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八章:故意隐瞒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故意隐瞒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故意隐瞒 包间里很安静,明媚的阳光透过窗户,暖暖的照进来。 茶香,烟气,桌子上三两点的糕点点心。 侧身靠在墙上,饮茶,抽烟,翘着二郎腿望着窗外的风景。 那条笔直而又宽阔的马路上车来车往,行人也是三三两两,几只灰色的鸽子从远处飞来,扑棱棱的落在窗沿上。 这一切看似平静的城市,这平静的背后又藏着多少的阴谋与险恶? 林昆神色平静,双目盯着前方似是在发呆,又仿若在深思。 咚咚咚…… 门被敲响,外面传来余志坚的声音:“昆哥,我是志坚。” 脸上那深邃的表情恢复了笑容,林昆笑着说:“茶还没凉。” 余志坚推门进来,一脸关心的说:“我听刚哥说你受伤了?” 林昆笑着说:“快坐。不碍紧,就是一点轻微的内伤。” “内伤!?” 余志坚瞪大着眼睛,鼻孔撑了起来,怒道:“昆哥,是谁暗算你!” 林昆笑着摇头,说:“不是暗算,是光明正大的对打。” “你输了?”余志坚道。 “嗯,而且输的很惨。”林昆笑着道。 余志坚诧异的道:“是谁?” 林昆笑着说:“华夏江湖上的一个老前辈,顶尖的高手。” 林昆端起茶壶,给余志坚满上一杯茶,道:“喝点茶取取暖。” 余志坚端起茶杯一口干了,铿的一声放下茶杯说:“不管顶不顶尖的高手,既然把你给打伤了,那这事就不能这么算了。”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就算我们想跟他这么算了,人家也未必愿意,那老头是外省力量头目的师傅,这一次来中港市说不定就是奔着我们百凤门来的,想助他徒弟端了我们。” “哼!” 余志坚气呼呼的冷哼一声,道:“他以为他是谁,就算再牛x的武林高手,能敌得过枪林弹雨?不行我就回部队一趟!” 林昆道:“干嘛,难不成你想把整个沈城军区给搬过来?” 余志坚道:“我就不信灭他一个武林高手,到时候看是他的血肉之躯厉害,还是机枪大炮更厉害,轰他个稀巴烂!” 林昆被余志坚逗的笑了起来,道:“行了吧你,你hia是给余叔省点心吧,其实我叫你过来,是有任务要交给你。” 余志坚道:“啥任务?昆哥,现在除了干碎那伤你的老混蛋,别的事我一点都不感兴趣。” 林昆道:“好好好,我知道你心里看不过我被人欺负,可咱也是欺负了别人好多年的人,这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这一次就当给我长点教训,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余志坚闷头一口将杯中的茶喝光,在那儿生闷气不吭声。 林昆道:“你得回一趟沈城,去找一下子咱们辽疆省最大的帮派聚一堂,代表着我们百凤门去,跟他说明一下中港市现在有外省实力入侵,希望他们能够出面一同对外。” 余志坚道:“昆哥,咱们百凤门自己的势力不够拼?” 林昆笑着说:“能拉拢进来盟友,我们也轻松一些不是,再说了洪林门本来就是外省势力,如今把它那湿乎乎的鼻子,伸到了我们辽疆省的地盘,聚一堂身为辽疆省的第一大帮派,有那责任和义务号召整个辽疆省的势力一同抵御外敌。” 余志坚琢磨了一阵儿,点点头道:“那要是聚一堂不给面子怎么办?” 林昆笑着说:“不给面子也好办,你直接回来就行。” 余志坚道:“就没什么说道说道?” 林昆笑着说:“你还想要什么说道,难不成又要把沈城的军区给搬出来,对着聚一堂的老窝一顿的狂轰乱炸?” 余志坚脸上的表情终于缓和,嘿嘿的笑道:“那感情好!” 林昆笑着说:“你小子这心性,还是不够成熟啊,什么时候能长大?我再问你一个事儿,昨天刚哥给你们几个下达任务指责的时候,当时都谁在场?” 余志坚道:“有我,八指,大相,虎三哥,小白……” 林昆道:“还有别人么?” 余志坚道:“别人是谁?” 林昆道:“除了你们几个之外的人。” “这个……” 余志坚捎着脑袋想了想,恍然道:“还有刚哥的那个女助手,叫丁……丁什么来着,哦想起来了,叫丁锦玉!” “丁锦玉?” 林昆眉头轻轻一蹙,脑海里马上想到那个表情严肃行事果断的女人,她是刘刚亲自招募来的,业务能力相当不错,如今也算是百凤门的中层骨干,不过林昆对她的了解不多。 咱们林大兵王看似吊儿郎当,性格随意,实际上却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常言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之所以没有去调查丁锦玉的底细,就是因为她是刘刚招募来的。 林昆相信刘刚,故而也相信他招募来的人,但现在问题好像出现了。 