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难当大任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难当大任

第一千一百一十五章:难当大任 “……嗯,好,我在办公室等你!”挂了电话,林昆抬起头,八指和姜夔生都盯着他看,“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 “那小子说什么?”八指阴测测的道。 “我先在办公室等他。”林昆笑着说:“你们先别紧张。” 姜夔生面容平静的说:“我们俩不紧张,只是等着动手。” 林昆笑着说:“我知道你们俩是怕我被兄弟给卖了,想要帮我清理门户,不过你们先别轻举妄动,我自有安排。” 林昆走进了百凤门的大门,姜夔生和八指互相看了一眼,也跟着走了进去。 林昆坐在办公室里,舒服的皮椅,偌大的落地窗,桌子上摆着一套他根本就不怎么会玩,或者说干脆就不玩的茶具,刚才有专门的服务员过来帮他把茶泡好,茶香四溢…… 咚咚咚! 房间的门被敲响了,林昆冲着么口说了声:“进来。” 门开了,一脸狼狈的刘刚走进来,他的精神头看起来很不好,脸上有几道血绺子,应该是被媳妇给挠的,头发也是乱蓬蓬的,双眼浑浊布满血丝,一看昨天晚上就没轻折腾。 “刚哥,喝茶。”林昆笑着倒了一小杯茶,推到刘刚的面前。 刘刚走到办公桌的面前,不过没有坐下,低着头说:“昆子,对不起……” 闻言,林昆眉头轻轻一皱,刘刚直接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刚哥!” 林昆马上从皮椅上站起来,走到桌子前要扶刘刚起来,“刚哥,你这是干什么呢,有什么话咱们坐下来好好说。” “昆子!我对不起你,你,请你处罚我吧。”刘刚低着头,声音懊恼有些哽咽,“但我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这……” 林昆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说:“刚哥,这话从何说起。” 边说,边硬把刘刚从地上给扶了起来,坐到一旁的沙发上。 刘刚低着头,拳头暗暗攥紧,说:“内……内鬼其实是我,是我把消息透露给了三进会,昆子,请你处罚我吧!” 林昆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心中马上反应过来,刘刚这是在用牺牲自我的方式来保护丁锦玉,站了起来背对着刘刚冷笑说:“刚哥,既然你已经承认是内鬼了,那我只好按照我的规矩来处理,挑断手脚筋,然后嫂子和小刚……” 刘刚脸上表情骇然,马上又跪倒了地上,哀求道:“昆子,事情都是我一个人做的,跟月娥和小刚无关,求求你……” 刘刚的话不等说完,林昆猛的回过头,一脸决然的看着刘刚说:“刚哥,我林昆拿你当亲兄弟,你就这么对我?” 他的目光冰冷,像是两把刀子隔空刺来,刘刚的眼中更加惶恐。 “昆子,我,我……”刘刚唯唯诺诺,心底发虚的厉害。 “刚哥,念在我们兄弟情义的份儿上,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要么跟我说实话,要么就别怪我按规矩立威!” “我……” 刘刚抬起头,目光惶恐,林昆目光冷冰冰的盯着他,等待他的答案。 “这,这一切其实都是……”刘刚吞吞吐吐,一边是自己的老婆孩子,另一边是跟了自己的女人丁锦玉,他左右为难。 林昆转过身坐到了皮椅上,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他的耐心有限,最多再等五秒钟。 刘刚紧紧的握着拳头,最终牙关一咬,道:“昆子,消息是锦玉走出去的,我求求你看在我们之间的情义上放过她一马。” 