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曲老头病情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曲老头病情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曲老头病情 杨星雨前脚刚走,林昆就抖落着巴掌一脸痛苦的表情,这好好的一个巴掌,硬是被烫的黑黢黢的一大块,疼啊! 旁边的曲老头没心没肺的竖起大拇指,一副惊为天人的模样,称赞道:“小子,没看出来,你表演天赋很强啊!” 林昆咬牙切齿,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要不是眼前这老家伙是他师傅,他真想一巴掌把这没有爱的老家伙给打趴下。 “小子,你干嘛瞪我啊?”曲老头脸色一板,不愿意道。 “师傅,疼啊!”林昆泪光闪烁,这心里咋这么委屈呢。 “哈哈……” 曲老头很没有爱的大笑,将雪茄重新咬在嘴里吧嗒了一口,眯着眼睛道:“小子,我这是在教你功夫呢。” “教我功夫?” 林昆神色诧异,不敢相信的看着曲老头,委屈的说:“师傅,有这么教功夫的么,手心都快烫熟了,你闻闻!” 说着,林昆把手向曲老头伸过去,曲老头爱上挥挥手打开,说:“小子,你懂什么,刚才你那歇斯底里的吼叫,就是气,你要是学会了运用气,刚才那一声叫的能更响亮。” “更响亮?” 林昆翻了个白眼,看着曲老头说:“师傅,我书读的少,你可别蒙我。” 曲老头嘿嘿笑道:“放心吧,你是我百年难得一见的好苗子,既然我决定把你收作关门弟子,就一定不会蒙你。” 林昆嘴角抽搐了一下,看这老家伙一脸狡猾的模样,这心里怎么那么没谱呢,怎么都觉得有一种掩耳盗铃的意思,嘴里嘟囔着道:“还百年难得一见,师傅你也没有一百岁吧。” 曲老头眯着的两颗眼珠子一瞪,道:“你小子还真是没文化,这叫夸张的形容手法知道不?你这语文也忒差了。” 林昆两条眉毛一耷拉,很是无语。 曲老头吧嗒吧嗒的又嘬了两口烟,然后突然呛的咳嗽了起来。 林昆在一旁佻笑说:“师傅,您老不能抽烟就少抽点,对身体不好,你又不是我这小年轻的身板,爱惜着点。” “臭小子,你……” 曲老头抬起头就要骂,忽然更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咳咳……” 咳的越来越厉害,仿佛要把嗓子咳破似的,后背也随之弯了下去。 林昆马上就有点慌了,扶着曲老头,拍着他的后背,说:“师傅,你没事吧,你可别吓我啊,师傅……师傅!” 嘭! 一声巨响。 林昆一脚踹开了卫生间隔间的门,背着半昏半迷的曲老头从里面跑了出来,曲老头的头靠在林昆的肩上上,嘴角淌出一丝血迹,脸色发暗双眼无光,仿佛随时都有可能…… “医生,医生!” 林昆冲出卫生间,站在走廊里大声喊叫。 闻声,值班的护士马上推着急救用的移动病床赶过来。 另外的护士也马上去通知值班的医生。 夜深人静,本来安静的走廊一下子不安静起来,前面不远的一个病房的门打开,曲老头的老伴儿探出个头看过来。 老太太脸上隐隐有着一抹担心,当看到躺在那急救病床上的就是自己的老伴后,脸上的表情顿时紧张不安起来。 “韶华,韶华你怎么了!”老太太跑过来,紧张的都快要哭出来,一只手扶着病床,另一只手紧紧的攥着曲老头的手。 曲老头被推进了急救的手术室里,手术室的门口亮起了红灯。 老太太失神的站在手术室的门口,整个人彻底慌神了。 “奶奶!” “师娘!” 曲筱筱和杨星雨跑了过来,老太太回过神,转过头,脸上紧张不安,双眼里更是噙满了泪光,“筱筱,星雨……” 曲筱筱道:“奶奶,爷爷怎么了?” 杨星雨也是一脸紧张的说:“师娘,师傅他没事吧?” 老太太慌神的道:“我……我不知道,筱筱,你爷爷不会有事吧?星雨,你说你师傅他不会有事吧,这老混蛋万一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我也就不活了。”泪水唰的落下。 曲筱筱安慰道:“奶奶,你别胡说,爷爷一定没事的。” 