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气沉丹田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气沉丹田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气沉丹田 “你们都出去吧……” 病房里,曲老头躺在病床上,虚弱无力的冲几个人说道。 老伴柳花花面有担心依依不舍,但也还是被孙女扶了出去。 病房的门关上,窗外映着朝阳的余晖,屋内开着灯光。 曲老头冲林昆虚弱的道:“小子,去把灯关了,把窗帘拉开。” “哦。” 林昆答应了一声,关了灯,走到窗边哗啦一下拉开窗帘,窗外那朝阳的余晖暖暖的照进了屋里,落在了曲老头的脸上。 曲老头半眯着眼睛,目光深邃而又迷恋的望向朝阳,叹息了一声说:“这朝阳可真美啊,可惜没有我们北重峰的美。等我死了以后,就埋在那北重峰上,天天沐浴着朝阳。” 说着,转过头看向一脸哀伤的林昆,目光混澈无光,像随时都有可能熄灭的灯火,笑着说:“小子,你悲伤什么?” “师傅你……”林昆动容道,忍了忍余下的话没说出口。 曲老头笑着说:“我和你小子认识才几天的功夫,你用不着这么悲伤,你心里一定疑惑,我为什么非要收你做弟子吧。” 林昆道:“为什么?” 曲老头笑着说:“我这身子骨也不一定能挨到哪天,咱们师徒俩的情分说不定哪天就断了,在我离开这个世上之前,有些话该告诉你的,我还是趁早告诉你的好。” “我这一辈子收过六个徒弟,算上你是第七个,筱筱是我的孙女不算,还有一个是你看见的星雨,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资质稍稍的差了一点,可惜无法继承我的衣钵。” “至于另外的那四个徒弟,只能说我有眼无珠教子无方,传了他们一身的本事,却没成想他们一个个都走上了歧途,为了女人和钱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他们四个里有两个已经被我清理门户了,还剩下两个继续逍遥法外,师傅有一个请求!” 林昆道:“师傅,您尽管说,只要是徒弟能做得到的,一定竭尽全力。” 曲老头虚弱的笑着点点头,道:“好,这一次我曲韶华应该没看错人,师傅会尽快的交你内功调息的功法,等你将来有机会,一定要把另外的那两个败类替师傅清理门户!” 林昆道:“师傅,你放心,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曲老头哀声一叹道:“真是世事无常,本来打算这次下山先清理门户,然后再参加内家和外家功夫的荣誉对决,可惜天命不由我啊,阎王爷这么快就要向我来收命了。” “小子,你的天赋是为师见到过的最高的,你有一身军人的杀伐之气与戾气,师傅调查过你,你以前是漠北的兵王吧。” “是的,师傅。”林昆点点头,惭愧的一笑:“本来我以为自己的实力已经是登峰造极了,没想到差了那么多。” 曲老头笑着说:“你也不用惭愧,谁都年轻过,年少的时候该轻狂就轻狂,否则到老了回忆,全都是些碌碌无为多无趣。” “看来咱们华夏的部队里确实出了人才,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可没有你现在的身手,而且你身上的那股兵王的杀伐之气和戾气,这可不是普通人想练就能练的出来的。” “你之前被仇老鬼打伤,感觉不是他的对手,等你学会了运气、控制气、用气的时候,将你那一身兵王的戾气与杀伐之气收于体内,再做为强大的力量爆发出来,别看那仇老鬼一把年纪,对上你也没有百分之百能赢的把握。” “那仇老鬼心胸狭窄,他也是看你磨练出了一身常人难有的气,怕你日后成为江湖上的佼佼者,所以才想要趁着你羽翼未丰的时候抹杀你,他若是没有被我打伤,也肯定会想着各种法儿来治你的死地。” “谢师傅救命之恩!”林昆拱起双手,一脸诚恳的道。 “罢了,谁让我看你这块料了。”曲老头虚弱无力的笑道:“我让筱筱去简单的调查了一下你,小伙子不错,过去是军人,一身的军人傲骨,行事光明磊落又讲究江湖义气。” “看来老天爷待我曲韶华还是不薄啊,我的一身本事终于有人继承了,我派嫡传的龟息功,也终于能够绵延下去了。” 曲老头微微一笑,道:“来,小子,把手伸到师傅这儿来。” “师傅,你要干嘛?”林昆小心翼翼,有些警惕的说。 “让你伸就伸过来,我这手里一没雪茄二没刀子的,你怕啥。”曲老头翻了一个白眼道。 “哦……” 林昆把伸到了曲老头的面前,徐老头那看似虚弱的手腕,陡的翻过来捏住林昆的手腕,林昆下意识的想要抽回来,却仿佛被铁钳夹住一样,手腕处传来一阵骨头似要被捏断的疼痛。 “师傅!” 林昆叫喊了一声,曲老头微微的闭上眼睛,这时林昆忽然感觉手腕处一丝暖意袭来,那疼痛的感觉顿时舒缓了不少。 “师傅,不要啊,这样你的内力会耗尽的,你会……”林昆紧张的叫喊道。 这时,病房外面曲老头的老伴和孙女、徒弟全都一脸紧张,曲筱筱想要破空而入,被老太太给拦住了,老太太脸色严肃的说:“筱筱,不管你爷爷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必须支持!” “可是爷爷他……”曲筱筱急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是啊,师娘,我师傅他……”杨星雨也着急的道。 “不行,你们不能进去!”老太太一脸决然严肃的表情挡在了门口。 曲筱筱和杨星雨强行要进去,这时病房里又传来了曲老头的笑声…… “哈哈!” 曲老头躺在病床上,爽朗的大笑两声,随着这笑声,他整个人的精神头看起来好多了,瞥了一眼满脸紧张的林昆说:“小子,你以为看玄幻修真小说呢,以为我那是给你耗费内力传功呢?等我把功力传完了,我整个人马上就不行了啊?” 曲老头调整了两下呼吸,强撑着笑着说:“我刚才只是给摸了个脉,从你的脉搏来看,你这身体素质却是极为罕见。看来那部队里倒真是个磨炼人的好地方啊,扶我起来……” 林昆过来将曲老头扶了起来,拿起枕头垫在他的后背,曲老头靠墙坐着,道:“小子,你不要把内功练气想的太玄妙了,其实这就是一个认识气、练气、运用气的过程。” 呼…… 曲老头伸手过来,在林昆的头顶上拽下了一根头发,然后放在嘴边吹了一下,说:“看到了没,这就是气,气也是有力量的。这道理很简单,就像是我们自然界里的风,风强大到了一定的程度,能够摧枯拉朽,将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大树给连根拔起来,这力量的强悍自然不用我多说了吧。” “我们的身体也可以看做是一个大自然,这不是我杜撰的,而是道家典籍里有过记载的,我们身体的这个大自然也有气,也能产生气,我们呼吸是气,发怒的时候也能产生气,当我们高兴的时候或者沮丧的时候,同样都能产生气。” “像你身上的兵王戾气和杀伐之气,这股气的根本在你的身体上,但是是被你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磨练出来的后天之气。” “咳咳……” 曲老头咳嗽了两声,林昆赶紧倒水递过来,道:“师傅,你喝点水,你还是先别说了,我不急着练气练内功。” 曲老头喝了一口水,慢慢的下咽,而后翻着白眼看了林昆一眼道:“小子,你不着急我着急,万一我哪天挂了呢?” “师傅……” “认真的听我说。” 曲老头续了一口气,接着说:“你看武侠小说或者电影的时候,里面常常会听到一句话——气沉丹田,你知道这丹田是在哪儿么?” 林昆想了想,摸摸自己的肚脐下面的位置,说:“师傅,是这儿么?” 曲老头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不过只对了三分之一。我们身体还有另外的两处丹田,脐下三寸的气海穴称之为下丹田,两胸中间的檀中穴称之为中丹,眉心中间的印堂穴称之为上丹。” “气海穴是存气之根,将气运用到这个穴位,会增加你的耐力,胸前的檀中穴入气,会增强你的爆发力,这个增强可不是普通的增强,而是会成几何倍数的翻增,眉心中间的印堂穴,主的是精气神,你看我现在的精神就是这儿支撑的。” “师傅,那这修炼起来一定很难吧。”林昆听完后道。 曲老头笑着说:“不要把它想的太过神秘,练气在我们华夏源远流长,道家里的练气功法诸多,只要你能熟练掌握,能够感应到气,然后再将这些气据为己用,就成功大半了。” “我师傅传给我一套练气功法,这套练气功法叫龟息功,是道家一脉的精粹,后又经过历代的师祖们的改良,你以后勤加练习,慢慢的就能够掌握其中的奥妙了,以后你也要将这门功法传递下去,只传准掌门人。你现在按照我说的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