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八章:亲媳妇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亲媳妇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亲媳妇 “哎哟!” 黄毛男一个趔趄撞在了身旁的长椅上,脑门又偏偏磕在了厚实的墙壁,脑袋瓜砰的一声,磕出个大包来,疼的呲牙咧嘴。 “老不死的,居然敢阴我!” 黄毛男跳了起来,一边揉着脑门,一边大声的怒吼道。 白胡子老头稳稳的坐在长椅上,翘起了二郎腿,笑呵呵的说:“阴你?就你这两把刷子,老子一只手就够玩你的。” “玩尼玛!今天不打死你,老子就特么的不姓骆!”黄毛男又是一声咆哮,再一次不知死活的向白胡子老头扑过来。 林昆站在一旁嘴角含笑的看着,为白胡子老头的伸手感到惊讶的同时,也为这黄毛男誓要将逼装到底的劲头表示佩服。 但凡有点自知之明的人,刚才跟老头只是打了那么一个照面,就被人家那轻轻的一拨给搞的狼狈不堪,也该知道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了吧,可却还要偏偏的硬往上上。 “走你!” 白胡子老头满脸笑嘻嘻,左手的中指凌厉的一闪,戳向黄毛男的胸前肋骨。 林昆眯着眼睛仔细观察白胡子老头的出手动作,看似简单轻妙的一戳,这其中却是蕴含了无数的内家功力的学问。 黄毛男眼看着白胡子老头的手指戳来,心里却是冷笑,“老不死的,你也太特么的不自量力了,真以为一根手指头就能……” 心里头的话音还未落,空气中传来一声‘嘎嘣’,类似于骨头被戳断的声音,黄毛男那两边腮帮高高肿起的脸上,那满脸凶煞的表情,应声僵硬在了脸上,紧接着土崩瓦解,换上了一副难以形容的痛苦,整张脸瞬间扭曲…… “啊!” 撕心裂肺的一声惨叫,黄毛男双手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 他的胸骨居然被白胡子老头一指给戳断了…… 林昆惊诧的看向白胡子老头,白胡子老头却是悠然自得的坐在长椅上,向林昆看过来,道:“小伙子,有烟么?” 林昆笑了一下,摸向兜里,这时吸烟室的门又被推开了。 走进来的是刚好路过吸烟室的楼层保安,听见这里面的动静不对,就进来看看。 这保安身形健硕,面容刚毅,看模样三十左右的年纪,一进门就看见了躺在地上抱着胸口痛叫连连的黄毛男。 “怎么回事?” 保安将疑惑的目光看向林昆和白胡子老头。 地上的黄毛男一听有人进来询问,挣扎着就要起来求救。 白胡子老头直接一个大脚板子踩在了黄毛男的脸上。 这黄毛男顿时又是疼的一阵的呲牙咧嘴,被死死的钉在地上。 林昆趁着这个机会,挡在了保安的身前,凑在他的耳边小说:“哥们,这都是家事,咱们看看热闹就行了……” 林昆在保安的耳边嘀咕了一阵,这保安听完之后,看向地上惨嚎的黄毛男的目光,马上由同情变成了说不出的厌恶,小声的在林昆的耳边叮嘱道:“看着点,别让老爷子整出了人命,好歹也是亲孙子,也是条人命不是。” 林昆笑着说:“放心吧。” 保安关上了门,临走前向白胡子老头投来一个同情的目光。 白胡子老头疑惑的看着说:“小子,你跟那小子说什么了?” 林昆笑着从兜里掏出根雪茄,向白胡子老头抛了过去。 白胡子老头伸手接住,放在鼻尖上轻轻的一嗅,双眼立马闪亮,看着林昆说:“好家伙,正宗的高级古巴货!” 林昆笑着说:“可惜我没火,老前辈你得问他借。”目光向地上的黄毛男看了一眼。 白胡子老头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向地上黄毛男的屁股,黄毛男马上惨叫着连连的将打火机掏了出来,白胡子老头点上了雪茄,迫不及待的深吸了一口,抬头的功夫,林昆已经离开了吸烟室。 老头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怔,旋即嘴角勾起一抹深邃的笑容…… 出了吸烟室,林昆就向金凯的病房走去,快到的时候,走廊旁边的一间病房的门突然被人从里面推开,砰的一声,可见推门的人力气不小,病房的门猛的向外一张,林昆正好走在门口,他赶紧向一旁躲闪,险些被撞到。 侧过头一看,一道倩丽的身影从病房里冲了出来,伴随着一阵香风袭过耳畔,留下一张白皙干净的侧脸,和一头乌黑的秀发。 高跟鞋的声音嗒嗒嗒的回响在走廊里,听声音好像是向吸烟室的方向跑去,林昆没有回过头,向前走了几步远就是金凯的病房。 病房的门半开着,屋里闵小优正在给金凯喂吃的,负责陪同的护士坐在一旁手里抱着杂志,林昆笑着敲敲门。 闵小优回过头,护士抬起头,金凯说:“昆子,你来了!” 林昆走进来,闵小优站起来去给他倒水,林昆笑着说:“早就来了,刚才去叶丽姐和狗哥那儿转悠了一圈,烟瘾犯了又去吸烟室抽了根烟。今天感觉怎么样,好点没?” “林昆,喝水。”闵小优将水杯递了过来。 “谢谢嫂子。”林昆笑着接过水杯,坐在了病床旁边。 金凯道:“今天感觉好多了,就是刀口的麻药劲儿过了,开始疼了。”