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夜色春香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夜色春香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夜色春香 “你喝酒了?” 林昆亲完楚静瑶的嘴唇刚抬起头,楚静瑶睁开了眼睛道。 “老婆,你没睡呢?”林昆压低着声音,怕吵醒了澄澄。 “你干嘛去了,这么晚回来。”楚静瑶声音里带着嗔怪。 林昆捎着后脑勺笑着说:“去医院见了一个老朋友。” “老朋友?” “对啊,就是一个年级很老的朋友,他非要我拜他为师。” “然后呢?” “媳妇你不知道,这位老朋友可厉害了,我当然没错过这机会。” “可你身上怎么有女人的香味?”楚静瑶从床上下来,站在林昆的面前,借着窗外昏暗无力的灯光,双眸冷冷的看看林昆。 “我,这……”林昆马上心虚起来,支支吾吾,同时这心里头也冤枉的很呢,自己和江雪也没什么啊,干嘛这么紧张么? “你出来!” 楚静瑶眸光冰冷,话语里透着杀气,伸手扯着林昆的耳朵就往外走。 “哎,老婆,轻点轻点,我冤枉啊……”林昆捂着耳朵喊冤道。 三楼阁楼,房间的门一打开,小灰灰和小海冬青就睁开了双眼,看到林昆,两个小家伙两双臻黑的小眼睛,闪闪发亮充满兴奋,不过马上两个小家伙就疑惑起来,‘爸爸’怎么是被揪着耳朵提溜上来的。 楚静瑶松开了手,声音提高了几分,道:“坦白从宽。” 林昆揉着耳朵叫冤道:“媳妇,我也没抗拒啊,是你不给我机会。” “快老实交代。”楚静瑶坐在床沿上,双手抱胸,身穿粉红色睡衣,这一副清冷而又妩媚的模样,像高冷女老师。 林昆一脸冤枉,也想要坐下,可楚静瑶冷冷的向他一撇,他马上一抖擞老实的站着,从小到大还没这么冤枉过呢。 “其实,就是一个女记者……”林昆耷拉着眉毛,委屈巴巴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叙述一遍,不过没提在公寓里的那段吻戏,那段吻戏他本来就是被动的,不过说出来估计楚静瑶也不会信。 “可以啊,又认识了位女记者?”楚静瑶清冷的眸光一闪,冷笑道。 别的女人冷笑,会令人感觉心底发寒,楚大美女冷笑,咱们林大兵王的心底除了冷寒之外,还感受到了深深的冷艳。 林昆一本正经的冲楚静瑶竖起了大拇指,楚静瑶眉头轻轻一皱,道:“你要干嘛?” 林昆咧嘴笑道:“老婆,你这模样可真好看,冷艳!” 楚静瑶白了他一眼,心里却是美滋滋的,起身刚要下楼,突然被林昆一把抱住,微微惊叫道:“林昆,你要干嘛!?” 林昆嘴角一咧,淫邪的笑道:“夜色刚好,床头佳人……” “你……” 楚静瑶挣扎,向旁边一副很乖巧模样的小海冬青和小灰灰看了一眼,含羞嗔怪的说:“两个小家伙正看着呢。” 林昆扭头一看,两个小家伙目光清澈,一脸好奇,还冲他歪着脑袋眨了眨眼睛。 “嘿,你们两个小家伙,闭上眼睛不许看。”林昆命令道。 两个小家伙马上乖顺的闭上眼睛,真像两个听话的孩子。 林昆转过头,两只眼睛微眯,色眯眯的盯着脸颊微微发红的楚静瑶,不禁感叹一句:“媳妇,你可真漂亮啊!” 楚静瑶嘴角浅浅的一抹笑意划过,却是羞涩的低下头,仿佛一朵羞嗒嗒的玫瑰。 林昆伸手抬起她那白皙光滑的下巴,楚静瑶目光闪烁不定,方才那一副冷艳的气质当然无存,眼下的仿若一个不喑世事的小姑娘。 活了二十多年,除了早些年和林昆稀里糊涂的有过一次,再就是在燕京的时候两人烛灯下摇曳了床榻一会,她再没经历过那事,此时还是如那黄花大闺女一样,羞答答…… 林昆嘴角噙着一抹邪魅的笑容,就要向楚静瑶那樱红的嘴唇吻过来,两人的心跳同时砰砰加快,体内荷尔蒙躁动,血流加快。 啵! 嘴唇碰上,楚静瑶那闪烁不定的目光定格,噙着一抹难言的温情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砰乱的心跳仿佛失去了知觉,整个人似乎在他的怀里慢慢融化。 林昆目光温柔的看着楚静瑶那美丽动人的双眸,宛如秋水,却比秋水更带情感,像是那黑夜里闪耀的宝石,却又比那宝石更美的令人心醉荡漾,两只大手抱上她的腰间肩膀…… 哼…… 楚静瑶轻轻的一声娇嗔,仿佛一指弦外之音,将这平静而又旖旎的房间搅动了一番,只是淡淡的一声,却似春风骚动。 舌尖轻触,她的嘴里有着一股说不出的香气,令人疯狂的想要啜取,而他的嘴里有淡淡的烟草气,也是那么的令人迷醉。 两只莲藕般的手臂,轻轻的环上了林昆的肩膀,接着越来越紧…… 一旁的沙发上,小海冬青和小灰灰同时偷偷的睁开了一只眼睛,两个小眼珠子闪烁惊讶,两个小嘴巴跟着慢慢张开。 