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七章:谁是内鬼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谁是内鬼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谁是内鬼 曲老头和他的老太婆、孙女、徒弟回到了医院里,龙大相从医院里出来,带着一干的百凤门小弟,将林昆簇拥在中间。 看见墙上的血迹,龙大相脸上的表情紧张起来,“昆哥,你没事吧!” 林昆擦了擦嘴角的血丝,道:“没什么大碍,轻伤。” 龙大相道:“昆哥,你是不是当我傻,这都吐了这么多的血,还没事呢,走走走,咱们赶紧去医院里检查检查。” 林昆笑着说:“检查你妹啊,你昆哥我这点小伤还是熬的起的。” 龙大相道:“可是……” 林昆兜里的电话响了,林昆掏出手机接听,是刘刚打过来的。 “昆子,金家的亲戚和老乡都已经送走了,没出什么岔子。” “嗯,刚哥,你有时间么,我有事要找你商量一下。” “我在凤凰会所等你?” “我半个小时到。” 挂了电话,龙大相还是一脸担心的看着林昆,趁着他说话之前,林昆打断道:“你带着兄弟们好好在这守着,我回一趟凤凰会所,这边有什么意外情况,随时保持联络。” “昆哥,你……”龙大相道。 林昆道:“行了,别像个娘们一样墨迹,我说没事就没事。” 林昆今天出门没开车,叫上了一个小弟开车送他去凤凰会所。 …… 黑色的奔驰商务车行驶在公路上,车上坐着周汉涛等人,仇云鹤上车后便坐在后面闭目养神,周汉涛几次张嘴欲言,却都没敢开口打扰。 车子行至一个僻静路段的时候,仇云鹤突然睁开了眼睛,冷冷的道:“停车!” 负责开车的小胖子赶紧一脚刹车,车身猛的摇晃了一下。 仇云鹤起身,坐在副驾座上的周汉涛赶紧抢先一步下车,替他拉开了车门,“师傅,您小心着点。” 仇云鹤闷不做声的下车,向路边的一棵大树走过去,快要到大树跟前的时候,身体猛然的向前一个趔趄,单手撑住树杆,嘴里噗的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身体摇晃了两下。 “师傅!” 周汉涛惊叫一声,赶紧走过来,伸手想要把仇云鹤扶起来。 “我没事。” 仇云鹤一挥手,拨开了周汉涛的手,深呼一口气刚要直起身,胸口里一阵憋闷,胃里又是翻腾来起——噗! 又是一大口的鲜血喷了出来,浓浓的血腥在空气中弥漫。 “师傅,你没事吧。”周汉涛站在一旁,不敢再上前扶。 “没事。” 仇云鹤直起了腰,调整了几个呼吸转过身,周汉涛已经小心翼翼的将手帕递过来,仇云鹤接过来擦了擦嘴角,脸色渐渐恢复正常,道:“二十多年未见,那老鬼进步不小。” 周汉涛小心翼翼的说:“师傅,那个老头也是高手么?” 仇云鹤冷的横了他一眼,说:“你不一向自诩脑袋聪明么,怎么问出这么没有脑袋的问题?要不是高手能把我打到吐血?难道你是在怀疑为师的实力了?” 周汉涛马上惶恐的低头认错道:“师傅,徒弟不敢,徒弟刚才愚钝,惹的师傅不高兴了,还希望师傅原谅。” “哼!走吧,我需要回去好好休息一下,今天晚上的侍寝就免了,那个二线的小明星你自己拿去消遣吧。” “是,师傅!” 周汉涛在旁人面前盛气凌人,一副倨傲的姿态,但在仇云鹤的面前,却是恭恭敬敬,丝毫的大意与忤逆不敢有。 霸道车停在了凤凰高级会所的正门口,开车的小弟赶紧开门下车,准备替林昆打开车门。 林昆已经推开车门下车,这小弟马上低头认错,道:“老大对不起,小的下车慢了。” 林昆笑着说:“你新来的?” 这小弟低着头说:“刚来半个月。” 林昆笑着说:“在百凤门里没那么多规矩,大家都是兄弟,以后这种不必要的套路都省了吧。” 小弟感激的抬起头,林昆已经向凤凰高级会所的大门走去。 凤凰高级会所的门口,两名保安身体倍直的站着,见到林昆之后,一起低下头恭敬的打招呼道:“昆哥好!” 林昆笑着说:“你们也好。” 会所的大厅里,刘刚坐在沙发上等着,见林昆走进门,马上起身迎了上去,道:“昆子,有什么紧急的事么?” 林昆看了一眼会所的大厅,一切都井然有序,服务员站姿标准各司其职,这一进来就给人一阵说不出的舒服感觉。 林昆笑着说:“刚哥,这会所让你管理的确实不懒。” 刘刚笑着说:“马马虎虎吧。” 林昆道:“走吧,我们去楼上单独找个房间聊聊。” 刘刚道:“我叫人送壶茶过来。” 林昆道:“来点普洱吧。” 会所二楼的一个包间里,窗帘拉开,靠窗的一张桌子旁,林昆对面而坐,桌子上摆着几样点心小吃,还有一壶刚刚端上来的热茶。 刘刚先替林昆倒了一杯茶,然后自己又倒了一杯,看向正在吃着典型的林昆,说:“昆子,到底什么事?” 林昆抽出一张纸,擦了擦嘴角残余的点心碎渣,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然后语气平静的说:“我们百凤门有内鬼。” “内鬼!?” 刘刚刚刚端起的茶杯,差点直接脱手,杯里的茶水撒了出来。 林昆的目光在刘刚的晃动的手上停留了一秒,旋即嘴角微微一笑,神色平静的看着刘刚说:“刚哥,你觉得呢?” 