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暴力狂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暴力狂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暴力狂 楼上引起了一片不小的骚动,不少人纷纷从包间里出来凑热闹,就在旁边的一个包间里,听到老男人的呼救喊叫后,一下子冲出来了四个大汉,各个身形彪悍面目狰狞…… 一看这四个人就不是善茬,怕是在道上行走多年的狠茬。 这四个大汉冲出来后,嘴里怒喝一声:“住手!”而后不由分说,挥着那一双双赤裸大拳,向着两个小保安就冲了过来。 论气势和身量,两个小保安绝对不是这四个大汉的对手,两人的神色里闪过一抹慌张,不过却并没有退缩的意思,双眼一瞪,直起腰板向着这四个气势汹汹的大汉就扑了上去。 砰、砰! 两声拳响,两个小保安手上的动作还是慢了一分,脸上各自被凿了一拳,这一拳势大力沉,两人捂着面门铿铿铿倒退。 地上那脑瓜顶上毛发稀少的老男人站了起来,抹了一把口鼻里喷出来的血水,霎时间恢复了威风,冲四个大汉下令道:“先把这两个小子给废了,再把他们的老板给揪出来打!” 嗖嗖嗖…… 这老男人的气势凛然好不威风的话音刚落,人群的外围突然飞进来一个黑色的棒棒,凌空一道抛物线,然后啪的一声抽在了他的脸上,把他那满脸肥肉褶皱的大圆脸,顿时抽出了一道血绺子。 “啊!” 老男人一声惨叫,捂着大圆脸,扑通一声就摔在了地上。 围观的众人懵了,刚刚要继续动手的四个大汉也懵了,蹲在一旁扶着栏杆一脸恐惧的江雪也懵了,这,这发生了什么? 几乎所有人都没看清楚,这个丑陋而又淫邪的老男人是咋被打倒的。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一脸懵圈之际,空气中又响起了那嗖嗖嗖的声音,众人脸上的表情皆是一凛,仿佛接下来被砸中的会是自己,然后空气中又是‘啪’的一声响,这声音光听着就觉得疼。 应声,众人忍不住的打了冷颤,就听‘啊’的一声痛叫响起,站在最前面那位方才还气势汹汹的大汉,双手捂着脸趴在了地上,温热的血水顺着他的指缝慢慢洇染了出来。 众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也忒诡异了,啥年代了还有人玩暗器,低着头在地上寻找,终于看清了刚才飞过来的是什么了,就是这酒吧里保安们配备的最常见的胶皮警棍。 另外的三个大汉,顿时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盯着周围。 啪啪啪! 鼓掌的声音响起,虽然在这咆哮嘈杂的环境里微不可闻,但围观的众人还是感觉到有人走了过来,闻声主动让开路。 林昆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十几个酒吧的保安,他拍着手掌,脸上表情轻佻戏谑,身后的一个小保安替他端着啤酒杯。 走进人群围观的中间,林昆笑呵呵的对老男人这一伙人说:“不错嘛,敢到我的场子里来闹事,拖出去教育一下!” 话音一落,身后的十几个保安马上就向还在站着的三个大汉冲了过来,手里的胶皮棍抡了起来,几下就把已经心虚不敢怎么反抗的三个大汉砸倒在地,然后拖着老男人和他的手下到了外面,这刚刚敲打的几下只是个开始,好戏在后头呢。 林昆站在围观人群的中央喊道:“大家都散了吧,今天晚上八折!” 又有好戏看,还能打折,众人必须乐得,吵吵闹闹的都散开了。 围栏边上,江雪半蹲的靠在上面,林昆从身后的小保安手里拿过酒杯,走到了她面前,笑着说:“江女士,我们又见面了!” 江雪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太好看,刚刚真的把她给吓坏了,从前也看过别人打架斗殴,但都是事不关己远远看着,这一次却是因自己而起。 江雪对林昆的印象本来就不怎么好,眼前的林昆看起来痞里痞气,就像市井上那看起来最普通小混混,可在江雪的心里,却是一个凶神恶煞的大魔头,说打人就打人,毫不讲理。 