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零一章:胡同茶馆 - 神兵奶爸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胡同茶馆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胡同茶馆 “你凭什么打人!” 一身职业装的干练女人,气冲冲的冲林昆道,表面上声色严厉,一双嫩白的小手却是紧紧的攥着,那手心里早就是一层冷汗了。 身为中港市著名报社半海晨报的总编,江雪自然了解一些眼前这个男人的底细,他看起来高高瘦瘦,满副轻佻,要不是刚才亲眼看到他把自己的同时残暴的打倒在地,还真难以将他和自己心目中的本来印象合二为一。 “林昆,这是怎么回事?” 红色的轿跑车停在旁边,楚静瑶和司蓉儿从车上下来,司蓉儿下意识的拉了楚静瑶一把,把她挡在了身后。 林昆打量了江雪一样,目光转向楚静瑶,笑着说:“静瑶,你怎么跟着过来了?这儿没什么事,你先回家。” 楚静瑶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咿呀痛叫的男人,又看向一脸冷然和林昆针锋相对的江雪,她在职场上打拼了这么多年,看人的眼力还是有的。 她一眼就看出江雪脸上的表情是硬撑的,从她那紧绷的脸颊,再到紧攥着的两只手,不难看出江雪的心底在发虚。 楚静瑶稍稍放下心来,身旁的司蓉儿也劝道:“静瑶姐,我们先回家吧,林昆哥很快就能处理完,我们别在这耽搁他了。” 楚静瑶看了林昆一眼,道:“那你小心。”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 楚静瑶和司蓉儿上车离开,林昆对着车的背影笑着挥挥手。 江雪强忍着心中的不安,再一次冷冰冰的冲林昆说:“你凭什么打人!” 林昆抽出根烟衔在嘴角,嘴角淡淡的一撇,笑道:“凭你们跟踪我。” 说完,就想要摸出打火机把烟点着,才想起自己的兜里没有打火机,索性踹了旁边倒在地上咿呀痛叫的瘦男,“有火么?” 瘦男被踹的‘啊’的一声痛叫,捂着屁股唯唯诺诺的说:“有,有……” 林昆下脚并不重,瘦男这一声痛叫至少有八成是被惊吓出来的。 可旁边的江雪却不这么认为,内心更加笃定林昆是残暴的,暗暗的咬了咬牙,冲林昆道:“你,你还动手!” 林昆回过头看了一眼俏脸紧绷的江雪,笑着回过头蹲下来,地上的瘦男赶忙恭恭敬敬的地上打火机,替他点着烟。 “吁……” 林昆站起身来,吐出一团白烟,烟气扑向江雪,从来也不抽烟,也很讨厌烟的江雪抬起手来挥了挥,林昆笑着说:“说吧,你们是属于哪一个机构的,如果道理讲的通,我可以放你们一马,如果道理讲不通……” 林昆嘴角微笑着,眼角却是一道冷光闪过,冷气逼人。 江雪忍不住的在心底打了个哆嗦,她本来还想强撑着再硬气一点,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偷拍跟踪也不是什么司空惯见的事情,她现在心里主要是气不过林昆打人。 那好歹也是自己的手下,他凭什么说打就打,还有王法了么! 江雪这心里虽然气不过,可现在却也没什么底气再和林昆争辩了,他了解这个男人的一些底细,在她的心目中,这个被誉为中港市地下世界里的教父绝对是一个穷凶恶极的大恶人,就跟电影里的土匪黑帮一样,杀人、放火、那个啥那个啥,反正就不是我们正常人能招惹起的。 林昆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狭长的眼眸忽闪的眨了一下,抛开其他的不谈,咱们林大兵王的这副长相还是不错的,五官端正棱角刚毅,硬气之中不失流气,气质洒脱。 林昆向前迈了一步,嘴角的衔着的香烟的烟灰抖落,江雪紧张的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那紧绷的冷清的小脸终于再也硬撑不住,一股由内心而发的恐惧瞬间侵上脸颊,本来国色生香的一张俏脸,顿时慌乱的失去了颜色。 “你……你要干什么!”江雪向后退了一步,声音怯弱。 “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头,我只问这最后一遍,要是再磨蹭浪费时间,不管你是不是美女,后果自负。”林昆淡然一笑,另一只手中握着的玩具刀故意在空气中晃了晃。 “我,我是半海晨报的总编,我叫江雪,他,他们都是我的同事。”江雪一口气说完,脚底下下意识的又退了一步。 林昆微微有些诧异,道:“你们是记者?” 江雪点点头,紧张的回道:“是。” 林昆挠挠头,道:“记者你们跟踪我干什么,我还以为是……” 当着记者的面,可不是什么话都能说的,这些人的特长就在于能黑白颠倒,把黑的说成白的,把白的说成黑的。 林昆及时打住,看着江雪说:“你们跟着我到底要干什么?” 江雪道:“我们跟着你,是为了发现有价值的新闻。中港市的地下世界最近不太平,金家老爷子被暗杀,百凤门的大姐头又遭人绑架,我们是想发觉这背后的新闻。” “呵呵……” 林昆呵呵的笑了两声,伸出手,说:“把你们的记者证给我看一看,如果你们说的属实,我可以放过你们一马。” 江雪不敢违逆,马上将自己以及几位同事的证件递到了林昆面前,林昆一一检查,翻看到江雪证件的时候多看了两眼,抬起头笑着说:“这么年轻就当上了总编,厉害呀。” 江雪局促的笑了笑说:“林先生,现在你看完了,我们可以走了么?” 