楚静瑶已经阖上双眸,仿佛随着春风吹过耳畔,融化在这一片爱意肆意的空间里,怀中的男人是她的太阳,抱紧,再抱紧一点。 林昆这时睁开了眼睛,像是早就预料到了一般,目光瞥向一旁的小海冬青和小灰灰,两个小家伙马上同时闭上眼睛。 等两个小家伙再睁开眼睛,发现林昆还在看他们两个,两个小家伙这才放弃了内心侥幸的念头,林昆目光向门口一挪,两个小家伙很会意的走了出去,小灰灰还伸着爪子将门轻轻带上。 林昆心底一乐,这两个小家伙简直灵气的都快要成精了。 林昆闭上眼睛,少了那两双小眼睛盯着,他马上变的更大胆了,一把将楚静瑶摁在了床上,吻的更加的疯狂起来了。 楚静瑶有些慌乱的睁开眼眸,含羞嗔怪道:“轻点。” 林昆邪魅的笑道:“媳妇,你放心吧,咱这房子隔音好。” 楚静瑶道:“我是说你弄疼我了。” 林昆嘿嘿一乐,道:“哦,是么,哪儿弄疼了,让老公看看。”伸手就去脱楚静瑶身上的衣服,楚静瑶佯装反抗,几下就放弃了,林昆的那只邪恶的大手,动作太娴熟了。 “慢着!” 楚静瑶抓住林昆的手,嘟着嘴角一副生气的小模样说:“你动作怎么这么溜?” “我……” 林昆嘻嘻的一笑,道:“我每天都在脑袋里想着怎么和媳妇你……这时间久了,熟能生巧嘛,所以就很溜啦!” 这家伙,说的冠冕堂皇,可一点也不觉得心虚。 楚静瑶还想再说什么,林昆的嘴唇已经吻了下来,她呜呜呜的挣扎两下,最终彻底反抗失败,那柔软细腻的娇躯被压在身子底下,那看似削瘦却健硕的身体压在上面…… 风,吹过耳畔,带来春天的声音。 一场云雨,一场曲艺悠长的嘤咛。 月光清冷,淡淡的星光闪烁,似是为眼前的美景所羞涩。 野马奔腾在大草原上,那威武雄壮的汉子,那温柔漂亮的姑娘啊…… 第二天一早,林昆早早的起床,孤零零的躺在阁楼的大床上,胳膊上还残留着楚静瑶的发香,他伸了个懒腰起床,胸前微微的火辣辣的疼,低下头一看,上面清晰的两排齿印。 昨天晚上太疯狂,这是楚静瑶的贝齿留下的,回味起昨夜的风雨深处,林昆的嘴角又勾起一抹深邃而又邪魅的笑容。 早餐做好了,丰盛的不要不要的了,一大家子的人围在一张桌子上吃饭,热热闹闹,八指和姜夔生也跑过来蹭饭了,这一大家子的人边吃饭边夸林昆,就这手艺不去开饭店都可惜了。 楚相国甚至提议,要出钱专门给林昆搞一个五星大饭店。 林昆哈哈的笑着说:“咱们能不能被开我玩笑了,再说以后我可不做饭了。” 吃过早餐,楚相国去上班了,林昆也带着八指和姜夔生去忙了,慕容白和司蓉儿留下来,林昆怕楚静瑶和澄澄有闪失。 本来平静的中港市又不平静,有利益的地方就注定纷争不断。 去往百凤门的路上,八指向林昆汇报道:“昆子,那个女人我查清楚了,海归留学,底子倒是挺干净的,不过却有一个不争气的弟弟在三进会的手上,估计她也是被威胁的。” 林昆手指头敲了敲方向盘,道:“她家里还有什么人么?” 一旁的姜夔生道:“昆子,你这是想要诛她九族么?” 林昆笑着说:“我又不是土皇帝,哪来那么大的权力。” 八指道:“没什么别人了,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没了,是和弟弟一起相依为命长大的。” 林昆道:“那她读书的钱哪来的?是家里的亲戚给的?” 八指道:“她父亲那边只有一个二叔,乡下种地的,拿不出这钱,母亲那边有一个舅舅和姨,同样都是老实本分的乡下人,也没那个条件,至于她读书的钱是有人出资赞助。” 林昆道:“这个人查出来了么?” 八指道:“只知道那个人姓黄,好像是外地开大公司的,具体的底细没摸清,回国以后丁锦玉和他就没联系了。” 林昆道:“八哥,你不觉得这里面不正常么?” 八指道:“你是说资助丁锦玉的那个人?管它正不正常。” 林昆笑了笑说:“也是,反正她泄露消息的原因,基本上能够确定就是被威胁的,从小相依为命的弟弟在人家手里,她没权力说不。” 姜夔生坐在后座上,道:“没看出来,她也是个苦命的人。”这一番话,说的倒是发自肺腑,旋即又叹了一口气。 八指道:“那也没辙,只要是内鬼,就要好好的惩治,否则怎么杀鸡儆猴。” 林昆眉头慢慢皱了起来,他心中倒不在乎一个丁锦玉,而是刘刚,他把刘刚当兄弟,刘刚却为了一女人而故意隐瞒,这让林昆的心里很难过,难道兄弟情义真就抵不过红颜祸水? 车子停在了百凤门的大门口,林昆三人从车上下来,这时林昆兜里的手机响了,掏出来一看,是刘刚打过来的。 八指在一旁愤怒的道:“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姜夔生平静道:“老八,什么事都不要说的太绝对了。” 林昆接听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