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愉快的翔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愉快的翔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愉快的翔 对刘刚的处置,林昆似乎已经下定决心,为了一个红颜祸水而事理不分的男人,是无法委以大任的,哪怕他有通天的本领,这种人用了日后就是一个定时炸弹,隐患无穷。 百凤门名下的诸多场子,是不能再交给刘刚打理了,可短时间内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林昆心里首先想到的是楚静瑶,凭楚静瑶的业务能力,哪怕从前没有涉猎过夜场这一行业,只要她肯定去钻研,未来经营的一定不会比刘刚差。 可林昆又不愿意让楚静瑶来受累,谁不希望自己的媳妇在家养尊处优貌美如花,更何况楚静瑶还有天楚集团要忙。 接着,林昆又想起了秦雪,秦雪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只不过秦雪是楚静瑶的人,正帮楚静瑶打理燕京钢材厂,自己总不能挖自己媳妇的墙角吧,那还不得把搓衣板跪碎了。 林昆揉着太阳穴,心里头一时间有些乱,如今百凤门是外敌忧患,内部又出了问题,权衡利弊考虑,他最终决定暂时先留刘刚在百凤门,等解决了三进会和外省的人,再重新物色人选,至于刘刚是去是留,倒是他也不会阻拦。 尽管八指满心的不愿意,不过还是听从林昆的话,去把丁锦玉的弟弟从三进会的那个狼窝里给捞出来。 办公室里只剩下林昆和姜夔生两个,姜夔生笑着说:“昆子,你对待兄弟总是这么够意思,倘若这次泄露的消息让你丢了脑袋,你还能这么淡定么?” 林昆笑着说:“毕竟这次还没丢,我就再当一把好人。” 姜夔生笑道:“你这有些妇人之仁了。” 林昆笑着说:“不去想那么多了,先走一步看一步吧。” 姜夔笑着说:“你小子说走一步看一步,那就是心里有谱了。” 林昆嘿嘿笑道:“还是夔生哥懂我。” 林昆倒上一杯茶,和姜夔生对饮,本就打算着这一上午安安逸逸的度过,喝喝茶聊聊天,偷得浮生半日闲,可天不遂人愿,一杯茶还没喝完,桌子上的手机就响了,是曲老头打来的。 昨天晚上给曲老头留了电话,一看这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林昆知道今天这半日闲泡汤了,接听了电话说:“老前辈,什么事?” 对面马上传来曲老头不满的低声咆哮,“小混蛋,叫师傅!” 林昆马上改口,道:“师傅……” 曲老头道:“限你二十分钟之内,马上赶到人民医院!” 林昆道:“是吸烟室么?” 曲老头道:“男厕所!” 嘟嘟嘟…… 不等林昆多问,电话里传来了盲音,林昆放下电话,苦笑着对姜夔生说:“新认的师傅,我这半日闲是泡汤了。” 姜夔生道:“是医院里出手救你的那老头?” 林昆点点头,道:“嗯。” 姜夔生道:“昆子,你不觉得奇怪么,通常这种级别的高手,一般很少会出现在江湖上,现在一下子出现了两个,一个是内家的顶级,一个是外家的顶级,情况不太对。” 林昆道:“夔生哥,你的意思是这江湖上怕是要有动荡?” 姜夔生笑着说:“我也只是猜测。” 林昆道:“等我有机会问问我师傅。我先走了,你慢慢在这喝茶。” 姜夔生道:“我跟你一起吧,正好我也想出去透透气。” 林昆会意的一笑,道:“你是担心我身体状态不佳,遇到危险吧?” 姜夔生站了起来,笑着说:“我没什么兄弟,你不能出事。” 林昆笑着说:“谢了,夔生哥!我们一辈子都是好兄弟。” 林昆和姜夔生开着野马车向市人民医院驶去,这野马车之前就停在了百凤门,早上过来的时候,开的是八指的霸道车,林昆前段时间给他们一人配了一辆霸道车当座驾。 