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七章:内家高手 - 神兵奶爸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内家高手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内家高手 走到吸烟室的门口,跟在林昆身后的苗青青才突然开口:“谢谢你。” 林昆回头笑道:“谢我什么?” 苗青青微微低头,道:“刚才替我解围。” 林昆笑着调侃说:“我要进去抽烟了,你要不要也来一根?” 苗青青抬起头,小眼神凶巴巴的瞪了林昆一眼,转身走了,心底刚刚升起的那一丝好感,瞬间无踪影,这就是一流氓! 跟其他的臭男人一样,觊觎自己的美丽,就故意来调侃她。 林昆笑着走进了审讯室,这种涉世未深的小姑娘身上,总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单纯与愚蠢,这愚蠢不是讽刺,倒是蛮可爱的。 林昆摸摸兜,还真没带打火机呢,不过好在这吸烟室里还有一个人,穿着一身病人服,坐在吸烟室的长椅上,一只脚搭在上面,半眯着眼睛的模样,就像是个道上的小混混。 林昆笑了一下,说:“哥们儿,借个火。” 这哥们看外表也就三十左右,焗着一头黄色的头发,显得格外不着调,嘬了一口嘴里的烟卷,目光很不屑的扫了林昆一眼,带着敌意说道:“你刚才是不是调戏青青了?” “青青?”林昆茫然。 “你少特么跟我装,我刚才都听见看见了。”这哥们说着,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这气势如风的架势,还真有点样子。 紧接着这哥们环眼瞪起,微微发黑的面膛上冷光闪烁,要是那光秃秃的嘴唇上再有几根胡子,估计这会儿都能给吹起来了。 按照这哥们本来的预想,他这么气势如风的一站,然后居高临下的瞪着眼前这小子,还不一下子就把他给震慑住了。 这就叫不用战,就已经赢了大半。 可悲剧的是,这位焗着一头黄毛的哥们,站起来后发现,他就是踮起脚尖抻直了脖子也达不到和林昆平视的高度。 林昆一米八五,这哥们最多也就一米七,‘高富帅’三个字,首先这个‘高’就没占上,富不富暂时看不出来,‘帅’也没占上。 就凭他这么一副要啥没啥的尊容,除了兜里有钱以外,林昆实在想不出他还凭啥去追求人家白皙水嫩的小护士。 林昆嘴角戏谑的笑着,伸手直接将这哥们嘴里的烟抽出来,这哥们本能的扭头想要躲,可惜没躲过去,林昆捏着那半截烟卷,把自己嘴里的烟点着,这一头黄毛的哥们已经气炸了,张开嘴刚要冲林昆大骂,林昆又把那烟卷给他塞回来了。 “谢谢啊!”林昆轻佻的笑道,转过身就要去坐下。 “小子,你特么故意的吧!”这黄毛瞪大着眼睛怒吼道,张牙舞爪的就要向林昆招呼过来。 “怎么?” 林昆突然转过身,脸上的表情云淡,嘴角还是那么轻佻的笑容,笑呵呵的说:“兄弟,这里是医院,要动手打人啊?” “打,打你怎么了!”这哥们被林昆这么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给吓到了,他手里的拳头攥紧,可心里却是没底起来。 林昆笑着把脸凑了过去,指着自己的脸颊说:“来,照着打。” 这哥们慌了,目光闪烁不定的看着林昆,攥紧的拳头挥了起来,却又僵在了半空不敢落下,只是装模作样的比划了两下。 “怎么,不敢打了?” 林昆笑呵呵的直起身来,嘴里吐出一团白烟,他倒真没想和这黄毛男一般见识,转过身就要坐到身后的长椅上。 像黄毛男这种人,社会上多的是,也不知道到底仗的是啥资本,却要摆出一副天底下老子最大的架势,逮谁咬谁的往往不是最牛逼的,反倒是内心空虚寂寞的疯狗。 嗖! 背后一阵软绵绵的拳风袭来,林昆嘴角一笑,突然转过身来,大手掌一挥直接将黄毛男偷袭过来的拳头抓在手里。 黄毛男脸上的表情一怔,本能的就想要将拳头抽回去。 林昆笑着说:“哥们,别费力气了,瞧你这外强中干的模样,一定是酒色纵欲过度把身子给掏空了,既然是个花花公子,就别把主意打到人家清纯的小姑娘身上。” “我呸!” 黄毛男一声怒骂,恐吓道:“小子,识相的你就赶紧给我放手,让老子打你两巴掌出出气,否则的话……” 啪! 一声清冽的声响,林昆直接挥出巴掌,一个大耳刮子将这黄毛男余下的话给扇进了喉咙里,黄毛男的脸扭向一边,半边脸颊肿了起来,转过头来瞪着林昆又要怒骂:“你……” 啪! 又是清脆的一声响,林昆反手又是一个巴掌抽了过来,直接又将黄毛男的话给噎进了喉咙里,这一下黄毛男两边的脸颊看起来匀称了,那本来就黑黢黢的脸色也更浓了。 吱…… 吸烟室的玻璃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个白胡子的老头做贼似的溜了进来,整个身子进来以后,马上回过头探出门外东张西望,这模样就像是敌战片里的老特务一样。 