林昆点点头道:“可以,不过我还是要警告你们,以后不要再跟着我了,下一次再被我逮着,可就没今天这么好运了。” 车上的两个男的赶紧下来把瘦男搀扶到了车上,面包车咆哮着离开了。 林昆望着面包车的背影,摇头笑了笑,心里头也能理解他们这些新闻工作者的不容易,受时代的影响,如今实体的报刊可不像过去那么好卖了,甚至中港市许多家实体报业都已经倒闭了,半海晨报身为中港市最大的几家报社之一,如今的日子也不好过,几乎也快面临倒闭了。 随着社会发展,一些传统行业渐渐被新时代的产业取代,在我们替这些行业的消失所感到悲悯的同时,也不要忘了我们生于的这个高科技时代给我们带来的方便与快乐。 林昆转身坐进了车里,野马车的发动气势蓬勃的咆哮一声,刚要起步,林昆兜里的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 林昆摁了接听键,手机里的声音倒不陌生,只是有点冷。 电话是沈曼打过来的,沈曼借着张天正的名义通知林昆,要他马上去市中心的一家胡同茶馆见面,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 明天就是金老爷子的葬礼,张天正这个时候叫沈曼打电话给他,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商议,林昆不敢耽搁,马上就开着车直奔市中心。 路上,林昆打电话向楚静瑶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楚静瑶知书达理,没有刨根问底,只是说:“忙完了早点回家。” 二十分钟后,野马车停在了市中心的‘胡同茶馆’,这茶馆如同其名,开在市中心的一条巷子深处,地理位置很隐秘,不过这里的茶香,所以来此饮茶的人却不少。 茶馆的门口专门清理出来了一块儿小空地,当做停车场,老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男人,喜欢戴着狐皮帽坐在茶馆的门口的小马扎上抽旱烟,逢人过来喝茶,他都笑盈盈的打招呼。 林昆也是第一次来这茶馆,这茶馆的门面看起来不大,但里面去是给人一股别有洞天的感觉,宽敞明亮,装修雅致。 这茶馆里的服务员都穿着一身长旗袍,一个个身材窈窕,模样俊美,外面还是那寒冬的天气,茶馆里却是暖融融的。 沈曼在楼下的吧台旁等林昆,她穿着一身时尚的衣装,皮裙黑裤羽绒服,一头黑色性感的波浪卷发披在肩上,茶馆里来回穿梭或是静静站在吧台后的女服务员们个个模样俊俏惹眼,但是一身便装的沈大警花往这一站,便有一股说不出的诱人气场,将这茶馆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过来。 “沈大美女,在等我呢?”林昆嘴里歪嗒嗒的叼着根烟卷进来,微微的眯着眼睛,那抹慵懒的表情痞里痞气。 沈曼冷冷的白了他一眼,仿佛对他有好大的意见似的,冷冷的说一声:“跟我来。” 林昆跟在身后的身后,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笑着调侃说:“沈大美女,看来现在流行的那句每逢春节胖三斤一点也没错,咱们这才几天不见,你的屁股又大了!” “林昆,你这个混蛋!”沈曼倏的一下转过身,目光冷如刀,白皙俊美的脸颊上,更是别有一番英姿飒爽的风韵。 “哎哎哎!” 林昆痞里痞气的笑道:“沈大美女,咱得注意影响啊,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咱好好的一个漂亮大姑娘,落下一个泼妇的名头多不好,再说这是咱俩年后第一次见面,淑女点。” 沈曼眼角的余光向周围扫了一眼,这一楼大厅里喝茶的人,全都向这边注目过来,她冷冷的哼了一声,转过身继续上楼。 张天正所在的包间在二楼走廊尽头的一个拐角,很隐秘。 林昆进屋之后,主动跟张天正握了下手,笑着说:“张局长,这是咱们年后第一次见面,祝你新的一年万事如意,大展宏图!” 话刚说完,林昆马上又改口道:“抱歉啊张市长,你看我这记性。” 张天正笑着指着林昆说:“小林啊,你就别跟我整这一套了,我张某人能有今天,这里面少不了你的帮忙。” 林昆马上笑着道:“张市长,这话你可就言重了,我林昆就是一个社会闲散人员,哪有那么大的能量啊,主要还是你工作做的好,大家都看在眼里了。” 张天正笑着说:“这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你小子的嘴皮子倒是滑溜了不少,看来你这趟燕京没白去啊。” 沈曼在一旁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油嘴滑舌,专骗小姑娘。” 张天正回过头道:“小沈啊,你说什么?” 沈曼道:“张市长,我没说什么。” 林昆抓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道:“她说我油嘴滑舌,专骗小姑娘。” 张天正表情微微一怔,旋即干咳了两声笑着说:“你们年轻人,就喜欢拌嘴。小林,我这突然把你叫来,是有重要的事要跟你说。” 林昆道:“什么事?” 张天正道:“明天就是金家老爷子出殡的日子,我这边刚刚得到消息,明天恐怕要有人对你们不利,所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