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九章:捉奸在床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捉奸在床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捉奸在床 夜来香酒吧三楼,丁锦玉的办公室里,楼下音乐嘈杂dj咆哮,办公室的门一关上,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这办公室采用的是全套隔音装修,这在夜场里很常见。 丁锦玉的办公室很宽敞,外面是办公的地方,里面的一个小隔间里,还有一个布置精致的休息室,偶尔她会在这过夜。 “锦玉,我有话要问你!”刘刚刚刚进门,还不等坐下就说道,比起往日里对这个女人的温柔,此时他的表情很冷漠。 丁锦玉仿佛没听到一样,转过身倒了两杯红酒放在茶几上,抬起头迎上刘刚那充满质问的目光,伸出手摸上他的脸颊,笑着说:“干嘛这么凶,一天没见到,就不想我?” 刘刚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缓和,“是你把消息泄露出去的?” 丁锦玉目光跳动了一下,这一抹不易察觉的神情一闪而过,令人难以捕捉,盈盈的一笑,道:“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 刘刚面色更加冰冷起来,道:“锦玉,你别和我装了,真的是你?” 丁锦玉绕到刘刚的身旁,按着他的肩膀坐下,她则坐在了他的腿上,一双勾人魂魄的眼眸,闪闪的盯着刘刚说:“你胡说什么呢,你对我有知遇之恩,现在又是我喜欢的人,我怎么可能把消息泄露出去害你,要不你给我一个理由?” 刘刚脸上紧绷的表情微微松动,道:“那……真的不是你?” 丁锦玉笑着说:“当然不是了,我什么人你还不了解么?对了,到底是什么消息,你好像很紧张的样子。” 刘刚道:“是我们布置今天行动的消息,不知道泄露谁给泄露了出去,昆子今天问我安排行动的时候都谁在,我担心你……” 丁锦玉会意的一笑,说:“所以你没把我说出来?” 刘刚点了点头,道:“我怕真的是你,历史以来帮派内部对内鬼的惩罚一向很严重,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你被……” 话音未落,丁锦玉的双唇吻了过来,刘刚脸上的表情渐渐融化。 宽衣解带,床榻摇曳,笙歌曼舞的夜色中央,最是伊人枕畔欢爱时…… 休息室的床上,刘刚躺在正中央,上半身赤裸,下半身盖着棉被,丁锦玉像一只温顺的小猫,趴在他的胸前,拨弄着他的胸毛。 刘刚低下头道:“锦玉,我心里还是有些空落落的,你真没骗我?” 丁锦玉抬起头,迎上他的目光,嘴角温吞一笑,道:“刚哥,真要我是内鬼的话,你怎么办?会向林昆揭发我么,还是会偷偷的帮我……” 刘刚打断道:“锦玉,别瞎说!” 丁锦玉嘟起嘴角说:“怎么,你是害怕了,还是难以抉择了?一个是自己喜欢的女人,一个是兄弟情义,哪一个都不好违背吧。” 刘刚面色纠结,没有回答,丁锦玉翻身起来,从床头摸出烟盒,抽出一根插进刘刚的嘴里,打火机喀嚓的点着,火光的映染下,她那白皙的脸颊看起来更加诱人,眯着眼睛微笑的像一只妖精。 自古红颜多祸水…… 刘刚嘬着烟卷,心中无限惆怅与纠结,丁锦玉从他的嘴里抽出烟吸了一口,不依不饶的笑着说:“刚哥,你还没回答我呢,兄弟情义和我之间,你选哪一个?放心吧,只要你说实话,我不怪你。” 刘刚苦笑道:“锦玉,我的心你早就摸的清清楚楚了吧,你知道我不会丢下你的,可你能告诉我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了钱?” 丁锦玉摇摇头,吐出一团白烟,转过头凝眸望着刘刚,苦笑说:“刚哥,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身不由己的,有几个人真正快乐,能活的放荡不羁?我们都有软肋,我也是身不由己,对不起。” 刘刚的心底咯噔一声,脸色骇然,自己的猜测和丁锦玉亲口承认完全两回事。 “咯咯咯……” 丁锦玉忽然笑了起来,“刚哥,你好好骗啊,你真以为我是内鬼啊?” “你……” 刘刚有些生气的说:“这种玩笑也能开?” “好啦,别生气嘛,大不了人家补偿你一下喽。”丁锦玉媚眼如丝的说。 刘刚嘴角淫邪一笑,道:“嗯,这还差不多。”伸手就向丁锦玉的腰间揽去…… 屋内,又是一阵摇曳娇呼的声音。 出租车停在了夜来香酒吧的门口,林昆从车上下来,走向酒吧的大门。 “先生,欢迎光临!” 酒吧门口,气质相貌俱佳的小姑娘甜甜的笑道,那小声音就像糯米一样软。 这小姑娘是最近刚来上班的,还没见过林昆。林昆笑着冲她点了下头,走进酒吧的大门,刚好遇到出来酒吧领班经理,是一个二十五六的女人,这领班经理认得林昆,一看见林昆马上恭敬的道:“老板,你来了!” 