚才污言秽语的谈论人家小护士的胸和屁股,我觉得你们俩是对女人的不尊重,我要替广大妇女伸张正义!” 闻言,两个中年男人一下子懵了,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昆,然后一起哈哈的笑了起来,讥诮道:“哥们,你脑子不好使啦,你这是要做广大妇女的保护神,还是妇女之友啊?” 林昆嘴角轻佻一笑,道:“一人十个嘴巴子,我要是输了,你们可以一人打我二十个。” “二十个?那加在一起可就是四十个,你挨的住么?” “就是……” “这个你们就不用操心了,我皮糙肉厚很抗打,你们倒是小心喽。”林昆将手中的雪茄捻灭,笑呵呵的站了起来。 就打算和这两个中年男人互相留个电话号码,日后好联系的时候,这时故事就像是事先安排好似的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