从刚才谈话时刘刚的表现以及刻意隐瞒来看,这个丁锦玉肯定有问题。 “昆哥,咋的了?”见林昆微微发怔,余志坚出声问道。 林昆笑着说:“没什么,你收拾一下即刻动身,早去早回。” 余志笑着道:“也没什么可收拾的,孤家寡人一个,抬屁股就走人。” 林昆笑着说:“等小雅开学,陆婷差不多就能跟着一起回来了。” 余志坚憨憨的笑道:“昆哥,要是小雅不回来,俺可以申请去燕京么?” 林昆笑着点点头,道:“当然可以,你的终身大事可是叔叔阿姨特意嘱咐过我的,这个才是咱们革命的首要任务。” 余志坚嘿嘿笑道:“我也燕京也不光是为了陆婷啊,嫂子在燕京的钢材厂,我可以去帮忙管理呀,专去修理刺儿头!” 林昆笑着说:“你可别去瞎折腾,年轻我在那钢材厂里折腾了一大顿,那厂子里的刺儿头早就被剃的干净了,现在剩下的都是良民。” 余志坚笑着说:“那不一定啊,你在那儿的时候他们老老实实,你现在不在了,说不定又冒出几个不听管的刺儿头呢?” 林昆笑着说:“行,到时候就给你按一个出差的名义去燕京。” “嘿嘿嘿……” 余志坚笑着起身,道:“昆哥,那我先走了,等我好消息!” “嗯!” 等余志坚走到门口,刚要来开门,林昆又开口叫住他:“志坚……” 余志坚回过头,道:“咋了昆哥?” 林昆道:“当心一点,那聚一堂不是什么善地,一定要平安回来。” 余志坚笑着说:“放心吧昆哥,那沈城是我的老家,从小玩到大,又有我爹给我撑腰,除非它聚一堂不想混了。” 余志坚离开了,开着那辆白色的霸道车,林昆坐在屋里正好看见,虽然听说那聚一堂的大哥王勤虎是一个仗义的人,但他对余志坚的这一次沈城之行不抱有太大的希望。 聚一堂身为辽疆省最大的帮派,那王勤虎又是一个深谋远虑的人,林昆把中港市的地下世界统一以后,王勤虎的心中一定忌惮非常,生怕有一天突然崛起的百凤门会取代了聚一堂。 同时,中港市是辽疆省最为发达的城市,他王勤虎一直对中港市的这一片地界虎视眈眈,也巴不得将它收入自己的囊中。 只是中港市不同于辽疆省的其他城市,帮派诸多纷杂,而且各个实力不俗,想要一下子将它们全都给吞并了,实属不易,若是动用暴力强行的将这些帮派给收拢了,一方面会惊动政府方面,到时候会给自己惹的一身麻烦,另外聚一堂的内耗也很严重。 最初百凤门与中港市的其他帮派厮杀的时候,王勤虎以为他的机会来了,等中港市的这些帮派内耗的差不多了,他再以老大的身份出现,借着江湖上的‘仗义’二字调停,到时候谁还不给他个面子?给了面子,那以后自然就要认他这个大哥。 只可惜王勤虎的算盘打的好,到头来没想到百凤门居然把中港市给统一了!就为了这事,王勤虎气的摔了一套珍品茶具。 林昆没有仔细的去想过这其中的原因,对于余志坚的这次沈城之行全凭直觉,那王勤虎若是真有心一致对外,中港市近来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不可能一点消息也没得到。 夜色朦胧,渐渐的像一摊墨水,醮染着这座城市,街灯亮起,繁华初上,白天的城市忙碌疲惫,到了夜里一片笙歌。 林昆在凤凰高级会所里待了大半个下午,他现在需要静静,好好的休息一下,身体里的内伤表面上看似无大碍,却是伤的严重。 傍晚的时候,手机嗡嗡震动起来,是楚静瑶叫他回家吃饭。 林昆不想让楚静瑶看到自己苍白的脸色而担心,就说外面有事,今天晚上晚一点回去。 林昆经常早出晚归,甚至偶尔还夜不归宿,楚静瑶对此已经习惯了。 挂了电话,林昆起身伸了个懒腰,胸腔里一阵窒息的疼痛,他调整了两个呼吸,这疼痛才慢慢的舒缓了下来。 “昆哥慢走!” 林昆走出凤凰高级会所的大门,门口两旁站立的服务员恭敬的道。 林昆冲她们点头笑笑,两个一身正装的小姑娘望着林昆的背影,偷偷的小声窃语,“咱们昆哥可真有范儿呢,酷!” “要不能是大哥呢?” “也不对呀,其他帮派的大哥,我也见过,都没咱们的昆哥酷呢!” “嘻嘻,你说我们这算不算犯花痴呀?” “痴你的头,人家有男朋友。” “有男朋友可以给休了呀,要是能做了昆哥的女人,那……” “喂喂喂,别发春了!经理走过来了。” 两个小丫头马上身体倍直的站住,脸上挂着职业化的笑容。 不远处,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向这边看过来,随后来到了会所大厅的一个旮旯,掏出手机拨出了电话,小声的道:“他走了。” 夜来香酒吧里,丁锦玉坐在吧台前摇晃着酒杯,把手机放进了兜里,她生的不说有多漂亮,但胜在气质远比一般的女人好,一个美女的标准有三项,脸蛋、身材、气质,这三项如果都是极致,那就是极品的美女,但如果两外两项都不算太差,其中一项拔尖的话,那一样可以俘获男人的心。 “锦玉!” 身后有人喊自己,丁锦玉笑着回过头,她平时很少露出这么温暖微笑的一面的,“刚哥,你来了,我们去楼上吧!” 丁锦玉从椅子上下来,丰满的翘臀裹在那紧绷的皮裙后,伸手轻轻的在刘刚的手上碰了一下,向楼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