过了早高峰,一路上很畅通,等林昆和姜夔生来到了医院高级vip楼层的男卫生间门口时,才刚刚用了十九分钟。 “夔生哥,你在外面等着,我进去瞧瞧。”林昆笑着说。 “嗯。”姜夔生道。 这卫生间林昆还是第一次进来,锃明瓦亮的哪还像是卫生间,这装修的简直比一般的卧室都要豪华呢,不愧是医院专门为高级vip准备的。 卫生间里空荡荡的,也没个声音,林昆小声的喊了一声:“师傅?” 最里头的一个隔间的门开了一道小缝,一只手伸出来冲林勾了勾。 林昆走过去,曲老头从里面探出个头,警惕的四处观察,道:“小子,你没被人跟踪吧,别磨蹭了,快进来!” 林昆进了隔间,诧异的道:“师傅,你躲在这儿干嘛?” 曲老头道:“还能干嘛,快把烟拿出来。” “哦……” 林昆掏出烟,递到曲老头的面前,是他常抽的红双喜,“师傅,给。” 曲老头伸手刚要接过来,眉头却是深深的皱起来,抬起头冲林昆骂道:“小混蛋,你是故意的吧,这烟能抽么!” “我平时就抽这个啊,反正是用来装13,这个经济又实惠。” “我呸!” 曲老头愤愤然的道:“你小子故意找打是吧,看我不揍……” 说着,曲老头抬起手作势要打,林昆赶紧一个机灵躲闪,掏出雪茄双手奉上。 “哼,这还差不多!”曲老头接过雪茄,放在鼻尖上深深的一嗅,一脸陶醉似的表情道:“这才叫烟,小子以后你给我机灵点,再敢拿那烂烟叶子糊弄我,我下回肯定揍你!” 曲老头叼上雪茄,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林昆还能说啥,谁让自己拜了人家师傅,还打不过人家,只能乖乖的递上打火机。 喀嚓…… 火苗跳动,雪茄点着,一股股浓浓的烟香弥漫,令人陶醉。 曲老头一边享受着,一边称赞:“好烟,好烟啊……” 这时,外边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曲老头脸上的表情马上一凛,说不出的紧张,林昆奇怪道:“师傅,你欠高利贷被追债了?” “嘘!” 曲老头抬起手指,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可能是你师弟。” “师弟?你又收徒弟了?” “他比你早拜的师。” “那应该是我师哥啊。” “闭嘴!我喜欢怎么排,就怎么排,我说你是师哥就是师哥!” “……” 脚步声已经走进了卫生间,外面的人小声的喊道:“师傅,你在这么?师娘发现你不在了,让我出来找你,你快回去吧。” “师傅?” “师傅……” 不管外面的人怎么叫喊,曲老头就是闷不做声,也不让林昆出声,林昆这心里头没由来的一阵紧张,就跟做贼似的。 杨星雨站在外面,鼻子嗅了嗅,空气中淡淡的烟香气,这比他之前闻过的烟气香味都要好闻,跟着这抹香味,他向林昆和曲老头藏着的这间隔间走了过来,“师傅,你在这吧?” 曲老头低头看了一眼缭绕着一丝淡淡烟气的雪茄,冲林昆递了个眼神,让林昆把手伸出来,林昆也不知道这老头要干嘛,师命不敢违,老实的把手伸了出来,结果曲老头马上将那烧着的雪茄往他的手心里一杵。 “啊!!!” 林昆顿时一声尖叫,这尼玛可真疼啊,比烫烟疤还疼。 “师傅!” 站在外面的紧张的喊了一声,不过这声音听起来不对啊。 “师傅你个头啊,小子你烦不烦啊,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拉屎!”林昆扯开嗓门冲门外大吼道,要多凶有多凶。 “对,对不起啊。”杨星雨被吓了一哆嗦,连连道歉,然后离开了卫生间。 卫生间门口的方向传来了一阵隐隐约约的声音:“师姐,师傅不在里面。” “哦,走吧,去别的地方再找找,老爷子八成是躲起来抽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