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章:让人打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让人打了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让人打了 砰砰砰! 敲门人越来越激烈,门外的叫骂声也愈发的尖锐,即使隔着一层门,似乎也能想象到耿月娥那张因愤怒而扭曲的脸。 丁锦玉站在门前,白皙的五根手指握在门把手上,犹豫了一下转过身回到沙发上,拣起上面散乱的衣装穿戴整齐。 咔嗒…… 砰砰砰! 门锁扭开的声音和激烈的敲门声叠合在一起,显得那么的弱不可闻。 门开了,门外的人冲进来了,一共三个人,最先冲进来的是耿月娥,她这个往日里在公司里一向本分守己性格温柔的女人,挥起了拳头,向着丁锦玉那张白皙的脸砸了过来。 砰…… 拳头结结实实的砸在了丁锦玉的鼻梁上,一阵鼻梁断裂般的疼痛,鼻腔里涨满了血腥味,她忍不住的一声痛叫——啊! 这只是刚刚开始,跟在耿月娥身后的两个女人,一个个面目狰狞,身形彪悍,一看就是女中李逵,也一起冲着丁锦玉招呼了过来。 “贱女人,打死你!居然敢勾引我老公!”耿月娥边踹边骂。 另外的两个女人也抬着脚,冲着丁锦玉的胸前和脸就踩下来,嘴里一连串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的话骂出来,“敢勾引我姐夫……” 开门的一瞬间,丁锦玉料到自己将会面对一场恶战,可她没料到会是此时此刻的这种状况,她双手抱着头,满脸鲜血,她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小腹,可重重的一脚还是踹在了上面。 “啊!” 刺破喉咙的一声痛叫,一股温热的血水渐渐染红了大腿。 “都给我住手!” 刘刚从休息室里冲出来,他身上裹着睡衣,面容狰狞,看见倒在地上的丁锦玉,马上冲过来一把将她护在身子底下。 耿月娥以及她的姐姐还有她的嫂子全都是一愣,两人向耿月娥看过来,接下来就是他们两口子的事了,他们一家人也不好参与,这动手打一个外人行,可打自己家的人…… 再说了,刘刚在他们家里是最有地位的,靠着百凤门这一块大招牌,耿月娥的哥哥和姐夫的工作全都是他安排的。 这如果真要让耿月娥的姐姐和嫂子动手打刘刚,还真不好下手。 “刘刚!” 耿月娥气急的怒喊一声,刘刚微微的抬起头,脸上既难堪又心痛,办公室的外面,偶尔路过的员工偷偷的往里面望。 啪!!! 结结实实的一个大耳刮子打在了刘刚的脸上,清晰的五指印,半边脸颊肿了起来,这一巴掌耿月娥几乎用了全力。 刘刚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耿月娥,“月娥,这样有意思么?” 啪!!! 又是一个大耳刮子反抽在了刘刚的脸上,这一巴掌更重。 刘刚的嘴角溢出血迹,耿月娥那噙满了愤怒与恨的双眼紧紧的盯着他,指着地上浑身狼狈的丁锦玉说:“刘刚,你跟我说,她有什么好的,至于你背着我偷偷的和她搞!” 刘刚无从回答,此情此景,怕是再多的话语也没用吧。 地上的丁锦玉脸上表情扭曲,一只手捂着肚子,忍着剧痛声音颤抖的说:“刚,刚哥,好……好痛,我要不行了。” “锦玉!” 刘刚大叫一声,目光落在丁锦玉的一双被血水染红的大腿上。 刘刚抱着丁锦玉冲出了办公室,敞开的办公室只剩下耿月娥三人,空气中死死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耿月娥的姐姐小声的说:“月娥,这接下来怎么办,你想好了么?” 耿月娥一脸决然的说:“不行就离婚,我自己带着小刚过!” 耿月娥的嫂子马上劝说,“月娥,你可别傻,就因为这男人出去用了一趟尿壶,你就把他给扔了?到时候便宜谁了!” 耿月娥的脸上突然两行泪水落下,“那我又能怎么办?” 耿月娥的姐姐说:“反正离婚是肯定不行的,这个窝你必须占着!” “对!”耿月娥的嫂子赞同。 …… 走廊的窗户旁,林昆和八指站在窗边,正好望得见楼下刘刚抱着丁锦玉,一个小弟帮他开车,他抱着丁锦玉上了车。 八指问道:“昆子,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这丁锦玉是内鬼八成逃不掉,这刘刚你打算怎么处理?” 林昆面色平静的道:“我还没想好,八哥,你去帮我摸一下这个丁锦玉的底儿,一个人背叛肯定是有原因和筹码的。” 八指点了点头,道:“好!不过你必须听我一句话,不能心慈手软。” 林昆笑着手:“放心吧。” 八指离开了,走廊里只剩下林昆一个人,刚才丁锦玉的办公室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楼下的员工们也不敢随意出来走动了。 