刘刚道:“昆子,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是出了什么事?” 林昆道:“按照我们今天的计划,三进会和外省力量那边要是敢在葬礼上动手,我们就让他们有来无回,可整个葬礼的过程很平静,得到的可靠消息称三进会会有所行动,结果除了三进会的罗奎军和骆纯跃领着一群小喽啰来之外,一点的刀光剑影也没见到,你就不觉得奇怪?” 刘刚皱起眉头深思,道:“这确实奇怪,会不会你得到的消息有误?” 林昆道:“我的消息是从警察局那边传来的,不可能有误。而且回到医院之后我接到电话,警方的那个线人突然失去了联系,估计是被三进会那边发现做掉了。” “他,他们连警察也敢动!?”刘刚惊讶的说。 林昆道:“可不要小瞧三进会那帮人,以前我从来没关注过他们,不过后来才听说,三进会的凶名不比昔日的疯彪差,尤其那个骆纯跃,一肚子阴狠毒辣的鬼点子。” “何况他们动的也不是警察,而是警察的线人,那些警察的闲人据我所知,有的有警籍,有的连编制都没有。” 刘刚抿了一口杯里的茶,目光惶恐不定的看着林昆说:“昆子,你不会怀疑我就是那个内鬼吧?” 林昆目光注视着刘刚,刘刚的眼神里明显闪烁不定,这内鬼的罪名可不小,轻则逐出帮派,重则直接帮内处置。 至于帮内怎么处置,还没听说过哪个帮派优待过内鬼,不是活活打死,就是挑手筋、脚筋或者挖眼珠子,更残忍一点的,甚至全家人都要受到殃及,堪比古代的诛九族。 林昆平静了两秒钟,微笑了起来,说:“刚哥,你觉得我会怀疑你?” 刘刚笑容有些拘束,道:“不管你会不会,这问题涉及到内鬼,可不是一般性质的问题,我这心里都忐忑。” 林昆手指头在桌子上敲了两下,说:“刚哥,你说真要揪出这个内鬼,我应该怎么处理,是杀了他,还是废了他?” 刘刚道:“这,这还真不好说,每个人处理的方式不一样,过去在疯彪手下的时候,疯彪的手段十分残忍。” 林昆道:“哦?有多残忍,说出来听听,看看能不能借鉴一下。” 刘刚道:“还是算了,太残忍了,也太丧尽天良了。” “说说吧,我这心里也没谱,说不定能借鉴个一二三呢。”林昆笑着说,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又端起茶壶,替刘刚将茶杯满上。 刘刚停顿了一下,看着林昆说:“你真想知道?” 林昆笑着说:“快说,在这儿候着呢。”说完,突然剧烈的咳嗽了两声。 刘刚赶紧抽出两张纸巾递过来,道:“昆子,你这是怎么了?” 林昆擦了一把嘴角,笑着说:“没事,刚认跟人动手,受了点伤。” “哦,你没事就好。”刘刚道:“疯彪以前要发现内部有内鬼,男的直接废了老二,挑了手筋脚筋,然后再把他家里的女人抓来,当着他的面糟蹋。” 林昆眉头跳了跳,道:“罪不至于殃及家人,确实禽兽不如。那要是女人呢?” 刘刚道:“女人倒好一些,直接绑起来让手下的兄弟轮了,然后再卖到国外去当妓女。” 林昆道:“这还叫好呢?一样是禽兽不如。” 刘刚道:“那你打算……” 林昆道:“先揪出这个内鬼吧,我想这应该不难。我给你打电话叫你安排之后,你把今天的行动都跟谁说了?” 刘刚道:“这属于机密的行动,我只跟咱们百凤门的几位骨干说了。八指、志坚、大相、小白,还有虎三哥。” 林昆道:“再没有别人了?” 刘刚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不过马上恢复了正常,摇摇头说:“没了。” 林昆手指头在桌子上敲了两下,在心中将这几个人的名字默默的念了一遍,首先可以将八指、余志坚、龙大相、慕容白五个人排除了,他们都是自己认识已久的兄弟,几乎都是生死之交,至于虎三嘛,虽然认识的时间不是很久,但虎三也是一个重情义的人,应该不会出卖百凤门。 可如果他们几个都不是,这个内鬼到底又会是谁呢? 林昆又将目光落在了刘刚的脸上,刘刚的神情间闪过一抹局促,林昆笑着说:“刚哥,你又怕了,你又不是内鬼。” 刘刚局促的笑道:“可被你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心里想不怕都难啊。” 林昆笑着说:“我又那么恐怖么?”说这话的同时,林昆已经在心里暗暗的观察刘刚了,他过去在漠北军区的时候受过心理学的训练,虽然成绩不算特别优异,但对于观察人,一些基本细节的功力还是有的。 刘刚局促的笑了笑,林昆笑着又说:“刚哥,你不会有什么事瞒着我吧?” 刘刚道:“昆子,我你还信不过么,我怎么可能瞒着你。” 林昆道:“好了,你去忙你的吧,这马上又要傍晚了,咱们百凤门的这些场子,还得仗着你严格管理,我一个人在这静静。” “好!” 刘刚站起身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又回过头说:“昆子,要不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林昆笑着摆摆手说:“真没事,你快去忙你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