林昆笑着说:“晚上在家闷,出来喝一杯,怎么样,生意还比错吧。” 领班女经理笑着说:“不错,这才晚上八点多钟,人就已经满了。” 林昆笑着说:“嗯,比我想象中的要好,看来丁经理很会打理生意,你们这些手下也配合的很默契,我代表百凤门谢谢你们!” 女经理也是场面人,听到林昆的夸奖,也没表现出受宠若惊,笑着说:“这都是老板您领导的好,我们只是做好了本职工作而已。” 林昆看了一眼这女经理胸口的铭牌,笑着说:“李经理可真会说话。” 两人边说,边向酒吧里面走去,门口站着的两排服务员小声窃窃起来,尤其刚才那位跟林昆打招呼的小丫头,脸上的表情很兴奋呢。 小丫头问向身旁的同事,“刚才的那个男人就是我们的老板?” 这门口站着的几个都是刚来不久的,比这小丫头早也没早个几天,一起摇摇头说:“不知道,不过看刚才经理和他说话的样子,应该就是吧。” “老板好年轻好帅啊!” “就是,我还以为是又老又丑的老男人呢。” “惊喜,意外,嘻嘻!” …… 李经理一直陪着林昆走进酒吧的大厅,恭敬的说:“老板,你喝什么,我去给你拿。” 林昆笑着说:“李经理,不用这么客气,你去忙吧,我自己玩玩。” 李经理笑着说:“老板,那我去忙了,你玩的开心,有什么需要喊我。” 林昆笑着冲她做了一个‘ok’的手势。 等到这名李经理消失在了人群里,林昆转身上了酒吧的二楼,找了一处僻静的角落掏出手机,给八指打了个电话,“八哥,你在哪呢?” 八指在电话里小声的说:“楼上呢,你赶紧上来,有好戏看了。” 林昆挂了电话,上楼,夜来香酒吧的三楼是办公区和员工休息区,八指这会儿正坐在楼梯口抽烟,看见林昆走上来,笑着说“昆子,你来的可真是时候,刘刚这小子这次要倒霉了,哈哈!” 林昆皱眉道:“我说你能地道点不,那好歹也是咱们兄弟,看把你笑的,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八指笑着道:“刘刚那小子刚才和丁锦玉那娘们进了办公室,这都半个多小时了,两人在里面肯定没干啥好事,这不他婆娘来捉奸了!” “嗯?” “就在外面呢!” 八指话音刚落,就听走廊里传来砰的一声踹门声,接着就是破口大骂:“刘刚,你个陈世美给我出来,偷偷摸摸的跑到这偷女人!” “我在家辛辛苦苦的给你养孩子,你倒是跑到这跟别的女人鬼混!你这个没良心的臭男人,我要跟你离婚,以后你别想看到你儿子!” …… 八指道:“听,骂的多凶。” 林昆站在走廊的拐角向外边看,刘刚的媳妇在两个女人的陪伴下,正站在门口大骂,看这架势今天这事轻易是不能完了。 林昆回过头问八指,道:“是谁通知她来的?” 八指道:“你干嘛这种眼神看我,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我才不干呢,再说就算这小子是内鬼,我最多一刀杀了他,才不会这么阴他呢。估计是他老婆早就发现他和丁锦玉那娘们不轨吧,偷偷跟到这的。” 林昆道:“八哥,你可别乱说,刚哥他不是内鬼。” 八指道:“就算他不是内鬼,那他的嫌疑也是最大,丁锦玉那娘们一看就不简单,平时装的挺冷酷的,做事一丝不苟,这种女人最阴险。” 林昆道:“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我们不要乱猜测,我是相信刚哥的。” 八指道:“现在咋办,咱们去帮他解围?” 林昆道:“静观其变吧。” 丁锦玉的办公室里,床上两人正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行欢爱,办公室的门突然被踹响,吓的床上的两人一跳,听到外面女人的叫骂声后,刘刚顿时一脸冷然,毫不夸张的说,那冷汗唰的一下就流了下来。 丁锦玉也有些慌了,但马上就淡定下来了,抚摸着刘刚的脸颊说:“刚哥,你怕什么,大不了今天就和她摊牌,以后不跟她在一起了。” 刘刚面色冷然的说:“锦玉,事情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和她结婚这么多年了,就算没有了爱情,也还是有亲情的,更何况我们还有了孩子。” “哼!” 丁锦玉生气的道:“你就是不爱我,你心里光想着她,可你想过我的感受么?我就这么跟着你,难道你就一直也不想给我个名分?” 刘刚道:“锦玉,我……我希望你能理解我。” 丁锦玉道:“刚哥,答应我好么,你现在这待会儿,我去和她谈谈。” 刘刚道:“锦玉,你要谈什么?” 丁锦玉道:“你放心,我不会过分的,我只把我想的跟她谈谈,我们女人之间的谈判。” “可是……” “你放心好了。”丁锦玉微微一笑,表情说不出的平静,道:“哪怕是她动手打我,我也绝不还手。” 丁锦玉裹上了衣服下床,走到休息室门口的时候,突然转过身笑着说:“刚哥,我怀孕了!” 刘刚:“……” 丁锦玉微微一笑,走出门外,刘刚从一阵惊愕难明中回过神,抓起丁锦玉的手机打开来翻看,只见他脸上的表情突然又是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