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五章:十招对决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十招对决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十招对决 “十招?” 林昆脸上笑容云淡,眼睛微微的眯起打量着眼前这老头。 “怎么,你不敢?”仇云鹤冷笑,道:“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跪下来向我徒弟磕三个响头,我就放你一马。” “师傅,别跟他废话,直接打残他,看他以后还怎么狂!”周汉涛捂着血流不止的鼻子,语气仍旧十分嚣张。 “呵呵……” 林昆冷冷的一笑,目光轻蔑的从周汉涛的脸上扫过,看着面前的仇云鹤道:“不就是十招么,有什么不敢的。” 仇云鹤冷笑,三角眼微微眯起,道:“好,有骨气!” 仇云鹤向前迈了一步,枯瘦的胳膊一抬,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三角眼里一道蔑视的光芒闪过,“年轻人,你先动手吧。” 林昆握着拳头,晃了晃脑袋,然后嘴角戏谑的一笑,道:“你都这么一把年纪了,我要是先动手,就算赢了也会被人说是欺负老头儿,还是你先动手吧,我接招。” 仇云鹤三角眼微微一眯,放射出一道逼来来的光芒(‘逼来来’是东北话,意思是‘二逼呵呵’,请原谅二斗用了这么一个地域性的词儿,来形容这个老家伙,实在是觉得他可恨。),心说这小子还不算是个愣头青,知道这种对敌往往谁先动手,便更容易暴露出实力与破绽。 仇云鹤身为华夏江湖上老一辈高手,一身外家功夫已经练至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岂会将林昆这样一个后辈放在眼里。 仇云鹤上前一步,同时那枯瘦的胳膊轻轻的一提,一只小拳头攥住,他当年拜华夏的武学界的一位泰山北斗学艺,艺成之后就是用左手的这只小拳头,在一次武林大会上毙了他师傅的命,成为了当时名震一方的第一高手。 过去,那第一高手是他师傅。 眼看着仇云鹤就要动手,林昆嘴角的笑容渐渐收敛不敢轻敌,一股无形的压力向他笼罩了过来,这是一股浓重的危机感,就仿佛在战场上被千军万马重机枪包围在中间。 看来,这老头果然名不虚传。 “师傅!” 周汉涛突然一步上前,凑在了仇云鹤的身旁低语道:“这小子的资料我查过,是漠北军区的兵王,绰号狼王。” “狼王?” 仇云鹤望向林昆的目光一如既往的蔑视,嘴角冷的一笑,道:“绰号倒是够霸气,只怕待会儿就变成狗王了。” 林昆嘴角咧开一抹笑容,眼神里闪灼着战意高昂的目光,冷声道:“好啊,那你就来试试,看我不打死你!” “宵小之辈,竟敢口出狂言,找死!”仇云鹤一声怒吼,左手持拳向着林昆的面门就罩了下来,他这一拳看似普通,但在真正武学行家的眼里,却绝对是惊为天人的一拳。 武学真正达到巅峰,和道家与佛家的修行一样,讲究的是一个‘返璞归真’,简单的一拳变的复杂,其中蕴藏无穷尽的技巧与玄机,应敌有百般令人难以招架的变化,这是一种境界,另一种境界则是将这复杂的拳路返璞归真,使得它看似与普通的一拳无恙,却远胜诸多拳技。 林昆不是武学大家,他所接受过的训练,都是最残酷的身体训练,使得自己的身体达到了一个绝对超乎常人的状态,以及一些最直接、最简单、最高效的杀人手段。 林昆没有瞧出这一拳里的玄机,但却由心的感受到了这一拳所蕴藏的超乎寻常的威力,像一辆呼啸而来的列车,或者是一发无坚不摧能够穿透钢板的子弹,亦或者是…… 林昆下意识的抬拳格挡,但没敢硬挡,主要为的是试探出这位传说中的老爷子的实力深浅。 铿的一声轻响,两只拳头撞在了一起,林昆那碗钵大小的拳头,对上仇云鹤那榔头般大小的拳头,只是稍稍的接触了一下,林昆便马上抽离胳膊,同时脚下连连向后倒退。 一连倒退了十余步,林昆才看看的停下,整条胳膊已经处于半麻状态,眼前这怪物老头的实力没探出个虚实,倒是清楚的意识到双方实力的差距,绝对不是在一个等级上的。 “一招。” 仇云鹤信心满满,没有趁势追击,等林昆站稳了脚跟之后,紧接着右手一掌化刀,向着林昆的面门就劈了过来。 天空中那明媚的阳光似乎瞬间失去了颜色,林昆只觉得世界里突然一片黑暗,那强大的杀气笼罩下来,叫人无处可躲。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高手所具备的恐怖战力!?太强了! 林昆暗暗的一咬牙,脚下一个错步躲闪,掌刀贴着自己的耳边劈下,本以为已经躲过了这一招足以毙人命的杀招,可这一记掌刀突然变劈为拍,啪的一下拍在了自己的肩上。 一声脆响,声音听起来不大,就仿佛咱们平时击掌一般。 