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偷听阴谋 - 神兵奶爸

第一百零九章:偷听阴谋

第一百零九章:偷听阴谋 凤凰山不高,一行人中午的时候就到达了顶峰,在顶峰的最上面有一个专门修砌出的不可攀爬的小山峰,在那小山峰的上面就有一个大大的鸟窝,那就是传说中的凤凰窝。 山顶上聚了许多人,不光是林昆他们这一大帮子人,还有许多其他的游客,好在这山顶的平台修的够大,但这么多人聚在上面仍有些拥挤。 大家伙纷纷拿出相机拍照,一时间山顶上到处是此起彼伏的喀嚓快门声,林昆先拿着相机冲‘凤凰窝’咔咔的照了两张,孙志这时领着孙洋过来,耿军狄和乐乐也走了过来,三个大人让四个孩子站成了一排,给他们来了张合影。 韩心走了过来,笑着冲林昆说:“林先生,麻烦你帮我拍张照好么?” “好啊!”林昆笑着答应,突然感觉背后一阵凉飕飕的风,本能的回过头一看,也没发现什么,目光稍稍的往下一看,马上就发现了根源。 澄澄正目光幽怨的看着他和韩心,小脸上满是吃醋的酸溜溜味道,小家伙这是在替他妈吃醋呢。 林昆接过韩心递来的相机,是一个看上去更专业的单反,回过头冲澄澄问道:“儿子,怎么啦?” 小家伙道:“爸爸,我要尿尿!”说完脸上一副很着急的样子,但林昆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小家伙是故意装的,就是不想让他给韩心照相。 林昆笑着说:“儿子,你先忍一下,等爸爸给韩心阿姨照完相了,再带你去……” 澄澄突然一脸可怜巴巴的表情:“爸爸,我很急,我快要憋不住了。” 林昆心里无奈的笑着摇头,只好转过身对韩心道:“韩导游,真不好意思啊。” 韩心笑着说:“没关系,你快带澄澄去吧。” 林昆只好把相机还给了韩心,领着澄澄去找公厕,韩心看着林昆的背影,嘴角兀自的笑了起来,正好冯佳慧走过来,笑着问道:“小韩,笑什么呢?” “没,没什么。”韩心不由的脸颊一红,仿佛被人窥透了心事一样。 “哦?”冯佳慧笑着疑惑了一声,循着韩心的目光看去,开玩笑的道:“原来是……”不等她说完,韩心赶紧打断:“佳慧,不许你乱说。” 冯佳慧笑着打住,旋即又笑着说:“其实,澄澄的爸爸确实是个不错的男人,长的英俊帅气,有爱心有正义感,还有一股说不出的霸气,只可惜……” “可惜什么?”冯佳慧故意停顿,韩心忍不住的马上追问,冯佳慧莞尔的一笑,“可惜他孩子都那么大了呀,而且澄澄的妈妈确实是个大美女呢。” “这我知道……”韩心小声的说。 “那你还要飞蛾扑火?”冯佳慧笑着问。 “也不是飞蛾扑火,怎么说呢,就是喜欢吧,所以总想靠近他,其他的没想太多。”韩心掏心窝的说道,几天相处下来,她已经把冯佳慧当成了好朋友。 韩心突然又看向冯佳慧,嘴角隐隐的一抹坏笑,问道:“佳慧,难道你不喜欢澄澄爸爸这样的?” 冯佳慧左右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这边,才小声的说:“不能说不喜欢,也不能说喜欢,我没往那方面想过,但总的印象不差,如果他单身的话……”冯佳慧的脸红了起来。 韩心咯咯的一笑,很女汉子似的拍了拍冯佳慧的肩膀,“看吧,咱俩的目光还是很统一的,可是这世界上没有如果,所以我准备马上行动!” “你要怎么行动?”冯佳慧有些骇然的看着韩心。 “当然是主动出击了,你没听过那句老话呀,男追女如隔山,女追男如隔纱。”韩心笑着说。 “可是……” “佳慧,这世界上没什么可是,喜欢就去追喽。”韩心忽然话锋一转,“当然了,我也不是那么随便不懂得矜持的女生,这绝对是我的第一次。” “什么第一次?”冯佳慧嘴角突然邪邪的一笑,眼神里满是深层的意味。 韩心把小胸脯一挺,脸上轻佻的一笑,“你说呢?”说完捂着嘴咯咯的笑了起来。 林昆带着澄澄在山顶上找了一圈的厕所,结果都没找到,这山顶上好像压根就没有厕所,林昆累的满头大汗,澄澄不急不忙的跟在身边。 “爸爸,你出汗了。”澄澄仰起小脑袋道。 “是啊。” “爸爸,我又不想上厕所了。” “……” 林昆回过头,故意翻白眼看着小家伙,小家伙倒也诚实,嘿嘿得意的笑了起来,道:“我就是不喜欢那个韩心阿姨来找爸爸,她是狐狸精……” “我去!” 