说完,刘刚便砰砰砰的给林昆磕头,大有一股林昆不答应,就会一直磕下去的意思。 林昆坐在椅子上,手里把玩着一个茶杯,他的脸色平静,内心却是百般的纠结,眼前跪着的好歹也是自己的兄弟,可这个兄弟居然为了一个红颜祸水,不惜向自己撒谎。 他还可不可信? 自己以后还能再信任他么? 他应该算是一个有良心的人吧,至少懂得舍弃自我保护女人。 可这又能说明什么?说明他有爱心,还是能说明他对自己忠心? 百凤门日后一定是要向更高的地方发展的,留这样的兄弟在身边,那以后再出来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红颜祸水的时候,是不是他还会照样的帮她们隐瞒,帮她们欺骗自己。 林昆放下了茶杯,脸色平静的有些吓人,茶杯咚的一声放在桌面上,微微的一声响,却是将整个房间都震荡的一颤。 “刚哥,你起来吧。”林昆语气平静的说,隐藏着微微的叹息。 刘刚砰砰砰的往地上磕的脑袋停了下来,但趴在地上没敢起来。 林昆语气平静的说:“从我灭了疯皇集团开始,你就跟着我了,我拿你一直当兄弟看,结果你就这么来回报我,为了一个女人值得么?” 刘刚跪在地上,脑门磕在地板上,红丝丝的血水流了出来,湿了深红色的地板,眼泪顺着脸颊淌了下来,挺大的一个男人,像个孩子一样泪流满面声音哽咽的说:“昆子,我错了。” 林昆语气平静的说:“之前走漏的消息只是让我们伏击失败,若是走漏的消息让我的脑袋搬家了,你连对不起都不用说了。” 刘刚趴在地上握紧拳头,道:“昆子,是我糊涂,错相信了人。” 林昆道:“问题的关键在于,你明明知道是她,却还要帮她隐瞒。” 刘刚道:“昆子,我也是没办法,锦玉现在正躺在医院里,肚子里的孩子刚刚……” 林昆道:“刚哥,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以后我还能再相信你么?” 刘刚缓缓的抬头,看着林昆的眼眸,那眸光坚硬而又冰冷,仿佛一下子能看透人的心底。 刘刚前所未有的紧张、恐惧起来,心底发虚一片冰凉,嘴上支支吾吾的说:“我……我……” “回答我!”林昆高声喊道。 “昆子,我以后保证不再犯同样的错误,求你给我一次机会!”说完,脑袋砰的一声又是重重的撞在地板上,血水喷溅。 呼通…… 刘刚晕倒在了地面上,身体保持着跪着的姿势蜷缩着。 林昆依旧面色平静,冲门外喊了一句:“来人,送医院!” 两名候在外面的小弟进来把刘刚抬了出去,地面上留下的那摊血液腥红而又刺眼,八指和姜夔生从外面走了进来。 八指道:“昆子,你打算怎么办?” 林昆道:“八哥,先去把丁锦玉的那个弟弟给救出来吧。” 八指皱眉道:“昆子,你不能这么善良,管那小子死活呢。” 林昆苦笑道:“人都是有软肋的,丁锦玉之所以被要挟,证明她是一个肯为亲情而牺牲的人,而刚哥肯为了丁锦玉而隐瞒,也证明他是一个有良心的男人,所以我……” “所以你打算继续用刘刚,并且放过丁锦玉那娘们!?”八指生气的道,而后噌的一下站起来,大声道:“我不同意!” 林昆笑着将目光看向姜夔生,姜夔生平静的说道:“我同意……” 八指马上皱着眉头冲姜夔生大声道:“老姜,你他娘的疯了啊!你也这么优柔寡断的,不是在帮林昆,是在害他!” 姜夔生慢悠悠的将余下的话说完:“我同意老八说的。” 八指脸上的表情马上一喜,道:“嘿,老姜,明白事理!”而后又看向林昆,道:“昆子,我和老姜的意见统一!” 林昆脸上平静的笑着,姜夔生说:“老八,你淡定一点吧,昆子的心里比我们谁都明白,只是碍于感情一时间难以下定决心,像这种为了女人而事理不分的人,难当大任。” 林昆叹了口气,悠悠的重复道:“难当大任。”神色落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