杨星雨也跟着道:“师娘,师傅一定吉人天相,你们都能长命百岁的。” 说完,曲筱筱和杨星雨对视了一眼,神色间说不出的哀伤。 林昆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这一家人,忽然心里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难不成师傅他老人家有什么痼疾?否则的话,眼前这位自己应该叫她师娘的老奶奶不至于如此的悲伤吧,还有旁边的师妹师弟也不会那么神色哀伤吧。 林昆向他们三人走了过来,张口像那老太太喊了一句,“师……师娘。” 老太太抬起头,噙满泪光的双眼看着林昆,并没有流露出意外或是陌生的神色,幽幽的叹道:“过来坐吧。” 一旁的曲筱筱和杨星雨看着林昆的目光也很平静,没有任何的意外,也没有感到任何的陌生,仿佛认识已久一样。 林昆心中疑惑,并没有坐下,微微低着头,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说:“师母,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让师傅抽烟的,我不知道师傅的身体不好,是我对不起你们。” 林昆不知道的是,昨天曲老头救完他回到病房后,虽然受了不轻的内伤,可心情却是好的不得了,在老板和孙女、徒弟的面前,反反复复的叨咕他的好,说他是天才。 老太太泪光闪烁,摇头叹道:“孩子,跟你没关系,你师傅的病已经入了膏肓,回天无力难善其身了,唉……” “不让他抽烟,就是想他能多活几天,可他的烟瘾太大,抽了一辈子,但我们谁都不忍心给他烟抽,他偷偷的找你要烟我们也都知道,但又都假装不知道,心里矛盾啊。” “师娘……” 林昆道:“我师傅到底得的是什么病,或许有办法救治。” 老太太摇头,旁边的曲筱筱道:“爷爷得的是肺癌,晚期。” 林昆神色惊讶,马上深深的哀伤起来,真的是无力回天了。 林昆道:“那师傅还剩下多少时间?” 曲筱筱道:“医生说最多两个月,少的话可能几个星期。” 林昆坐在了杨星雨的旁边,四个人全都沉默了下来,各自怀着悲伤的心事,林昆只觉得内心忽然说不出的痛。 一日为师,终生为师,想起师傅救自己的样子,想起他那老顽童的模样,再想到他此时就躺在手术室的病床上,像一盏摇曳在风中不定的孤灯随时多有可能枯灭…… 心,更痛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快凌晨四点钟的时候,手术室门口的灯光变成了绿色,满头大汗的医生从里面走出来,几个人赶紧起身围了上去。 老太太开口问道:“医生,我家老头子的情况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说:“暂时没什么大碍,不过老人的病情……我们还是建议化疗治疗,这样老人的时间能长一些。” 老太太为难道:“好吧,等我再和他商量商量,谢谢你了医生。” “不用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医生疲惫的离开了。 曲老头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麻药的劲儿还没过,老头正躺在床上昏睡,他的脸色看起来很差,灰黢黢的。 林昆和杨星雨帮着护士,一起小心翼翼的将曲老头推回了病房,曲筱筱跟在后面扶着奶奶,老太太今年也是快八十岁的人了,长时间的坐着冷不丁站起来腿脚不便。 把曲老头送回了病房,林昆就坐在了病房外面的长廊里,望着窗外渐渐泛起的天光,黎明渐渐的揭开一角…… 就这样坐在这儿怔怔的发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朝阳升了起来,他起身准备去买点早餐回来,这时病房的门突然开了,曲筱筱从里面走出来,对他说:“爷爷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