林昆赶紧捂住澄澄的嘴巴,一脸严肃的问:“澄澄,谁教你这么说话的?你可以不喜欢韩心阿姨,但是你不能说她是狐狸精,那不是小孩子应该说的话。” 澄澄小脸一仰,不理解的道:“我为什么不能说她是狐狸精,电视上都叫她那种女人狐狸精。” “那是演电视,你小孩子不能这么说,听到没有?”林昆板着脸说道。 “为什么啊?爸爸。”澄澄不理解。 “没有为什么,小孩子就是不能这么说,你要是再这么说话,爸爸就不理你了。” “爸爸,不要……”一听说爸爸不理自己了,澄澄马上眼泪巴沙起来,哀求道:“爸爸,我再不那么说韩心阿姨了,你不要不理我,不要丢下我。” 说着,小家伙便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林昆看着直心疼,一把把澄澄给抱了起来,“儿子,快别哭,只要你知错就改,爸爸就不会不理你。” “嗯,我改……”澄澄趴在林昆的肩头,蹭了蹭鼻涕。 “儿子,爸爸这衣服还得穿呢,你那宝贝的鼻涕别往上面蹭啊……” “嘿嘿……”澄澄开心的笑了起来,旋即道:“爸爸,我要去厕所。” “又逗爸爸呢?”天气太热,刚抱着澄澄一会儿,身上的汗就更汹涌了,林昆放下了澄澄,对小家伙道:“你要是再谎报军情,爸爸可不理你了啊。” “爸爸,这次我真想尿尿。”澄澄眨着一双清澈的小眼睛,一脸认真的说。 “好吧……”林昆举目眺望,这山顶上密密麻麻的全是人,也没见哪儿有厕所啊,按照咱们林大兵王的脾性,要是找不到厕所就干脆就地解决了,男人么,把裤子往下一拖站着就能解决,可他不想这么教育孩子。 就在林昆一筹莫展的时候,澄澄突然拽了林昆一下,“爸爸,你看那儿!” 几个年轻穿着的短裙的女人,顺着台阶往下走,林昆目光继续往下看,就看见一个建筑十分隐秘的公厕,那公厕的外形是一个凤凰石像,在它的翅膀两边开了两个门,上面用一种很隐秘的字体写着——男、女。 林昆忍不住的在心里骂了句,麻痹的一个公厕搞的这么隐晦,闲的蛋疼啊! 爷俩一起到了卫生间,林昆也进去释放了一下,爷俩撒完尿提着裤子刚要走,突然就听公厕里紧挨着的两个隔间的人在谈话:“那小子真有钱?” “嗯,珍妮说听那小子说,他姐在中港市的海边开了家餐厅,他在那儿当总经理。中港市可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在海边开的起饭店,绝对不是一般的家庭。” “或许……只是他姐有钱呢?” “呵呵,那都一回事么,他姐姐有钱能亏待了他这个弟弟?再说了,好歹他也是一个餐厅的总经理,怎么着工资也不低吧,你就放心吧,咱这次肯定有油儿捞。” “嗯,有油儿捞就行,女马的都好长时间没收入了,我的信用卡都快刷爆了。” …… 林昆一听这两个人的谈话,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他们是想用那个珍妮敲诈李春生的钱,林昆不打算现在就把事情的真想告诉李春生,那厮这会儿正跟珍妮打的火热呢,他就是去和那厮说了,那厮被爱情冲晕了头脑,估计也不会相信,非得让他好好的吃一顿瘪,他才能长记性。 爷俩从公厕出来,头顶明媚的阳光肆意的炙烤着人流涌动的山顶,林昆找了个树根底坐下,对澄澄说:“儿子,咱们在这儿凉快着把,山顶上太热了。” 澄澄点点头,坐到了林昆的身边,拿出他的卡通版小扇子对林昆道:“爸爸,我给你扇风吧。”小扇子在林昆的耳边扑扇着,卷起阵阵的风。 林昆笑着说:“谢谢儿子,爸爸不用你扇。” 澄澄马上道:“爸爸,那你给我扇吧。”眨着一双清澈慧黠的小眼睛看着林昆。 林昆脑门顿时一黑,敢情这小子是有预谋的,好吧,谁让咱心疼大儿子呢,林昆接过了澄澄的扇子,给小家伙扇起了风,小家伙一副很享受的表情,在那儿开心的笑道:“嘿嘿,有爸爸的孩子真幸福,爸爸我爱你。” 林昆捏了捏小家伙的鼻子,“就你嘴甜。” 爷俩正在这乘凉,林昆不经意的看到,就在他前方不远的山下树林里,几个穿着保安服装的人,正围着一颗大树,拿着一个兜型的大网在抓什么,随着那个大网一次次的往树上伸出,一阵阵鸟崽子的叫声传来……