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六章:曲老头帮忙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曲老头帮忙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曲老头帮忙 “小子,还要做无谓的抵抗?”仇云鹤冷笑,一步一步向林昆走过来。 “老家伙,少废话了,来啊!”林昆手中的鬼畜一挥,寒光凛冽。 “好,既然你这么急着要死,那我就成全你!”仇云鹤身体突然一闪,原地仿佛留下了一道虚影,左手拳右手掌,向着林昆的胸前就袭了过来,周围的空气呼啸一声凛冽。 林昆的手上也动了起来,那浑身上下的气势陡一瞬间爆发,左手的鬼畜凌空划过一道诡异优美的弧线,带着无尽的死亡气息,向着面前这位恐怖的老头就划了下来……唰! 乌金色的光芒在空气中闪过了一道匹练…… 仇云鹤眉头轻皱,暗道这小子给他带来的惊奇还真不少,看来自己隐退华夏的江湖这么多年,这外面确实出人才啊。 眼看着那道乌金色的光芒就要将仇云鹤整个人笼罩其中,这老家伙的身体陡然的一个横移,轻飘飘,快无踪,而后出现在了林昆的身后,那脚下的步伐简直就如鬼魅一般。 快! 这绝对是快到了极致…… 林昆意识到背后有强大的杀气袭来,但一切似乎都太晚了,不等他回过头,背后的那一双置人于死地的拳掌就会劈落。 林昆暗暗的咬牙,心里这一瞬间竟闪过一丝绝望的念头,华夏的江湖高深莫测,居然还有这般身手变态的老家伙存在。 这一拳一掌若是全力劈下,那自己断然八成是要命丧黄泉,眼前的朦胧之中,似乎已经看到死神在冲自己微笑,那么多次他都没能把自己带走,这一次他笑的胸有成竹。 脑海里浮现出一系列美丽的画面,静瑶,澄澄,顾微,韩心,沈曼,宋歆艺,蒋叶丽……还有自己的那些出生入死的兄弟们,世间本无太多眷恋,可却因为身边的这些人,缠绕着一身斩不断的牵挂。 如果说自己刚才是困兽之斗,那此时此刻的心态安然,倒像是临死前接受命运最后的洗礼,内心那不甘的火焰渐渐散去…… …… 医院的楼上,龙大相和阮倩正在病房里小声细语,阮倩起身到窗台上去拿水杯,目光向楼下看了一眼,转过身的时候突然一愣,冲龙大相说:“大相,你快来看,楼下有打架的!” “打架?在医院里打架,这群人是不是吃饱了撑着啊。”龙大相笑呵呵的走到窗前,往楼下一看,脸上的表情瞬间僵滞。 阮倩见他的表情变化太大,道:“怎么了?” 龙大相的眼神中闪过一道冷芒,道:“是昆哥,我下去!” 阮倩仔细的一看,这才看清楼下的那人是林昆,而且看情形林昆好像处于劣势,回过头着急的冲龙大相喊道:“你小心啊!” 龙大相气呼呼的冲出了门,这时在隔了两间的病房里,白胡子老头曲韶华正没精打采的躺在病床上,烟瘾又犯了,但被孙女和老伴死死的盯着,根本没有机会再偷偷的溜出去。 自己的那个笨徒弟站在窗前,一副面色凝重的样子,曲韶华有气无力的喊了一句:“星雨,你在那儿看什么呢!” 杨星雨面容秀气,不过却性格却有些木讷,回过头道:“师傅,楼下有人在打架,那个老前辈的身手很厉害,那个年轻人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不过那个年轻人好像也很厉害……” “这都什么跟什么。” 曲韶华嘟囔了一句,从床上挪腾下来,这烟是捞不到抽了,有打架看热闹也不错,至少能分散一下烟瘾的注意力。 站在窗边往楼下那么一看,曲韶华那本来昏昏暗暗的目光,陡然明亮了起来,嘴里不由的发生喊道:“大雪茄!” 笨徒弟,老太婆,宝贝孙女,三个人同时诧异的向曲韶华看过来。 曲韶华完全没有在意,目光紧紧盯着楼下,嘴里又是一声惊喊:“仇云鹤那老混蛋,他怎么跑到这儿来欺负小孩了!” “不行,我得江湖救急!”曲韶华兀自的喊了一句,转身就冲出了病房。 屋里头,三个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咋回事,还是他那笨徒弟先开的口,“师娘,师姐,师傅好像去打架了。” 下一秒,三个人也一起冲出了病房。 龙大相站在电梯的门口摁电梯,这电梯在上面就是不下来,急的他跺了一下脚,向着旁边的楼梯就跑了去,才刚刚到楼梯口,身边就有一个人影闪了过去,是一个老头。 曲韶华身形轻盈,几个跳跃就从楼梯上下来,冲出了医院的大门。 这时,眼前着仇云鹤的一拳一掌就要击中林昆的背心,曲韶华大叫一声:“仇云鹤你个不要脸的老东西,看招!” 仇云鹤只觉得身旁一股强大的气流奔腾而来,一道人影向他袭来,他的内心瞬间大骇,来者可并非一般的高手。 仇云鹤连忙收住攻势,身体轻飘飘的向一侧一闪,躲过了一拳的攻击,紧接着那道人影又向他袭来,他连忙招架。 砰砰砰…… 拳掌交击的声音凌乱一片,短短几个瞬息间的功夫,十余招就走罢。 仇云鹤眉头轻皱,冲曲韶华冷声怒道:“曲老头,距离我们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月,你这突然动手什么意思!” 曲韶华冷笑道:“什么意思?