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四章:有内鬼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有内鬼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有内鬼 “林老大!”罗奎军拱手而立,主动向林昆打招呼。 “罗老大。”林昆笑着拱起双手。 罗奎军道:“我先走一步,帮里还有事要等着处理,改日有空,登门拜访林老大。” 林昆笑着说:“罗老大客气了,改日见。” 罗奎军在众人的簇拥下离开,刘刚和金凯望着这一群人的背影,全都恨的牙根痒痒,可回头一看,林昆却是一脸的淡然。 刘刚咬牙切齿的道:“我真想亲自扭下姓罗的的脑袋!” 金凯恨恨的道:“千刀万剐。” 林昆嘴角淡淡的一笑,道:“你们两个的志向也太短浅了吧。” 两人回过头看林昆,包括旁边的闵小优,也疑惑的看过来。 林昆笑着说:“走吧。”率先走在了前面。 金凯和刘刚对视了一眼,表示都没明白林昆话里的意思。 金凯还需要回医院休养,身上的伤口抻裂,也必须马上回去处理一下,金家的那些亲戚和老乡,远道的刘刚安排人送他们去车站,近路的刘刚叫手下的人直接给送回家。 金家乡里的支书刘庆国,临走前握着金凯的手,这位五十多岁的男人双眼哭红,数度哽咽的说不出话,最终也没说出个什么来。 金凯望着老人的背影,喊了句:“刘支书,我会回去看看的。” 刘庆国回过头,悲伤蔓延的脸颊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容,道:“以后你庆国叔的家,就是你的家,乡亲们的家,也都是你的家。” 金凯感动的热泪盈眶,刘庆国这是在心疼他从此孤儿了。 年幼时父母双亡,如今唯一的亲人又遇害了,虽是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可叫人难免悲怜。 金凯擦了一把眼泪说:“谢谢你,刘叔,也谢谢乡亲们!” 刘庆国道:“你爷爷的仇若是报了,一定记得通知我!到时候我买上两挂鞭炮,好好的放一放,再杀上一头猪。” “嗯!” …… 林昆和金凯坐在商务车里,一路向市中心人民医院驶去,车后跟着一辆面包车,车是龙大相开的,余志坚也在里面,另外还有几个百凤门的小弟。 一路上路况畅通,除了在一处半山腰路段的地方,遇到一个汽车抛锚求助的司机,倒也没发生任何的异常。 林昆心中不由的意外,难道是张天正的消息有误?不应该啊,警方安插在这座城市里的线人,可都是极其专业的。 商务车停在了医院的大院,林昆让车上的人暂时别动,他先从车上跳下来看了看周围的情况,确定没有异常后,才和医院的护士一起将金凯从车上推了下来。 金凯此时的状况不怎么好,身上的伤口抻裂血流不止,此时看起来很萎靡,下车后就直接被送进了手术室。 闵小优挺着个大肚子坐立难安,在手术室的门口来回踱步。 林昆安慰道:“嫂子,放心吧,凯哥一定不会有事的。” 闵小优回过头看着林昆,点点头,“谢谢你啊,林昆。” 林昆笑着说:“嫂子,跟我还总说什么谢,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闵小优笑着说,“嗯,那以后不说了。” 手术室的门开了,金凯躺在病床上被推了出来,闵小优马上抓住护士问道:“护士,我男人他有没有事?” 护士摘下口罩笑着说:“美女,你不用担心,你先生只是暂时麻醉睡过去了,伤口我们医生处理的很好,只要休息调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 “谢谢你……”闵小优的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和护士一起推着金凯回到了病房。 把金凯安顿好了之后,林昆又去蒋叶丽和狗哥的病房里走了一圈,蒋叶丽还是没有醒来,不过一切生命特征很稳定。 今天白天是阮倩留在蒋叶丽的房间里照顾,龙大相也在,两个人在那儿戚戚我我的劲头,还跟刚谈恋爱的时候一样。 林昆让龙大相留下来,另外又多加派了一些兄弟,主要为了金凯、蒋叶丽、狗哥他们三个人的安全,三进会和外省的力量不会对普通的小弟下手,但有可能会对他们三个下手。 林昆刚刚走出医院大楼的大门,兜里的手机响了,是张天正亲自打过来的,林昆拐到旁边的墙角,接听了电话。 “张市长……” “小林,你那边没什么异常吧?”张天正问道,语气有些不对。 “没有异常。”林昆道:“张市长,是不是线人的情报……” 张天正道:“我刚刚得到消息,为我们提供情报的那名线人昨天晚上突然失踪,到现在也联系不上,八成是会凶多吉少。” 