见江雪只是盯着自己不说话,林昆摸摸自己的脸说:“怎么,我脸上粘了什么东西?” 江雪扶着栏杆站了起来,酒没少喝,这会儿功夫后劲儿越来越猛,只觉得眼前一片天旋地转的,脚底下路走不稳。 尽管如此,江雪扶着栏杆,还是强撑着想要下楼,林昆站在她的身后,笑着说:“江女士,就你现在的状态,下了楼之后,不等走到酒吧的门口,不一定会被多少个男人缠上,你如果也是荷尔蒙发酵出来寻找慰藉倒好说,要不是的话……” 江雪脚下微微迟疑,回过头,一脸不屑的冲林昆说:“那也不要你这个大魔头管,被谁缠住也比被你缠住安全!” 林昆说:“江女士,你这么说很伤我心啊,刚才可是我救了你,要不然的话这会儿你可能已经被那老男人扛走了。” “哼!” 江雪冷哼一声,不再搭理林昆,她心里还在记白天时候的仇呢。走了两步也实在有些撑不住,摸出手机给男朋友打电话。 电话响了好久,没人接,一直到自动挂断。 江雪深呼一口气,安慰自己说:“他一定是太忙了。晚上叫他出来陪自己喝酒,他说晚上要见一个很重要的客户走不开。” 江雪扶着楼梯就要下楼,只要能顺利的出了酒吧的大门口,叫上一辆出租车,自己就能回家了。 可她刚抬脚落在楼梯的台阶上,目光向下看去,整个人突然呆住了。 而这时从楼底下正往上走的一对男女,那男的也瞬间愣住了。 男人身旁的女人挽着男人的胳膊正上楼,忽然感觉男人停下来了,疑惑的回过头,声音嗲嗲的说:“亲爱的,怎么啦?” 见男人脸上表情古怪,这位看上去二十多岁,穿着时尚妆容精致的小姑娘循着男人的目光向楼上看来,看见呆在那儿的江雪后,神情里闪过一抹疑惑,问身旁的男人说:“亲爱的,你们认识?” 男人这才恍然的回过神,脸上笑容不自然的说:“一,一个朋友。” 江雪脸上那醉醺醺的表情,一下子似乎清醒了不少,脸上的表情也变的越来越冷,眼瞅着她就要向对面的男人开撕的时候,身后突然一只大手拉住她,贴在她的耳边小声说:“现在过去多没面子,挽着我的胳膊走过去,表情自然一点。” 江雪转过头,林昆那张放荡不羁的笑脸就在她面前,她轻皱眉头暗暗纠结,最终抿着嘴唇暗暗咬牙,挽上林昆的胳膊。 噔噔噔…… 林昆和江雪一步一步的从楼梯上走下来,鞋跟踩在木质的楼梯上,下方男人脸上的表情忽然复杂起来,一双本来紧张不安的双眸里,幽森森的一阵冷光向林昆看了过来。 林昆贴在江雪的耳边小声的说:“看到没,他在吃醋。” 江雪没说话,望向男人的目光冷冰冰。 眼看着双方即将擦肩而过,林昆突然亮大了嗓门,说:“雪,你听说过一句话吗,男人就是狗,谁有钱了谁牵走,不过这不是说所有的男人,像我这么仪表堂堂,而又清风傲骨的男人肯定不在其列,是专门形容那种渣男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什么样的男人是渣男,是狗呢?我总结的经验哈,通常来夜店里还穿着西装一本正经,尤其脖子上还系个领结,就怕别人不知道他是绅士似的,喜欢穿黑皮鞋,偶尔点缀个白袜子,这种男人多是渣男!” 林昆笑呵呵的说着,正好此时酒吧的音乐舒缓了一阵,声音显得很大,反正对面擦肩而过的这位男兄是听的一清二楚。 男人的脸色很难看,就像是抹上了一层锅底灰似的难看。 林昆得意洋洋,和江雪下了楼梯,走在楼梯半腰处的男人和女人速度很慢,男人似乎有心事,旁边的小姑娘小声的问:“亲爱的,刚才那个家伙怎么好像是在骂你呢……” 小姑娘边说边打量着男人,西装、领结、黑皮鞋……白袜子! 男人面色难看的说:“宝贝,不用理这种没素质的人渣!” “哎呀,他也不一定说你,看把你气的。”小姑娘咯咯的笑道,“哦,对了,你认识那姑娘,刚才怎么不打招呼?” 男人道:“算了,不提她了,我们上去喝酒吧。” 小姑娘嘿嘿的笑道:“她该不会是你的初恋情人或者前女友吧。” 男人道:“你可别乱说,小杰,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来没遇到过真爱。” 小姑娘得意的道:“那好吧,看在你这么真心实意的份儿上,本姑娘就收了你,以后呢这辈子你只准给我做牛做马。” 