就是看不惯你欺负后辈!” 仇云鹤道:“今天这小子我废定了,你要想救他,就先打败我!二十年前你不是我的对手,二十年后也一样!” 曲韶华道:“好,那咱们今天就比划比划!” 砰砰砰…… 空气中一片拳影迷乱,围观的人眼花缭乱,这两个老头的每一次出手,看似轻飘飘的,可速度极快,碰撞在一起的声音又是那么的响亮,声势滚滚的,就像是闷雷炸响一般。 林昆回过神,龙大相一把将他给拉了过来,“昆哥,你没事吧!” 林昆笑着说:“我没事……”嘴角却是一丝血水渗了出来。 “还没事呢!” 龙大相扶着林昆到了一边,医院里百凤门的小弟们也纷纷冲了出来,将林昆护在了中间。 周汉涛一边,几个人刚想冲林昆动手,就看见龙大相冲出来,龙大相身高马大,一看就不是善茬之辈,令他们心有余悸。 没一会儿,曲韶华的老伴儿、孙女、徒弟又都冲了出来,这一下周汉涛等人更加不敢轻举妄动了。 周汉涛今天来找林昆,只是想先下一个战帖,双方正式的开战,也没预想到会发生现在的局面。 另一边,曲韶华和仇云鹤又对轰了十余招,最后两人全力一拳互轰,顿时就听轰隆的一声巨响,两人全都原地立定。 拳头交击在一起,两人脸上的表情云淡,不过周围的一切仿佛都停了下来,包括围观众人的目光,停滞在了这一瞬间。 仇云鹤冷笑道:“曲老头,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一样的不中用。” 曲韶华笑着说:“仇老鬼,这么多年没见,你可一点长进也没有。连欺负后辈这种事都干的出来,也真是够丢人的。哦,对了,你当年对你师傅都下的了狠手,更别说一个后辈了。” 仇云鹤的目光陡然间甚是阴冷起来,道:“曲韶华,你找死!” 曲老头笑着说:“我找死?有本事你现在就来杀我啊。” 言罢,这曲老头微微合眼,两手一摊,摆出一副等死的姿态。 仇云鹤牙根紧咬,气哼了一声,道:“等到了我们约定的日期,我不会让你好过的!你会为你今天的所为付出代价!” 曲老头睁开了一眼,讥诮的笑道:“仇老鬼,这么多年了,你这吹牛逼的毛病还是没改了呢,难不成还想把这臭毛病带到棺材里,等下辈子再投胎转世继续吹牛逼?” 仇云鹤暗暗的握了一下拳头,脸色难看至极,冷哼一声不再搭话,转身向车里走了过去。 “师,师傅……” 周汉涛喊了一声,脸上的表情琢磨不定,回过头冲林昆说了一声:“林先生,我们三天以后开战,谁输了就滚出中港市!” 言罢,紧随着仇云鹤钻进了那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里。 一起随同而来的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冲林昆冷笑了一笑,也钻进了车里。 黑色的奔驰车开走,围观的人群渐渐散开,林昆强撑着胸口的憋闷,强打起精神向曲老头走过来,拱手谢道:“老前辈,谢谢你刚才出手相救,你的恩情林昆记下来了。” 曲韶华的脸上突然一阵潮红,但被他强行的压了下去,上前一步拉着林昆到一旁说:“小子,谢可不能光嘴上说说,怎么也得表示点诚意出来不是。”伸手在林昆的面前搓了搓。 林昆心头微微诧异,道:“老前辈,你想要多少钱,我林昆负担的起的一定绝不犹豫。” 曲老头脸色一冷,不开心的道:“小子,谁稀罕你的钱,你怎么这么不上道儿,我的意思是,昨天的那雪茄……” “死老头,你没事吧!” “爷爷……” “师傅!” 一旁,曲老头的泼辣老伴和孙女、徒弟一起走了过来。 “你们等会儿再过来,我有重要的事情和这小兄弟说!”曲老头直起身,一副威严十足的模样,就像是要讨论天下的事情一样。 他演技不错,老伴和孙女、徒弟全都被他给唬住了。 林昆心里头一阵的汗颜,这时曲韶华拉着他来到了医院围墙外的一个旮旯,张口刚要说话,脸色忽然红一阵白一阵的。 “老前辈,你没事吧?”林昆心中一惊,关切问道。 噗! 曲韶华忍不住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腥红的血液沾染在了墙皮上。 林昆赶紧伸手过来扶他,却被曲老头反过来给扶住,一边拍着他的后背说:“年轻人,没关系,吐出来就好了,你不是那老鬼的对手也正常,他当初可是华夏江湖上的风云人物,这几十年不见,身手比过去更变态了。” 林昆心里暗暗诧异,这老头在搞什么,明明是他刚才吐血了嘛,现在自己被他这么一拍,刚刚强忍的一股憋闷也忍不住了,直接一口血箭喷了出来,斑驳的墙皮上又多了一层腥红…… “臭老头,你在这搞什么?”曲老头的老太婆柳花花出声道,身旁左右站着徒弟和孙女,两个晚辈也是一脸的担心。 “我没事啊,这小子被仇云鹤那老鬼打伤了,我在帮他疗伤呢。”曲韶华笑着说,脸不红气不喘。 林昆直起了腰,在曲老头的耳边小声的说:“前辈,你……” 曲韶华小声的说:“我没事,那老鬼伤的不比我轻。今天晚上十二点钟到吸烟室里等我,带上你的古巴雪茄。” 林昆道:“老……” 嘴里头刚蹦出一个字,就被曲老头小声的打断道:“你小子要是敢声张出去,我就学那仇老鬼,把你给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