林昆道:“这……” 张天正声音低沉的道:“小林,到昨天见到你为止,消息只有我和小沈之后,消息突然走漏了出去,你那边……” 林昆道:“张市长,你的意思是,我的人里面有内鬼?” 张天正道:“不得不防,你多留意。” 挂了电话,林昆的心情变的沉重起来,他站在墙角静静的反思,昨天晚上回到海辰别墅区之后,他只给刘刚打了电话,让刘刚安排具体的事宜,消息如果走漏出去的话,刘刚这儿是唯一的出头,但这不代表刘刚就是内鬼。 像这种重要的情报,刘刚是不会轻易告于他人的,百凤门今天在墓地的周围,可是布置了天罗地网,三进会的人和外省的人要是真敢动手,保证让他们有来无回。 林昆握着手机,就想要拨出刘刚的电话问个究竟,即将按下呼出键的那一刹那,他停了下来,将手机揣进了兜里。 有些事情,还是当面谈的好。 医院的大门口,一辆黑色的奔驰mpv停下,车上下来了四个人,为首的是一身名牌西服的周汉涛,身后跟着他的三名手下。 一身白色西装,戴着个金丝眼镜的车承安,手里把玩着一朵红色的玫瑰,俊秀飘逸的模样,令众多少女侧目。 一身中山装,神情冷漠的郁镇,国字脸上留着淡淡的胡须,他不苟言笑,目光冰冷,像是一只行走在丛林边缘的狮子。 穿着一身休闲装,身形微微佝偻的郜良骥,戴着一个长沿的鸭舌帽,大半张脸被遮挡,脸颊上有一道大疤,三个人里属于他身上的气息最为阴森。 周汉涛整理了一下衣衫,他长的不差,又格外的在乎自己的形象,站直了身子后,一只手抄在兜里,另一只手向林昆招了招,嘴角咧开一抹帅气却又阴险的笑容。 林昆笑了一下,走了过去。 “林先生你好,我叫周汉涛,久仰您的大名,今日有幸相见。”周汉涛笑盈盈的伸出手,从容不迫落落大方。 林昆伸出手和周汉涛轻轻一握,笑道:“周先生言重,周先生的大名倒是如雷灌耳,最近在中港市的道上传的很开。” 周汉涛笑着说:“林先生言重了,我也是初来贵地,还请多多关照。我有一个提议,不知道林先生有没有兴趣听听。” 林昆嘴角冷漠的一笑,道:“如果金老爷子没出事,凯哥没有被捅伤,叶丽姐没有陷入险境,我的那些兄弟没被砍伤,或许我会有一点点的兴趣听你说,但现在没兴趣了。” “周先生,你们洪林门不好好的在吉森生待着,跑到我们中港市来横行,按照道上地域划分的规矩,是不是不守规矩?” 周汉涛呵呵一笑,神态颇为倨傲,道:“林先生,你刚才说的那些事情我不知情,那么多的罪名,我可担不起,说不定是你们中港市道上的自己人做的呢?至于什么道上的地域规矩,我倒是听说过一点,不过它不是我的规矩!中港市这块肥肉我们洪林门吃定了,你让也得让,不让也得让!” 言罢,周汉涛的目光陡然一冷,脸上表情狰狞而又充满了侵略性。 林昆还是那样一副淡淡的表情,眼神微微的一眯,指着周汉涛的脸说:“周先生,你的这张脸可以当演员了。” “不过……” 林昆的嘴角突然冷的一笑,“我很不喜欢你现在的表情。” 周汉涛冷笑倨傲的道:“你喜欢又怎样,不喜欢又怎样?” “不喜欢我就……” 话音未落,林昆突然一拳挥了出来,近在尺咫,拳风疾劲呼啸,冲着周汉涛的鼻梁就砸了过来。 周汉涛眼睛突然瞪大,他没料到林昆会突然发难,两人距离太近,想要格挡躲闪都已经来不及。 嘭! 一声弹性十足而又伴随着鼻骨被砸裂的咔嚓声响,周汉涛‘啊’的一声痛叫,双手捂着鼻子踉跄倒退,鼻腔里一股浓浓的血腥弥漫,鲜红的血水顺着指缝就流了出来。 身后站着的三名手下一怔,耳边周汉勇那丧心病狂一般的咆哮已经响起:“上,给我废了他,我要他死!” 车承安、郁镇、郜良骥三人刚要动手,身后那黑色奔驰mpv车门哗啦一声拉开,一声苍老威严的声音传来:“都住手!” 一个一身黑色唐装的老人走了下来,老人身材干瘦,套在那圆鼓鼓的棉服后面,有着一股说不出的不和谐来,他双脚落地的那一刹,周围竟卷起了一阵冷风。 林昆稍稍的打量了一下眼前这老人,瘦脸尖长,布满皱纹,三角眼鹰钩鼻,普通的老人到了他这个年纪应该都是一副慈祥的模样,可他却像是一只成了精的老狐狸一样,给人一股说不出的阴森感觉来。 老人阴森的一笑,目光如钩一般盯着林昆的双眼,说:“小子,你好胆量啊,我仇云鹤的徒弟你说打就打。” 仇云鹤? 林昆的心里咯噔一声,这名号他曾听说过,是华夏外家功夫里的绝顶高手,传言当年曾横扫华夏内外无数高手,不过这老头的口碑不怎么好,不是行侠仗义的大侠,而是一个无恶不作的恶棍,传言他的授业恩师就是被他亲手杀死的。 林昆脸上的表情依旧从容,淡淡的笑道:“你徒弟又怎么样?” 仇云鹤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小子,有胆量啊!今天你要是能在我的手下挨的了十招,我就放你一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