林昆扶着江雪走到酒吧的门口,江雪白皙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林昆摸摸兜想要掏出手帕给她,可他压根就没有带手帕的习惯,好在遇到了领导的李经理,这李经理一看林昆扶着一个哭的稀里哗啦的哭娘,很识相的就要绕开,却是被林昆给叫住了。 “李经理,有手帕么?”林昆笑着问。 “哦,有……”李经理面色有些茫然,老板问自己有没有手帕干嘛?要说她也是紧张的脑袋有些短路,此情此景要手帕还能干嘛。 “能借我用用么。”林昆笑着说。 “哦,可以,老板!”李经理慌慌张张的掏出手帕递过来。 “谢了!” 林昆把手帕递给江雪,江雪接过来在脸上擦了擦,李经理还站在一边,林昆不发话,她不敢轻易离开,林昆回过头说:“对了,刚才上去一对男女,一会儿挑贵的酒上。” 李经理道:“明白!” 林昆说:“等回头把手帕还你,我先走了,替我好好关照那两位。”说完,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旁边的李经理心领神会。 出了酒吧的大门,外面的冷空气顿时让江雪清醒了不少,林昆抽出根烟叼在嘴里,刚要点着,低下头问低着头的江雪,“抽根烟行么?” 江雪抬起头,泪光氤氲的双眼看着林昆,“给我也来一根。” 咔擦…… 打火机的光芒闪烁在黑暗里,像一只欢快舞动的小精灵。 林昆深吸一口吐出一个烟圈,江雪也深吸了一口,马上被呛的咳嗽了起来。 林昆笑着道:“不会抽就算了。” 江雪倔强的不说话,又是深深的写了一口,这一次呛的眼泪都出来了。 林昆一只手扶着江雪,一边慨叹说:“你们这些女人啊,真傻!就为了一个臭男人,至于这么作践糟蹋自己么?这天底下三个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满大街都是。” “谢谢你帮我。” 江雪挣脱了林昆扶着她的那只胳膊,踉踉跄跄的向出租车走去。 林昆笑着摇摇头,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刚刚晚上十点钟,先把这个可怜女人送回家,再去医院也来得及,于是追了上去,说:“你真要自己打车回家啊,有些出租车司机心理变态,专门挑你这样醉的五迷三道的女人下手,先奸后杀然后抛尸到下水道,那下水道到处都是脏水,还有黑乎乎的蛆……” 伸手刚要拉开出租车门的江雪停了下来,回过头恶狠狠的瞪了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一样。 林昆一脸吊儿郎当的接着说:“你不怕?你不怕那就自己走吧,我继续在这儿逍遥一会儿,月黑风高,二两黄酒,啧啧……” “小子,你特么有病啊!”出租车的车窗摇了下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秃头老大叔咆哮着骂道,这老大叔嘴里叼着半截烟卷,配合上那凶险彪悍的长相,哎呀我去,社会淫儿呀! 江雪嘴角微微上扬,心中暗暗得意,总算有人教训这混蛋了。 “大叔,好大的火气嘛!”林昆笑呵呵的走过来,咣的一脚踹在了出租车的车门上,车门顿时凹进去了一大块。 司机大叔脸上的表情一怔,接着又要咆哮,林昆抢先一步笑呵呵的说:“大叔,你先别动火气,待会儿把我和这位小姐送回家,你再回来找这场子里的负责人要赔偿,就提我林昆的名字,保证你这车门只赚不赔,你看如何啊?” “林,昆……” 司机大叔心中暗暗念叨,脸上那嚣张之色立马凝结,紧接着眼神里闪烁起一抹难言的骇然之色,陪着笑脸说:“林,林老大……” 林昆抬手拦住,笑呵呵的说:“不用说那么多没用的,我这人讲道理,也从来不暴力,你要是说多了,我身边的这位美女,又要把我当暴力狂来看了。” 江雪冷哼一声:“暴力狂!”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车门没关,林昆笑呵呵的也跟着坐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