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九章:怕老婆的孤独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怕老婆的孤独

第一千零九十九章:怕老婆的孤独 林昆一步一步的向着蒋叶丽病房的门口挪腾去,就像是即将被押上刑场的囚犯一样,他此时的心情甚至比囚犯还纠结。 囚犯登上刑场,大不了就是一死,眼睛一合倒也洒脱了。 而他此时的心里头,却是百般滋味在心头,两个字——纠结。 要说这以前吧,他和楚静瑶的关系没像现在这么拨开云雾见明月的时候,他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啥的,倒也没有负担,跟女人搞搞暧昧,做点爱做的事情,倒也是顺理成章。 优秀的男人身边总是不缺少漂亮的女人,而男人这种生物立于天地间,天生就对女人有着喜好之情,要不古人怎么会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就是亘古以来不变的事实。 以前是以前,现在自从和楚静瑶确立的关系,直白一点的说,就是意外确定了澄澄的身份,还和楚静瑶床榻摇曳后,林昆忽然对楚静瑶有着一股源于内心的畏惧——怕老婆。 “林昆哥,你紧张什么呀?”司蓉儿跟在林昆的身边,俏皮的道。 “臭丫头,你早知道是吧,早知道你静瑶姐要来看你叶丽姐。” “知道,当然知道了,要不我手里这花送给谁呢?”司蓉儿晃了晃怀里捧着的鲜花,鼻子凑上去嗅了一把,“嗯,真香啊!” 林昆早就注意到这小丫头怀里的这捧花了,本以为是要送给金凯的,被她给忘了又给拿出来了,没想到竟是楚静瑶要送给蒋叶丽的。 “臭丫头,你不早告诉我!”林昆道。 “告诉你干嘛?又不是要杀人放火,再说你也没问我啊。” “你……” “你们两个说什么呢。”楚静瑶笑着对两个人说,转而问林昆道:“叶丽姐是在这间病房吧,我没敢乱敲门。” “是……” 林昆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句,心虚啊。 楚静瑶抬手要敲门,林昆突然伸手拦住她,楚静瑶疑惑的回过头,道:“怎么了?” 林昆看着楚静瑶,说:“静瑶,你怎么会突然要来看蒋姐。” 楚静瑶笑着说:“怎么,不行呀?” 林昆道:“不是……” 楚静瑶说:“你心里发虚?” “不……” “你别不承认了。”楚静瑶笑着说:“你和蒋姐之间的关系,中港市道上的人都知道,我又不聋不瞎,当然也知道。” “那你……” “我就是来看看她,你不会以为我是来找蒋姐吵架的吧?”楚静瑶笑着说:“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是那种随便找人打架的人么?再说了,蒋姐现在昏迷不醒,我怎么可能找她打架?就算是找她打架,也得有个理由吧,为了你?” “当然是为了我……”林昆小声的咕哝,却是不太敢直视楚静瑶那清澈的目光,她那一双臻黑的眸仁,仿佛能将自己内心看穿似的。 楚静瑶笑着说:“你想的倒美,我才不会为了你跟别的女人打架呢,该是我楚静瑶的谁也抢不走,不该是我楚静瑶的,我硬留也没用,这么简单的道理我还是懂得的。” 林昆不吭声,这话说的多霸气,让他忍不住的在这反思。 林昆的身后,司蓉儿冲楚静瑶竖起大拇指,楚静瑶笑了笑,转过身抬手要敲门,不过又停了下来,转过头看向一脸不安的林昆,笑着说:“你要是真觉得过意不去,回家跪搓衣板好了。” “昂?”林昆顿时满眼哀怨,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似的。 楚静瑶忍不住笑了起来,司蓉儿也忍不住掩嘴笑,司蓉儿在一旁煽风点火的说:“林昆哥,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怕老婆的主儿呢。” 心里虽然真有些怕,但被别人这么一说,男人虚伪的本性马上展露出来,林昆也不例外,马上一股豪气冲上头顶,拍着胸脯就要大展其词,“我才不……” 豪气云天的刚蹦出三个字,目光就对上了楚静瑶那双清冷的眸子,整个人顿时就蔫吧了,一副束手就擒的模样,说:“好吧,我承认还不行么,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 越往后说,这声音越小,方才的那一脸豪气也无踪影了。 “哈哈……”司蓉儿忍不住的开口大笑,她认识林昆这么久,林昆给她的印象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却没成想是怕老婆。 这可真是世间造化无常,一物降一物啊。 楚静瑶也是抿着乐,嘴上不说,这心里头觉得好玩,同时也暖融融的,一个男人怕老婆不是他怂,而是他爱自己的老婆。 砰! 就在林昆忽然间觉得好孤单,没有人跟自己一同奋战的时候,走廊尽头的吸烟室的玻璃门被人从里面给撞开了,之所以说是撞,是因为这一声闷响实在是震撼力十足。 