可林昆的身体却如遭受雷击一样,轻飘飘的横着就飞了出去,半空中翻了个跟头,才堪堪稳住身形落在地上。 林昆半蹲在地上,抬起头,喉咙上下蠕动了一下,被他强行忍住了,胸口的憋闷,似是藏了一团淤积的鲜血。 “呵呵……” 仇云鹤冷笑了两声,道:“不错,反应够快的嘛,看来我们华夏还是出了些不错的后生,只是可惜你没跟对师傅,否则就凭现在的天赋好好雕琢一番,他日必定是一个武学高手。” “不过小子你已经没有以后了,我改变主意了,今天就废了你,我可不想给自己留下什么后患。” 仇云鹤阴冷的一笑,枯瘦的身体‘嗖’的一下就向林昆袭来,速度当真是快到了极点,仿佛原地留下了一道虚影。 林昆眉头一皱,强押着胸口的憋闷,眼前这个老家伙的身手确实厉害的恐怖,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自己过去最擅长的就是速度,但和眼前这个变态的老家伙比起来,差的不是一分一毫。 林昆牙关紧咬,尽管自己心知肚明,眼下这场对决几乎就是必输无疑,但他扔没有一丝放弃的念头,战场上九死一生多少回了,哪一次不是在绝境中拖着伤痕累累的身子走出来。 死神曾经无数次的向自己招手,但那些没能杀死自己的种种危险与困境,最终全都化成了淬炼自己的灵魂的劫难。 “啊!” 林昆一声怒咆,一扫那狼狈姿态,浑身上下顿时爆发出一股高昂的战意,这是不断淬炼的军人灵魂凝聚下的钢铁意志的爆发,是无数次枪林弹雨险死还生后对生命意义的超脱。 一股强大的气场,以林昆围中心瞬间爆发了开来,冷风骤起! 仇云鹤灵动的身形稍稍停滞了一下,目光里闪过一丝不加掩饰的惊讶,那充满蔑视的三角眼中闪过一阵欣赏的光芒,口中喃喃道:“不错不错,这么年纪轻轻的居然已经能够凝聚气场了……” 旋即,仇云鹤的嘴角又是阴冷的一笑,道:“不过这倒是更加坚定我废了你的决心,如此天赋若是让内家功夫的那帮老鬼们得到,日后还得了?小子,要怪只能怪你命不好了。” 呼啸…… 榔头般大小的拳头破空而来,仿佛将周围的空气都撕裂了。 如同那九天之上的流行,一道光芒闪耀,便已杀到林昆的近前。 “啊!!!” 林昆又是一声怒然咆哮,这一次他不再躲闪,就像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陷入绝境置之死地而后生一样,满腔热血一声吼,挥着拳头就迎了上去。 他目光坚定,如同那熊熊燃烧的两团伙伴,脸上的表情决然坚定,仿佛北极冰山上那一块最坚硬而又万年不化的寒冰。 嘭!!! 声音闷响,如同两列火车撞击在了一起,周围的空气仿佛都为之一颤,两只拳头碰撞的一瞬间,一股劲风以两人为中心肆意弥漫开。 周汉涛几个人明显感觉到冷风迎面袭来,吹乱了额前的头发。 周围那些满怀好奇看热闹的人,内心为之一颤,揉揉眼睛不可思议的看过来,脑补出刚才气场突然爆开的画面…… “哇靠,这是在拍电影么!?” “不会吧,这周围没摄影机啊。” “难道是我感觉错了?” “这就是华夏功夫吧,太博大精深,太酷太牛x了!” “以后我也要去学功夫!” …… 众人议论纷纷,许多人还是把这一场精彩的对决当成普通的热闹看,只不过声势比普通的斗殴要墙上几分罢了。 噗! 林昆嘴里喷出一团血水,浓浓的血腥弥漫在这冬日里清冷的空气中,血腥的气温格外浓烈。 “他吐血了!” “是真的血!” “好可怕啊!” …… 周围的人又纷纷的议论起来,这时一个个脸上都忍不住的惊慌起来了,他们似乎已经开始意识到,这场对决的不一般。 铿铿铿…… 林昆一连倒退数步,才堪堪的止住了身形,身体佝偻了下来,嘴角的血水还在往下滴,一只手捂着胸口,刚才对上一拳的胳膊,已经发软的耷拉下来,仿佛已经断了一样。 仇云鹤脚底下纹丝未动,论身量与气势,按说应该他倒飞出去才对,可武功的对决就是如此,不以身量与气势论高低。 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只存在单方面的碾压,不存在任何侥幸。 “小子,你的天赋超出了我最先的预想,可惜,真是可惜了。”仇云鹤神情自若的冷笑,眼神里的一抹惋惜之色一闪而过。 林昆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深呼一口气,强行的将腰杆直了起来,一只手抓住刚才被打的耷拉下的胳膊,咬紧牙关往上一松,就听嘎嘣嘎嘣的两声响,胳膊重新接上了。 周围的人纷纷惊呆,这家伙是个什么鬼,居然自己给自己接胳膊! “老家伙,我们还没打完呢,今天哪怕你真就把我给废了,我也不会让你那么容易得逞,你必须也要付出代价!” 林昆嘴角冷笑,笑的狰狞令人心悸,一双眼睛微微眯起,冷光闪烁就像是行走在漠北荒野上的狼王,左手一挥,乌金色的三棱军刺握在了手中,黏着一点光芒,闪耀出无尽的杀伐之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