他的情绪不太高,金老爷子的遇刺去世对他的打击很大。 林昆笑着安慰说:“凯哥,我知道你的心里比身上的伤更疼,但人死不能复生,如果金爷爷还活着,他一定不希望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好好把伤养好,金爷爷不能白死!” 金凯的双眼明亮起来,一股誓要报仇的火焰燃烧起来,但马上又有些黯淡了下来,叹了口气说:“我爷爷自从决定退出江湖以后,眼前跟着他的那些人都散了,前段时间我爷爷觉察出情况不妙,想要召回从前的那些兄弟。” “我按照爷爷的嘱咐,发出了召回的信息,可等了几天都没有什么回应,要是过去跟着爷爷的那些人肯回来,我们提前做好防备,可能爷爷也不至于就这么被……” 金凯的双眼里泪光闪烁起来,念起爷爷,他的心就如刀割一般的疼痛,他暗暗的攥紧拳头,眼眶里满是愤恨与不甘。 林昆说:“凯哥,你不要怀疑那些兄弟对金爷爷的忠心,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他们当初跟着金爷爷的时候,替金爷爷去死都愿意,可离开金爷爷以后,大多数人都有自己的生活,他们大多数没能及时回来,也肯定都有苦衷。” “不过现在都不重要了,那些人都是金爷爷的人,他们不回来没关系,你还有兄弟我,我的手底下有兄弟,金爷爷一定不会白死的,金爷爷的这个仇我一定帮你报!” 金凯感激的看着林昆,声音有些哽咽的说:“昆子,谢谢你!” 林昆笑着说:“再告诉你一个消息,净空法师答应了。” 金凯道:“真的?” 林昆道:“净空法师亲自答应的,金爷爷的葬礼由你们村里来人帮忙操持。” 金凯道:“我们村里的人?” 林昆道:“你们老家来了挺多人,他们念着朱老生前对家里的好,你们村的支书大叔也来了,姓刘的那位。” 金凯道:“刘庆国,刘叔?” 林昆道:“嗯,好像是叫刘庆国。另外我也让刚哥帮忙,刘叔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刚哥会尽全力协助的。” 金凯感激的道:“昆子,谢谢你的,你的恩情我……” 林昆白了一眼,打断他说:“你再张口一个谢,闭口一个谢,我可生气了。现在金爷爷的后事大多已经安排好了,就剩下明天的葬礼你能不能参加了。” 金凯说:“我能,一定能!” 林昆又简单的和金凯聊了两句,起身要离开的时候,病房的门被敲响了,循声望去,只见楚静瑶和司蓉儿站在门口。 林昆道:“静瑶,你怎么来了?” 闵小优起身迎过去,“静瑶。” 楚静瑶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大衣,高跟鞋,系着一款格色的围巾,手里拎着营养补品,笑着说:“我来看看凯哥。” 病床上的金凯道:“静瑶,谢谢你。” 楚静瑶和司蓉儿走进来,闵小优接过楚静瑶手里的东西,说:“静瑶,谢谢你。” 楚静瑶道:“嫂子,跟我还说什么谢,你大着肚子也不容易,要不我叫人来帮你吧。” 闵小优道:“静瑶,不用麻烦了,这儿有护士帮忙。” 林昆又留下来陪楚静瑶待了一会儿才离开,等他们离开以后,金凯幽幽的叹了口气,苦笑说:“以前我在中港市有那么多的朋友,可这次我爷爷出事,我躺在这儿,除了昆子没有一个人来看我,我过去交的都是什么朋友?” 闵小优道:“凯,你也别气馁,患难见真情,真心的朋友能有一个就足够。” 走廊里,林昆问楚静瑶说:“静瑶,你怎么来了,澄澄在家能行么?” 楚静瑶道:“没事的,有江姨在,也有护士在,我走的时候澄澄刚睡着,凯哥是你的好朋友,他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要是不过来看看,觉得过意不去。” 林昆嘴角上扬,心里头暖融融的,“静瑶,谢谢你。” 楚静瑶回过头,道:“谢我什么?” 林昆笑着说:“谢你能来看望我的朋友,也把他们当做朋友。” 楚静瑶笑着说:“我是你老婆,做这些是理所应当的。” “静瑶……” 林昆双目闪闪,就差感动的热泪盈眶了,深情的喊了句:“亲媳妇!” 楚静瑶脸颊微微一红,似是有些羞赧,微微颔首道:“瞎说什么呢。”转过身向走廊的另一边走去。 司蓉儿俏皮的凑过来,贴在林昆的耳边说:“林昆哥,幸福吧!” 林昆嘿嘿的笑起来,没有正面回答,司蓉儿伸出手要捏他的鼻子,林昆赶紧警惕的躲闪,道:“小丫头,你要干嘛?” 司蓉儿甜甜的笑着说:“从来也没见你这么可爱过,捏下鼻子玩玩呗,小白有事没事的就被我捏,你也让我捏一下嘛。” 林昆坏笑着道:“那可不行,小白是你男人,我是你大哥,男人可以随便捏,大哥不行。” 司蓉儿可怜巴巴的一副小模样,说:“这是为什么啊?” 林昆笑着道:“因为你大哥有你大嫂,想捏你大哥,得你大嫂同意。” “哼!林昆哥,你好重色轻友。”司蓉儿撅起小嘴不开心。 林昆脸上的笑容突然凝滞,司蓉儿疑惑的道:“林昆哥,你怎么啦?” 说着,司蓉儿顺着林昆的目光看过去,只见楚静瑶走到了蒋叶丽的病房门口,正向他们俩招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