只见一个身穿花色棉袍的胖乎乎的老太太,揪着一个白胡子老头的耳朵从吸烟室里出来,老太太那圆乎乎的脸上一副愤慨,边扯着老伴儿的耳朵,便训斥道:“医生都说了不让你抽烟,你居然还偷偷的抽,还搞了古巴根雪茄抽!” “你烟瘾大是吧,你喜欢古巴雪茄是吧,你嘴里叼着这雪茄的时候,一定想着古巴姑娘那白花花的大腿吧,好你个好不正经的东西,今天看我不打的你满地找牙跪地求饶!” 白胡子老头耳朵被老伴攥着,疼的那叫一个呲牙咧嘴,哀求道:“花花,你轻点,我这耳朵都快要被你揪掉了,咱俩都过了快一辈子了,你对我还是这么粗暴,我委屈啊!” “曲韶华,你还委屈了?你都想抽烟把自己抽死,丢下我这个可怜的老太婆,你还委屈上了,我委屈跟谁说去!”圆脸老太太越说越气,脸上的模样也是越来伤心,似乎就要哭出来。 女人是水做的可一点都不假,都这一把年纪了也这么易哭。 “哎呀,花花,你别伤心啊,我都被你欺负一辈子了,我对你咋样你还不知道啊,我怎么舍得丢下你,这烟以后我不抽了,戒了还不行么,你就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白胡子老头一副诚恳的态度哀求道,就像是做错事的小孩一样。 老小孩,老小孩,这话说的可一点都不假。 林昆当然认得这白胡子老头,他手里紧紧攥着到现在还不舍得丢到的雪茄,就是他刚才给的。 望着这位怕老婆的老前辈,林昆此时的心里说不出的感动,这感觉就像是一个人独自行走在夜路里,突然遇到了知己一样。 旁边的楚静瑶和司蓉儿望着这一对老夫妻,心里也是一阵感动,感动这一丢老夫妻的相伴一生,感动他们彼此的爱情。 真正的爱情,不是昙花一现的激情乍现,也不是床笫之欢时那扑朔迷离的情话,不是第一眼我就爱上了你,而是这般能够承受得住时间与岁月洗礼的长久相伴、不离不弃。 圆脸老太太冷哼了一声,道:“好,老家后,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是再敢有下次,我直接打断你的腿!” “不敢了,不敢了……”白胡子老头陪着笑脸连连答应。 “说,你这雪茄是从哪儿弄的?”圆脸老太太目光冷然道。 白胡子老头顿时一个哆嗦,胆怯害怕的说:“这,这个……花花,你到底想要干嘛呀,干嘛非问这雪茄谁给的。” “哼!” 圆脸老太太冷哼道:“医生都说了你不能再抽烟,否则命都会没了,这给你烟的人是想害你的命,我饶不了他!” 闻言,站在远处的林昆心里一哆嗦,赶紧猫起了腰躲在了楚静瑶的身后。 楚静瑶奇怪的看着林昆说:“你干嘛?” 林昆冲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并把旁边的司蓉儿也拉过来,让司蓉儿和楚静瑶并排站着,好把他给挡的严实点。 “啊哟!” 这时,吸烟室里又传出来一声惨叫,楚静瑶和司蓉儿又被吸引了目光,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从吸烟室里走出来。 “奶奶,我问过里面的那人了,这雪茄不是他给爷爷的。”小姑娘开口道,不光人长的漂亮,这声音也很好听呢。 林昆猫着腰藏在楚静瑶和司蓉儿的身后,这小姑娘的声音他没听过,不过刚才吸烟室里的那声惨叫,他却是熟悉着,不就是刚才在吸烟室里装逼装大发了,被虐的黄毛男么。 想来这个黄毛男今个也是够悲催的,反反复复的被虐,不过林昆倒是挺好奇的,这家伙肯定多少有点背景,要不不能把逼装的那么娴熟,而且听他那口气,这逼装的似乎理所应当。 林昆透过楚静瑶和司蓉儿的缝隙看,他是好奇那声音好听的小姑娘长啥样,根据声音和相貌的相反定论,声音好听的一般长的都不咋地,声音不好听的,倒是美女众多。 目光望去…… 这心里头瞬间就小小的惊艳了一下,小模样青涩怡人,看样子也就十六七吧,冷艳的一张小脸,虽不及楚静瑶美丽,不过还有再晋升的空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 同时,林昆也认出来了,这小姑娘就是刚才那个推开门,差点把他撞了一跟头的那小丫头。 林昆小声的冲楚静瑶敦促说:“媳妇,快敲门进去,晚一点我恐怕又要摊上事了,快快快!” 楚静瑶疑惑的说:“怎么了?” 司蓉儿也是疑惑的看过来,刚才就感觉到林昆哥的形迹可疑了。 刚说完,楚静瑶和司蓉儿马上恍然,道:“那雪茄是你给的?” 林昆委屈冤枉的说:“我也不知道那老头不能抽烟啊。” 楚静瑶道:“你这是好心办坏事。” 司蓉儿道:“就是!” 林昆耷拉着两条眉毛道:“还白白的赔了一根雪茄。” 楚静瑶敲了敲病房的门,里面传来夏卉的声音:“请进!” 楚静瑶伸手推开房门,林昆第一个猫着腰溜了进去,夏卉见状一脸的疑惑,道:“哥,你干嘛这么一副样子?” 林昆直起了身子,笑着说:“没什么!” 司蓉儿跟进来说:“被会武功的老太太追杀了。” “啊?” 夏卉一副惊讶状,这单纯的小丫头倒真的信以为真了,道:“那老太太在哪?我们必须马上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