耿月娥和她的姐姐、嫂子从办公室里出来,那两人似乎还在劝她,耿月娥擦着眼泪,脸上的决然表情此时尽被淹没。 她们向电梯的方向走去,始终没有看见林昆,林昆忽然感觉自己就像是置身于整个世界之外,看着这些人在演绎人生。 一股说不出的孤独感蔓延,窗外的平静夜空,眼下那繁华都市,在这狭小的空间里挤压,惆怅出内心重重难明的情绪。 或许,此时他最接受不了的是刘刚对他的刻意隐瞒吧,兄弟情与江湖道义,到头来难不成还不如一个红颜祸水的份量重? 面对兄弟情义和红颜,如果让林昆来选,他一定选择二者都不违背,这在他的心里是一道多选题,如果非有人要他做出选择,在这两者中间选一个,那他就先杀了这个人。 楼下的大厅里,dj咆哮,舞池里一片热闹欢呼,吧台前,林昆手指在吧台上敲了敲,漂亮的女服务员走过来,“先生,请问要喝点什么?” “啤酒。”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微笑着说,娴熟的倒了一杯啤酒,推到林昆的面前,笑着说:“先生,请慢用!” “谢谢。” 林昆端起啤酒抿了一口,听着音乐,身子靠在吧台上,舞池中央里各色美女在那儿扭动,又有诸多的男人在她们身边围绕,酒吧似乎永远都是这样的一片地方,猎艳盛宴。 目光不经意的游弋到楼上,围栏旁一个熟悉的身影靠在那儿,她看起来有些喝多了,醉醺醺的扶着围栏摇摇欲坠。 林昆笑了笑,就准备端着酒杯上去打声招呼,反正他也是无聊,就当是找人聊聊天,聆听一下美女内心深处的故事。 突然一个身形肥肿的男人来到了女人的身旁,灯光从他的脸上闪过,至少四五十岁,脑瓜顶上的毛稀稀疏疏的,距离地中海也已经不远了。 林昆停下来看着楼上的状况,这男的和江雪什么关系还不要说,自己要是硬上去打招呼,可别整出什么误会来了。 那男的一边拉着江雪,一边附耳在她的耳旁不知道说些什么,江雪的表现很抗拒,但这男人却是死缠烂打不肯放手。 得嘞! 这不管他们是什么关系,林昆认为自己都有必要去帮个忙,像酒吧这种场合,每天晚上不知道有多少喝醉的女人被硬拉去xx,遇不到就算了,这就在自己眼皮子地下,林昆说什么也要管管。 林昆放下酒杯,伸手招来了旁边不远的两个保安,这里两个保安里有一个来的时间久,见过林昆一次,当看清楚林昆之后,眼神里一阵的激动,喊了声:“老板好!” 另一个小弟见状,虽然没搞清楚林昆的身份,但也跟着喊了一句。 林昆笑着点点头,指了一下楼上江雪的位置,冲两人说:“你们去把那个男人拉开,要是他不肯配合,给拖出去。” “是,老板!” 两个保安噔噔噔的上楼,林昆坐在吧台前又点了一杯啤酒。 这女服务员刚才没认出林昆,可听了那两个小保安喊,再加上她身旁的一个资格老的服务员告诉,她这才意识到眼前的众人就是这酒吧的大老板,马上惶恐不安的说了声:“老板,对不起……” 林昆笑着说:“不用这么拘束。”转过身望向楼上看热闹。 两个保安噔噔噔的上楼,来到了江雪和那个老男人的面前,其中一个声色严厉的冲老男人吼道:“先生,请你放开手。” 老男人借着酒劲儿正发骚呢,咸猪手在江雪的身上乱摸着,合辙待会儿再强行的把这小妞给带走,今晚可就high了。 一听到有人喝止他,这老男人顿时就不开心了,阴沉着一张脸回过头,瞪着两个小保安说:“给你们脸了是吧,要你们管闲事!” 另一个小保安冷笑一声说:“先生,我们是这家酒吧的保安,这里的安保工作由我们负责,这位女士是我们老板的朋友。” “你们老板的朋友?”老男人冷哼一声道:“少特么在这吓唬人了,老子来这儿是花钱消遣的,管你们老不老板!说这女的是他朋友,他在哪儿躲着呢,有本事出来给我瞧瞧!” “我们老板在下面。”说着,小保安用眼神向楼下指了指。 这喝了几瓶酒就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老男人,两颗眼珠子圆溜溜的一瞪,就循着小保安眼神所指的方向向楼下看去。 林昆举起酒杯,冲这老男人示意了一下。 这老男人扯开了嗓子就冲林昆喊道:“小子,有本事你给我上来!” 声音很大,带着无尽的嚣张之意,可惜盖在酒吧咆哮的dj里,也听不出个啥来。 林昆冲楼上的小保安微微的点下头,这小保安嘴角阴森的一笑,抬起巴掌冲着这老男人那毛发稀少的脑瓜顶拍了下去。 啪! 一声脆响。 老男人捂着脑瓜顶一个趔趄,回过头来怒目的瞪着小保安,扯开了嗓门儿又是一声大叫:“小子,你特么的找死啊!” 楼上的两个保安根本就不搭理这老男人,目光一直看着楼下,等待林昆的进一步命令,这时林昆又冲他们点点头,两个小保安抡圆了胳膊肘子,向着老男人的脸上就砸了下来…… 顷刻间的功夫,这一身肥肉满脸色相的老男人就被砸的哭爹喊娘的趴在了地上,两只手抱着脑袋,屁股抬的老高,哇哇痛叫的同时,向着旁边一个包间方向大喊道:“md,快来人啊,老子让人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