确定身后没人跟踪,老人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挺直了身子,老人身高不是很高,身材也很精瘦,但这么一挺直了身子之后,马上就有一股常人不具备的矍玥气质,仿佛一下子从老特工,化身成了指挥千军万马的老将军。 “嗯?” 老人一转身,就看见了眼前造型有些特异的两个年轻人,个子矮的歪着脖子,个子高的攥着个字矮的拳头,两个人都向他看过来。 老人咧嘴一笑,又恢复了方才那一副奸猾的老特工的模样,说:“年轻人,你们两个在干嘛,打架呢么?” 黄毛男没脸开口,他显然是被虐的一方。 林昆笑着说:“老前辈,瞧你刚才那小心翼翼的模样,一定是背着家人偷偷出来抽烟吧,还是当心一下身体比较好。” 被戳中了心事,老人有点不开心,道:“要你这小子管,你们打你们的,我抽我的,正好就当是看热闹了。” 林昆呵呵的一笑,转过头来看着黄毛男道:“咱们还打么?” 黄毛男转过头,嘴角沾染着一丝血迹,内心里咆哮着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明明就是自己单方面被虐,这根本不算是打架! 这身高不高,模样丑陋的黄毛男,倒也是个硬脾气,仰着脖子,嘴角的一丝血迹滴了下来,还是语气嚣张的说道:“小子,以后最好不要再让我遇见你,否则的话……” 坐在旁边椅子上的老头插嘴打断说:“否则就打断他的腿!” 这老头还真是看热闹不怕烂子大,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还跟小年轻的凑热闹。 黄毛男马上目光凶狠的向这白胡子老头瞪过来,怒骂道:“老不死的,要你插嘴,信不信我打的你跪地求饶!” “哎呀呵,年轻人你嘴巴好臭啊,怪不得被人打。”白胡子老头笑呵呵的说:“敢冲我这么说话的,全华夏也没几个,今天我就给你机会,你要是能把我打的跪地求饶,我就送你一份大礼,要是不能,我就打的你跪地求饶。” 林昆微微的侧过头,用眼角的余光看了这老头一眼,从刚才这白胡子老头进来,林昆就觉察出这位老人的气息不一般,应该是一个修炼有素的内家高手。 武功氛围内家和外家,内家武功的修炼讲究的是一个‘气’字,不过这个‘气’可不像玄幻小说里的气那么玄妙,我们每个人都有气,一呼一吸,一吐一纳都是气。 这股子气要是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那威力绝不容小觑。 而外家的功夫相比内家的功夫要常见的多,外家公功夫以炼体为主,就拿咱们的林大兵王来说,纯体魄的淬炼,使身体的力量与速度达到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同时再配合上一些武学的招式,就成了常人眼中的高手。 华夏的江湖上,有关外家和内家的功夫的对比,一向是各执一见,外家和内家也分庭抗礼的形成了两个大的流派。 有人倾向于外家功夫,嘴上自然说外家功夫要强于内家功夫。 有人倾向于内家功夫,嘴上则说内家功夫要远胜外家功夫。 到底谁强谁弱,却是谁也说不好的,但出发的根本都是一样的。 林昆心中暗暗惊讶,莫非这白胡子老头竟是一个内家高手?要知道华夏这些年来,内家武功流派的人出现的越来越少了,一些真正的内家高手,也都选择隐匿于世。 林昆过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倒是听过一些有关内家武功流派的传闻,好像是十多年前,那是华夏江湖上外家和内家功夫分庭抗礼最激烈的时候,江湖这东西从古至今一直都有,只是对于普通的百姓来说感觉不到罢了。 当时内家和外家两派各派出了顶尖的高手对决,结果内家的高手输了,遵循比武的条约,输的一方自动隐退。 当然,这些都是传言,真真假假也无从考证,是当一个闲话听了。 林昆故意松开了黄毛男的手,并调笑说:“哥们,你要是真连一个老头都搞不定,那你以后还是别吹牛了。” 黄毛男自知不是林昆的对手,冷哼一声,转过身就冲着白胡子老头过来,那一副瞪眼扒皮的凶煞模样,似乎誓要将从林昆那受尽的虐,统统施暴到眼前这老头的身上。 “让你个老不死多管闲事,老子今天就送你进棺材!” 黄毛男双拳攥紧,开口怒骂,紧接着挥着拳头就向白胡子老头砸了过来,这两拳可是毫不留情,直奔太阳穴要害。 白胡子老头摸摸兜,本来想叼跟烟嘴里,学着林昆的模样耍帅,可一摸兜才发现里面空空然也,这才想起来刚才出来的太急,忘把藏在枕头下面的烟给偷出来了。 白胡子老头正皱眉呢,眼前的拳头已经飞了过来,老人看似很随意的一挥手,直接将黄毛男的拳头给拨开了,整个过程只有细微的声响,就仿佛他的手是拨弄在丝绸上一样。 但从黄毛男的反应来看,可不像这么简单,他嘴里一声痛叫,胳膊仿佛被大锤砸过一样,一股剧烈的疼痛蔓延全身,整个人也被这一条胳膊带的猛的向一旁趔趄。 呼通一声,撞在了旁边的长椅上。 林昆站在旁边,本来心里头一直谨慎的提防着,万一这白胡子老头只是嘴硬,关键时刻他好出手帮这老头,可看到结果以后,他的眼神里一道精光闪过,这老头真是内家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